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23-06-11 09:35:42| 人氣3,178|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聊齋女子圖鑑]晚霞

推薦 2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1

「晚霞,該走了,龍窩君的考察要開始了!」

「好,我再畫一下眉。」

晚霞端詳著鏡中盛裝打扮的自己,想起了昔年在吳中的流金歲月。

那時她的天女散花之舞,在江南號稱首屈一指,多少富商豪客一擲千金,就是要一睹她的舞姿,她也謹守著賣藝不賣身的堅持,從來不讓他們越過紅線。

然而,淮王卻視這一切為無物。他豪擲萬金,邀她到他的畫舫上獻舞,接著對她上下其手,甚至意圖當著眾賓客的面佔有她。她奮力抵抗後不幸落水,就在撈不到屍體的情況下成了江中亡魂。

沒想到,龍宮主人龍窩君早就聽聞她的盛名,便將她引至龍宮,編入燕子部,仍是跳那天女散花之舞。

同樣是獻舞度日,或許過去身居妓籍,容易遇到一些不三不四的客人,如今直屬龍宮,理應較昔日優渥許多,但她的心裡卻仍然感到空虛。

幼年的顛沛流離,使她始終渴望家庭的溫暖,但遇到一位良人,與他不離不棄,廝守終身,對她來說還是一種奢求吧。

放下眉筆,她匆匆步出房門,拉著姊妹們的手,前往龍窩君舉行諸部考察的廣場。

 

「各位,今天的這場考察,是為了吳江王壽辰將至,本君打算讓咱龍宮諸部,一同獻舞賀壽。」龍窩君站在丹墀上,意氣風發地宣布道。

「龍窩君萬歲,龍窩君萬歲!」眾部一陣歡呼。

「好啊,就讓本君瞧瞧你們平時訓練的成果吧!」龍窩君開懷大笑。

首先上場的是夜叉部。夜叉部眾戴著鬼面具,穿著魚皮服,敲擊四尺長的大鑼,又擂起四人合抱的大鼓,如同響起巨大的雷霆聲,喧鬧得讓人聽不下去。舞蹈驟起,只見巨浪洶湧,於空中橫向流動,不時落下閃閃星光,落地即滅,龍窩君急忙命他們停止。

接著上場的是乳鶯部。乳鶯部都是些十五六歲的少女,她們演奏的笙樂音色清細,當下涼風徐徐吹來,波濤逐漸安靜,水底漸漸凝結,宛如水晶世界,上下通明。

「好,好啊!」龍窩君連聲稱讚,說道:「接下來就是燕子部了。」他特別看了晚霞一眼,眼中滿是期待和嘉許。

晚霞知道龍窩君最愛看的,就是她的天女散花舞,便微一頷首,揮動衣袖翩翩起舞。隨著身體的旋動,從她的衣襟、袖口、鞋襪間,飄出五彩的花朵,隨風擺盪,散落滿地。

「好!」龍窩君撚鬚笑道:「晚霞果然是咱龍宮的鎮宮之寶啊!」

晚霞隨著燕子部的姊妹們,緩步移動到西面的臺階下,一雙妙目卻在尚未上場的部眾裡來回梭巡,擂鼓般的心跳始終慢不下來。

到底是誰,用那麼熱切的眼神看著我呢?

然後,她的目光和柳條部的一個俊秀少年對上了。

就是他嗎?

 

不久,輪到柳條部上場。

待柳條部的表演結束後,龍窩君特別點了那俊秀少年出列,說道:「阿端是咱龍宮的新進之秀,聽說解姥姥已教了你錢塘飛霆之舞與洞庭和風之樂,本君就特點你一人獨舞,如何?」

阿端躬身說道:「那小人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但聽得洞庭之樂乍起,阿端隨著樂曲的起伏變換表情,忽喜忽怒,又順著節拍上下舞動身體。

「好,果然是咱龍宮的明日之星啊!」龍窩君喜道:「解姥姥說得沒錯,這孩子既聰慧、悟性又高,未來成就絕對不會比晚霞差!」便賜給阿端一件五色花紋的連身衣褲,以及嵌有夜明珠的魚鬚型金色束髮箍。

「謝龍窩君恩賜!」阿端跪謝龍窩君後,隨柳條部一起走到西面的臺階下。

晚霞看了他的表演,心動不已,從燕子部的隊伍中遠遠地望著他,便發現他也在遠處回望著自己。不久,阿端慢慢離開柳條部的隊伍向北走,晚霞也漸漸跟著燕子部往南走,兩人相隔數步,但規定嚴明不敢亂了部伍,他們只能互相注視,心神依戀而已。

