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2-25 19:44:15| 人氣29,287| 回應10 | 上一篇 | 下一篇

ㄿ續長今夢ㅛ第九十六章ㄼ綻放花蕾的果

推薦 7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耽羅乃濟州島別名

意味著幽深遙遠的島國

 

航海數日環繞四同

依舊都是海天相接

雖同為朝鮮領土

卻要賦予它一個的名字

可見之是多麼—

—多麼的—

————遙遠

 

 

­­­———!“潼兒!”

這亦是遙不聽及的吶喊

德久嬸不得不接受沒有體溫的兒子!”

從小就不聽話!”

要你樹立大哥哥威嚴教育長今

你卻待她如親妹妹庝愛!”

連大夫面對他的重病也束手無策

兒子瞳孔已經擴散開 胸口再也沒有起伏

要你繼承父業酒釀!你偏要去入宮當小兵!!”

真不聽話——!”

 

逝去兒子的春天變得寒冷

直至養女長 花了六年磕磕絆絆學有所成歸來

凜冽的寒風才被暖陽代替

三月初綻冰雪的青草味 暖風輕撫

本應春天是那麼溫暖

 

而今天從碼頭那就來了浩浩蕩蕩列隊

[發生什麼事!]

德久夫婦只能眼睜睜看著列隊走進紅大門裡

[怎麼連閔大人都...?]

能請求的政浩都被拷上腳銬

便知她又捲入棘手災難! 但還有誰能幫忙?

 

[今次難道完了嗎?] 跟隨到來的雲白也急壞

[這可要依國法判罪!]

 

[國法?判罪?] 德久叔苦笑慨嘆

區區小女子怎樣會牽涉到這樣重罪

還有韓尚宮的逆謀 [她們就憑啥——?!]

 

四月的櫻花又與他們擦肩而過嗎

 

下一幕特寫出現勒得紅腫的腳踝

畫面隨之拉遠

勒傷腳的是長今 她緊緊伏在政浩背上

[不要——!] 她急得快掉眼淚!!

 

——兩人自從下船 單腳均被掛著特重腳鐐

只要敢怠慢步伐  刑曹就會朝邊作勢揮鞭

即便揮了空氣 

但給精神是更深的折磨

每下像斥責道——再慢吞吞就要鞭肉 !

就在剛才 恩——!”

長今痛得 噗通軟跪地下

她逞強咬緊牙關站起來 不敢表現疼痛

 

事情要在 被押上船前時候說起:

政浩請求能以任何條件

都要換來自己能替代長今鎖住的特重腳鐐

閔大人!!”  刑曹使微微低頭道

站在他眼前 是為從四品水軍萬戶

宮廷無一不聽聞過代表權高名字之一

家境背景不提 後台不但有內禁權力擁護 更是主上心腹

刑曹部等人都對他恭恭敬敬

而且連他初到 都注意倒他對這官婢特別關愛

別說其他 怎麼給本是重犯的 讓大人你來承擔

確實她現在身份是官婢更是流放濟洲的重犯

不論有沒有內通罪 本身她就要鎖有特重腳鐐處置! “

 

依判通罪 誰都要先鎖上腳鐐處置政浩

請你也依法辦理

 

大人!” 刑曹使

雖通報稱涉及在內 均接受調查

——這種事肯定存有誤會!”

冒然對他粗暴 日後平息後必被秋後算帳

怎能...”

 

連涉及國法事政浩 你都可以等來審判決定處置

重犯入錄册注列 大逆不道之人才要終生鎖上特重腳鐐

徐長今 她的名字 早不在當列他表示可查看入錄册

 

這跟我宮廷接到的准奏 有異...”

刑曹使 重申一切以宮廷准奏為標準

在這前如有冒犯 請見諒

 

我明白你難處政浩我未料到事情走向

我應該一早處理才是! 但——!”

又怎能讓徐長今一個女子承擔我工作過失

事情水落石出政浩自有定奪

言外之音都在說明 : 連同她對的粗暴都要算帳

 

不過大逆之罪除名等事 要經繁複程序不說

半句耳傳也沒有過  方況奏文列注身份也經多方確認

就在刑曹使焦頭爛額之際

旁邊一刑兵想到了 兩全其美之法 :每人各鎖一個特重

有沒有定罪下 情理都可以解釋通

理面我們確實有做到公正無私

情面份上

對於原有處置我們只做一半做做樣子

也是睜隻眼閉隻眼 就這樣辦!”

