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10 11:57:51| 人氣360|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The Weather Composer 心得交流 (1)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The Weather Composer心得交流

英雄崛起()

 

p. 17 第四行底下

……他可以看見別人無法看見的東西,那就是掌控大自然中這些力量的方法,換句話說,就是控氣候的能力。

他的這種透視能力從三歲時就有了……

原文是:

……he could envision something that no one else had seen……

His vision had begun when he was only three years old……

 

p.49 倒數第三行

【「他說,他知道什麼是宇宙基本力。他想要學習物理學、化學、天文學……,他想要確保太陽腐蝕不再歷史重演。」】

 

這裡的envisionvision 預先看見 預先看見的景象

 

WingMakers全集(1) 的前言裡James提到 :

 

I have said before that this was a commissioned work. That is to say, I was asked to produce these materials by an energy field I met when I was a young child. I call it an energy field because I had, at the time, no other way to describe the WingMakers. Over the years, I grew to understand their intelligence and creativity, and ultimately their purpose and how it was linked to my own, and by extension, to each of you who are reading this.

 

I was given visions of this work when I was yet in my early teens and I could see that its trajectory was not concerned with the production of a text-based treatise. It would require multiple forms of content and technology to include visual art, mythological storytelling, music, poetry, video, philosophy, and ultimately a global community that could embellish these works with its own perspectives and insights….

 

大意是說,製作WingMakers資料是一項被委任的工作,他小時候被一個能量場要求要製作這些資料,他當時無法描述WingMakers,只能說他們是一個能量場。慢慢成長以後才了解到他們的智能和創造力,以及最終的,他們的目的和James自己的,以及還可以延展到,和正在讀這些資料的我們每一個人(此生)(最高)目的,都是連結在一起的。在James十幾歲的時候,這個能量場讓他預先看見了,這些資料發展的方向不是只有文字內容,還需要有各種形式的內容和科技,來把視覺藝術,神話講述,音樂,詩作,視頻,以及最終,一個能夠以它自己的觀點和洞見來潤飾這些作品的全球社群,包括在裡面……

 

James好像把自己的經驗放進小說裡了。

 

James是一個可以預見未來的一些比較明顯的可能性的人嗎?我個人相信他是。

 

                                   

 

第一次讀到序曲裡描述太陽腐蝕」那12年地球的狀況,直接聯想到的就是,第五篇訪談裡的這段內容:

 

Sarah我還是不明白這要怎麼發生……我說的是,圍牆要倒下。如果事態像你所說的這麼糟糕的話,人們就會遵循他們的設定。對於要去放下所有他們已經認定是為真實與確實的東西,他們將會有太多的恐懼。我不認為人們能做出這麼激烈的一種改變。

 

Dr. Neruda我同意你說的。他們做不到,在現況下他們做不到。但現況也是那將要被推倒的圍牆之一部分。你無法掩蓋這一點。你不能揮舞著魔杖而假裝它們不存在--在種族、宗教、階級、地域、與在每一種領域裡的相互關係之間 的戰爭,這些不是被一個救世主或外星族類就可以赦免的。它們是有後果的,而這些後果必須要被面對與處理。

 

現狀--那舊的常態,那讓人覺得舒適的扭曲與失真--將會被移除,因為你不能像在現況的頂上突然就從天上掉下一個新的實相層那樣地,在地球上建立起一個天堂。那就會像是把大峽谷加到一棟摩天樓頂上一樣。那摩天樓撐它不起。

 

Sarah正要到來的那些改變之巨大,聽起來像是會鋪天蓋地一樣。”……

 

James會不會是把他所預見的未來的某種可能性放進小說裡當成時空背景的設定了呢

 

這一點頗值得玩味!

反正在小說裡泰倫是要來「確保太陽腐蝕不再歷史重演」的,

最後一定會交代那些災難是什麼原因引起的,要怎麼避免,再來對照當今現況,希望可以猜測出「太陽腐蝕」的情況是James的預見或虛構。

 

                                

 

 

Planetwork Press網站上有一篇DarleneJames所做的訪談。

 

http://planetworkpress.com/pwpcart/index.php?main_page=page&id=9

 

插播一下題外話

有一個我認為是James的一個非常重要的陳述也在這裡:

 

……The Grand Portal is the irrefutable scientific discovery of the human soul. The “scientific” does not necessarily mean that science will discover it, but rather that it is repeatable. The discovery can move across all of humanity like an ocean wave passes over a shoreline of sand particles, carrying them to a new place of understanding.