接著,龍窩君又考察蛺蝶部,該部的童男童女都是雙雙起舞,他們的身材高矮、年紀大小、衣服的顏色或黃或白,也都是一模一樣的。

待得考察完畢,諸部陸續離開,柳條部排在燕子部後面,阿端急忙走到柳條部的前列,而晚霞則刻意緩慢行走,滯留在燕子部的後端,一回頭,就正好和阿端對上了眼。

晚霞對阿端嫣然一笑,拋下一支珊瑚釵,阿端急忙接過,珍而重之地收進袖中。

2

此後數日,晚霞因為極度思念阿端而不得見,茶不思,飯不想,睡不好,終於病倒了。

蛺蝶部的美景來看她,低聲問道:「姐姐不會是得了相思病吧?」

晚霞臉上一紅,嗔道:「誰、誰說我是相思病了

「良辰哥哥說,柳條部有個叫阿端的,也是這種症狀,天天對著一支珊瑚釵發呆,這就叫做相、思、病!」

良辰美景是蛺蝶部的金童玉女,最是古靈精怪,這會兒美景跟晚霞說阿端也因她而患了相思病,晚霞於是把怕羞的心丟到一邊,眨了眨眼,問道:「那你們願不願意幫忙,讓我跟阿端見上一面?」

 

在良辰美景的穿針引線下,晚霞與阿端終於得以在蓮花田中相會。

原來龍宮的西南側庭院,種有數十畝蓮花,葉如席般寬闊,花朵大得像傘蓋一般,落下來的花瓣堆在花梗下,足有一尺多厚。

兩人見了面,雙手緊緊相握,互道相思之情。接著拿石頭壓住荷葉,讓它們側過來,作為屏障,又將蓮花瓣均勻地鋪在地上,開心地躺在一起。

「晚霞,」阿端看著她的眼睛,說道:「我好想就這樣跟妳在一起,再也不分開了。」

晚霞滿臉飛紅,低聲道:「我我也是這麼想的……可是……龍宮的法度甚是森嚴,恐怕……

「那這樣吧,」他將她擁入懷中,在她耳邊低聲道:「每日黃昏之時,我們都在此相會,如何?」

「嗯。」晚霞微微頷首。

3

數日後,龍窩君帶著諸部去給吳江王祝壽。

觀賞完諸部的表演後,吳江王對龍窩君道:「不愧是龍窩君調教出來的徒子徒孫,本王拜服!不過,本王有個不情之請,不知龍窩君可否應允?」

龍窩君笑道:「咱倆是什麼交請,你這樣問豈不見外?只要你吳江王說得出的,本君全都答應!」

「哈哈哈,既然你這樣說,本王就不客氣了!」於是伸手點了晚霞和乳鶯部的月雁,說要留她們在吳江王宮教舞,龍窩君雖覺可惜,奈何自己適才話已說得那樣滿,也只能忍痛割愛。

晚霞回頭看著阿端,眼中滿是不捨,礙於自己並非自由之身,也只能被龍窩君做個順水人情,讓給吳江王。

過了幾個月,吳江王還沒有放還晚霞的表示,雖然解姥姥幫忙帶來阿瑞,兩人卻仍無法相見,思念之情與日俱增。

便在此時,晚霞突然發現腹中似有什麼在動,不由得大吃一驚。她自與阿端分別,月事遲遲未來,本以為是思念成疾,亂了週期,至此方知是當日一時意亂情迷,竟致珠胎暗結。

這是……我和阿端的孩子……

她輕撫腹部,想念著阿端。那孩子彷彿也有感應,隔著肚皮輕踢她的掌心。她想像阿端和自己男耕女織,閒暇時帶著孩子遊山玩水,一家三口和樂融融。

然而,現實是龍宮法度森嚴,若被發現她與阿端有了私情,甚至珠胎暗結,他們恐怕都要面臨嚴厲的懲罰。

她愈想愈是害怕,偏偏阿端又不在身邊,慌亂中只想一死了之,便趁夜投江自盡。

說也奇怪,明明是投身入江,身子卻反而漂了起來,在波浪中沉浮。她遊目四顧,似乎是來到了江的另一頭。

 

「姑娘,妳還好嗎?」

晚霞回頭往聲音來處一看,原來是兩個文士乘舟夜酌,望著在水中載浮載沉的她,滿臉擔憂之色。

竟然可以見到外人,難道這裡是人間?

無論如何,她一心求死卻未得,就是此刻的現實。若這是她的命運,她應該抓住這個機會,找尋扭轉未來的方法。

「請……請救救我……」她連忙向那兩名文士求救。

於是兩人合力將她拉上船,其中一人問道:「姑娘妳怎麼會掉進水裡?」

「我……是因為貪看月色,才不小心落水的。」

另一人道:「那……請問姑娘家住何方?要不要我們送妳回去?」

「那再好不過了,多謝兩位恩公。」只是,她自幼身世飄零,尚在人世之時,待過最久的地方只有妓院,如今卻上哪裡好呢?

