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2-30 20:45:08| 人氣997|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James錄音訪談第三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00:01MarkJames訪談第三節,200845日,2008 WingMakers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法律權利。【音樂】

 

00:33Mark:好的,我們回到訪談的第三、也是最後的部分。我是Mark Hempel而我和JamesWingMakersLyricus、以及事件殿堂網站之匿名的創設者)一起在這裡,如果你正在聽這段錄音,而你還沒有聽過第一跟第二部分的話,那麼,你也許要先聽過前面的部分,再來聽現在這個部分,會比較清楚。

 

00:55Mark:【有些雜聲】就如在訪談的第二部分裡一樣,我將跳過背景資料,但如果你對那些有興趣的話,你可以去聽第一節訪談剛開始的地方。好的,現在開始我們的問題……James,我要提醒你,在這一節裡,我將要問你一些比較個人的問題,所以,如果有那些問題對你來講是太私密了的話,你就直說……

 

01:20James:好的,我知道……就看聖靈要把我們帶到哪裡去了。

 

01:25Mark:我想我應該要提一下,我們進行的方式是讓這些訪談自己去發展。我把它錄音在我的硬碟上,在這個階段還不必去擔心編輯的事,因此,這有點是一種自由流動的訪談。好了。James,也許我所收到的最基本的問題就是,你是誰。所以我們就從這個問題開始吧!

 

你是誰?

 

James:好的,這是個開放式的問題,不是嗎?

 

Mark:不是想要打斷你的談話,但我的意思是你的背景方面……你在哪裡長大的,你的家庭是什麼樣的家庭,你有兄弟姊妹嗎,等等這些的……

 

02:00James:好的,嗯我是在西班牙長大的,在巴塞隆納的郊區。我有一個平常的童年--至少我和我們那個城市裡的小孩是一樣的。我想我是有著某些比較有利的條件,因為我的父親是一個科學家……所以我在很小的時候就開始接觸到各種自然科學的書籍與講授。

 

Mark:你的媽媽,她也有從事什麼職業嗎?

 

James:沒有,她是,就如現今人們所稱的,一個專職的媽媽。

 

Mark:那兄弟姊妹呢?

 

James:有,我有一個哥哥和一個妹妹。

 

Mark:你就是在西班牙長大的嗎……或是你們也有到處搬家?

 

02:33James:嗯,因為我的父親是替政府工作的,所以我們在歐洲有搬了幾次家……大部分是在北歐,但我們也在倫敦住過一次,而我父親在印度教書的時候,我們甚至在那裡住過兩次或三次。

 

Mark:你是什麼時候搬到美國的?

 

James:大約在十二年前。我在搬到美國定居之前,就來過這裡許多次了。

 

Mark:你可以告訴我們你的第一個記憶是什麼嗎?就是當你開始對於……對於你生命中的這個使命覺醒的時候?

 

03:08James:我的第一個記憶實際上是來自我的母親,她告訴了我一個,我在差不多只有五歲大的時候描述給她聽的夢。老實說,我自己不是那麼記得那個夢,但我記得我的母親在往後的幾年把那個夢描述給我聽好幾次,藉由她一再地對我重述那個夢,所以我覺得我很記得那個夢。

 

那夢是關於我和一群性靈的老師們的互動,我能掌握的就只有對於我在夢裡所學到的東西的一種混亂的描述,但除此之外,讓我的母親特別印象深刻的是,在告訴她這個夢的時候,我的情緒是如何地熱烈。她說,我從臥室出來,走樓梯下樓,一路上做出交響樂團指揮的姿勢,邊說邊揮舞著兩隻手臂,而那……那大概就是一種情緒高漲的興奮景象。

 

Mark:想像那個樣子的你,真的是有點好笑……為什麼你會覺得這個夢對你是如此地具有啟發作用呢?

 

04:06James:嗯,實際上我並不知道那是否就是我生命中的那個啟動的力量,但那對我的母親來講是很重要的,她覺得這個夢有一種特殊的意義。所以她--她本來就比我的父親更有哲學傾向--她就比較願意去把這些夢看成不只是夢而已。她非常確定我需要一種性靈的教育,就如我的父親確定我需要科學的教育一樣。所以在某種程度上,這個夢以我在當時甚至是無法意識到或了解到的一些方式,引起了我的母親的注意。我只知道,她變得更為留意我的性靈的那一面了。

 

我呢,在講述完那個夢,吃過早餐之後,可能就出去抓青蛙了……但對於我的母親,就某種意義來講,她變成了我的‘性靈的守護者(spiritual guardian)’,而確保了我有書籍、老師、和時間來培養我在性靈方面的興趣。

 

Mark:你們家在宗教方面積極嗎?

 

05:11James:我的父親在他的奉行上是恭順的,但他卻不是那麼的有心。對他來說,宗教--至少就像我們的教會所教導我們的--比較是一種社區服務,而比較不是一個可以學習的地方。而他總是忙著學習新的東西。對我的母親來說,教堂是一種神聖的經驗,而同樣地,也不那麼是要從神父牧師那裡學習新的事物,因為那是要去體驗聖靈的那些微妙的能量。

 

Mark:從你的描述看來,你媽媽有點是那個讓你對於生命的這整個性靈面有興趣的人……

 

James:母親常常是滋養小孩的這個方面的人。那些敏感的母親們,往往和小孩的心會有一種更為緊密的結合,並且感覺到他們的心之開花成長--我先前談到的那個以太體的天線-發送器 之啟用。而她們也易於去付出更多的啟發的時間來陪小孩。如你所指出地,我的母親就是這樣的。

 

Mark:你想要分享一下這個夢的一些細節嗎?

 

James:不,這個夢很難去以一種,可以增加這次的對談之價值的方式來表達,Mark。不提別的,單談它在我的生命中留下了一個奇特的印記這一點也就夠了,因為(它讓)我知道,即使是在那種年紀,在另一邊(on the other side)我是另一個團體,或如果你願意的話,也可以說是另一個部族,的一部分。我知道我是同時在兩個或更多的世界裡運作的,而我的教育,正在從內在被指導的,就如在我們的世界之學校裡所學的一樣的多。

 

06:54MarkJames,你是在什麼時候想到要進行這整個計劃的?所謂的整個計劃,我想我的意思是WingMakersEvent Temples、和Lyricus。那整個願景是在什麼時候結合起來的?

