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08-10-24 11:22:17| 人氣91,373| 回應31 | 上一篇 | 下一篇

新加坡軍人偷竊襲警的六一三事件(管仁健/著)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一九八四年六月下旬,還在服役的我,已從金門隨軍移防台灣,一場名為「漢光演習」的軍事任務,正在澎湖舉行。這是軍事強人郝柏村的重要「軍改」項目,其他像是裁撤步兵輕裝師、警備海防班、空軍防砲班、外島駐軍、停止步兵師本外島換防等。雖然嘴巴上不講裁軍、對內也依然叫囂著要「反攻大陸」,但有點軍事常識的人都知道,小蔣已務實地將國軍的任務從攻擊調整為防守了。

 

    美軍還在台期間,國軍與美軍會每年例行性舉行中美聯合軍事演習,目標是防止共軍登陸。但在聯合軍事演習之外,國軍仍然會自行調動南北軍團,舉行以攻擊型態為主的「師對抗」。一九七九年一月美「匪」建交後,每年舉行的聯合軍演,隨著《中美共同防禦條約》廢止而不再舉行。國軍於是在當年八月,首次單獨進行「漢陽演習」。

 

    不過漢陽演習因為三軍不協調,也違背兩岸軍力現實,雖然年年舉行,但早已淪為集體紙上作業與大型表演活動。郝柏村擔任參謀總長後,經過三年籌畫,擴大漢陽演習內容,並改以反登陸演練為主,更名為漢光演習。從一九八四年的漢光一號演習開始,之後年年舉行,僅號次逐年增加。這是國軍年度最重要的全島實兵防衛作戰演習,無論作戰層次、戰情複雜度、動員兵力數、課目與規模都是最大。

 

    二○○七年五月十一日上午九點,也是阿扁任內最後一次的「漢光二三號演習」,一架由空軍飛官魏子淵少校與詹嘉鈞上尉駕駛編號五三七一的F-F雙座戰機,自台東志航基地飛往新竹湖口基地,進行低空二.七五吋火箭對地面目標攻擊,在攻擊完成後,戰機採「戰術高難度脫離」時,不幸失速墜毀於湖口基地。國防部軍事發言人吳季方,只願證實兩名飛官殉職,拒絕說明地面的傷亡情況。在媒體與國會的壓力下,國防部長李傑才勉強說明:「我方兩死,對方兩死九傷。」

 

    為何在國軍的裝甲營區裡,會出現什麼「對方」?出面說明的李傑也很無奈,因為戰機沒墜落在鬧區或科學園區,固然能減輕人命與財產損失。但是墜落在國軍的軍營裡,偏偏死的又都不是前國防部長蔣仲苓口中「哪裡不死人」的國軍,而是傳說已久,軍方卻始終不願證實的「星光部隊」。其中華裔的范耀鈴與馬來裔的珊札力當場死亡,重傷送台北三總急救者,一是為印度裔的拉馬貴,全身四○%的二至三度燒傷,情況較穩定,到院時意識清醒。另一位華裔的周漢明,全身表皮面積五○%的三度燒傷,呼吸道也有嚴重吸入性灼傷。雖然新加坡立即派遣五名軍醫,搭專機護送兩位傷者回國搶救,但五天後依舊在新加坡醫院傷重不治。

 

    其實早在戒嚴時代,新加坡的軍人在台灣駐紮,就是「公開的秘密」,只是軍方不願證實。我當兵時在斗六的梅林下基地時,與星光部隊常駐台灣的軍人共同生活了三個月。在屏東受三軍聯合防砲訓時,也與新加坡來台演習的軍人相處過一星期。加上這次出事的湖口裝甲兵基地,新加坡軍人在台灣,其實是有許多故事可說的。

  
  。。。。。。。。。。。。。。。。。。。。

    一九六五年新加坡獨立之初,風雨飄搖,隨時擔憂鄰國侵擾,必須建立相對強大的軍力。但由於國土面積太小,三軍訓練地域嚴重不足,也缺乏戰略縱深,因此總理李光耀來台時,請求小蔣在台提供訓練場地、設備和人員。這在《李光耀回憶錄》裡就提到:

 

    「我接受了台灣國家安全局局長的建議,同意在一九七三年五月到台北,同當時的行政院長,也就是台灣總統蔣介石之子蔣經國會面。同他的密切交往,除了因為彼此談得來,還在於雙方的反共立場一致。中國共產黨是蔣經國不共戴天的仇敵,跟中共息息相關的馬來亞共產黨,則是我的仇敵。我們可說是同仇敵愾。

 

    蔣經國講英語結結巴巴,一口濃重浙江口音的華語教人不容易聽懂。還好他能理解我說的英語,加上我也會說華語,雙方可以在無須通譯的情況下交談。語言相通有助於彼此產生共鳴,進而昇華成友好的關係。此後,雙方繼續通過書信往來建立深交。

 

    翌年十二月,當我再到台灣訪問時,蔣院長親自參與安排我的訪問活動。我趁這次第二度訪台,提出新加坡因空間有限,希望在台灣訓練新加坡武裝部隊一事。蔣院長對新加坡的處境表示同情。雙方在一九七五年四月達成協議,讓新加坡武裝部隊在『星光演習』的代號下,到台灣進行軍事訓練。台灣當局只對我們所消費的物資收費,其他分文不收。」

