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03-11-03 21:34:26| 人氣3,253| 回應6 | 上一篇 | 下一篇

扼殺夢想的教育管制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中山大學政經系
助理教授 劉孟奇

經濟學家沈恩 (Amartya Sen, 1998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 在《經濟發展與自由》這本書裡面,一再強調一個重要的觀念,那就是:單單以個人所得來衡量一個國家的發展程度,容易失之偏狹。比較好的方式,是將發展視為「擴展個人豐富生活、尋求與實現生命意義的能力(即自由)」。

沈恩的定義,與單純根據「個人所得的成長」來定義「發展」,有根本上的區別。舉例而言,「教育程度提高」是明顯而重要的發展指標;「教育投資可以提高個人所得」也是一再被證實的現象。但是教育對於個人的價值,並不需要建立在「教育提高個人所得」的前提上,而只需要訴諸「教育可以豐富一個人的心靈,協助他對真理的思索,擴充他實現生命意義的手段」,就足夠了。

從這一點來看,目前教育部對於高等教育的嚴密管制,是非常不適當的。舉一個我知道的例子:有個人事業有成,但為了實現自己一生的夢想(或彌補遺憾),希望進大學念歷史系。現在的教育體制能給他多少機會?答案是,非常渺茫。除了參加聯考,正面迎戰那些「專職的高中生考試機器」,爭取一個政府強力補貼的少數機會之外,我們的教育體制沒有什麼市場管道,讓他取得自己夢想的教育機會。

或許有人會問:他上大學,有時間在白天上課嗎?如果他只能在晚間上課,或一學期只能修八個學分,那他能在規定的修業年限畢業嗎?歷史系對他有什麼用?事實上,我看不出為何一個人想追求「瞭解歷史」或者「拿到大學文憑」的夢想,必須受到「白天上課」、「七年內畢業」或「畢業後有什麼用」的箝制。我的猜測是,只要教育部不再對大學文憑做數量管制,市場自然會發展出適合這種人的教育產品。

這也就是沈恩所指出的:市場的自由交易固然能夠促進個人所得增加,但是不要忘記,「個人參與市場交易的自由」本身就具有值得高度珍惜並加以捍衛的價值。經濟學家將教育稱為服務業,或者習慣分析教育「市場」,經常被視為市儈。但是經濟學家也明確指出,教育不止是對人力資本進行投資,也是重要的(耐久性)消費財。「限制人們自由接受教育」的不當,不必訴諸它對所得的影響,因為它本身已經直接大幅減損人們的效用了。

最近經常聽到「大學生太多」的說法,其所持最重要的理由莫過於「大學教育對就業與所得的影響力下降」(事實剛好相反,教育從未像現在這樣對就業與所得影響重大),所以要限制大學文憑數量。這是遠比經濟學家更市儈的說法。

我們都同意教育是實現生命夢想的最重要途徑;而原本應以鼓勵國民追尋夢想為職責的教育部,卻透過管制,扼殺求知的夢想。這樣的無理管制,到底還要讓它存在多久?

台長: 黑咖啡&白咖啡
人氣(3,253) | 回應(6)|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藝文活動(書評、展覽、舞蹈、表演)

賴鼎銘
寫得真好

Sen 論述「教育可以豐富一個人的心靈,協助他對真理的思索,擴充他實現生命意義的手段」,確實是的當之言。不只是教育部的管制,社會的價值觀其實都已偏頗之極。這也是台灣高等教育機構一直談不出高遠理想的原因;大部份人對大學這個機構的理念及目的都處於無知的狀態

賴鼎銘
世新大學教務長
2008-07-27 07:24:09
Think out of the box
什麼是 [Think out of the box]? 那就是必須跳出既有的框架思考, 根據問題的本質思考. 那麼什麼又是問題的本質? 我們為什麼要考試? 考試分數的意義在哪裡? 考試本身的意義又在哪裡?

最近又把對岸拍攝的 [士兵突擊] 看了一遍, A大隊隊長對於考試挑人/兵/突擊隊員真有他自己的一套看法. 因為他對突擊隊員的基本要求是 :[在所有人都放棄, 情勢完全沒有半點希望. 仍然抱持樂觀的看法, 不放棄任何機會.] 簡單的說, 袁朗就是要挑選那些知道為何而戰, 不是單純為了升官發財而戰的軍人. 所以袁朗隊長他可是毫不留情的把測驗第一高分的成才給踹出大門, 因為一個徒有高超戰技, 卻完全沒有道德與理想的軍人才是最糟糕的敵人, 因為這樣的軍人在平時也許能和大家吃喝玩樂當個狐朋狗友, 在戰況危急時誰也不能更不敢希望他能有什麼積極正面的做為. 是而古有名訓(武俠小說常寫) : [欺師賣友, 天誅地滅.] 這也是師徒制(師傅有權挑徒弟)優於考試制(一切看分數, 只要分數夠, 師傅沒權拒絕徒弟)的地方.