 

James:嗯在我還是一個年幼的小孩時,我就知道我是一個解譯者(interpreter)了。我會領悟到這一點是因為,我在我的朋友中看到了,他們缺乏這種表達觀念的方法。對我來說那似乎是很奇怪的,因為他們反而想要用大人們的語言來思考和講話,但我從自己內在所聽到表達方式卻是如此地更為嚙合、更能分辨出細微的差別、更清楚、和更明晰。

 

在我長大到9歲或10歲的時候,我失去了這種連結。這是在我們家搬到印度去的那段時間裡發生的事。那是一種文化的轉變所引起的切斷(disconnection),而我變得非常善於表明一種新的聲音:分離的聲音,另外的說法就是大家所知道的,一個無神論者。

 

Mark:你你是要告訴我說,你曾經是一個無神論者!

 

07:54James:在印度的那段時間,實際上我的父親比我生命中的任何其他時候都更常在我身邊,而結果就是,他的影響很強烈。

 

Mark:你的父親那時是個無神論者嗎?

 

James:不,不是,他是屬於不可知論的(agnostic),他有一種強烈的希望,希望說這所有的一切都是由一個聰明的存在體所設計的,但他離完全的接受總是差了一步,一直到他去世。

 

是這樣的,他在印度的工作對他來講非常的簡單,所以他就有很多空出來的時間,也因此我就變成了可以算是他的學生了。他也知道我不喜歡當地的學校。對我來講那是一段非常嚴苛的時期……對他所有的小孩來講都是,而也許是有點出於內疚,他設法去確保他有很多的時間可以來陪我,和我的兄弟姊妹。

 

那時我鑽研到科學的世界裡面去了,而我的腦力--在我的生命中首次地--成為了我的世界觀之帶領者。我吞食了那些以哲學和科學為主題的書籍,而在這些偉大的著作面前,我內在的聲音漸漸地歸於沉默了。那時我開始去建構出一些複雜的定理和方法,要來證明--對任何願意聽的人--上帝並不存在。

 

09:12Mark:你父母親的態度如何?我想你媽媽一定會想不通你是怎麼了。

 

James:她能了解。那只是一種階段。要知道,我需要去感受一個無神論者的看法。我需要去了解他們的分離感,並且去體會他們的邏輯和說服力之智力的形式(intellectual modalities of logic and persuasion)。

 

Mark:這個階段持續了多久?

 

James:大概有兩年。

 

Mark:發生了什麼事才讓你脫離了那個階段?

 

James:我開始和我的內在世界有了互動,而對我來說那變成非常的明顯了--有某件科學和哲學都無法解釋的事情正在發生。

 

Mark:這時候你幾歲?

 

James:大概11……

 

Mark:所發生的是什麼樣的經驗?

 

James:我寧可不要去談這些經驗的細節,Mark,但我要說,那就像是與我的內在的部族之重聚,而我變得再次地了解到,我在這個時候具體化(或轉世)的理由。

 

Mark:這就是你有了WingMakersLyricus的構想的時候嗎?

 

10:09James:這種類型的工作總是會有著一個種子願景(seed vision)的。那種子藉由做夢的狀態被給予了我,而促使它在我的生命中成長的,則是我對於這個種子之直覺的覺醒。那並不像是‘有某個天神坐在我的床尾而把這個願景指定給我,或宣佈我就是少數被選上的人之一’那樣的,我也不是在一時一刻間,或甚至是在哪一天裡,就清楚這件事的。

 

那是對於那願景,以及‘我為何要穿著人類儀具來到這個行星’之單純和逐步的覺醒。有些藝術家把這種默思(muse)稱為是他們藉以取得他們的靈感,或接取到他們的願景--藝術上的願景--之方法,而從我的觀點來看,那默思就是一個人的更高的自己,或臨在(Presence),它不是一種來自外面的力量。

 

Mark:這就是WingMakers計劃開始成形的時候嗎?

 

James:大約是在這個時候沒錯,但我的工作之真正的推動是來自實驗。而所謂的實驗,我的意思是熟練寫詩、音樂作曲、繪畫、和寫作的技巧,並且把這些表達裡的每一個看成是我自己--我的更高的自己--的延伸。而我知道,只有在與‘我來到這裡所要效勞的使命’對齊時,這(些藝術技巧)才會是可供使用的。

 

在很年幼的時候我就開始會畫畫,而且畫得還很不錯,但到了我11歲的時候,我就已經開始把我的美術看成不只是繪畫而已了……它變成了我正在與其聯繫的那些更高的頻率之一種象徵,而結果是,其他的也一起湧出,包括了詩、音樂、哲學、和文件。那些繪畫成了整個計劃的帶領者。

 

大約在我15歲的時候……我變得察覺到了,我對於這些不同的藝術形式要如何在一起表達的實驗,是被設計要來為WingMakers的神話效勞的。

 

12:15】我知道說,WingMakers作為……作為一種未來的人類之代表的觀念,對於許多人來講是很難以相信的,但〝WingMakers〞這個字,是一個象徵了這種事實之被編碼了的(encoded)字,而這種事實就是……人類的一個未來的複合體,真的可以和它的過去的存在互動。這就像是那個永恆的象徵--the Ouroboros,那條吃著自己的尾巴的蛇。【 譯註:http://en.wikipedia.org/wiki/Ouroboros

 

WingMakers選擇了我作為一個解譯者,來解譯他們的實相--我們未來的實相,意義不在於他們的生活形態或科技,而是只在於他們的存在,以及與人類的命運有關之‘偉大的入口’的存在,因為就是藉由那偉大的入口,我們才得以--就某種意義來說--和我們那些未來的自己,再次結合起來。

 

Mark:他們有給你指示說,要做什麼或要創造什麼嗎?