不過在百姓面前他悄補充道

我們刑曹還是要有態度

 

畫面回到她逞強咬緊牙關站起來 我沒事...!!”

政浩不顧旁人閒言閒語

已經分擔了自己 重犯罪一個腳鐐

刑曹使亦在銬鐐中閉隻眼了

她不敢再衍生麻煩

 

他理解  刑曹部在百姓面前建立威望

就連自己從小習武 日復日的重力訓練

累積以來的耐力也感到吃不消

更方況她只是..... 她試圖放鬆緊皺的眉頭

額頭卻已經冒出冷汗

眼見她紅腫腳踝 再加重下去就會破皮

他不願意這種鑽心之痛的傷發生在她身上

////[大人——!!”] 長今眨眼間

只聽一聲響亮 /劈啪/ 甩鞭子聲

映入眼前是 政浩半蹲自己腳下

而他側背衣服被甩出壓痕 衣服又怎能抵禦到一半痛楚呢

 

刑兵以為他要逃脫 再鞭 [別搞有的沒的]

 

長今不曉說什麼 下意識用手去接著

未等大家反應

 

政浩轉過身 腰一直  

[——呀?!] 長今就已經被背到他身上

腳踝輕飄飄 腳鐐居然被他輕易解開  [大人——?!]

她深怕刑兵會向他施壓暴力 她試圖向後倒掙扎

不要再為我忍受不必要的痛苦了!

[我可以繼續走——!]

眼看刑兵的鞭子會落在他背部 

 

畫面連接到起這裡

[不要——!] 長今毫不猶豫向前緊抱

 

就在刑兵出手之際

[夠了!] 刑曹使出聲阻止

連沉重腳鐐都不費吹灰之力解開

要是他動真格  逃脫不是沒可能的

他瞪著刑兵的眼神 像說—你要是動手 我就來真!”

他背上的女人 就是壓著他最後理智的稻草

[趕緊走吧!]

 

刑兵這才恐慌了

連忙挪開被解開的腳鐐 

[?!別耽誤時間!!]

 

叢林小路 盤盤曲曲高低起伏

前不見頭後不見尾

她身子微微顫抖

——是冷嗎

——是疼還是怕

 

一暖氣傳入耳朵 她悄道 [大人...]

卻欲言又止 未知的判決太沉重吧

雙手緊緊環抱著他脖子  

 

X咣噠!

經轉折 此時衙士已經推開森鐵的牢門

他點燃起火把 陰暗的地牢就瞬間亮開

 

[哎喲?!] 裡面還待著曾經的達官之人

[閔政浩大人啊! 好久不見呢!]

滿滿不屑嘲諷道

[傳遍宮廷 正直不阿的閔大人]

[怎麼會在流浪邊疆落草為寇呀?]

[哎喲 不愧大人物]

他以為

政浩還是那個不露辭色 處之泰然的武官

[坐牢還有姑娘相伴呀]

 

語畢哐當果斷一聲

他手銬鏗鏘斷開了兩邊 掉在地上

嚇得他倒退幾步 找衙兵拜託”[我說大哥!]

[能不能把我關在像樣點的牢房]

[我怕笑瘋呀!]

嘴是犯賤身體卻很老實 躲在邊邊嘮嘮叨叨

 

[大人!] 衙兵沒敢看輕政浩背後人脈與實力

當然也識趣地解開長今手銬

[林督提調大人也覺得很錯愕]

[我絕對相信審判結果是公正的!]

[你們就先放心休息 我現在去給你們安排膳食]

咣噠! 牢門隨後緊緊關上

 

四周醞釀著潮濕血腥味道

幾次轉目 長今餘光總是看到血淋淋的景象

死亡氣息使她愈來愈喘不過氣 不知覺重整幾回呼吸

我猜 這是目睹 韓尚宮慘死的心理陰影吧

 

[去過禁書殿 現在連這裡我們也都在一起]

他笑語寬言道

與她截然不同的命運 竟有著相似之處

說來也是

她待過牢房的經驗不比他抓進去的罪犯少

[放心吧  林督提調大人平常就很照顧我]

兩人距離只隔著禦寒外衣 幾乎胸貼胸

[有他出馬 事情會有正確審判]

[在回去前 我們就去探望德久叔!]

