2018-07-08 13:57:26| 人氣359|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The Weather Composer心得交流(3)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出自能量的心文末的註釋 5

 

5人類儀具--

人類儀具是由三個主要的部份所構成:生物性的〈The biological〉〈物質的身體〉、情感性的〈the emotional〉、以及心理的〈the mental〉。這三種不同的智能和感知的工具與系統,聚集起來,代表了當“個別化了的精神體”〈the individuated spirit〉與時間、空間、能量、物質〈matter〉之物質性的次元交互作用時〈所用〉的運載工具。在Lyricus的術語裡,它被稱為‘靈魂的載具’,而在它裡面的靈魂意識正在活化靈魂載具的知覺系統,以增強靈魂在物質性世界裡的影響力

 

靈魂又稱更高的自己因為它的頻率和處於物質世界裡的我們(人類儀具Human Instrument和人類人格Human Personality)相較起來是更高的。它的頻率使它無法直接在物質性的次元裡運作。

 

靈魂或更高的自己就是以下的圖解裡存在於一些非時間的次元Dimensions of Non-Time)裡的那些部分,再加上幽靈核心phantom core):



幽靈核心因為要感知與記錄人類儀具的所有體驗並且傳達給靈魂(所以我們的靈魂一直在觀察我們,它都了解,它並非漠不關心),所以也存在於時空的世界Worlds of Time & Space。(其實零頭印記也部分地存在於時空的世界裡,印壓在人類儀具的心智、情感、和肉體上(如下圖所示),有興趣的朋友我們可以另闢討論。)




 

什麼是明晰與擴張

 

你的人類界面越鬆動,你受騙局的全息圖影響越少,你就越明晰。

你越可以覺察到更高頻率的層面或是從那些層面來表達,你就越擴張。

 

怎麼做到?

 

一條路是,

你可以像唐望他們用戰士的行徑或James說的抵抗式行為來鬆脫人類界面的影響,並且用插入式的行為向內來恢復自己的本性與純粹。雖然效果不會很明顯(因為噪音的程度太高),但你是在做準備。

 

另一條路是,

藉由 宇宙/大自然, 地球/大自然 的調整。

 

出自2008/2/24 Q&A

 

再次地,這全都和比率有關。當一個族類接近第五次元時,它的差異程度與次元的分隔就是會產生不和諧的噪音場的東西。最初源頭,如你能理所當然地想像的那樣,完全知道這種現象並且已經設立了一些補償的系統了。

 

一個方式就是去創造出一些協調凝聚的口袋 “pockets” of coherence),讓它們提供一種通達那些使個人能夠去啟動他們在能量上的責任--為了他們的同伴生物以及他們生存於其上的行星之益處,從他們個人的能量系統來進行傳輸--之更深入的教導之清醒認真的、探索的入口。

 

--這是個人準備的部分。個人不必上升,他已經具足,他需要的是向內恢復。

 

其中之一就是藉由把行星的位置和相應的中央太陽那些更高次元的頻率之銀河的源頭校準,來提高合一的訊號(the signal of unity。這種校準並非是偶然發生或巧合,它是一個被高度精心安排的計畫之一部分。

 

也許最少被了解到的補償系統就是行星本身。作為一個有意識的實存體,地球依據它自己的計劃正在做次元性的上升。當人類族類散佈和延展它的意識之可及的範圍時,它會向行星發出信號表示,是次元性地轉變進入到一種更高頻率的場域裡的時候了。地球目前正在經歷這種次元性的轉變,並且會在接下來的四年半裡完成它。

 

--這兩項是 宇宙/大自然, 地球/大自然 調整的部分。

 

就如好萊塢所新造出來的那個詞一樣,有人類意識的散佈,銀河的校準,以及有意圖的行星之次元性的轉變完美風暴 “Perfect Storm”)存在著。這種交互連鎖的過程之影響是,如先前提過的,藉由聖靈或源頭智慧來小心謹慎地精心安排同時進行的。

 

人類意識的散佈為什麼也是完美風暴的要素之一?

