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22-04-28 11:35:22| 人氣342,960| 回應12 | 上一篇 | 下一篇

ㄿ續長今夢ㅛ第一零六章ㄼ螻蟻尚且偷生

推薦 4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FanArt by @carmel_jsh in twitter

迷離月色下

他又去了敦化門醫女宿房 放眼 又怎有寢室亮起燈

暗嘆一聲 都人定時分 除了值班跟失眠的自己 哪不安歇入眠

亥時末 政浩才回到內禁官舍

以往此時 洪常還會鬧著玩斗牌

今次宴席林督他還真出奇逗留那麼久

還是洪常又喝醉——!還都不是這貨啊

就剩下十日而已——哎不!九日半——!

廿三日晚中宗給自己賜宴 應酬的被剿滅擒賊更費神啊

政浩將這些天牽掛都傳遞於指尖戒指

他扶額 試圖按壓裡面渴盼 迷亂 

怎麼這般纏人撩人折磨人啊

 

畫面承接上一回

映入林督眼眸的女子———真是她?

 

令路快步上前 撲跪在她面前

激動得說不出話 還活著還活著!

[嗚嗚——!] 她給戒指還給她

 

視野慢慢恢復過來

長今對上一秒確實記憶是在廳房  

朴夫謙強撲 然後撞到了 眼前也黑了

下意識摸了額頭 [——!]

火辣辣的麻痛喚醒了些碎片 慢慢湊起

被接連潑水 有被扇耳光

悉次伏在自己身上上下律動的朴夫謙

下身那兒也傳來痛  肩膀不由得抽搐

[妳別哭了——] 她強忍淚水

[我怎來到這裡——]

告訴令路自己沒要緊 她忘了!她亦試圖催眠自己!

 

林督看她眼神 比初時軟和了好多

中間得知 是她治療好外甥齊颯怪病

對她厭惡少了 多了幾分好感  她也許沒有自己認為的差 

坎坷女子命運這麼多舛 他久久說不出話

他無法想像 站在她眼前的不是洪常 而是他愛徒——

夜深人靜坊間的醫館都歇了[帶去外醫房治療!]

轉頭 眸中精光一盛 虎目含威 怒火燃燒 中氣十足問責

 

 

朴夫謙 拱手喊聲林督大人 以為他會怕——?

——!話語盡顯譏笑

一不知她是實習醫女 他管倒官廳招募哪樣女人?

二不承認動私刑 這不過是芝麻般教訓

三無賴說發生關係是長今抹紅擦綠勾引他

[乾坤朗朗 總不能林督提調說我有罪就有罪啊]

[我雖一介小官  交稅納貢分文不少啊]

指望他的人會站出來說事實嗎?

他更抓住女子視貞操如命 神色坦然有恃無恐

這事打掉牙往肚子裏吞吧 [賤丫丟臉死邊去]

 

令路淚眼兇瞪著朴夫謙

說出真相 也不對長今有幫助

林督看她眼神 當然知道事實照他話反著就是

洪常冷笑 跟吳兼沾親帶故 一介小官連升到內贍寺正 !

 

長今氣笑了 滲出讓人難以理解輕笑聲

從沒見過顛倒黑白還能說的這麼振振有詞

總以為 為官權再重 還會懂得敬畏王法

想得太天真了 道理永遠在無賴掌權者手上

翻手為雲覆手為雨 要你黑就黑 要你白就白

 

她該不會瘋了吧 

 

[我命賤 連番威迫給你倒酒]

長今 [賭上賤命也不後悔潑你酒 反正賤命死不足惜]

[你貪得無厭! 你會後悔不早把我沉塘]

 

[賤丫朴夫謙惱羞成怒

洪常顧不上身份懸殊 死死扣著他反擊的手

[狗屁不是的小卒 我哼聲你命都沒有——!]

我堂堂內贍寺正被賤丫潑酒 這可等侮辱——

 

長今振聲說道 [我只要有一口氣]

渾身散發著不容侵犯氣勢 [就會去敲鑼打鼓]

[把你所做的一切宣之於眾]

[讓天下人評評理 要丟臉大家一起丟]

[朴大人顏面比我賤丫顏面可值錢!]

 

林督實是沒有證據扣押他

她若承認 令路做證人

身份低微的她們哪來能力告他奸。污罪 

不為名譽 把自己遭遇公諸於世

那只會得到短暫同情憐憫 日後恐怕多的是指指點點

他更不希望背後有人議論政浩千挑萬挑了這不潔女人

他絕不允許——!!

 

朴夫謙差點沒笑岔氣 [失身丫 有本事我讓妳發揮!]