  
  。。。。。。。。。。。。。。。。。。。。

    從一九七○年代的小蔣,到一九九○年代阿輝執政初期,台星雙方可說是在「蜜月期」,軍事交流極為密切。李光耀夫婦每次訪台,小蔣夫婦都親自接機,送他們到圓山大飯店總統套房休息,還刻意抽出三四天陪李光耀全台走透透。阿輝上台時,第一次出國訪問的地點就是新加坡,一九九三年「辜汪會談」也是在新加坡舉行。但隨著阿輝政權的日益穩固,言論與做法也漸漸向獨方傾斜。李光耀出於新加坡自身安全的利益考量,當然好言相勸,然而阿輝不聽也就算了,竟還公開惡言相譏,李光耀因此多年不再訪台。

 

    阿扁執政初期,在權力穩固前與阿輝一樣,與新加坡的關係還不算太差。但連任後,新加坡外長楊榮文於二○○四年九月,在聯合國大會發言時指出,推動台獨可能引發戰爭,危及整個亞太地區的安定。這句話對阿扁來說是不中聽,但對新加坡的國家利益來說,卻是外交官的實話。但阿扁任命的外交部長陳唐山卻不顧身分,在接見綠營支持者時,以毫無教養的「鼻屎大」、「捧卵葩」等福佬語粗話回應。綠營甚至發動群眾在高雄街頭焚燒新加坡國旗,在美國發起抵制新航公司,這些民粹的操弄,讓台星關係更是走向冰點。

 

    隨著阿扁一家的貪婪行徑逐漸曝光,他只能越來越偏向激進獨立以自保,新加坡也擔心在台的星光部隊會被捲進台海戰爭。二○○二年四月二十二日,民進黨立委林進興、蔡同榮、江昭儀、李鎮楠、尤清、陳朝龍、蘇治芬等人還共同發布新聞稿,由於訓練場地受限及民眾抗爭,加上中共不斷對新加坡政府招手,新加坡有意將部隊調往海南島訓練,已派員勘察海南島登陸演訓作戰地形,並聽取共軍簡報。二○○三年台灣爆發SARS疫情,星國緊急撤回在台星光部隊的五千多人,疫情結束後雖然陸續返台,但人數已經降到三千多人。

 

    在阿扁連任後,台星關係更加惡化。陳唐山的粗口事件後,二○○五年三月,國軍敦睦艦隊進行環球訪問,依往例計畫停靠新加坡訪問,但新加坡政府禁止艦隊入港。七百名海軍在苦等兩天後,才勉強同意敦睦艦隊以「錨泊」方式停在港內,只給船隻補給,不允許艦隊官兵按原計劃登岸休假。台星雙方的軍事交流因政客的操弄,已完全撕破臉而形同陌路。

 

    然而傳說中的新加坡要將「星光計劃」從台灣搬到海南島,卻始終沒有進展。因為在國際現實下,這也不是中星雙方同意就能實行的。首先是老美不願美製武器的參數,因星光部隊移訓海南島而洩密給中國;其次是馬來西亞、印尼等鄰國,原本就對中國有疑慮。所以歷史悠久的「星光計劃」,在這三國的干擾下,依然存在於台灣。

  
  。。。。。。。。。。。。。。。。。。。。

    除了二○○七年新竹湖口基地的空難以外,早在戒嚴時代,星光部隊在台灣就常出意外。因為新加坡與香港一樣是採用英制,所以汽車是靠左行駛,駕駛座在車的右側。然而台灣是採用美制,所以汽車是靠右行駛,駕駛座在車的左側。新加坡的軍車要在台灣行駛,尤其是遇到彎曲狹窄的山路,駕駛一不小心就會釀成車禍。

 

    很多人以為參加星光演習的軍人,平常就住在台灣,其實並非如此。湖口、斗六、恆春等基地,平常只有很少量的軍人(都是行政人員)駐守,演習時才會有成千上萬的軍人進駐。在地形不熟、左右不同的陌生環境裡開車,出了車禍也都由國軍協助善後救治,連警察都不能插手,所以戒嚴時代這類意外傷亡都是完全封鎖。解嚴之後,新加坡軍人演習出意外的消息才開始陸續見報。

 

    一九九六年六月二日下午二時,星光部隊上兵彭成偉駕駛軍用中型卡車,在台南縣南化鄉演習結束離去時,因路況不熟,在烏山紫竹尖下坡路段衝落一百多公尺深的山谷,車上的上士白志雄受傷後,滿臉血跡的從山谷爬到南化鄉無極聖天宮求救。南化警察分駐所長何印光獲悉,立即派員到現場營救,下午四點終於找到這輛軍車與駕駛彭成偉的屍體;五時多再發現另一名士兵黃春英的屍體,這是一場二死一傷的車禍。

 