 

他的體溫就像穿透灰暗的陽光

她微微回笑 不再擔擾前路

因為眼前的男人會陪著她下去

連那個很遠地方也會有他

竟然連政浩都有把握

想必那個林督提調大人非一般大人物吧  

 

X交泰殿 ——尹氏

(敬章皇后因產下公主 元氣大失 鳳體每況愈下

為皇室後繼有人  尹任便推薦了遠房姪女為繼妃娘娘    

出自家道微弱的兩班  血緣關係除了遠房叔叔尹任

還哪來內外朝實力支撐?

可想入宮後的有名無實她有什麼待遇

不過住處與西殿醬庫相鄰 也與韓尚宮成為朋友

 

晉城大君一表人材 從兒時就有過人穩重

她曾跟韓尚宮透露過  看來也像是發小關係

連同她愛徒的事 她終究明白宮廷險惡 )

 

[真是發配濟洲官婢徐長今!]

尹氏像遇見故友那樣期待

[管她! 去核實不就對吧!]

 

女嗓壓低阻撓回道 [可是治療倭寇]

應該是尹氏的待女 [說要判她通敵處死]

[白允姐!]  她緊張得直呼其名

[妳還是不要召見 不然也被懷疑調查]

 

[那我就更加肯定她就是韓尚宮提過的]

尹氏為什麼那麼執著 要見長今呢?

何況她們倆壓根不曾見過一面

 

[妳現在提她]

待女跳上去蒙著她嘴巴  (指韓尚宮)

[恐怕被聽到要人頭落地]

 

[少看林督提調大人喔?!]

尹氏也料及這號人物厲害

(這裡先不透露 尹氏與其後新人物 之間關係)

[快去給我打聽最新情況!] 

 

X

此刻一處陽光往小小窗孔裡打光

即便中午時分 卻顯微弱若有若無

漢陽的三月偶然還會再下一場雪才回春

窗孔吹來的風依舊刺骨冷颼颼

環境惡劣不說 任何聲音作響或某個囚犯不甘嘶吼

嗚嗚啊啊

都猶如喚醒了沉睡經年冤魂厲鬼

時而低沈嘀咕 時而高亢尖銳

無從判斷因何而起 隨時刺痛耳膜般現象

 

洪常先冒紀律處分下 帶來壺熱茶跟饅頭

簡單果腹後 長今取出茶葉

咀嚼爛後敷在政浩腳踝紅腫處 後腳跟都掉了層皮

[因為茶葉都含有鞣質 所以對外患都有消炎作用]

[也有收縮血管 止血作用]

不要賴職業病發作 這是大夫跟患者根本交流

就算對方不會字不懂 每次對其施藥都要告知

這麼一來 有用的智識才得以廣傳

 

注視患處的雙眸又閃起自責淚光

[這種傷 過激鍛鍊也會經常出現]

政浩摟起她腰 一股拉力就挪到自己旁邊

兩人挨肩並坐  他沒有鬆開手

對他 這程度傷口忍忍便過去

他更不忍心是 [要是發生妳身上]

[我不懂草藥處理 ]

[妳承受多一點痛 我心就痛上幾倍]

 

這還是封建時代 壓抑而含蓄的時代

原本一個盡忠職守做事有分寸的他

既為自己做瞭如此有失分寸之事

追隨而至的他更是情到深處

長今鼻頭一酸  把頭靠在他肩上 [如果因為我]

[大人被剝奪官職 甚至性命 我真不知道拿什麼來換]

 

[因為我失算 讓妳跟韓尚宮娘娘天人永隔]

太急於一網打盡 說到底也是為了她能脫離姓崔

卻招惹來更嚴重反噬  [因為我錯過 妳一次次陷入苦難...]