 

13:20James:沒有。他們沒有那樣做。他們只不過是把我帶入了他們的臨在(their Presence……以一個受邀請的客人之身份去體驗--盡我最大的能力--他們的振動的世界(their vibrational world)以及在那裡面的文化。在時空之外,我是來自這同一個世界的--就如我們所有的人也都是--然而我們之中卻很少有人經驗過它,更別說聽過這個被稱為‘我們的久遠的未來’之其他的實相了。

 

Mark:你要如何描述這件事呢,因為對我來講,那是一個很難說服我的理智之陳述。

 

James:要去描述它是件很困難的事,Mark。那就有點像是一條巨大的人類路線,從沙漠的深處蜿蜒曲折一直到一個高聳的山頂,而那些在山頂上的人,他們有一部視訊攝影機,他們把他們所看到的這種,更寬廣的世界之神奇的視野,沿著那條路線向下傳遞,以便在沙漠底面--以及處於山頂和沙漠之間的每一個階段--的那些人,都能體驗到那個‘在召喚著要他們所有的人上升攀登進入到那些新的領域,新的次元’之激勵人心的視野。

 

這大概就是我用語言所能做的最接近的描述了,Mark。人類的未來,在時空連續體(spacetime continuum)上的延續,是比它在歷史上的那些起源(到現在)還要久遠很多的。為什麼‘我們那些未來的自己可以在21世紀傳達到我們的時空裡來,不是以那些科技的介入,而單純地只是藉由一種更高的、更為包容的意識之力量授權(或灌能,empowerment)’會像是不大可能的呢?

 

14:56】在不久的將來會震驚人類的一些事實之中,有一個將會是對於‘我們的「未來的集合體」,與「我們目前的形式」之互動,是遠比我們所了解的還要多的’這件事的領悟。這件事本身就是一個複雜的主題,Mark,因為那些所謂的與造物主、天神、或聖靈互動的例子,有許多實際上就是與我們那些未來的自己--作為一種集體意識--的互動。這個集體意識被象徵性地稱為WingMakers,或在某些久遠的時代裡被稱為ElohimShining Ones,但不管你給它的名字是什麼,它就是在一個遙遠的時空裡之人類族類的量子的集體意識,伸入到我們的時空裡來。

 

Mark:怎麼會這樣呢……我們那些未來的自己能和我們聯繫,而這個行星上卻沒有任何資料談到這一點?我們那些聖典或某些大師似乎應該會談到它吧。為什麼它會在那些性靈的書籍上找不到呢?

 

James:好,再次地,WingMakers存在於神話中。那就有點像是引用Willie Sutton所講的話,在他最後終於被捕的時候……據說那些聯邦調查局的幹員問他〝你為什麼要搶銀行?〞而Willie說〝因為錢就在銀行裡〞。WingMakers活在神話裡因為那就是故事存在的地方。要知道,消息(或資訊)在一個非常短的生命週期裡活了又死了,就像一隻蜉蝣的成人壽命是以分鐘來估量的一樣。但神話故事,它們可以存在幾千年之久,被翻譯成幾百種語言和文化,而它們的脈搏,在幾千年前和在今天都是一樣地強健,如果你去研究它們的話。

 

所以WingMakers代表了我們那些未來的自己,就如我們代表了他們的那些祖先的自己(ancestral selves)一樣。在一種層面上,我們就是他們(we are the same),當然啦,那是在你把時空從等式上拿掉的時候。‘未來’被轉譯在那些晦澀的神話故事裡是因為,我們那些未來的自己,不想要因為干涉到我們自己的選擇和自由意志,而幫過了頭。

 

有一些其他的族類--外星族類--也結合在我們的人類路線或命運裡,他們也想幫忙,但他們不會搶先於我們的集體願景而行動,因為他們知道,我們已經變成什麼了,而我們目前正處於其中的這種後-人類(post-human)的形成階段,是非常、非常容易受到影響的。

 

17:32Mark:所以換句話說,因為大家都已經知道說,我們那些未來的自己,是一些明智又有愛心的存在體,所以沒有人會想要因為干涉我們,而把它搞砸了?是不是有點像這樣?

 

James:是的,但那只是一種簡單化的說法。人類族類的延伸,是遠超過現今我們對於‘一個人類是什麼’的定義的。如你所知地,在我們藍色行星上的每一個人,就他們的DNA來講,有99.9 %都是相同的,但如果你坐在一個商場的長凳上一或兩個小時,你不會說路過的每一個人看起來都有99.9 %的相似度。在人類族類的每一個你可以測量的方面,確實是存在著極大的變異,但在DNA方面則除外。這種我們稱為DNA的基質,也許是宇宙中最被謹慎地看管著的要素,因為它是那‘把時空接合到非時空,而在那個軌道裡,界定著一個族類的命運’之線狀物。

 

就如你可以把DNA想成,對於一個個人或家族的基因列(genetic line)來講是屬於私人的一樣,你也可以把DNA想成是一種集合體--在一種族類的層面上--而容納在它裡面的,就是可以(用來)抵達一個銀河系的中央太陽之燃料(the fuel to reach the Central Sun of a galaxy)。我知道這種說法聽起來像是一種比喻,而在某種程度上它是的,但我所說的這句話的本意,是相當按照詞句的原意的。

 

Mark:不錯,那很好。我想要回到我們剛剛在談的,與WingMakers的最初的互動。是什麼經驗說服了你去發展出那些資料和神話的?

 

19:16James:我知道你很有興趣要追查回去資料的上游或源頭,但就如我已經說過的,它並不包含在一個單一的經驗或〝ah ha(表示驚嘆)〞的瞬間裡。我知道有些人有過這種類型的突然的覺醒--宇宙意識(cosmic consciousness)湧進了他們的人類儀具,而他們就被那光給永遠改變了。在我的情況裡,它沒有那麼的壯麗,而比較是把我的能量引導到與WingMakers對齊之一系列逐步的事件和經驗。

 

Mark:但你第一次與他們交流的時候,情形是怎麼樣的呢?

 

James:我不是要託辭逃避,Mark,但讓我這樣解釋好了。就說我是個太空人吧,但我不是用一艘太空船,而是用我的意識來探索那些新的時空次元。在這樣做的當中,在有一次的旅程上,我偶然進入了一種非地球的、在我們的時空之外運作的意識(或知覺),然而,因為有著我們的時空的那些軌道,有一種強力的連結馬上就被形成了,好像那連結早在遠古以前就被嚴密謹慎地設立起來了似的。

 

在我第一次和這個集體意識接觸的時候,它很明顯地是擁有著一種智能的,我的智能和它的比起來就顯得太渺小了,但(感覺上)它和我的世界卻是如此地關係親密,我的世界只能是它的一部分(才會讓我有這種熟悉感)--不管是作為一個觀察者或經驗者來說。結果是,我既是一個觀察者也是一個經驗者。在我一開始與這個意識--就是我後來才知道的WingMakers--互動的時候,我無法確定那是兩個,一百個,一千個,一百萬個,或甚至是一兆個不同的存在體,但隨著時間的過去,這一點就變得相當清楚了--數目並不重要,他們所提供的,和人類的命運有關的傳輸,才是重要的。

 

21:20MarkJames,在你往下講之前,我要先把這件事弄清楚。

所以,WingMakers是存在於我們的未來的一個複合的存在體,是嗎?我想,換句話說,我們所有的人--在某個遙遠的未來--將會合體成為一個意識,在空間中的某處,偶爾就會有一個像你一樣的人,會把他們的意識投射得夠遠而足以進入到這個未來的時空,並且做出聯繫?這就是你所說的嗎?