[廿三日承露台可別又投懷送抱喔 我定全力奉陪]

嘴角淫。笑 從容跟伺候們揮袖揚去

 

長今見他離開 才確實感到撿回性命了

起床出門才食了果腹小饅頭

完成實踐課就被叫去送信然後就是——

流血麻痛 飢餓 以及那個 體力透支的厲害

發熱的身體讓她軟倒令路懷裡  

 

洪常趕緊上前 [長今小姐——!!]

近距離一看  心跟著一抽絞痛

她臉色慘白 額頭的傷如破洞般 溫熱的血還不斷滲流

嘴角的瘀傷 還有脖子的咬痕

連他都想對朴夫謙手起刀落 若換作是上司

他敢肯定 連林督阻止 他都會一同解決

他抱起她 [——] 可這時候還能要她怎樣支撐啊

[拜託!] 她小聲說懇求道 [別讓大人知道]

[拜託———]  

 

當看到長今傷勢

李主簿心裡還有些不安不舒服

首醫女暗想往後不能正面對付她就氣

林督對他們下達禁口令 誰嚼舌根治誰罪 

他們暫不被起訴利用醫女頂替官妓而釋放

當然林督這樣做是有目的

內醫院收押主心骨裡醫官跟首醫女

不出一刻便傳遍整個宮廷 難保政浩知道後會做出什麼

林督日後會變法治兩人罪 可先等到政浩出發全國巡視!

[她治好我外甥] 他一再重申對洪常說 [我不會置之不理!]

[但目前——! 你跟政浩最重要是做好全國巡視!]

[你明白吧!] 他差點沒講

若果發生任何變數 他就是罪魁禍首便把他轟出宮!

 

洪常沒有回話 他固然理解林督做法

但想到 還有十天就出發 便是分別一年

閔政浩再故意冷落 也不可能不去找她

而且要怎樣隱瞞 把人藏起——?

閔政浩腦筋好 一個線頭便能抽起整條線

他擔心這事會給長今造成影響 惡夢連連?厭世?

這時候最應該最需要 身邊人陪伴啊

別讓大人知道她也跟林督一樣想法吧

 

X今夜內醫院正好是任銀非值班

芊楚又是個愛黏朋友 不困時候還會陪之左右

知道長今偶然留宿  趙福寺也會變法來湊熱鬧

其實不表露是他好像喜歡上芊楚 久之混進這圈子裡

三人在執務廳斗牌  都聽見外面一陣陣嘰嘰嘎嘎

辨認腳步聲似乎有一班人經過  銀非當然要去理解

都子時了 哪些混蛋閒著 我特瑪困死還不能睡——!

 

只見一團影子往外醫房方向走

銀非俯視台階下的兩人

李主簿 來回踱步

驚魂未定樣子 [——!我不管啦!]

 

反而首醫女倒是泰然處之  怪銀非護著那醫女差點出大事

[長今的事——] 她想說不能再留人 以免大家都被秋後算帳

哎說漏嘴—— 李主簿手肘撞了撞她:銀非個性還不清楚?

兩人急急離開

 

中午她不是送信嘛——首醫女話——她有什麼事?

腦中靈光一閃 但銀非抓不住那道靈光

 

[少見他們結束宴會還回來]

趙福寺走出來冷笑 [醉出新境界 回來工作喔?]

 

[連他們都回來了] 芊楚念碎道 [長今肯定忘了今晚陪我]

[還說明早帶我去她家 哼呢]

 

銀非 [妳說長今中午出去了 沒有回來?]

剛一閃而過的念頭 

她想起那個醫女都是夜半時分被抬回來

[該不會出事——!]

 

當他們來到外醫房 

怎麼林督這號大人物都在 還有他的部隊

剛首醫女還罵她不該收留那個醫女

被查出 連自己隱瞞狀況也會受紀律處分

[大人!] 銀非向他們躬身 [請問發生什麼事嘛?]

 

兩三醫女正搬著熱水盆進去  ——看氣氛又不像來調查 

一打開門裡面傳來低嗚聲 斜眼間認出裡面女子背影

上次也是由令路送來 難道 今次是哪個醫女?

 

此時洪常從裡面走出來  胸口位置印有血跡

[你受傷了?] 銀非身體前傾 / [大人你沒事吧?] 芊楚明顯緊張

同時兩女嗓衝他問

 

趙福寺認得他是閔政浩部下

見芊楚對他態度 他眼神不禁對他多了幾分厭惡

暗想 這點傷用得著來醫房治療?!

女人博同情就聽過 你奶奶的還比女人更女人——!