    車禍發生的地點,因為樹林茂密,找尋失事軍車頗為不易;星光部隊都出動國軍所沒有的美洲豹直升機臨空搜尋,立刻引來媒體與群眾的注意。後來幾次星光部隊的車禍,例如一九九八年二月七日,軍車在雲林縣斗六山區翻落,造成一死二傷。二○○二年五月十三日,軍車在高雄縣田寮鄉中寮山區發生車禍,十九人受傷,美洲豹直升機都成了大家注目的焦點。一九九四年四月十六日清晨四時,星光部隊在台發生了最嚴重的空難,一架美洲豹運兵直升機,在彰化田中陸軍砲兵基地實施演訓時墜毀,造成二死三傷。

 

    星光演習有國軍支援,在車禍新聞裡也能獲得證實。一九八九年四月十八日下午,一輛車號軍四三之三○一一○一號的軍用兩噸半大卡車,由支援的國軍士官李永賀駕駛,搭載新加坡軍官蕭家賢,士兵王聯生、張裕傑及依凡參加星光演習。卡車由嘉義大林出發,因煞車失靈,在南投市彰南路撞上民房,四人均受到輕傷,被送往省立南投醫院救治。

 

    另外星光演習期間,也會雇用民間遊覽車。像是一九九二年十月二十四日,一輛滿載星光部隊的雙層遊覽車,駛經桃園縣平鎮市省茶葉改良場急彎陡坡時翻覆,車上四十三位官兵,共有七人輕重傷。在地形不熟、駕駛習慣與交通規則都不同的台灣,除非是必要的演習科目,新加坡也不希望他們的墨綠色軍車(國軍用的是比較淺的草綠色),隨便離開營區。


  。。。。。。。。。。。。。。。。。。。。

    星光部隊在台灣,是與國軍部隊共用有限的訓練設施,基於軍事交流與外交考量,台灣規定的使用順序,都是星軍優於國軍。而星光演習所動員的新加坡軍人,他們在台灣只是短時間停留,演習結束了就回國,所以對本地交通規則、安全、環保、軍紀等要求都不在意,以致除了常出車禍等意外,也比國軍演習更引起民怨。這有點類似早期美軍在台時期,平常駐紮在台灣的軍人都循規蹈矩,演習時從琉球、菲律賓、夏威夷臨時調來的軍人,狗皮倒灶的糗事就一大堆了。

 

    例如他們將演習視同作戰,深夜也照樣實施實彈射擊,而且星軍的經費顯然優於國軍,無論大小火砲、機槍,都是整箱整箱密集練習,讓被噪音騷擾到徹夜難眠的居民群起抗議。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十四日,新竹縣新埔鎮下寮里民,不堪星光部隊在燒炭窩靶場試射砲彈,部分居民房屋、玻璃還被震裂,影響里民日常作息,因而醞釀抗爭反彈。二○○七年三月二十四日,新埔鎮崇德護理之家的老人,抗議星光部隊砲擊訓練時間太長,讓他們不得安寧。光是噪音擾民與房屋受損的抗議,就多到難以記載。

 

    另外新加坡雖以清潔聞名於世,但軍人到台灣後,因為台灣政府的放任,真的是把新加坡人都教壞了。每次星光演習後遍地的垃圾,尤其是被風吹散的白色寶麗龍便當盒,交雜著黑色塑膠空包彈彈殼,滿山遍野的黑白相間,都要等著我們這些倒楣的國軍小兵來善後。

 

    阿輝所說的「台灣人的悲哀」,我們在兩蔣時代服役的小兵早就領教過了。好不容易美軍走了,接著來到的星軍又是如此。其實新加坡軍官的素質,比我們的職業軍官高,只要我們的軍官有點骨氣,對演習的新加坡軍官表達立場,為了新加坡自己的國格,他們不可能不理的。但他們知道反正有國軍的小兵會奉上級命令來撿,人家丟起來當然更自然了。

 

    一九八七年六月十八日,一列由高雄載運星光部隊戰車的火車抵達新竹站,負責監運的士兵麥福全、雍永新,竟然不耐車廂裡的燠熱,脫了上衣,坐在坦克的砲塔上乘涼。在新竹站換火車頭接駁時,麥福全站了起來,由於超過安全距離,進入高壓電感應區而受電擊,全身灼傷,有生命危險。一旁坐著的雍永新也因導電效果遭到波及,右手臂灼傷,兩人都被送到台北空軍總醫院急救,這就是新加坡演習部隊在台灣軍紀渙散的實例。

  
  。。。。。。。。。。。。。。。。。。。。

    新加坡軍人在台所引發最嚴重的軍紀事件,就是在台灣解嚴前夕,一九八七年六月十三日(星期六)晚上七時十分,從高雄左營來的新加坡士兵黃金興,在高雄市地下街的永裕服裝店,將一件高價衣服與低價衣服的標籤互換,被老闆娘許秀麗發現,向警方報案後,五福四路派出所警員孫德秋、陳銘賀等六人趕往處理,六名警員欲將黃金興帶回派出所進一步了解時,黃金興見現場有三十多名新加坡軍人圍觀,有恃無恐,與警員拉扯之中,不但打斷了孫德秋右手小指、陳銘賀左額也挨了一拳。黃金興並以閩南語叫囂,要砸毀永裕服裝店。

 