 

James:這(要討論這件事)是一種複雜的意見交流。讓我試著用這種方式來說好了,但我要先澄清,這對於你或任何其他正在聽我們這次的對話的人來說,都會是很難理解的,而這並不是任何人的問題,對我來講,要去描述這件事也是同樣地困難。所以如果有什麼抽象難解的地方,那就是我要負責的。

 

22:14WingMakers有著一種不同的存在頻率(a different frequency of existence),那就是說,在他們的存在的這個階段,他們的運作是不帶有‘我們的人類儀具的稠密度’的,但這又與‘沒有形體’或‘那些已經經由死亡而離開了他們的肉體之存在體們’有所不同。他們仍然是在一種人類儀具裡運作的,只不過那人類儀具是一種更為精細的光之頻率或量子結構,但它仍舊是一種個體性的護套或儀具。

 

那麼,存在於這種更精細的頻率裡的副作用之一就是,在個體性與一體性之間的障壁是可穿透的,因此,要在個體的狀態與合一的狀態之間移動的能力,只在一念之間。就如我們可以改變想法一樣地--他們可以輕易地在‘獨立的個體’和‘意識上的合一’之間來回移動。在一體的狀態下,WingMakers--以一種集體意識的狀態--可以接取到那些共享的全像記錄(the shared holographic records),而族類從一種‘簡單的兩足動物’到一種‘開悟的、與源頭智慧(Source Intelligence)的那些頻率對齊之,協調一致的集合體’之進化的發生(過程)都已經被編輯在那些全像記錄裡了。

 

因此,以對於這種全像體(hologram)的接取,他們可以把他們自己作為一種事件之弦(event string)而插入到我們的時空裡來。為了要揭露出他們的身份,這種過程被小心謹慎地策劃操縱著,但永遠會披上一種神話的背景,以使得他們保持為意義深遠的,而不是只具有訊息的價值而已,或更糟糕的是,成為了恐懼的對象。

 

Mark:這是什麼意思?

 

23:49James:這你也許不了解,Mark,我想也很少人會了解,但要知道,蓮花種子和棗椰樹種子已經證明了,它們可以把自己的發芽能力保留到甚至是一千年以後,而我記得在幾年前有聽說過,一顆超過兩千年以上的棗椰樹種子長成了一棵樹的事。所以,這些種子保藏了它們的生命力和轉變能力。

 

那麼,與這件事有關聯性的是,那些神話故事就如同這些種子,它們保留了它們的潛力,因為它們並不想要成為,是具有說明或解釋的性質的,而是想要成為意義深遠的。在現今的文化裡,每一件事都有‘集中於要去解釋這訊息在實用上有什麼意義’的傾向,但就WingMakers而言,他們比較關心的是在於,啟動那些‘準備好要去成為主權獨立的存有,然後把這種力量授權應用在他們的本地宇宙,並且改變他們的本地宇宙’的人。

 

如果你在你的周圍畫出一個直徑15~20英呎的圓圈,那大概就是你的本地宇宙(之範圍)了。這是你的意識的、能量的環境(this is your conscious, energetic environment),而在一種無限範圍的複合宇宙(multiverse)之雄偉的體系裡,它似乎會像是很渺小就像是無垠的汪洋裡的一顆小微粒。但實際上,容納在這個意識之球體裡面的,是比那4200立方英呎的空間容積還要多很多的,因為複合宇宙的那些次元(the dimensions of the multivese)都臨在於這個球體裡,即使你的那些感官察覺不到--但它們還是在那裡的。

 

所以,你必須把這個空間體積--你的本地宇宙之能量的球體--想成是‘藉由你的靈魂之臨在(the Presence of your soul)而把你連結到複合宇宙’的一個入口之等同物。這就是WingMakers嵌入在他們的神話裡之關鍵信息,而這也是我本身的工作(所要傳遞)之關鍵信息。人類的自己(the human self)擁有著一個本地的複合宇宙,這個本地的複合宇宙之首席的建築師和管理智能就是你的量子臨在(your Quantum Presence)。而這種臨在是由源頭智慧的構造物所組成的,而就如源頭或造物主運作於非本地的複合宇宙(non-local multiverse)裡一樣,你的臨在(your Presence)運作於你的本地複合宇宙裡。

 

Mark:可以再詳加說明一下你的意思嗎……我的意思是,你似乎是在說,我們就是上帝在我們自己的宇宙裡--

 

James:自己的複合宇宙裡。本地的複合宇宙就是那個包含著你的球體,那球體不只是包含著你目前的自己(your present self)而已,而是你的那些具體化(或轉世,incarnations)之集體的頻率,都被包含在這個本地的複合宇宙裡面了,你的那些情感的和腦力的(mental)頻率流入並且圍繞著這個多重次元的場域。在你的本地複合宇宙裡,你有著一些意識的領域或……或能量的頻率,這些意識的領域或能量的頻率會產生一種意識的聯盟(a federation of consciousness)。這個意識(或知覺)的聯盟凝結成了你現在藉由你的人類身體所看到的(一切)。大多數的人把這種意識(或知覺)稱為第三次元或人類領域。還有一些如你們所知的其他的次元存在著,我就不用再去描述它們了,但那‘更高的腦力領域’(the higher mental domain)是至關緊要的一個,因為它是在‘量子臨在’和‘情感的領域,或心’之間的開關閘(或接線總機,switchboard)。

 

Mark:當你提到‘量子臨在’的時候,你指的是靈魂嗎?