 

因為意識的散佈是從第二次到第五次元,這世界裡噪音的程度太高了。換句話說,這族類被延伸,就某種意義來說,跨越了四個主要的次元,而這會產生噪音。

 

噪音 在這裡的意思是:從人類家族(以及,因為人類的發明物)所散發出來的那些頻率,是不一致的,不協調的,不相容的,並且會干擾妨礙到那個,是為我們所有人都自其上升起的量子床岩(bedrock)之,合一的場域(the field of unity)。在這種噪音之中,最初源頭的訊號會被削弱,並且有時候和那噪音本身無法被分辨出來。

 

族類之進化的旅程會被設立起一些關卡,這些關卡典型地會呈現為一些次元性的障礙。頻率的協調凝聚(Frequency coherence)是關鍵的特性,藉由頻率的協調凝聚一個族類可以通過關卡並且為他們的人類儀具和他們存在於其上的行星獲致一種更高頻率的經驗。

 

第五次元是合一的場域(the field of unity),為了解決噪音程度的問題,讓人類族類可以順利向第五次元邁進,只好先做分類與整合,以期振動頻率能先達到某種粗略的協調凝聚。

 

【這個特定的面向(行星的轉變)需要,在大多數的情況下,有一個平行的行星被建造起來,以為那些在能量的、次原子的結構上不適合,或無法被恰當地調整以適合,那些地球正沒有偏差地在接近的更高次元的頻率的人,提供一個成熟的環境。】

 

【我將會使用一個相似的類比來確保表達的清楚。想像有一群騎在一隻野狗身上的跳蚤。那隻狗因為遭遇了極端的溫度,才會衝過了矮林,以及種種其他的挑戰--所有的這些情況都有利於那些已經調整他們自己去緊抓不放並且適應於呈現在野外的那些條件的跳蚤。那些沒有辦法堅持下去的,就被仁慈地安置在一隻被適當地保育在一個有圍籬的、修剪過的院子裡之被馴養的狗身上。】

 

【很明白地,雖然這是一個粗糙的類比,但它確實點出了人類在地球上是寄生物,而地球才是真正的宿主。那些無法適應新地球的頻率的人,將會被輕輕地運送,轉世地來說,到一個可以媲美地球的行星上,以便他們可以在他們自己的時間裡進展(Those unable to adapt to the frequencies of the new earth, will be gently “shuttled”, reincarnationally speaking, to a planet comparable to earth so they may progress in their own time.)。這有點像是細胞分裂,人類家族分裂成兩個世界,每個都是一個新族類的受精卵,只是被時間和空間給隔開,而最終會合為一體,當時間和空間在永恆的地平線下退去時。(這是WingMakers和人類之間的關係的一種重複(echo))。】

 

這樣一來,就有一個世界的人類族類之集體意識是在第四、第五次元,一個世界是在第二、第三次元,先分成兩組,讓他們分開發展,一樣是朝向第五次元,當時間和空間在永恆的地平線下退去時,最終又會合為一體……

 

回到我們的小說。

 

我們可不可以說,小說的時空背景,那個為期12年的太陽腐蝕大災難,就是【這個行星自肇始以來最radical(全面性,或徹底,或激進,或極端)的轉變。】,就是那個完美風暴的結果。

 

地球人口從一百億一路下滑至九億,我們知道的人類族類已經分成兩組了,有的人會轉世到平行的地球去。(實際上應該是三組,因為還有當初沒穿上人類制服的亞特蘭提斯人。)

 

而地球本身已經成功地從第四次元下段中點上升到第四次元上段中點,準備向第五次元--偉大的入口邁進,而這就是泰倫他們要做的。

 

那些次元在範圍和規模上並非是對數的,但一個行星上升的越高,就會變得越是擴張的(The dimensions are not logarithmic in their scope and scale, and the higher one ascends the more expansive they become)。

 

在它裡面的靈魂意識正在活化靈魂載具的知覺系統,以增強靈魂在物質性世界裡的影響力。

--這件事相較於轉變之前的地球環境就會容易許多了,地球上升擴張之後,我們那些更高的自己就比較容易擠進物質世界裡來了。

 

同樣的,我們也就能夠去解釋小說裡那些超自然的場景或情節了。

 

我這樣說是基於一個前提的,那就是,我覺得James這部小說的風格並非是科幻或魔幻的,我覺得它是一種未來寫實的風格。不同意這個前提的人看法當然就會不一樣。

 

我們回到賈瓦德來。

 