 

...偉大的入口是對於人類靈魂之無可反駁的科學的發現。所謂“科學的”,並不一定表示科學將會發現它,而是說,它是可重複的( it is repeatable )。那發現會像海浪席捲岸邊的砂粒一樣地橫掃過全體人類,把他們帶到一種理解的新境界。】

 

回到正題

那篇訪談有一個問答是談這部小說的:

 

Darlene Berges: Your newest novel series, The Weather Composer, centers on the life of Terran Kahn, a boy born in a remote area of Iran at the same moment that a catastrophic sunstorm creates major disruptions on the planet. Terran has a keen intellect and inner drive to be educated, leading to fast-paced and surprising adventure. His story is about controls and how he reacts to them. How do you see the future for our young people in a world of controls?

 

James Mahu: The Controllers exist for one purpose: they compete to control resources. It is the “best game in town,” as they would invariably put it. Highest stakes, highest drama, highest rewards, this is what motivates them. Terran Kahn and his inner circle really represent the consciousness of the new generations that will come onto the planet and bring their considerable intellects, energies, ideas and innovations to solve the most intractable problems that humanity is dealing with. This will require new leadership methodologies and new educational platforms, which they will bring.

A global communication network (internet) is the key technology that indicates a species is on the road to the Grand Portal. It is the back door to consciousness exploration, and the new leadership and educational platforms will flourish on the internet. Everything is moving away from centralization, and the Controllers realize this. They have attempted to prevent it, but they see that it is inevitable like a dam that holds back an incredible force of water, and the dam’s cracks are building.

The next three generations will decentralize economies, educational processes, wealth, and even government. Hyper-local, decentralized, but globally connected communities will prosper, and these will be the building blocks to a new social order based largely on egalitarian meritocracy.

The Controllers will die off in this world. Their purpose will be undone. I believe in these new generations and their ability to operate at a higher level of understanding. There will remain detractors and those who try to remain in the old systems, but their numbers will dwindle precipitously with each new generation of humans and technology.

 

紅字的部分是James回到日常觀點來談他的預見。

 

我想確定hyper-local的意思,只查到hyperlocalized = extremely localized

 

所以紅字部分的翻譯如下:

 

接下來的三個世代將會把經濟結構,教育程序,財富,以及甚至是政治體制,去集中化(分散)。一些非常本地性的,去集中化(分散)的,但又全球性地連結在一起的(譯注:上文有提到,應該是透過網際網路)的社群將會興盛,而這些社群將會是建構出一種主要是建基於「平均主義」和「任人唯賢」的新社會秩序之積木。

 

我覺得「呼風喚雨」裡的社會情況,已經具備了這段描述的雛型,靠著泰倫他們的努力,正要往最後的理想發展。

 

在小說裡這種雛形是天災劇變造成的。

 

在現實生活裡,有什麼事件或情況可以讓控制者們放下已經掌握在手裡的資源和權力呢?

 

                                      

 

如果地球上的被控制者們靠自己的力量沒有辦法翻身的話,那會怎麼樣呢?

 

以下也是摘錄自第五篇訪談:

 

Sarah正要到來的那些改變之巨大,聽起來像是會鋪天蓋地一樣。

 

Dr. Neruda在與WingMakers的這些互動中如果我有學到什麼的話,那就是,有一個程式設定的軌道存在著,然後還有一個超意識(super consciousness)的軌道存在著--後者和那些量子實相膜如何相交,並且能夠產生連鎖反應,而它們的漣漪可以穿越到每一個次元這件事有關。這些連鎖反應是被事件之弦(event strings)所引導著的,而事件之弦則是由來自一些非常高的次元之存在體們所設計的。

 

就如我先前說過的,每一個存在體都擁有我是的獨立主權(sovereignty),但他們同時也保持有我們是之整體合一的狀態(integration)。當我是藉由一些行為的表達--不是抵抗式的,就是插入式的--來顯示與確立它自己時,我是就會把它自己從程式設定--也就是人類2.0界面--解脫出來。它會開始去與我們是的頻率--或如WingMakers把它稱為的,平等的基調(the tone of equality)--重新連結。它會藉由無意識的心智全體通用的場the universal field)來播送這個頻率,而使得另一個存在體能更輕鬆地觸入到這個相同的視角和採取這些行為。

 

我要說的是來自那些更高的次元性層面的設計者們,或全體人類,都有可能加速或減慢偉大的入口的到來。

 

Sarah萬一有拉鋸戰發生的話,像是更高次元的存在體們希望它早一點來,而人類想要它晚一點到呢?那會怎麼樣?