 

James:是的,但那定義被移出了它的歷史性的、詩意的背景之外,而進入了一種更適合我們的時代之定義。

 

Mark:好的,我能接受,但在所有的這些定義改變或轉變的時候,要跟得上它們是很難的。

 

James:字彙的改變之所以會發生,並不是偶然的。它設立了一種適應的速度和節拍,並且有助於解除那些舊的範型(paradigms),把它們和那些‘與接續而來的那些新能量更為對齊的新範型’互換。

 

你已經注意到了,甚至是在我們對談的這段時間裡,我都已經從‘本地宇宙’轉換到‘本地複合宇宙’,從‘更高的自己’轉換到‘量子臨在’了。這就是我們目前的世界之狀況。為了讓那‘要顯露出來的’能顯露出來,我們必需靈活和不受拘束地來運作。意思就是說,我們有需要‘在某個時期生出一個新觀念,而在另一個時期又把它解除掉’。這似乎會像是不穩定,或缺乏了一種和諧一致(harmony),但和諧一致事實上是存在於‘去跟著你的本地複合宇宙,以及你在其中所遭遇到的一切,一起流動’之彈性中。

 

28:39Mark:我覺得我們離題了……偏離了我已經開始探詢的,你的更為個人範圍的一些事,然後我們就走到這裡了,我是非常喜歡這樣的討論的,但我還是要問一下,你想要回到……

 

James:我了解的,Mark,但聖靈已經把我們帶到這裡了,我們就在這裡停留一下吧,因為這裡還有很多要講的,而我確定,在這裡,比在我個人的那些故事裡,有更多重要的訊息。

 

Mark:好的……對我來說都可以。我就讓你來帶領接下來的訪談了。

 

29:12James:我要建議,讓聖靈來帶領才是比較好的做法。

 

‘心’把‘量子臨在’的那些更高的頻率,錨定在你的本地複合宇宙之球體裡。事實上,如果你在這個球體的正中心畫一個點的話,那會把你帶到你的心--你的人類的自己與性靈意識的活動中心(focal point)。而它的每一次心跳--從它最早的第一個振動開始,甚至在你是一個人類形式之前--都是被‘你的永恆的自己之臨在(the Presence of your immortal self)’所啟動的。

 

所以你看,量子臨在--就某種意義來說--創造了你,而它是在你的本地複合宇宙裡之真正的智能。它是全知和全能的持有者--對於你的本地宇宙來講。雖然我是用你(當例子)來說,但那對於行走在地球上的每一個人類存在體來講都適用。我們每一個人都是被以這種同樣的模式建構出來的,並且擁有著一種‘臨在’……沒有了它,你的心跳……你的生命……都會是不可能的。

 

現在,這個‘臨在’需要在‘人類的自己’和‘它的臨在點(its point of Presence)’之間創造出一種嚙合,那臨在點就在你的上方,在你的本地複合宇宙的頂端,而它裹住了你的人類自己,流入了你的心,也流入了你的‘更高腦力(higher mind)’。如我先前所說的,那‘更高的腦力’是把‘臨在’和你的心連結在一起的開關。因此它使得‘這種双向的交流’和‘藉由你的人類自己,來把那些美德的行為,表達到人類的世界裡’成為可能。

 

【譯註: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參考〝Evt 3性靈的行動主義之殿堂〞文件裡,p. 18,‘整體範型’之圖解。】

 

Mark:但你是知道的James,並非是每個人都在同樣的層次上……我的意思是說,有些人似乎會低估了靈魂,或如你所表述的,量子臨在,而認為腦力是最高能力的所在。為什麼會這樣呢?上帝為什麼不這樣安排呢?那麼我們不是很輕鬆地就可以和這種臨在連結了嗎?

 

31:10James:首先,複合宇宙是盡善盡美的,而人類自己的每一方面都是這個盡善盡美的一部分,不管它在人類領域裡看起來如何。如果你可以從任何一個人的上方仔細看入他們的本地複合宇宙之球體--在一種量子層面上--的話,你就會看到它的盡善盡美,因為時間並不是量子次元的一部分,而只有時間才會把複合宇宙的完美和人類自己隔開。對我來講,你所有的努力要去認識你的量子臨在,要去知道你的目的,要去感受到與你的創造者之一種無可動搖的連結,這些都已經是過去的事了(these are all in the past)。你能了解嗎?

 

Mark:我要說,我不確定我了解,但讓我們繼續吧;也許你所講的別的事,會給我帶來一些明晰。

 

James:是的,那很好,Mark,放下那些對你來講沒有辦法起立即的共鳴,或不能馬上理解的事,是一種明智的做法。有的時候,放下這種要去理解事物之智力上的需求,正是會帶來領悟的做法。有趣的是,臨在的啟動(the activation of the Presence)是一種簡單的過程,但卻很少被這個行星上的那些主流的性靈途徑所認識到。

 

Mark:為什麼會這樣?

 

James:這很難解釋清楚,但最主要的是因為,那會使得制式化的基礎被淘汰掉。舉例來講,如果一個性靈途徑表明說,它並沒有一位有著一種特別的性靈經驗之創立者的話,那麼宗教就很難演進成一種能維持下去的東西。試著去想想看,如果基督教沒有聖.保羅的皈依經驗,佛教沒有佛陀的開悟,或伊斯蘭教沒有穆罕默德的那些狂喜的願景的話,會是如何。這些宗教--在它們的核心本質上--需要它們的創立者們冒險去進入到那些神秘的高點,這些經驗然後再被制式化成了那途徑

 

但事實上那些經驗確實是個人與他們的臨在在互動,並且接通到它的智能裡去了……就如我們任何人都能做到的一樣。果真如此的話,那麼那些宗教的帶領者們就會被以具有特有的命運而被框在一般人類之外了,在某種程度上那是事實,但那核心經驗--接取到他們的臨在與它那天生的力量授權--這絕對是平常和可得的,對於所有做出努力的人來說。

 

33:44Mark:那麼啟動一個人的臨在……有什麼對大多數的人都有效的特殊技術或方法嗎?