他赤腳過火坑是本書出現的第一個超自然經驗。地球的環境頻率改變之後,人類界面也相對鬆動。他是一個平常人,但是他的靈魂可以發動他短暫脫離人類界面而通過走火坑的測驗,讓他有機會再去認識泰倫,讓那無法形容的有機會顯現出來。

 

雖然他選擇了心的方向後馬上就死了,但我們再來看一次這段話:

 

許多人對於這個紀元之空間的性質和長遠的範圍(spatial qualities and long horizons)將不會感到舒服。他們將會抗拒那明晰與擴張,因為他們已經變得如此強烈地與他們的HMS認同,以致任何撕裂那種認同的事物,都會威脅到他們所以為的,他們的持續存在。

 

我認為明晰與擴張的紀元之空間的性質和長遠的範圍(spatial qualities and long horizons指的應該是,地球上升到一些更高頻率的領域以後,原本在次元與次元之間的界線已經不是那麼僵硬了,在同一個空間裡可能可以同時呈現出不只一個次元、一個時空的現象,有些次元可以套疊在一起。圍繞著泰倫的很多場景都是這樣的。

 

換句話說,那時候在地球上的人,在某種程度上,已經可以經驗到多重次元的實相了。(泰倫最後要做的,是不是發展出多重次元的實相之科學?)

 

這樣的話,地球上的死亡經驗所呈現出來的,和以前可能就不一樣了。比如說,

假設我們可以經驗到三個次元的經驗,一個人死後,在最外層的物質世界裡沒有他了,但是在其他兩個次元裡他還在,那會怎麼樣?

 

35章 逝去 的最後一段:

賈瓦德死去以後,泰倫一方面和朵莉在房間裡,一方面又在另一個時空中擁抱了賈瓦德的spirit,心中只有一種最單純的感覺:愛。

 

spirit是相對於肉體的,作者並沒有進一步的去描述它,但可以肯定的是,那是離開了肉體以後的賈瓦德。

 

根據上述的那些理由,以及本書後面的許多情節,我相信那描述不只是象徵性的。那和地球上升擴張以後的環境有關。

 

另外,如果

【那些無法適應新地球的頻率的人,將會被輕輕地運送,轉世地來說,到一個可以媲美地球的行星上,以便他們可以在他們自己的時間裡進展。】

 

那是不是表示WingMakers已經接管了兩次轉世之間的死後世界?

 

如果不是,至少死後世界也有了很大的改變。

 

那麼賈瓦德死後的遭遇就很有趣了,只是James沒有從這個觀點出發來發展。

 

最重要也是最基本的是,我們的本質是無限的存在體,無限的存在體是不會被損傷或毀滅的,只是轉換形式(trans-form),這一點在地球上升到更高頻率的場域裡以後,因該會更明顯地表現出來。

 

所以我們看待賈瓦德聽從了他的心以後馬上死掉這件事,可以不要有負面的反應--他的靈魂和事件之弦自有安排。

 

                                      

 

泰倫為了埋葬他的老師賈瓦德,想了一個計策來說服旁人,以自己當誘餌引開俾路支人的注意,好讓強盛國家的軍人卡森,開車脫離重圍去搬救兵。

 

37章 宿主 描寫的是泰倫在埋葬賈瓦德時發生的超自然的經驗。

 

p.298的最後一段開始【泰倫彎下腰,把賈瓦德的屍體小心翼翼地滑進了他的墓穴。……】,一直到本章結束。

 

【這時突然一陣寂靜無聲,彷彿是他的耳朵發出了碰的一聲聲響。他聽到了一個耳語般的微弱聲音,就漂浮在平靜的空氣之中,但無論他怎麼嘗試,都無法了解那聲音的任何一字一句。此時一股力量突然從上方急衝而下,他只能愣愣地、呆若木雞地待在一個球體之內,這個球體裡只有死寂。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感覺到的是誰的臨在(Whose presence do I feel)?】

 

有做過冥想DVD的練習嗎?看到這段文字時,我直接聯想到的是在時空中的冥想的準備工作:

 

這能被以〝人類儀具〞的準備工作來達到:

1.
創造一個神聖的空間.不管你是坐在你的電腦螢幕前,或是放鬆地坐在電視機前面你最喜歡的椅子裡,記住,你並不只是一個人格(personality)的身體與腦力而已。以一個靈魂來出席(Be present as a soul)。藉由想像出一個圍繞著你的半球體形的明晰之光來準備好你周圍的空間。這是你的神聖的空間,在這裡面你的靈魂意識可以上升到你的人格的表面。邀請你的全部的自己都來出席。

2.
呼吸你的本質(Breathe your spirit).你所創造出來的神聖的空間繼續保持為一個圍繞著你的半球體的光。它是你的本質的呈現。你可以呼吸這個精神本質,把它吸入你的身體裡面,並且讓它在你內釋放開來。慢慢去把你的精神本質呼吸進入你內,去感覺那光進入了你的肺部,並且釋放開來而進入了你的身體和腦力。

3.
認可你的純真(Allow your innocence).你可以放鬆,知道你是在你的神聖的空間裡,而在這個光的半球體裡,你的最內部的自己已經浮現到表面來了。現在,你更能夠從一個純真的視角來進行這些冥想。現在,你會比較不依靠腦力地去了解與譯解含義(be less mindful to understand and decode meanings)。現在,你更願意去以‘信任它(那經驗)的意義將會自然地為你所了解’的態度來僅是簡單地吸收經驗(be more willing to simply absorb the experience with trust that its meaning will come to you)。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泰倫感覺到的是誰的臨在?

 

泰倫的靈魂,泰倫全部的自己都出席了。但這不是想像。在當時的明晰與擴張的地球上,靈魂比較容易擠進來物質世界,這是真實發生的,多重次元的實相(multi-dimensional reality)。

 

泰倫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但是在下一瞬間,他聽到了一個聲音,發動自一些古老的洋流(powered by ancient currents)。

「我是那轉瞬即逝的火花所燃起的熊熊火焰(consuming fire)。我是那顆小小種子所長成的參天大樹。」】

 

洋流 在p.297也出現過。那是泰倫的途徑,那無法形容的

 

【有時,泰倫感覺自己彷彿一只在海上漂流的玻璃瓶,隨機飄往未知的彼岸。他全然不知道在前方等待著自己的會是什麼,他只知道自己必須前進。他知道自己的生命被賦予了一種能力,讓他能夠了解,影響著人類與地球之間的脆弱的交叉點(the fragile intersection of humanity and earth)的那些力量。即使是現在他正在挖掘著墳墓,也依然可以清晰感覺到自己正在朝這個方向移動。那些洋流的方向是無法改變的。】

 

人類與地球之間的交叉點是什麼?為什麼是脆弱的?目前看不出來,只知道有些力量在影響著這些交叉點,而泰倫了解這些力量,所以他覺得他可以調節(compose)氣候,相信本書後面一定會有交代。

 

【「準備好什麼?」泰倫問,說話者的聲音和態度讓泰倫的敬畏之心油然而生。一股輕靈、神秘的金色符號,從那光體中流瀉出來,像河流般直接流入了泰倫的胸部,當它們進入了他的身體,立刻就轉化成聲音--詞語,就像剝開外皮後剩下的精華,更令他感到驚奇的是,他全聽懂了。】

 

看過WingMakers冥想DVD的人就會知道,在第一段的冥想裡,一些金色的符號會從那個象徵著整體導航儀(Wholeness Navigator的金色立體幾何圖形--也被知曉為〝the Merkaba〞或〝光的載具〞(vehicle of light--流出,進入到冥想室的圖畫裡。

 

James解釋說:

 

這個〝光的載具〞是〝人類儀具〞之神聖的、內部最深處的意識(或知覺)。它以‘光的語言’說話,‘光的語言’代表了從〝整體導航儀〞流入並且穿過圖畫的一些象徵,而那些象徵是‘知識的入口’(portals of knowledge)。在這些 ‘知識的入口’的裡面,貯存著〝中央族類〞(the Central Race)--人類的始祖,也被知曉為WingMakers--之‘被譯成密碼的知識’(the encoded knowledge)。

 

回到小說。

 

【「我一直在觀察,只要時機到來,我就會知道。混亂也許主宰了你的外在實相,但如果對我們兩個而言,時機已經成熟,那麼那些混亂就無關緊要了。我依然會走上前去,只要你有覺知,就可以看見我,這是不可能會失敗的。我們的相遇和你的時間無關,那和我們的時間有關(our meeting is not of your time, it is of our time)。」】

 

出自2013MarkJames所做的電話訪談:

 

The soul is everywhere. It’s only a question of whether it’s engaged, active, interactive… in the behaviors of the individual. When the deeper heart and higher mind are operating as one to create behaviors that are aligned with soul, the soul engages. It’s strongly present.