    由於黃金星的行徑太過囂張,引起地下街數百位圍觀民眾不滿,反而包圍了這三十多名新加坡軍人。「軍」民對峙的衝突場面,讓情治單位恐釀成類似美麗島的群眾事件,急忙調派二個連的憲兵封鎖地下街,大多數新加坡軍人趁機逃逸,只有被民眾困住的黃金興、許偉忠、鄒德友、蕭遠德與王博財五名新加坡華裔士兵,被帶去憲兵隊「保護」;老闆呂坤茂則被警方帶往五福四路派出所做筆錄,並趁機予以「開導」。

 

    新加坡肇事士兵的直屬長官知情後,立刻趕往高雄市憲兵隊、鹽埕分局致歉,並把五名涉案士兵帶回「管教」,被圍毆的六名警員則在有關人員「曉以大義」下表示「諒解」。受傷的孫德秋、陳銘賀說:「對警察而言,處理事故遭當事人拉扯受傷是常事,而且我們只是受到輕微小傷,因此不願追究。」聞訊前來的民進黨國大代表黃昭輝及市議員林黎琤,第二天上午到鹽埕分局慰問受傷的兩名警員,並致贈慰問金,兩名警員當場婉拒了慰問金,也不願再提有關「拉扯」的話題。

 

    高雄地檢處首席檢察官鍾曜唐則說:「新加坡士兵和鹽埕警察分局警員發生的衝突,純屬突發事件。新加坡士兵未對警員施暴,所以不構成妨害公務罪。」他還解釋,刑法妨害公務罪的構成要件,必須是「對公務員依法執行職務時,施強暴脅迫」。新加坡士兵和商人發生糾紛,警方據報前往處理時,互相拉扯,新加坡士兵並未對警員「強暴脅迫」,所以和妨害公務罪的構成要件不符,鹽埕分局在事後從輕發落,並無不妥。

 

    高雄市檢警高層對這一「拉扯」事件的從寬解釋,引起民眾極大的不滿。六月二十三日晚間,民進黨國大代表黃昭輝及市議員林黎琤聯合服務處人員,在高雄市警察局鹽埕分局附近的馬路上演講,警方派出警員維持交通秩序,並與黃昭輝協商,雙方互相退讓,警方不干涉演講,群眾則退到離分局五十公尺外的七賢路和興華街十字路口繼續「散步」。

  
  。。。。。。。。。。。。。。。。。。。。

    「六一三事件」不但在高雄成為民進黨民意代表聚眾造勢的理由,在台北這邊,監察委員林純子也提案申請,調查高雄市警察局長黃其昆與高雄地檢處首席檢察官鍾曜唐,是否接受新加坡軍官的關說而放水,監察院長黃尊秋也趕緊「護航」,批示由國民黨的監委許炳南負責,而林純子的提案則與許炳南的調查「併案」。

 

    調查案被國民黨監察院長「吃」了的同時,民進黨立法委員吳淑珍,也對本案提出了質詢。想當年她對新加坡是如此義正辭嚴,但日後當了皇帝娘,洗錢時又是如此「借重」新加坡,讓這份質詢稿更增其歷史價值。她的質詢原文是:

 

    「一、查本年六月十三日晚上,名叫黃金興在我國代訓的新加坡士兵,偷取高雄市鹽埕區地下街永裕服裝店的一件衣服,被老闆娘許秀麗當場逮著,經老闆呂坤茂向五福四路派出所報案,警察人員趕到後,有三十多名新加坡士兵圍攏過來,部份士兵竟用福建話揚言要砸永裕服裝店,六名據報前往處理的警員被圍毆,憲審人員隨即逮獲五名新加坡代訓士兵,高雄市憲兵隊把這五名士兵帶回隊部,呂坤茂則由五福四路派出所做筆錄,當晚,新加坡代訓士兵的直屬長官出面,分別向高雄市憲兵隊、鹽埕分局致歉,並把五名涉案士兵帶回,被圍毆的六名警員在有關人員疏導下,表示諒解新加坡代訓士兵的惡行,不願再追究,被害人呂坤茂也立下和解書,本案就這樣怕影響中、星兩國友好之下,不了了之。

 

    二、本席認為普通傷害屬告訴乃論之罪,依法當然可以和解,並撤銷告訴。但是揆諸新加坡士兵「黃金興」之犯行,業已構成刑法第三百二十條之竊盜罪,並為現行犯,部份新加坡士兵揚言砸毀永裕服裝店,則成立刑法第三百零五條以加害財產之事恐嚇他人致生危害於安全之妨害自由罪,六名警員據報前往處理依法執行職務時慘遭五名新加坡士兵圍毆之事,該五名新加坡士兵顯已觸犯刑法第一百三十五條之妨害公務罪,以上三罪都是公訴罪,非告訴乃論之罪,依法不得和解私了,即使和解私了亦無效,仍不影響公訴罪嫌之訴追。

 