她的聰明 動搖崔家世襲繼承之位  屢被暗算

她的善良 以身擋毒卻被污辱  還請求對不知情朋友從輕發落    

[因為妳是宮女 也因為妳只是宮女 一切都被視為倒楣不幸]

可所謂

將在外 軍令有所不授

他賭上 出身 官涯  換她無罪之身

[只要不死] 她如今不再是宮女  [我們就是平等]

亦不被大王的女人這個身份所束縛

[就把妳今後都換給我]

 

[因為我 你捨棄一切 這樣沒關係嗎?]

以政浩背後人脈實力  她知道他好快復職

若自己無罪釋放 那個王賜予餘生官婢的身份...

就算他願意 自己也只能當個賤妾

不介意賤妾地位比良民的妾還不如

無懼世人眼光  即便士大夫娶了官婢

[因為我 你會被貶為賤民]

[這樣也沒關係嗎?]

[你握筆的手以後要挖泥土]

[這樣是不是也沒關係]

[也許我們要吃草根來過日子]

[這樣是不是也沒關係]

他將會失去國家俸祿 失名於家族

不能跟平民住在村裡 只能從事苦力活

這統統都會陷入萬劫不復 不可逆轉地步

 

[沒關係!] 政浩篤定地回應

[統統都沒關係!]

 

宮女時期 讀到文課愛情詩賦

就算是有名無實王的女人

大家都幻想能擁有愛情  

對他的敬仰 不經覺是藏到深處的傾慕

當心心相印愛情 降落到頭上

她便擔憂著伴隨自己厄運之神

在哪一天也把他收走  就像父母 陽雪 韓尚宮

趁死亡來到前  不如自己推開吧——[不能因為我..]

 

[就是因為妳!]  政浩按捺不住

另一隻手撫到她的臉頰 按到自己懷裡

[才沒有關係!]

似乎料及長今個性會拒絕時

亦有所預備接著說

[我對妳的 跟你對我的 有什麼不一樣?]

[是不一樣 妳就痛快明確拒絕我]

[我說的沒有錯吧?] 他更用力摟著她 [一樣的心]

[就請妳捨棄掉這些想法 ]

 

這告白讓她很感激 很暖心 很想擁有

[大人你肯捨棄我 一切都平安無事]

但他愈發坦率讓妳明白 自己的愛

長今妳就愈發這份愛太燙手  太沉重吧

[若果我接受大人 一切都千難萬難]

他割捨 放棄的東西實在太多太多了

她不能接受的理由也正在於此

她決定要離開這踏實懷抱 動身掙脫著

 

她愈掙扎 政浩愈摟緊

無比決絕的力氣讓她以為真的能匹配

可是浮現起自己珍視的人死狀

恐懼讓她一再掉眼淚 她說不了像樣狠話

她乾脆用力咬住他虎口 內心卻冷笑起自己

只是官婢而已 要怎樣躲掉罪名

不如就趁現在好好依在他懷裡吧

她閉上眼睛 就貼在他懷裡

這刻天旋地轉感覺都消停似

足夠了!

 

X 義禁廳

 

[豈有此理] 沉重男嗓 再也抑不住怒火

果真如她們想的  單是背影就散發著生人勿迎氣息

他把藍色奏摺狠狠往從義府副官扔去

[就一封 下七品的閒官上奏 便毫無根據]

[把本應在升三品內禁副將]

[把為百姓福祉捨棄宮廷仕職 遠赴濟洲補缺四品萬戶]

怒不可遏的他 拍桌指責

[竟把如此的優秀大人當成通敵者?]

[毛髮還未長齊 就批出還押令!]

[把王法往哪擱?]

 

眾目睽睽下

從二品義禁副官當場嚐了奏揩巴掌

火辣辣恥辱感讓他無地自容

[是小疏忽]

他哪知曉新任萬戶大人是他之人

他以為是同名同姓 反正都要調查就順便而已

刑曹回來報告 心知不妙了

[逆謀重罪 小迫不及待想定罪處罰那官婢]

[才忽視了無辜之人被我失職連累]

[小已經讓人去安排了]

[是小過失 請接受小已誠心準備好的謝罪宴席]

 

[林督提調大人 小也有過失]

正二品義府長官 不忍自己下屬這般狼狽

[小要是著眼多些 石副官肯定不會出這樣差錯]

[以後小會多加督導了]

 

林督提調見狀點到即止 便瀟灑揚袖而去

 

剩下廳內刑曹兵們面面相覷

副官也扔奏摺發洩 [都知道是他的人]

[就不會應變呀? 你們刑曹做事就憨憨?]