 

Dr. Neruda我不知道。我猜想更高次元的存在體們會聽從這種阻力吧。對這件事我真的沒有看法。

 

看完第一部「英雄崛起」之後,我和我太太忍不住偷偷看了第二部「戰雲密佈」的序曲,以下是我兒子翻譯給他媽媽看的,序曲的前半段內容:

 

                            

 

我有印象的第一件事情是速度,十足的、絕對的速度,在你看到之前就已經消失的那種速度。我曾是個等離子狀態下的光波,從太陽大氣所及的深處中誕生。我是從日冕中噴射而出的電磁脈衝在我誕生的此時我是一片輻射的海洋。沒有肉眼能看得到我我的頻率的能量實在太過強盛,強到無法被發現,而我能被偵測到的部分,也只是某些無足輕重的特性。

 

把我誕生出來的意願來自某個遙遠的星系,它的珈瑪射線把我的存在從太陽的烈焰中觸發和分離出來,然後,我的來歷就像一道流體之光的鞭子般,驅迫我進入了宇宙最深的黑暗中……在那裡,我從我那些暴烈的起源出發,開始向外行進。我是從9千萬電子伏的能量中被投射出來的,組成我本體的粒子被充能得如此強大,我成了曾經傳導到被稱為地球的這顆藍色小行星上的所有電磁能量中,最高能的一個。

 

環繞著我的黑暗是豐富且蓬勃的,儘管它並無顏色;除了我以外,其他光都無法穿透。我是由一群粒子組成的,高能、頑強且不可見。我是這些粒子的集合體,而我擁有智能。我的智能是由我無法描述的東西賦予的,它也不是人類能夠想像的智能。它無法測量、無法比較。我唯一能夠想到的描述字眼是神祕。沒錯,我是神祕的,而我那無法解讀的本質一直是科學所恨透的。

 

我以過半的光速行進,只花十分鐘又十五秒便穿過了黑暗的深淵,然後在我接近這顆藍色星球時,就感受到了一些抗拒力。打從出生開始,我便明白了我的目的地。我是濃縮在電漿之水中的一群質子,經由神秘之手精心策畫後形成的存在。沒錯,那就是我,而且沒人能預知我的存在。我的胎盤也許能被一些口中不斷稱讚我誕生的偉大的天文學家們看見,但真正的我,則是被包裹在無聲無息裡。

 

當我經過那些你們稱為衛星的機械設備時,我能夠感受到它們的失能。它們內部的電子只在微秒內就沸騰了,並以孤獨的回音道出再見。它們的分子結構在我經過時重生了,----------------------而其下的世界,一切彷彿靜止,因為這些盤踞在宇宙之穹的人造機器,已墮入死亡。

 

我有印象其中的一個衛星有磁場的防護,我還記得那種抗拒力,儘管十分微弱。作為對它的先見之明的獎賞,我赦免了它的一個金黃色主機板。然而,對人類工程學表示敬意的此舉卻是無用的,因為這架衛星早在x光洪流的覆蓋之中就偏離了原本的軌道,就像一陣風帶著一片樹葉隨意飄流一樣。我很害怕它會撞到地球上來,但我不曾往後看。

 

我碰到的還有宇宙中的望遠鏡,它們就像對地靜止軌道上的眼睛,在我經過前從來不曾眨眼。而它們的過濾器,在我的重質子~那一團團的電器死神~對它們的矽質的侵奪下,像眼皮一樣永遠的蓋上了。那些防護網不敵我狂野的血液,被我的能量給完全灌倒。

 

當我確實抵達地球的時候,你們的大氣層快速的離子化,就像冰晶彼此結合成交響樂一樣;它們的樹狀神經元彼此碰觸了幾十萬次之多,然後一種寂靜卻廣佈的聲音產生了。在粒子間的摩擦中,一道光亮起並開始流串。當地球的磁氣圈變成祖母綠和葡萄酒紅色時,真是令人目眩不已。我是聲與光的交響樂,我的存在諂媚著我的造物者的神秘。

 

當我終於感受到大氣層足夠的推力時,我便使自己減速到秒速8322公里。當你以我的速度行進時,智力是非常重要的,因為做決定的時間~以你們的成語來說~稍縱即逝。我就像我的造物主手中的三叉戟,被用來刺進三個嬰兒體內。一切發生地如此迅速,我必須努力慢下來才能進駐到經度上最艱難的區域。......    