    三、新加坡士兵黃金興等五人涉嫌竊盜、妨害自由、妨害公務等罪,依刑事訴訟法均應依法偵辦,憲警人員依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三十一條規定均為司法警察,應受檢察司法警察官之命令,偵查犯罪,乃今竟然接受新加坡代訓士兵的直屬長官關說放棄偵辦追訴。高雄地檢處鍾首席檢察官置竊盜、妨害自由、妨害公務等公訴罪嫌於不顧,竟稱該事件是因新加坡士兵拒絕和警方人員返回製作筆錄,而發生拉扯情事;並未造成重大傷害,同時被害警察也表示不願提出告訴。目無法紀,知法犯法,依刑法第一百二十五條第一項第三款,有追訴或處罰犯罪職務之公務員,明知為有罪之人,而無故不使其受追訴或處罰者,處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四、新加坡在我國無所謂領事裁判權,其軍人在我國亦無刑事豁免權,更無類似二十年前,為了圓滿執行︿中美共同防禦條約﹀,依據在華美軍地位協定而特別制定︿中美共同防禦期間處理在華美軍刑事案件條例﹀,有所謂我國捨棄管轄權之情事,我國憲警人員、檢察官主動放棄對在我國境內犯罪的新加坡士兵的追訴權,是司法主權的自我捨棄,嚴重破壞我國的司法威信,茲事體大,應予正視,並追究違法失職人員之責任。

 

    五、如果我國對新加坡士兵的犯罪行為來不及追訴,亦應通知新加坡司法單位依法偵辦,新加坡國防部長應對其代訓士兵的惡行向我國政府道歉,以平息我國人民對政府雙重標準的憤懣之氣。

 

    六、我國對代訓新加坡士兵三千多名,其訓練經費是我國負擔抑新加坡匯款補助,應請國防部說明,如屬我國負擔,法律依據何在?預算編列何處?我國代訓結果,其士兵竟然多次行竊,並向我國警察人員動粗,請問精神教育訓練何在?我國如收取代訓經費,如此代訓水準能不令人汗顏?」

  
  。。。。。。。。。。。。。。。。。。。。

    由於案發當時,行政院院長俞國華正在新加坡訪問,時機非常敏感,新加坡當局也不願「星光計畫」在台灣媒體上不斷曝光,開始注意士兵在台灣短期停留時的軍紀。黃金興等五名涉案士兵,被新加坡軍方懲以「禁閉四周」。但類似的士兵短期停留台灣時偷竊事件,依然難以禁絕。

 

    一九八九年四月二十九日晚間八時,三位來台參加「星光演習」新加坡華裔士兵江添水、黃彿寶、郭時光,就在離台前夕,於台北市寧夏路的圓環夜市逛街時,行竊商家的皮鞋、小飾物等物品;被商家與民眾合力扭送市警寧夏分局處理。由於語言相通、又有穿著便服,三人被帶到警局時,警方才發現他們是新加坡來台參加演習的士兵。

 

    新加坡部隊長官獲悉又有士兵行竊後,趕緊派員趕到分局,表示該部隊即將在翌日上午搭專機離華,希望能和被害人「和解」。但警方向新加坡軍官解釋,竊盜在台灣的刑法上是公訴罪,無法和解。不過,警方也為該將三人移送那個單位大傷腦筋,先後向警方外事組和台北地院士林分檢處查詢,都沒單位要接這燙手山芋。最後,總算是由憲兵單位將三名士兵帶走了。至於這些偷竊的新加坡士兵,有無接受台灣的司法調查與制裁,既然被憲兵帶走了,結果也可想而知。

 

    其實台灣能有一支語言大致相通,卻採用完全不同的訓練方式與武器系統的英制新加坡軍隊,雖然在戰爭時不可能提供協助,但在平日的訓練與演習中,確實對國軍有啟發與學習的效應。二○○二年民進黨立委提出星光計畫要搬去海南島時,屏東星光部隊恆春基地指輝官郭紹懋中校也說:「尚未接到轉移訓練基地的命令,但星光部隊來台二十多年,已與當地民眾保持良性互動。不少官兵與當地女子日久生情,娶妻生子,已有二百多位『台灣女婿』。官兵也擔心一旦轉移訓練陣地的消息成真,家庭會被拆散,期望能續留台灣。」

 

    台灣與新加坡之間,台灣與美國之間,甚至台灣與中國之間,確實是有不同的「國家利益」,國民也都有維繫「國家利益」的責任。但人與人之間的相處,除了國界的區隔與利害的取捨之外,還是有些不變的共同價值。新加坡士兵在台演習與休假的短期停留,讓台灣人看不到新加坡人素以為傲的守法、愛乾淨等美德,都是戒嚴時代「政治掛帥」的後遺症。台灣對新加坡,從小蔣時代的過卑,到輝扁時代的過亢,到底要怎樣「正常化」?是值得台灣軍民認真思考的課題。