 

[他都被女人迷惑了] 刑曹長當然知人情事故

而且政浩是自願背負那官婢的刑具

[難怪林督提調那麼生氣] 似乎還看穿了另一層意思

 

X昌德宮後苑

 

中宗一步一步走到平常最喜歡的亭閣

連妃嬪 都要大王同意才可以進入的後苑

可想這裡面設施構築是多麼非一般

不過更多時候 只有一個老尚監伴隨 

在他眼裡 中宗是孤獨又善良的王  

[主上] 老尚監輕聲問道 [怎麼都愁眉不展]

[閔大人走完流程一定會過來]

[還是對林督提調大人沒信心嗎?]

 

[?!] 中宗反應過來 [並不.....]

他當然知道自己心腹的脾性

 

 (——

朝庭重點官員貪婪腐敗成性 大多涉起不法案件

政治腐敗 黨爭不絕 為整頓史治 打擊勾結

政浩暗中調查 屢屢把不法之徒繩之以法

其中便有當時擁護中宗上位推手之一 的吳兼護

強大人脈關係以及掌權勢力 足以連王都有所警惕

 

富商集團都為之恨之入骨 更有跡象團結除掉異己

報復不少被委派任務的官員  其家眷人身也受到威脅

一連串的陰謀已經漫延開去

 

本欲置徐長今與韓愛鍾於死地的崔氏

與吳兼護利益勾結

在中宗舊患發作昏迷期間 便大做逆謀文章

一切幕後推手的就是吳

 

林督提調知曉

韓愛鍾亦是暗中幫政浩蒐集證據

他毅然拿著吳的犯罪證據 暗裡以交換流放發落

待時機成熟還能重啟調查

但中宗昏迷不醒  醫官還奮力找出病因時

韓愛鍾愛徒心切 不忍在嚴刑逼供途中死去

坦誠認罪  

 

是韓愛鍾把罪招了 此一定為死罪

吳因被抓到把柄而就長今處置草草作罷

——)

 

清廉善良的韓尚宮被誣衊致死 

打垮政浩的正義

無辜的徐長今餘生淪落為官婢

對於政浩來說  這代價太殘忍了!

 

中宗理解他不顧一切前往濟洲島

原因大概也正如此 

[林督提調 比任何人更快一步 護住他]

[朕只在想 接下來的事]

[她走下的路 對她是否太殘忍了]

 

老尚監恩一聲 覺得方法未必像預料中

[都得看她造化]

忽然聽到後面腳步聲  ?!

除了大王同意才能進來的地方

老尚監看了一眼  靠近男人 似乎是熟人

微微向他躬身 [久違了]

也輕嘆事情已經到了不由得她做主

 

中宗聞聲別過頭 [這幾天滿城風雨]

原來內朝官員看完他奏摺  都鬧得沸揚揚 

[你可真不避嫌!]

 

此刻夕陽 發出它最後的光霞  便徹底墜落

風撩起他垂肩銀髮絲 [我當年也是頂著風雨走]

抬起頭來 那對銀色眼眸 如此晶瑩剔透

究竟是什麼人 竟在大王面前真接用

映入鏡頭正是監營目——!  

[林督提調 還在為難他們]

[少見他動真格發怒  女人果真不簡單!]

平常就把烏紗帽壓很低的他

冷峻貴顏竟與中宗有幾分相似

——等!

傳聞死於惡疾的利城君

——難道!

———不會吧?

老尚監點了點頭 默默後退  

 

[蓋章事宜] 那封告密函也傳到中宗

[我還想辦法應對朝臣借此繼續發酵]

[這麼看 你幫了...]