 

James:臨在的實踐(the Practice of the Presence)是Lyricus的一個重要的面向。而那是一種需要有紀律,也需要有耐心的練習。那基本的框架所要處理的是,了解‘量子領域’和‘人類自己的腦力和情感領域’之間的關係。我們把這個稱為:整體範型the Wholeness Paradigm)。

 

在現代的世界裡,腦力(intellect)和一些情緒會在本地複合宇宙裡產生大量的衝突與不協調,而這會引起一種場域效應(a field effect),這種場域效應會導致在人類自己和量子臨在之間的一種非預期的切斷。所以這個階段的實踐,是關於‘情感的協調一致以通達那些美德的行為’以及‘腦力的調整以致降服’的。而所謂的降服,我的意思是‘讓你的量子臨在成為你在情感和思想領域上的統御智能’。

 

Mark:那要如何做到呢?我的意思是,一個人要如何降服於臨在呢,當它對我們大多數的人來說是一種如此抽象的概念時?

 

34:59James……【停頓】。那是感知的問題,而我很高興你問了這個問題。

 

首先,在情緒體(emotional body)裡的衝突需要轉化,那就是說,憤怒、挫折、貪婪、批判妒忌、和沮喪的感覺所有這些負面的情感,都是累積在你的本地複合宇宙裡的能量稠密(或魯鈍,energetic densities),而它們的能量需要被淨化實質上是需要被護送出你的本地複合宇宙。

還記得我(在第一節裡)所談到的,以太體的 天線/發送器嗎?

 

Mark:記得。

 

James:好的,它就是在這些引起災難的頻率之中被關掉的東西……而它們真的是一些頻率--不調和的和聲學(the harmonics of disharmony)。所以為了要清除這些累積起來的頻率,一個人的心需要保持開放,因為心是那以太體的天線被種植在其上的土壤,而以太體天線的那些根,比喻地來說,它們包住了心並且對心的那些頻率極其敏感。在某種程度上來說,就是藉由著六種心之美德的實踐,那臨在才會被喚起。這種喚起或實踐臨在(Practicing the Presence……它不是一種確切的公式。它從來就不是。某些上升的大師會使用一些特定的技術或教令,但那些在Lyricus裡面的人,我們寧可選擇只提出範型,而讓個人和他們自己的臨在去共同創造出最理想的方法,來喚起臨在之統御的智能進入到他們的生活中。

 

Mark:我只是好奇,James,為什麼你們會稱它為整體範型呢?

 

36:51James:好的,而這非常的重要,所以請聽仔細了;因為‘本地複合宇宙’和‘量子臨在’是個人需要去了解的核心元素。這些是那範型的啟動要素。以對於‘你的臨在’和‘它的本地複合宇宙’的這種了解,就可以把你導航到整體,你真的不需要任何其他的教導或老師,當然啦,條件是你得是善於應變的、和有耐心的、和持續不懈的、並且依照你的心和你的臨在之指引而行事。

 

37:32】在個人的‘心’裡面--在他們的啟動或覺醒之前--住著一個最初源頭的片段體,但它在能量上只足以讓生命成為可能,或只足以進入到人類領域的教室裡。它本身的力量並不足以立即把它推進到整體的狀態(the state of Wholeness)裡。要做到這樣,只能一步一步來完成,而每一個步伐都是從‘人類自己’要通達那圍繞並且包裹著人類自己的‘臨在’之召喚。人類的心,努力要通達那量子臨在,而在每一次去召喚、祈求、讚賞、振作、去相信、去祈訴、去愛的努力當中--它的能量被加強了,它與臨在的結合變得更完全了,它的願景也更為包容廣大了。它使得臨在能夠成為,遍及於本地複合宇宙裡的統御智能,然後,你就是具有至高主權的了(and then you are sovereign……然後,在你的本地宇宙裡,你就是不受限制的了……而你就會看見在其他人裡面的臨在了,即使是在他們自己都看不見的時候……【靜默無聲】

 

Mark:我發現我自己非常的頭昏眼花……另一種說法也許就是被催眠了……好極了,這就是我要的。你剛才所說的,那就是我要的。所以你知道嗎,你剛才所描述的,我認為那就是人們想要的。

 

39:04James:那麼就去把玩(play with)那整體範型吧!把玩這個範型並且把它吸入到你的生命中。走出無數個‘愛與感激你的量子臨在’之步伐。沒有捷徑可走,因為那是要為你的‘人類自己’和你的‘量子臨在’之合併做好準備。它們存在於不同的頻率裡,而要去把這些頻率嚙合起來,是件急不得的事,所以,對你自己和別人都仁慈一點吧,要寬容,要有耐心。每天早上,在你起身要進入到你的人類自己的教室裡時,邀請你的臨在,在你的生活的所有結構中陪伴著你……甚至是在那些世俗和平常的時刻裡。

 

39:52】把在你的‘人類自己’和你的‘量子臨在’之間的這種結合,感知為是一種被最初源頭所欽定的合作關係,它被你要作為一個永生的存在體之那些最強力的渴望所啟動--那些渴望是你甚至都不敢去想像的,因為它們似乎太不像你了--對任何一個人類來說都是太異常而難以相信了。然而你卻已經走到這裡了,即使是現在,你都還傾身向前,以你那對神性的耳朵在聽著,你知道我所說的,確實是你的實情。這就是共鳴。你就是這樣被引導著,你就是這樣航行於那是為你的教室之本地複合宇宙裡。

 

Mark:謝謝你,James,我不清楚到底是為什麼,但在你今天所談到的所有東西裡面,剛剛說的這些真的是擊中目標了。光是聽到那些話,我就可以感覺到……我就可以感覺到在我裡面的某種東西轉變了。但我想,我就是缺乏那種信心的感覺吧,而或許大多數的人也都是這樣,我們不敢相信所有的這些都會是真的。你知道嗎……你剛才所說的這些,有很多都是在WingMakers的哲學裡的,這我是知道的,這些年來(大概是從10年前開始)我一再地讀這些東西,但我想,我並沒有把智力上的理解,推進到心的領會中。

 

41:16James:而那就是關鍵所在了,Mark,要把了解保有在你的所有部分裡,而不是只有在你的頭腦裡。

 

Mark:你是在說那4200立方英呎的東西嗎?