台長: 管仁健

joe
管大真是厲害, 每個故事讀來都很精彩, 若是集結成書, 一定熱賣.
2008-10-26 08:02:45
版主回應
唉!我就是在小出版社當小編輯,這種比較冷門的題材,或許就留在部落格裡,給我們這些有「不良嗜好」的中年男子看看也就算了。
2008-10-28 09:19:35
Alex
星光部隊的確是有的,我在當兵的時候,也跟星光部隊就是樓上樓下這樣相處。他們的裝備及訓練方式的確不同,不過站長說的上述事件真的讓我開了眼界,謝謝您的撰文。
2008-10-27 18:09:04
阿儒
1996我在高雄步兵學校服役就看到兩架美洲獅直升機從頭上飛過,有次從新加坡搭新航的班機回台也發現有幾個著便服的新加坡軍人一起來台.
2008-10-27 22:21:56
版主回應
您遇到的是平常就常駐在台灣的新加坡軍人,回新加坡休假結束來台。如果是星光演習,他們一定是「包機」,團進團出。
2008-10-28 09:24:23
jinishin
上個禮拜(還是上上禮拜??忘了)...
在電視上看到管大耶!!
2008-10-30 17:12:38
版主回應
10月11日(週六)晚間三立新聞台的福爾摩沙事件簿,介紹台灣電視草創時期的歷史。
2008-10-30 22:51:11
cato
>另外新加坡雖以清潔聞名於世,但軍人到台灣後,因為台灣政府的放任,真的是把新加坡人都教壞了。
>新加坡士兵在台演習與休假的短期停留,讓台灣人看不到新加坡人素以為傲的守法、愛乾淨等美德,都是戒嚴時代「政治掛帥」的後遺症。

我倒是有不同的解釋,謹就教於管先生。

新加坡以清潔聞名,應該是當地政府重罰的效果。一旦遠離重罰的威脅,新加坡人自然就表露出本性。這與「台灣政府的放任」或「政治掛帥」的關係並不大。
2008-10-30 17:18:42
版主回應
您說的也對,但我要強調的是國軍軍官不敢要求新加坡軍官,在演習結束後命令士兵將陣地內的垃圾清除,而是由國軍軍官命令國軍士兵來清除,這一點我認為有失國格。
2008-10-30 22:55:10
閱讀者
猶記在北測下基地的時候,看到星光的戰車真可謂美輪美奐,看外觀就像是剛出廠的一樣,絲毫看不出有在那爛泥黃土地跑過的痕跡!
而那山區的垃圾,國軍弟兄和俗稱的"小蜜蜂"大概也製造了不少(苦笑)
2008-10-31 18:13:33
R2BBr
滅跡隱蔽是軍事行動成功的基本要求, 連收拾垃圾彈殼都做不到, 剩下的問題可想而知.

訓練有素的獵人都是隱蔽高手!
2008-11-04 03:30:31
Sean
管老師好,好像從今年開始你的BLOG就不能從對岸自由訪問了,不知道您現在是否在大陸仍有開辟BLOG嗎?如果沒有是否有這樣的考慮謝謝。
2008-11-05 14:16:49
版主回應
我也沒辦法。連我這樣的言論,在中國都還不能被接受,這就不是我的問題,而是那邊有了問題。
2008-11-05 16:21:15
Sean
管老師好,對于之前您的回應
-------------------------
我也沒辦法。連我這樣的言論,在中國都還不能被接受,這就不是我的問題,而是那邊有了問題。
-------------------------
小弟斗膽推薦大陸這邊一個言論相對自由的論壇www.bullog.cn
我個人認為大陸目前來說比較有名的自由主義者的言論都能在這里找到,沒有被封肯定是『上面』的特別考量。希望這邊的網友能夠再能方便的見到您的文章。
2008-11-09 01:17:34
lico
因為找資料無意間闖入您的部落格,一看到夜深無法罷手。
十幾年前開始,也是無意中和金門結緣直到現在,幾乎有一半時間都在金門的我看起有關金門的文章更覺深刻,而半百重回校園的心情使我對這些歷史事件比過去更關心。
特別跟您致意。
2008-11-13 02:05:36
版主回應
謝謝賜正。我與許多軍友也是經常回金門懷舊,盼多交流。
2008-11-13 13:03:18
HERMANN
我只有說....管大哥...您這篇文章有些缺陷...
我們先從遠談起...駐外使管武官各國都是上校唯有台灣是掛一顆星....
再說..星洲軍階最高好像只是少將...
現在說正題...蔣矮子在時..在中山科學院說過..新加坡國防部就是我們國防部...沒有啥機密..我爸那時就在中山...當時...怎麼說ㄋㄟ ...只有說新加坡很厲害...他們軍人素質超優..UP TO THE POINT
有機會您可以問下陳安儀..他爹也是中山的高階軍官.....
關於海軍問題您可以參考
http://60.250.180.26/
2008-11-18 06:04:12
漿森森
管老師您好:拜讀您的一系列文章之後,心中油然而生忿忿不平之慨,我查了一下&quot鍾曜唐&quot這號人物,此人後來又當上最高行政法院院長,退休後又轉任義守大學通識課程講師,連結如下:(http://www1.isu.edu.tw/new/doc/gov/26100/database/personalDetail.aspx?id=691L9),及某公司董事之類,其學歷亦不過為學士,畢業論文程度參下(http://ci59.lib.ntu.edu.tw/BachelorAS/Presentation/PaperMetaData.jsp?PaperSystemSN=2160),甚至李敖大師亦對此人有所批判(http://leeao.com.cn/online/creazywang/sifa2.htm)
我不解的是,依照他所犯的錯誤,懲罰性的關他幾年都不算過分,為何諸如此類之人,竟還能矇混的風光到老死,這種現象在當前的社會仍舊存在,何謂公平與正義?
2008-11-25 22:33:32
版主回應
轉型正義?唉!我無言以對。
2009-06-01 15:37:39
純喫茶
星光部隊阿
小弟服役於陸戰隊時曾在三軍聯訓基地見過
配備一流
光是賓士吉普車就讓連上開1/4T的弟兄羨慕不已
比起來中華民國陸戰隊真像乞丐兵
2008-12-28 18:04:40
有話駕駛
小學時(197幾年)家門前就常見星光裝甲部隊(家住湖口)
當時年幼無知還不知道是星光部隊
有幾項跟國軍不同
1:MAG機槍跟三0機槍
2:M113跟M2,M3
3:黑人(馬來和印度裔)
4:會丟零食跟倒開水
黑色塑膠空包彈彈殼是星光才有的嗎?
當時就有坦克在我家門前機槍互K,流下黑色塑膠空包彈彈殼
2009-04-12 22:40:42
eremite
從小在北斗吃肉圓就常看到星光部隊的人,因為軍服不一樣,大一點才知道因為田中鼓山寺對面跟埤頭埔尾營區都有星光部隊長時間駐紮,國中畢旅時在墾丁白沙灣附近還看到身穿黑色軍服戴扁帽持步槍或扛機槍的黑人和白人行軍過,當時還以為是傭兵。後來有一次機會進到埔尾營區,裡面盡是賓士的軍車和英文標示,一點都不像是國軍的營區;到當兵時,連上就有支援星光駕駛軍車的學長,領雙薪喔!一份是國軍微薄的薪餉,一份是新加玻給的。
2009-05-05 17:08:33
版主回應
新加坡與香港一樣採用英制,汽車靠左行駛,所以駕駛盤在右側,在台灣開車加上不習慣開山路,所以車禍很多,所以很愛用國軍支援的駕駛。
2009-06-01 15:36:06
CYC
跟各位大哥比起來,小弟我小到不能再小,2007年5月11日的23號漢光演習,小弟我有參與,當時新竹某大裝甲旅的小戰車射擊士,其實當時並不是演習,而是演習前的預演,事發當時我在正在某台地待命,後來很多同梯看到天空有兩個起火物體墜落,才發覺出事了,於是待命了很長一段時間,才被召回,預演取消.
2009-07-25 12:23:45
CYC
個人對兩位飛官的情操感到敬佩,當時飛機出事要是及時跳傘,自己可保命,但是座機往往會造成重大傷亡,因為不知會在何處墜毀,兩位飛官我想以犧牲自己盡力將傷亡減至最小,台灣地小人稠,飛機訓練不便,加上戰機得來不易,又灌輸人機同命理念,\\\\\\\\\\\\\\\\\\\\\\\\\\\\\\\\
2009-07-25 12:38:02
CYC
差個幾秒來不及逃生,是台灣飛行員宿命,遺憾
2009-07-25 12:39:44
純喫茶
>>>2005年3月,國軍敦睦艦隊進行環球訪問,依往例計畫停靠新加坡訪問,但新加坡政府禁止艦隊入港。700名海軍在苦等兩天後,才勉強同意敦睦艦隊以「錨泊」方式停在港內,只給船隻補給,不允許艦隊官兵按原計劃登岸休假....