 

洪常沒料到她那幾位朋友都到齊 那還能隱瞞?

[這不是我血跡——!] 他眼神示意她們進去看

銀非芊楚領會 走進去就看究竟  幸好她結交了不錯朋友

洪常轉目跟林督擔保 五月一定跟閔大人如期出發

 

林督意味悠長看了看趙福寺 洪常保證沒人敢亂嚼舌頭

趙福寺還不知道情況 但肯定莫多事  欠了欠身不說話

林督作沉重交代後離開 [洗淨後 這衣服扔了才回去!]

政浩嗅覺敏銳 千萬別留任何線索啊

 

映入洪常眼簾 是內醫院有一美稱的趙福寺

初見就留下壞印象 後來三番四次親近上司的女人

都是匆匆一瞥 從沒有過正面交鋒” 

但現在一哇切——簡直妖孽啊——!

欣長挺拔身材 氣質儒雅  男人還能美成這樣——?

怪不得大家都稱之一美

可是都打動不倒任銀非 這刻自己壓根算不上根蔥

罷了都被拒絕了

洪常想到以前奚落上司天生一副冷臉面癱 會嚇跑女人

這才景仰起政浩與生俱來不怒而威的氣勢

只需要一個眼刀 就把人嚇得貼服

距離差遠呢  現在上上司交付他的 真心怕壓不住

[我有事跟你說!] 他壓底聲線 盡量讓他感覺大事不妙

 

房裡低嗚聲不斷

醫女好快替令路擦拭乾淨 也上了藥膏

芊楚淚眼花花提著油燈湊近  不安重複問傷勢怎樣

搖擺不定的火苗像極銀非內裡擔憂

中午人好端端活潑跑腿去 怎麼現在就——?

她全權負責處理長今額頭的傷口

吩咐醫女把頭抬起擺側 水溫剛好 慢慢沖

一來沖洗乾淨傷口免受細菌感染

二來觀察傷口大小深淺

 

[傷口不大還滲血]

醫女回芊楚是傷到血管才造成持續出血

問題不大 銀非三兩手勢按壓便止了血包紮好

接下來就是解衣看身體 還有沒有其他傷

[芊楚!一起來吧] 銀非說身為醫女又是傷患朋友

在這時候並不是哭哭啼啼 更要壓住情緒去治療

芊楚點頭 她們手剛去碰上衣襟 觸覺怪怪

說衣服是黏了什麼 難道還有流血傷口?  

令路本來見長今止了血 放下心頭大石 情緒緩和了

聽見她們說黏糊糊又開始低嗚

 

油燈映照下 連女生都口角流涎的好身材

一對呼之欲飛的巨乳 細到一握的小腰

本應美好的雪白 卻印著深淺不一吻痕咬痕

腹部 大腿還黏著乾了的白狀物

她們都知道 她跟那個醫女經歷了一樣的事

 

[朴夫謙] 令路道出這惡名昭彰男人

[他為人錙銖必較 精打細算]

[他老婆更是城中名人權貴 絕不容許有人借血脈進門]

[那些借孩子挾制的 直接被灌滑胎藥 ]

[家族名譽讓他對老婆以外的女人懷上他孩子 都心狠手辣]

[命案多了也得罪人 他某方面收歛 ]

言下之意不用擔心她會因此懷孕

還說長今背部的傷不比自己輕 [鳴鳴———!]

 

另一邊內禁官舍 

從黑暗裡亮起藏藍眼眸 政浩又再次醒來

桌上沙漏還沒倒流完 睡不滿兩刻鐘

納悶洪常這貨到底哪去

 

鏡頭回到X 外醫房 

幫忙頭尾的醫女都出去準備料理

換洪常跟趙福寺都在裡面

看到長今乾乾淨淨 額頭傷也被妥善包紮好

眉眼舒開沉睡的模樣 時間會恢復好傷勢但心靈呢?

洪常忍不住擦淚  [人沒事就好——!]

他要怎樣隱瞞下去  換位思考 關於自己的好壞都有知情權

自己心愛之人受傷 卻糊裡糊塗被蒙騙過去

更是難受之極 

趙福寺得知林督用意 洪常的掙扎他感同身受 拍了他肩膀

竟然跟林督保證了 那麼大家就想辦法應付啊

 

銀非沒想到李主簿學精了

讓她跑腿 降低她 跟自己警戒心

萬幸長今遭受的外傷 遠輕於那醫女

[事情到底怎樣?] 說長今身上穿的跟中午的不一樣

[她怎麼可能肯穿那衣服 就沒有一絲疑惑嗎?]

[晚飯不見芊楚妳 還以為妳們出去用膳!]