話說回頭: [為何要讀史?] 李敖的歷史功力不是進了台大歷史系才突飛猛進, 進了歷史系拿了那張文憑只是正式承認李敖的歷史功力而已. 但是即使李敖無緣進入台大歷史系, 他的基本歷史功力一樣不會無緣無故憑空消失.
2008-08-05 05:29:11
Think out of the box
針對以下論點: [除了參加聯考,正面迎戰那些「專職的高中生考試機器」,爭取一個政府強力補貼的少數機會之外,我們的教育體制沒有什麼市場管道,讓他取得自己夢想的教育機會。]...

鄙人要講句公道話: [教育部對於高等教育的嚴密管制] 只是限制了國人要進入國內大學所必須達到的基本標準. 但是 [此處不留爺, 自有留爺處. 處處不留爺, 爺去投八路.] 要是真是有興趣讀歷史, 對岸的公立大學對台灣同胞目前還有入學分數優惠政策. 台灣的公立大學反而必須優惠照顧台灣自己的弱勢族群.

清大王水毀屍案只是突顯出台灣高等教育機構對學子[德]方面的審核有待加強. 不過台灣高等教育機構的基本施教方針仍然是大量代工生產 - 大量生產符合 CNS 國家標準的廢料, 然後藉著讓大學生轉任中小學教師來消耗廢料. 這種廢料加工再利用的型態, 距離對[人力資本進行投資] 仍然是天差地別. 深究其因 - 學生為分數而考試, 為了應付考試而唸書; 至於受教育的真正目標早就在考試/考試/還是考試的強大壓力下被師生扔到九霄雲外. 等到終於由大學, 研究所畢了業, 心裡想的只是終於把書唸完可以交差; 人生剩下的日子只想用畢業文憑當抽獎入場券, 找份事少錢多離家近的好差事. 然後人生目標只剩下五子登科(娶妻,生子,車子,房子與金子).

不信的話, 可以參考一下最近一連串爆發的弊案. 這些弊案的主角在學校不都是和[士兵突擊]裡面的成才一樣 -- 考試成績絕對優異, 老師想要看到的項目絕對準備的十分紮實. 至於他們這麼努力學習的目的究竟是什麼? 大概不是小范老子(范仲淹)所言 :[先天下之憂而憂] 更不是孫大砲的 :[和平奮鬥救中國]. 套句星爺電影裡的台詞: [人生這麼努力幹什麼? 不就是為了混上一口好飯嗎!] 只是當大家都只想著去找 [事少錢多離家近, 混吃齋飯]工作的時候; 這個國家社會和對岸吃大鍋飯的人民公社也不會差太遠了. 這也是目前機關企業[文憑至上]文化的必然結果! 因為機關企業自己也是沒有理想只能追逐利益, 舞弊不斷自是理所當然的結果.
2008-08-05 05:33:34
case
什麼人

來練習
回答看看


什麼是教育?
2009-03-07 21:36:59
路人甲
我來練習看看

教育是國家為了達成某些目的,的一種手段??
2009-03-11 21:16:30
S.Y.Lin
我認為台灣普遍的想法是這樣的,大概就跟科舉一樣:通過考試的狀元郎,在十年寒窗之後,從此便享有榮華富貴,而晉升為社會較高的階級。

換做現在的社會,人們希望的就是在自己通過了無數的考試之後,最終成為了狀元郎。無論是律師執照、會計師,公職考試甚至大學、研究所。在人們的心中有個想法,那就是一旦我通過了這項考試,我就該榮華富貴享用不盡了。

於是乎,在廣設大學的這個時代,會有大學生過多的言論。要是律師、會計師等執照也放寬名額,我相信一樣也會有這類人士過多的言論。就好像在抱怨說,怎麼我沒有拿到鐵飯碗?大學畢業的我、研究所畢業的我,考上律師的我,不就是該享有高薪嗎?怎麼會找不到工作?

我也挺疑惑的,假定教育程度的水準和就業率有相關嗎?以大學生太多的命題來說,是指我們該讓台灣的教育水準下降一些,以符合勞動需求?
2009-11-21 00:14:42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