小弟的同梯當時正在艦上 官階中尉 據他說當時只是港口壅塞 等著進港的船隻大排長龍 我軍艦對才無法排進去 並非是啥禁止入港....
2009-07-27 22:29:45
SGTW
新加坡一年有那么多士兵来台,发生一些事故在所难免,看版主的报导也就是小偷小闹,并不是令人发指的大案,不知为何要牵扯到国家守法的方面去。

我倒觉得新加坡人比较单纯,在台湾有难时也真心相帮。
2009-12-01 23:10:08
版主回應
這當然是守法問題,新加坡獨立不過是幾十年的事,要改變行為(尤其是心態),那是需要好幾代的努力。新加坡人在嚴刑峻法下維持清潔,但一到台灣,就像家犬牽出去找電線桿,完全回覆原狀。(當然,國軍軍官與台灣警官的縱容,也是原因之一)從這裡來看,守法還無法內化成新加坡人的行為,要努力的時間還要很久喔!
2009-12-02 08:30:12
kai
1992年間,服役時旁邊就是星光部隊營區,平常有約150人上下(都是職業軍人),軍紀方面倒是不曾見過他們在營區內外有踰矩行為,在營區內及他們的餐廳、寢室內也都保持很乾淨。
引述的「質詢稿」稱有「代訓」,不過就我所見,是沒這回事,各自訓練自己的,星光部隊只有借用營舍場地。
2009-12-02 22:46:52
版主回應
星光部隊確實沒有國軍代訓,但星光演習國軍會支援的,我當砲兵時也参加過。
2009-12-27 17:17:11
rongfanlf
小弟没去日本之前,也以为日本人遵纪守法至极。去了趟九州福冈,发现行人不多的交通灯,日本老百姓也照样闯红灯;地面确实比较清洁,但也没想象中的那么干净。