 

[妳就是芊楚?] 令路瞳孔放大

旁邊女子水靈靈 靦腆倎帶點傻

這才知道首醫女的人質像極連生

禁不住他們刨根究底追問

令路就由見到長今一刻開始說起 [她被劈暈轉去的]

原原本本地說 [首醫女要脅她若敢離開]

[就把芊楚貶為地方妓 她妥協了——!]

以及自己被羞辱時是長今潑去的酒 向她伸出援手

還有她折回來保護自己  聽得大家心驚肉跳

額頭的傷 後面的事詳詳細細交代  更令人咬牙切齒憤怒

 

芊楚不曾想過自己笨笨 能跟聰明同學結緣

還得真心相待  自己是官婢之女出身 卑微得很

沒提及過是實習醫女前 自己也在官廳接待過 所以不算什麼——!

[又有什麼所謂!] 芊楚說她這樣資歷晉升到內醫院才怪

 

洪常沉著怒氣 連身為她朋友都有著手刃憤恨 政浩更不用說!

請求大家幫忙隱瞞 先讓他跟上司到如期出發 

[林督大人說過她治療好他外甥 絕對不會置之不理!] 

[所以這段時間——!幫幫忙吧!]

 

外面醫女遞來稀飯 眼神問要不要叫醒她

芊楚定睛注意起長今卷卷細長睫毛 微微顫抖——?

意識倒什麼 她咽嗚說 [都晚了!大家先回去休息吧]

[照銀非說的 找人轉告因人手調動]

[實習醫女先去外地上實踐課—!] 她第一個走出醫房

 

大家不捨地多看長今一眼 希望她一覺醒來還能好好

趙福寺讓洪常去他宿房洗淨 換上他衣服 兩人倒是成了朋友

銀非吹滅了油燈 門輕輕關上 腳步聲遠去

臥榻上的人兒眼角才敢滑下銀線

芊楚看出了她一直都在裝睡才那麼錘心

是啊——!她睜開眼睛面對大家慰問也會難受吧

長今緩緩坐起身子  眺望窗外星星  嗯呢這種事也發生過

她默默把稀飯食了  食回了那天被韓氏兩兄弟。。的痛

忽聽腳步聲靠近——怎麼走夜路連油燈都不提

長今來不及躺平  / / 門就被拉開  ———是申益必 ?!

 

 

畫面回到較前時間 X申益必在內藥房值班時候 

那兩人開門見山抖出宴會的事 (她被那個粗也略帶過)

言下之意 不等考核內醫院晉升試 

兩人少有找他商議  要把長今在實習期內以三個不通淘汰掉

連縣醫女都做不成  [只差一個而已] 李主簿疑惑怎只下禁口令 

罷了——他們並不想回光反照

最好趁早處理掉熱芋當然理由不能差強人意

若經鐵面無私的申教授評分肯定不怕林督有異議

[我早就跟她說  絕不讓她通過實習期!]  申益必淡淡說

 

——!原來早有這打算 首醫女暗裡嘀咕: 還是申教授會

這丫頭差點害我奮鬥多年的位置降級

內醫院絕不能有兩個任銀非啊!!

[這事易辦] 她還有隱憂 [那個醫女死不去 還是功虧一簣啊]

 

申益必眼角快速抽了抽 繼續切藥

[這些天 聲音跟燈照都沒反應] 淡淡說 [不出兩天吧]

 

畫面回到實  申益必本想去看奄奄待斃學生

腳卻誠實來到她這裡

看她的眼神軟和得像看最後一眼感覺

 

未等他開口

長今兩行淚又滑下 [你都提醒過我不要跑腿]

從他眼神讀出 她第三個不通即將降臨  

雲白都說過她跟宮廷無緣 不甘心——!

韓尚宮的冤案注定不能水落石出——?

老天爺把這種的事按在自己身上 是暗示不得碰——?

 

申益必坐到她面前 語調很溫柔 [長今——!]

他對芊楚就是這樣子! [妳很有天賦 悟性很高]

[妳若刻學五年左右 想必能跟銀非看齊

沒想到他一副不屑一切的臉孔裡藏著對她的欣賞與認可

[但無論妳醫術多麼拔尖] 他曾想過慢慢教導她

他決定放寬時候 卻發生宴會的事 令他重執當初念頭

他並不怕她潑酒惹到朴夫謙後來會對內醫院針對 

當聽到她這做法 心裡就只有一句好丫!!做得好

[我都不會讓妳通過——!]