 

41:26James:在某種程度上,是的,但這種信心,實際上就是和諧(harmony)。有一種了解之和諧(a harmony of understanding)存在著,就是說,那本地複合宇宙是和諧的,因為知識和了解從容而自在地流動著,而個人會感覺到,他們可以接取到他們所需要的每一個洞見或解答。每當有一個問題形成時,就會有一個解決的方法伴隨著出現。不管什麼時候,一種不好的心情進來了,你都可以輕鬆地把它驅散。無論何時,對於你的臨在的一種懷疑升起了,你都有能力去把它解除。

 

42:02】人們失去他們的和諧,而連帶地,也失去了他們的信心,的一種共同的方式就是,藉由批判--對自己和對別人的批判。那麼批判的解藥是什麼呢?就是祝福。下次當你是在一個人或一群人的附近,而你發現自己想要去批判的時候,就把你的感情轉換成去祝福他們。感覺你的臨在--你的臨在的4200立方英呎--伸入了他們的本地複合宇宙,並且在共同的利益中重疊了起來,而那共同的利益就是,以神性的存在體之身份去交換祝福。

 

42:41】這只是‘你可以怎樣把懷疑之不和諧,轉化成和諧之信心’的一個例子。當你心存祝福,並且把它們從你的心的中心投射出去的時候,它們會從你的本地複合宇宙,向外無限擴張。我知道(你們會認為)‘一個人可以把那些祝福從他們的心輻射出來,而對幾千英哩外的另一個人起作用’似乎是不可能的,但我們的量子臨在是不受‘我們的人類領域’以及‘支配著人類自己的那些法則,包括了那些時空的定律’所限制的。

 

43:17】人類自己是由3立方英呎(的容積)所構成的,而臨在則是4200立方英呎。但就如我之前略為提及的,那臨在藉由聖靈或源頭智慧之臍帶而連結到了它的源頭,而就是由於這種連結的脈絡,那本地複合宇宙真的是無限的、和所有其他的都重疊在一起了,而這就是(整體範型的)〝整體〞所指的意義了。

 

【停頓】

 

44:01】我們的量子臨在,是把我們的人類自己導航到對於‘個人的整體性’之領會的東西,但(人類自己的)這種欲望,只是那真正的動機的一種回音,而那真正的動機則是--在保有我們的個體性的同時,還能去領悟到‘宇宙的整體性’。

 

MarkJames,我知道我們沒有多少時間了,所以我想要快速地核對一下……我最慢再40分鐘就要送你去機場了,而路程大概是20分鐘,所以,你想要現在就結束,或是還想再繼續個幾分鐘?

 

James:讓我再補充一件事,然後我們就可以走了,Mark

 

Mark:喔,那我也還有一個問題,如果可以的話?

 

James:請說……

 

Mark:在那些我老是覺得有困難去把它們連在一起的事情當中,有一件就是,現實的黑暗面。你知道的,像是the Animus、那些政府的秘密行動、the Incunabula或光明會(或不管你要如何稱呼它),以及所有這些第三次元的稠密。我想這也是整體範型裡的一部分吧。基於(已經在發生的)行星的轉變,你會給我們這些,近來被那些負面的消息所淹沒的人,什麼樣的忠告?

 

45:12James:好的……就如我先前說過的,這是一個文字支配著時代之讀寫的文化。

 

腦力的語言是文字。心的語言是感覺(感情)。但我們的臨在的語言是行為或活動。如果你持續留在你的臨在之智能裡,藉由專心注意著它,那麼,進入到你的本地複合宇宙裡的那些,有著一種較低的稠密之事物,它們的影響就會極小,因為你可以輕鬆地把它們轉化--藉由你的量子臨在的力量授權。

 

那不那麼是關於,要把不和諧解除或消除掉,而比較是關於,藉由臨在的活動來轉化那些較低的稠密,而在人類的層次上,你也許會,也許不會,有意識地知道你的臨在到底做了什麼來使得這些更低的稠密轉化,但在你召喚你的量子臨在來轉化稠密時,你就是在啟動它的統御智能,就像你把電燈的開關打開一樣。

 

然後……然後你就得放下(要去做主的想法),而讓你的臨在為你帶來,能用以轉化較低的稠密之技巧、思想形式、行動、和新的行為。

 

Mark:是的,但再次地,我們在談的還是信仰或信念。臨在不會顯化而讓我們的眼睛看得到……像一柱光一樣地把我們生活中的負面性轉化掉……我們必須靠相信,相信說它會,而這就是我們大多數的人都有的問題了,James,什麼都是看不見的。任何性靈的東西都是看不見的,而不幸的是,所有負面的東西都正對著我們,就在眼前,實在、本能(visceral)、強而有力、並且……我得說,它們的影響還具有磁性。

 

47:13James:我了解你的看法,但是去擔心那些負面的東西,就等於是去為不是你的臨在的活動的那些文字和感覺而發愁。它們與臨在或源頭是不對齊的。所以我就要問你了:你想要被你的3立方英呎的人類自己所影響,還是被活在無限裡的4200立方英呎的臨在所影響?

 

我知道那些世界末日預言的存在,而在某種程度上來說,是的,它們是正確的。有一個正在陰森地逼近的全球金融危機,和一些自然的災害,將會撞擊到很大部分的人類人口。但我們必須要提醒自己,我們的人類自己是生存在一個活生生的行星上的,而那行星是一個活生生的太陽系之一部分,而那太陽系則是一個活生生的銀河系之一部分,而所有的這些元素都正在藉由時間與空間而一起移動。而當我們在如此做的時候,我們會遭遇到一些新的頻率和次元--我們並非是在一種跑步機上。這是我們的旅程之一部分,而不管我們有多用力,我們仍然無法控制它,因為我們是那‘比作為一些個人的我們自己還要大很多的天命(destiny)’之一部分。

 

48:25】雖然那更大的現實是如此,但我們所能控制的,就是‘我們的行為’和‘我們要有意識地與哪種智能對齊’--是我們的量子臨在之智能,或是我們的人類自己之腦力?我們的那些行為之動機,是我們的人類天性之那些短暫的慾望,或它們是從我們的量子臨在升起的,而作為我們對造物主和對彼此的愛,的一種自然的發展?每當一個人與他們的臨在對齊時,他們就會發出一種與愛對齊、與最初源頭對齊、並且與所有的創造物對齊之信號。

 

雖然這也許不會在物質性的現象之光譜裡顯化(manifest)出來--我得補充說,那就是為了讓你的眼睛-大腦 系統能夠捕捉到的一種稠密;但它會顯化在你的協調一致的覺感裡,你的‘愛在流出’的感覺裡,你的多重次元的關係之感覺裡,你的被指引的感覺裡,面對不和諧時你的恢復力之感覺裡,以及在你與別人的連結感裡。所以,告訴我,Mark,這些存在的狀態,比起你提到的那些負面的、本能的顯化,是更有信服力,還是更沒有信服力?