對了,阿端說過,他在鎮江的老家,還有一位老母……

「請送我到鎮江蔣家,那是我的婆家。」

4

「姑娘,妳……妳剛剛說了什麼?」

眼前的老婦人一臉不可置信,晚霞只好鼓起勇氣再說一次:「我是阿端的妻子,名叫晚霞。」

……我們阿端居然……居然已經娶了妻子?姑娘妳不會是弄錯了吧?」

晚霞握住蔣母的手,懇切說道:「我和阿端彼此欣賞,情投意合,早就私定終身……此刻我腹中也已經懷了阿端的骨肉……

「什、什麼?」蔣母大驚之下,幾乎站立不穩。

晚霞扶著蔣母坐了下來,細敘自己與阿端的點點滴滴,但這些對老人來說都太過陌生,難以理解。於是她咬了咬唇,紅著臉道:「阿端他……他的腿根處,有三顆朱紅色的痣……

蔣母聞言,終於瞇著眼笑了,「好孩子,妳果然是我們阿端的妻子啊。」

雖然阿端仍然不在身邊,但晚霞終於找到了歸屬之處。蔣母視她如己出,疼愛有加,她也為了讓家裏好過一些,變賣了身上的珍貴首飾。

「可是,阿端一直都不在家裡,如果孩子就這樣落了地,只怕鄰里會有人說閒話……」蔣母仍然有所擔憂。

晚霞勸道:「娘,這是您的孫子沒錯,又何必理會別人怎麼說呢?」

 

這日晚霞正在屋裡,為即將出世的孩子縫製衣物,忽然感受到阿端的氣息,於是輕輕推開窗子往外瞧,果見是他站在門外,似乎正在猶豫要不要進屋。

「阿端!」晚霞欣喜地呼叫著,飛奔而出。

「晚霞?」阿端緊緊抱住晚霞,喜極而泣,「……不是投江自盡了嗎?怎麼會在這裡?」

晚霞於是將自己投江後的奇遇說了,阿端奇道:「原來如此,我這邊遇到的事也跟妳很類似,百思不得其解……

原來阿端從解姥姥那裡聽說晚霞投江自盡,決心殉情,沒想到江水竟像牆壁一樣堅硬,再怎麼用力撞擊,都無法進入。後來他發現靠牆處有棵大樹,於是爬到樹頂,再猛力跳下,待得回過神來,竟已浮到水面了。

但見江中帆影點點,彷彿是回到了人世間,於是他想起了尚在家中的母親,便循著記憶返回老家。

「阿端!我的兒啊!」蔣母聞聲出來,再見愛子,恍如隔世。

阿端跪下身來,哭道:「娘……孩兒不孝……

「回來就好,回來就好……」蔣母扶起兒子,拉過晚霞,喜道:「咱們一家三口,總算是團圓了。」

「娘,咱們不是一家三口……」晚霞紅著臉,低聲說道。

「不是一家三口?那是?」阿端問道。

蔣母笑道:「哎呀,是娘一時說錯了,咱們是四口之家才對……以後啊,你們夫妻還得繼續加油,讓咱家人丁旺盛,多子多孫。」

阿端見晚霞滿臉通紅,總算聽懂了母親的話,將晚霞抱了起來,歡呼道:「我要當爹了,我要當爹了!」

風乍起,漫天飛舞的花瓣,見證了晚霞的幸福。

 

後記

哇!終於寫到一篇有HE的故事了!

這個故事雖然很浪漫,但是原作中男女主「死而復生()」的過程其實很難理解,我跟嘉欐也研究了很久,後來我想,就當作是兩個世界的穿越方式吧?

在本篇中,我最想繼續發展的,是良辰美景~

以前看倪匡的衛斯理系列,大師創造了一對雙胞胎姊妹,就叫「良辰美景」,後來在黎明主演的港劇原振俠裡,良辰美景也有真人化,不過我覺得跟我的想像還是有點差距,因為在我的想像中,良辰美景應該更可愛才對啊。

「聊齋․晚霞」的原作故事,是用阿端視角寫的,幫男女主牽線的是蛺蝶部童子,我就想,那如果用晚霞視角,是不是她那端也可以有另一個童子,所以就把他們寫成蛺蝶部的金童玉女良辰美景XD

至於良辰美景是雙胞胎兄妹,還是另一個愛情故事的男女主,那就等哪一天我想要繼續寫他們的故事時再說吧~

台長: 水瓶貓熊
人氣(3,178) | 回應(0)| 推薦 (2)|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聊齋女子圖鑑 |
此分類下一篇:[聊齋女子圖鑑]雲蘿公主
此分類上一篇:[聊齋女子圖鑑]花姑子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