总体来说,还是很不错,但是比想象中还是差不少。这还是全民服从性极强的岛国日本(岛国一般都比大陆国家干净,不知道为什么),更别说新加坡了
2009-12-27 06:47:59
版主回應
哈哈!台灣這個島「省」,就不算太清潔了。
2009-12-27 17:14:45
edison
你好 很開心看到你寫的部落閣 覺得你對以前台灣發生的種種現象 非常了解 常常讓我看到忘記時間 一看就是幾小時過去 請問發生在民國84年8月北縣重新橋下的全民計程車大鬥毆事件 你有相關資料嗎??
因為小時候有看新聞現場轉播 但不知來龍去脈為何
網路上也找不太到當時的資料 謝謝
2010-05-19 19:59:20
版主回應
抱歉,我的時間有限,這個部落格大多只能記錄戒嚴時代被遺忘的歷史,解嚴之後的就沒能力顧及了。
2010-05-22 16:36:24
Squall_Lee
2010-09-12 11:37:32
Squall_Lee
Thanks for sharing your blog. Welcome to my blogspot: http://traveling2u.blogspot.com/search/label/Terengganu
2010-09-12 11:39:40
colobear
小弟在民國89年時,曾經有幸擔任星光部隊與我軍配屬部隊的連絡官,並且在屏東的星光部隊基地裡與他們共同生活了大半年.期間看著一批批來台輪訓的新加坡現役/後備部隊,也認識了許多他們優秀且專業的軍士官,再對照國軍自己~實在有很深的感觸.
2010-10-07 17:33:48
(悄悄話)
2011-05-27 09:42:05
EEee
新加坡政府為了自身利益,由反共立場變為投共...台灣應該要隨之起舞嗎?還是也要為了自身利益而有所立場上的堅持呢?
管老大您左一句政客操弄民粹,來罵那些大聲說出台灣本來就是獨立國家這件事實的人,右一句新加坡只是為了自身安全,好言相勸....
搞得好像自己就是那些來台受訓,正在為祖國新加坡辯解的星光部隊成員一樣~~真是....
2011-08-15 18:22:21
版主回應
如果你讀完這篇文章,結論就是這樣,我尊重你的智商。

一個人可以有不同的政治信仰,但一個領導者的言行是否符合國家利益,你堅持要用你的信仰來論斷,那是你的自由。
2011-08-16 10:34:23
LorongBatawi
剛發現了這篇文章,遲了好幾年。要感謝綱路時代!

本人正是星光部隊一員,1988 / 1990 參予了兩次師級演練。對於作者所描述的幾個事件,本人想做一些篇外補充:

垃圾山 - 我部隊是有被告知胡亂丟棄垃圾的不該,但未能從嚴執行的最主要原因是部份演習單位是屬後備部隊,換句話說,我們當年的確面對一批紀律渙澈的民召兵。據我所知,凡是現役部隊人員大多會嚴格遵守紀訓。 當然,開小差的還是有。在每個演習後,我單位甚至還會執行點算個人垃圾的規定!’小蜜蜂‘也是因素, 各級人員其實不得光顧流動小販。近年我們稱’戰備‘人員的文素質該是好多了吧?

盜竊行為 -這事有兩面。一是犯了真偷竊,幾千幾萬人,想教好每個人道德規範幾乎難了點,當年的服役男大多年少綴學,混在社會摸出生存之偏道者有之之。Rest & Relax 對於我們這些士官一點也不輕鬆,既要留意安全。又要防出事,苦差!二是被生意不佳的攤販敲詐, 這我本人就有一番體會。我連上的一名士兵就在我眼前被誣陷偷竊,孰不我當時其實已留意整個過程好一會了只因長官已特別囑咐此等技兩存在某些商店。
無論如何,台灣的確是我們要珍惜的朋友。世上再也找不到能以閩南情感 溝通的地方,好似歸家般。。。
2013-06-19 22:37:40
路過的
>另外新加坡雖以清潔聞名於世,但軍人到台灣後,因為台灣政府的放任,真的是把新加坡人都教壞了。

我到是覺得是台灣人教壞了星加坡人。呵呵呵…另類見解。

>新加坡士兵在台演習與休假的短期停留,讓台灣人看不到新加坡人素以為傲的守法、愛乾淨等美德,都是戒嚴時代「政治掛帥」的後遺症。

因為沒叫他們付錢,也沒讓他們已軍法論。當然就變這樣了。
2013-07-20 03:42:28
裝甲兵
差點被星光部隊搞到無法退伍!

大約在民國七十多年,我服役於新竹湖口長安某軍事學校,
在教務處教材科任營務士,負責課桌椅、文具紙張、
工兵化學裝備、十幾萬張高解析軍用地圖...等裝備之管理,
曾有駐在湖口的星光部隊經程序申請來借約三十張軍用地圖,
卻經過很久都未歸還,數次寫公文向該部索還皆未果,
還寫簽呈向上層呈報,並數度派吉普車親至湖口該部營區索討,
都僅獲得該申請之借用人已返回新加坡,無人知曉此事來回應,
掉一張軍用地圖就別想退伍,何況是三十張,
後來是因為本人服役時中規中矩,不常出狀況,且處事圓融,
退伍前還在校外辦桌,請相關的各級長官吃飯,後以一紙簽呈,
經層層上報至指揮官,才將該三十張軍用地圖從庫存中註銷,
方能平安退伍,之後看到『新加坡』三個字,
就會想到欠我未還的軍用地圖。
2013-07-26 03:50:32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