 

Mark:【輕聲笑著】我看我還是保持沈默,讓你把最後的話講完好了,James。但我要提醒你,我們得送你到機場去……

 

49:52James:我有幾點臨別的評論,而由於所剩的時間不多,我會儘量簡要的,Mark

 

我們談到了,量子臨在以及它作為整體範型的中樞之角色。我提到了,臨在是你的本地複合宇宙之統御的智能。我也談到了,追求去啟動‘在我們的人類自己與量子臨在之間的溝通’之重要性。而現在我要說的是,不僅要做到啟動和了解那整體範型,還要藉由量子臨在來為本地複合宇宙做好準備,並且不斷地演進,而這需要自我約束或自我管理。

 

50:39】當你召喚你的量子臨在來管理你的本地複合宇宙時,你就是在把它的力量啟動進入到你的人類生活裡,而這種力量是非常強而有力的。這種強力的力量會要求你,要讓你的生活處於平衡的狀態;你要在和諧中運作。如果你不是這樣的話,那麼你的量子臨在的力量反而會加強你的不平衡或不和諧。我這樣說比較不是作為一種警告,而比較是作為一個澄清。如果你的人類自己平衡地運作於一種冷靜的明晰中,自在而平衡地管理好它的情感的和腦力的主體的話,那麼從你的量子臨在所流出來的力量,就會從你那裡發散出來,並且深深地影響到不只是你自己的本地複合宇宙,還有別人的本地複合宇宙。

 

51:29】如果你召喚了這種力量,但還是繼續在情感混亂的狀態下過你的生活,或依據你的腦力,或自我(ego)的需求,而專注在生活之那些短暫的歡愉上的話,那麼你可能會使你的混亂,或你在生活的物質面的那些慾望,變得更為激烈。當這種情況發生時,你的量子臨在就會退出。那流動會受到限制,就像是你的性靈的本質被綁上了一條止血帶一樣,而那些更高的頻率之流通就會被減少了。

 

52:04】我的重點在於,如果你要實踐臨在,那麼你就必須也要警惕著在你的感覺(情)的世界裡實踐和諧,並且在你的那些腦力的領域裡實行調整。你的量子臨在的統御智能要求,在你的人類自己裡要有行為的智慧。那是可以保有你的性靈的本質之完全的力量授權的唯一方法。對於那些想要以一些捷徑或一種輕鬆的路徑來通達開悟之境的人--你不會在這裡找到它,而從我的經驗來看,你也不會在任何地方找到它。不管你所期待的是什麼,那些輕鬆與快速的路徑只會導向現象論的靈體(或星光體)領域(the astral domain of phenomenalistic),而對那些嚴肅的學習者來說,那只是又一種把人引離獨立主權和自由之繞道而行的做法而已。

 

【停頓】

 

53:13】那包圍著我們的行星之黑暗,是人類的不和諧之積累。那些層層疊疊的稠密,已經像海底的沈積一樣地棲息在人類領域之上了。當它被激起時,光就會被遮暗。那些層層疊疊的貪婪、戰爭、妒忌、憤怒、誤解、種族歧視、恐懼、和仇恨,它們全都被交錯了起來而產生了這種黑暗。對有些人來講,那是正常的。但對於那些已經覺醒了的人來講,那是令人厭惡的,而我知道你們許多人都已經厭倦了--厭倦於要等待那些被應許的改變,等待那個‘要成為一個所有不同膚色、教義、和信仰的人們都能夠和諧相處和共同創造之以愛來支配一切的世界’之轉變。

 

54:06】那些黑暗的成分,它們本身就是一些實存物(entities)。所以就會有一個戰爭的主體(an entity of War),一個貪婪的主體等等的,存在於這個世界上,但這些主體每一天都在變得更虛弱、更無力。而正在變得更為強大的是那人類的集體意識。人類之集體的智能,征服那些戰爭、貪婪、種族歧視、和恐懼的主體,並且最終把它們逐出這個行星之外的一刻,將會到來。

 

54:44】那也許不會像有些人想要的那麼快地就發生,但這就是那條我們被應許的道路了。如果你感覺到疲憊和不耐了,那就祈求你的量子臨在來把你振奮起來,並且給你恢復力和決心。你們都是被力量授權的存在體。你們都可以做出神奇的事,即使是在有著些許的懷疑之情況下,但盡力去把那些懷疑和限制解除。人類的想像力用在‘為那些限制提出理由’,和用在‘展望它的那些自由和能力’上,都同樣的有效。

 

55:23】我如果還有最後的評論要作的話,那就會是:去仔細思量那整體範型。我並沒有完整地去定義它,因為你們都是要去做出那種努力的工匠。我已經提出了某些線索,以及一個適度的骨架,但形象化是這個範型的一個關鍵要素。啟動你的那些想像能力,是使得這個範型充實的肌肉。

 

55:52】讓你自己被圍繞在音樂、美術、文化、和那些愛的關係之中。把這些帶進你的本地複合宇宙裡,而讓它們啟發你的那些想像力。我要鼓勵你們去參加事件殿堂集會,當它們被發佈出來的時候。總共會有七個殿堂,而這些將會在接下來的四年裡陸續被釋出。如果你能夠參加事件殿堂,那將會有助於你去運用你的量子臨在,因為你將會成為‘一個集體地在散發出愛與慈悲給那些需要的人之共同體(或社群)’的一部分。

 

56:27Mark,這是一段與你共處的美好時光。謝謝你耐心地讓我在你的問題之間迂迴穿梭。你的專注與耐心幫了很大的忙。

 

Mark:謝謝你,James。我要代表所有正在聽這段錄音的人說,我們真的很感謝你願意把這些訊息分享出來。你所談的這些都深具啟發性,並且也很實用。我想我們與James的三個部分的訪談就在這裡結束了。我個人當然希望還會有更多這樣的機會。我們得出發到機場去了James……本節結束。

 

James:祝福大家。從我的心到你們的。

 

<本篇完>

 

台長: psiage
人氣(997) | 回應(1)|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不分類

陸人
無言頂
2010-01-05 16:56:00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