 

靈魂無所不在。問題只在於,它是否參與了,啟動了,互動了……在個體的這些行為中。當深層之心和更高腦力作為一個整體運作,產生了那些與靈魂一致的行為時,靈魂就參與了。靈魂就強有力地臨在了。

 

泰倫各種依心而活的行為,讓他的靈魂參與了,啟動了,互動了……

只要是真誠的,純粹的,即使那些行為在腦力的評估下(這常常由美國軍人卡森的觀點來代表)對大局是無關緊要的,仍是體現了James所謂的,行為的智慧。

即便是賈瓦德在從了心的選擇後馬上死去,那轉瞬即逝的火花都可以燃起熊熊火焰,小小種子都可以長成參天大樹……

 

【我們的相遇和你的時間無關,那和我們的時間有關。】

 

一般人的時間是在人類界面裡的,阿奴他們可以操控。靈魂存在的時間,是另一種時間,阿奴他們無法控制。

 

一樣出自2013MarkJames所做的電話訪談:

 

There are other domains of consciousness that operate outside of our four dimensional construct of spacetime, where time slows down, or speeds up, or ceases to exist altogether. The higher fields of consciousness—where humanity is one being—this is a different form of spacetime than anything on earth, and yet this is the spacetime we are headed into.When earth arrives in this spacetime, we—all humans—will feel it as a visceral experience that’ll reshape our attitudes and perceptions of what constitute the meaning of humanness. We’ll transform as one being, and yet, every expression or projection of individuality, remains sovereign.

 

This is the Sovereign Integral state of consciousness… the highest dimensional consciousness that is known within the human family.

 

(我們)還有意識的其他領域是在這種四次元的時空結構之外運作的,在那裡時間慢下來,或者加速,或根本不存在。那些更高的意識場--在那裡人類是合一的存在--是與地球上的時空完全不同的時空,然而我們正在奔向的正是這種時空。當地球抵達了這個時空,我們全體人類將體驗到一種深深的內在經驗,而那將會重塑我們的態度和觀念,認識到什麼才是真正的人性。我們將會以一體性的存在體之身分來轉變,然而個人的每個表達或投射仍是主權獨立的。

這就是Sovereign Integral的意識狀態...它是人類家族裡已知的最高次元的意識。

 

在那時的明晰與擴張的地球,當靈魂擠入了物質性的世界,就產生了另一種時間,多重次元實相的時間?我們(泰倫和靈魂)的時間?

 

……泰倫嘆了一口氣:「這是那個寓言中的一部分嗎?」】

 

泰倫除了聽從他的心而前進以外,和我們沒兩樣,他真的什麼都不知道!

 

……他想不通自己怎麼有可能同時身處在兩個時空之中。……他就像是一只俄羅斯娃娃,層層疊疊套在一塊兒。……

 

都是經驗到多重次元的實相之佐證。

 

【他用鐵鍬的刃將泥土覆蓋上老師的屍體,他不知道自己的生命怎麼會變得如此超現實。這個12歲的男孩,從來沒有如此糾結又磨人地想去了解靈魂的意義。不過他唯一可以確認的是,有個外來的,來自遠方國度的某個東西,已經進入他裡面,到達他的存在之最深與最遠的地方了(had entered him to the very edge and depths of his being)。儲存在他體內的恩典,不管是閃閃發光的,還是顯而易見的,現在都伸出了一隻手,充滿耐心地引導著,要揭開他靈魂的面紗。

 

而這卻是他最深的恐懼。                                            

 

即使有著地球的擴張與明晰,偉大的入口來臨之前,人類界面還是存在,只要是透過胎生就會受到影響,地球上的人類,向內最重要的發現,往往會被設定為,最深的恐懼……

 

                                      


台長: psiage
人氣(359)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社會萬象(時事、政論、公益、八卦、社會、宗教、超自然)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