 

監營目撇過臉 [倭寇已經掌握炮擊技術 ]

[入侵的地方都被炸得粉爛]

(——從雲白得知 她被誣告才發配來

加上政浩與弟弟伴讀長大關係

他便略知當中一二   知道使令去信一事

義府一定會回應使令告密

更深一層是 使令是吳兼護線人

他果斷地燒毀了 現在都好解釋—)

[修復工程真大.... ]

 

[小白允]

未等他說完 中宗說了這樣一個花名

似乎有什麼難以啟齒

對他 再多的女人都只是政治籌碼

 

監營目神情依舊泰然之若不以為意

 

[兒時] 中宗 [她好黏皇兄]

[而皇兄也很關愛她]

[就像我跟慎氏 (中殿廢奴妃) 那樣]

 

[說回來] 監營目好快中止他回憶

[閔政浩還讓我好意外]

兒時 寡言個性內斂的他

被自己挖苦 要找之人是官婢

那一拳力 [哈哈! 你少為他賜婚事煩惱]

 

中宗疑惑他有頭沒尾的話

[她一定相信你還活著]

[就不想再見到對方嗎?]

 

監營目淺笑

望了這裡最後一眼就轉身離開

 

[你不就為了她才回來嗎?]

中宗 [知道是她被冊封新妃]

[我也很痛苦 !!! 她是皇兄你的...]

 

快消失拐彎處的他

住了腳側過頭

 

//

//

///

 

另一邊廂

X 牢房

 

[大人!] 身旁助理等了一會悄問道

[要叫醒他們嗎?]

 

林督提調在副官設宴裡

左等右等不到政浩

據了解 只要那官婢還待審訊他就奉陪到底

眼前

FanArt by Jia

兩人挨肩依坐睡著  

 

連助理都感到一股氣

焰騰騰快按捺不住衝破這道牢柵

 

?! 看來不只助理感受到

她也瞄到柵外站著兩人影 是什麼人?

 

四周暗黑 三兩盞微弱燭火在搖曳

亮起一雙安靜 淺褐色眼眸 打量著自己

真的異常漂亮

清晰得映入的倒影 似冰凌花在顫動

這種眸色 少見得還有誰

——?!

太遜!!!” 腦海似乎追蹤到

那天從叢林跳出來嚇人的淘氣男孩

過了這麼久才找到我

——?!

奇怪 隨之而來 一陣鬱悶湧現

不好的回憶找上門

林督提調什麼也沒說 揮袖離開

 

 

<<待續

 

續長今夢第九十七章未選定的花束

 

 

 

 

台長: Jia
人氣(29,287) | 回應(10)| 推薦 (7)| 收藏 (0)
全站分類: 電玩動漫(電玩、動畫、漫畫、同人) | 個人分類: ㅳ續ㆊ長今夢ㅸ文集區 |
此分類下一篇:ㄿ續長今夢ㅛ第九十七章ㄼ未選定的花束
此分類上一篇:ㄿ續長今夢ㅛ第九十五章ㄼ誰掛雲帆破浪

(悄悄話)
2022-03-18 15:54:50
小西寧
這章高甜😭😭看到小閔終於告白好讓我老懷安慰😭
我之後會常回來再細這段😝
最後出場林督看勢預感就要棒打鴛鴦😢
不!!啦!!長閔好不容易😫大大手下留情😭
2022-03-22 13:35:40
版主回應
對呢終於坦承了(咱一起擦淚拍拍肩
林督是氣小閔半哼不響就拋下官職遠走高飛
醜話先放
林督就當我手下留情 但誰就不會囉
(眾:又要找誰來坑?
>p<
2022-03-25 12:42:48
小西寧
忘了說😅
大大畫功超好😚長閔挨肩睡好有感覺🥰
更期待大大未來的圖文直接來🤭
2022-03-22 13:37:42
版主回應
為了下次圖文並荗
現在要努力努力嘻嘻
2022-03-25 12:44:36
(悄悄話)
2022-04-23 23:23:18
(悄悄話)
2022-04-24 10:26:11
(悄悄話)
2022-04-30 10:15:34
(悄悄話)
2022-04-30 10:15:59
(悄悄話)
2022-05-01 10:00:09
(悄悄話)
2022-06-21 10:17:54
(悄悄話)
2022-06-23 23:05:57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