 

我缺乏相關的知識去判斷,紅字的部分是否就是引起地球巨變的原因……

 

                                            

 

6「清白無罪?」裡描述泰倫在部落裡的老師賈瓦德過火坑的那幾段

 

p. 59 倒數第五行

就在此時,不知是哪來的力量,他突然湧出了極強烈的被遺忘的慾望,身體像是由超自然的材料所組成的。他還體驗到一種很奇特的「放下」的感覺。

 

對照原文後我會這樣翻譯

就在此時,出自某種令人費解的來源,他突然有了一個奇怪的渴望想要成為某種被遺忘的狀態之一部分。(在那個被遺忘了的狀態裡)身體是由超自然的材料所組成的。他奇異地感受到了一種「放下」的感覺。

 

p. 60 第一行

那是一種與現實平行,極度清醒、睿智,不知何為疲倦、同時極為迷人、又年代久遠的時空之中。他感覺到了,那感覺不是疼痛,不是無感,不是遺忘,而是一種不屬於任何狀態的狀態。

 

對照原文後我會這樣翻譯

那是一種替代的實相,清醒、睿智,無窮無盡,誘人而古老。他感覺到了,那不是疼痛,不是無感,不是遺忘,而是一種不屬於任何狀態的狀態。

 

賈瓦德為什麼能走過火坑而沒有受傷呢

 

我覺得他是在那個時候,短暫地脫離了人類界面。

 

我們感知到的這個世界,這個實相,都是在人類界面所製造出來的,騙局的全息圖裡。脫離了人類界面以後,世界就不一樣了,你會感知到另一種實相,或替代的實相。

 

相信唐望故事的人可以在那裡找到很多很多的參考點或範例。

 

巫士靠很多修練來「停頓內在對話」(拒絕人類界面對世界的描述),如果達到了「崩潰點」,原本的世界或人類界面的世界就會崩潰。巫士的說法是接下來會進入「寂靜的知識」,也就是一種脫離了人類界面之替代的實相。在「寂靜的知識」裡,巫士可以做很多神奇的事。

 

舉那個卡羅斯賣了十幾年關子的事件為例。他在墨西哥山區裡的一個斷崖邊往下跳,卻在洛杉磯他家臥室裡的床上醒來,那賈瓦德走過火坑而沒有受傷就不算什麼了

 

只不過我認為賈瓦德的脫離人類界面是由他的靈魂所發動的……

 

就在此時,出自某種令人費解的來源,他突然有了一個奇怪的渴望想要成為某種被遺忘的狀態之一部分。

 

James講的靈魂是下列兩張圖解裡除了身體和人格以外的其他部分



結構.jpg





解析.jpg



(在那個被遺忘了的狀態裡)身體是由超自然的材料所組成的。

 

是以太體嗎?或是在沒有人類界面的詮釋下,我們可以感知到身體在物質層面之下的本質?

 

他奇異地感受到了一種「放下」的感覺。

 

脫離了Anu他們在人類界面裡所植入和設定的極性對立就沒有了不好」,「想要不想要」等等的,性靈的行動主義講「認可與接受(一切的發生)」講「中性」講「解散」,巫士們說「我無所執著,於是我也無所防衛。」,然後就沒有壓力,就沒有恐懼,就是這種「放下」的感覺嗎?

 

那是一種替代的實相,清醒、睿智,無窮無盡,誘人而古老。

 

當然古老,上次有這種感覺已經是多少萬年前,還沒穿上人類制服時的事了。

 

他感覺到了,那不是疼痛,不是無感,不是遺忘,而是一種不屬於任何狀態的狀態。

 

人類界面以外的世界五種感官無法感知,也超出了泡泡一的非物質層面,Anu不想讓我們回憶起來,所以無意識的資料庫裡也沒有資料可以比對和詮釋。相對於人類界面的世界,那也是某種程度的「空」。

 

最後留下一個問題:

賈瓦德的靈魂為什麼要在這裡發動他脫離人類界面呢?或是說James為什麼要在這裡安排讓賈瓦德有這個經驗呢?

 

                                            

台長: psiage
人氣(360)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社會萬象(時事、政論、公益、八卦、社會、宗教、超自然)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