 

身體本就筋疲力盡 

還試圖說服自己釋懷著 兩次都是失知覺下被。。

申教授的判決壓倒她最後根稻草 再也無能為力的掙扎

肩膀抽搐牽動著額頭的神經 痛得裂開似 她也只能壓抑著抽泣

 

申益必頭次見她這般脆弱 他本想暫時離開讓她冷靜下

隨即想到門一關上

四周黑漆漆 剩下孤苦伶仃的自己

被世界拋棄的感覺 跟自己當年如出一轍

[我身上無時無刻背著誤診致死愧疚] 他掀自己底

說在長今身上看到當年的自己 急於顯露自身優秀

質疑別人否定  心都不在醫術裡更不在病患裡

[導致先王重臣病死 估計一生都難以被其家屬原諒]

雖盡得先輩雅量跟擔保 但曾經的污點成為別人威脅理由

[長今啊——!] 他發自肺腑告誡 [妳的心裡藏著傲慢]

 

/妳的才能竟然變成你的毒藥/ ——腦海浮現起

/讓妳捨棄誠意跟真心/——韓尚宮憤怒道

類似的教訓 ———長今淚水瞬間止住

/妳想成為只尋找好材料跟秘方的御膳宮女嗎/

 

[毒和藥沒有絕對之分] 申益必提到那天藥材課

說長今在獨個兒發惱火

同學裡就只有芊楚問為了哪個病抓藥

[砒霜用好便是藥 人參用不好亦是毒]

[醫者不能懷有過分的自信否則就容易失誤]

[一旦失誤就是一條人命]

 

/對於病患/ 曼大夫的教誨

/一定要非常認真仔細地去觀察和思考/

/才能處方用藥  否則就會害人/

 

[長今我不是針對妳] 申益必

[妳未來是要施治天下的醫者]

[妳要對妳面對的所有病人負責]

第三個不通 亦是在保護她 免朴夫謙橫的直的來算帳

長今願意話他可以提供地方讓她躲避

後面的事他會安排

 

在最後 長今瞭解倒申教授苦心

他不希望自己步入他後塵

淚眼婆娑道 [大叔 我記住了]

 

申益必也有如釋重負感  [待妳想通了]

[我希望能再見到妳!] 他篤定她會捲土重來

 

待他關上門一刻前 [大叔——!]

長今閉上眼睛說了這麼一句話 [你是好人——]

[欺負好人的人 我也記住了

 

 

不管海是平靜還是波濤洶湧 太陽依樣升起

新一天 她望了親人最後一眼便撒手人寰

妹妹麻恩的嚎哭劃破大家酣夢  

此時大概辰時一刻 (早上7點多)

她的姐姐麻玲終因傷口惡化不治身亡

外醫房值班的醫女都紅了眼睛

內心不捨得昔日同伴 但對她終脫離苦海

[姐姐去了沒有痛苦天國] 銀非寄望她不再投胎為人

她瞄到外面站著一身影 [——長今?!]

 

醫女們看她眼神多是憐憫 [妳醒了——!]

[現在給妳拿食的!! 待會幫妳上藥膏]

長今莞爾點點頭

 

拾階而上 房內光線透著暖暖的陽光

光線正好射在那素未謀面醫女身上 形成一道光柱

清晰可見光柱裡遊離的塵埃  像極她靈魂一點點被吸受

[小妹妹!] 長今溫和一笑道 

[妳姐姐化成萬物守護妳身邊呢]

 

小妹妹看到她額頭包紮處

脖子那個紅痕跟姐姐那時候一樣

她感受到長今眼裡憤怒跟悲哀

憐憫和同病相憐的感情 她立刻就對她產生好感

只不過現在的她還沉溺在親人含恨離開的悲痛裡

[我娘親臨終叮囑姐姐不為男人折腰 並要好好照顧我]

[姐姐照顧好我———嗚嗚 她卻———]

[我不希望姐姐再替我擔憂 我想要她好好去天國 ]

 

懂事小妹妹真讓人心疼

她們母親想必經歷過什麼 才覺悟女人不能只依附男人

以女人之身在這時代頑強活下來

她的囑托是那麽淒涼 令她 (麻玲) 無法當做耳邊風

寧願反抗至死也不肯侍奉達官貴人的女子尤其讓人悲痛

活著時候像冰天雪地中依然盛開的紅梅

為了堅守貞節 ——那顆熾烈而純潔的內心———!

長今看著麻玲 五臟六腑感概萬千道 : 抱歉!

我沒有任何辦法以這罪給妳給我自己

去懲治那個底蘊深厚的人

但請庇佑我能完成這個心願” 

哪怕只給他帶來丁點麻煩

拜託妳幫我一把——!

 

銀非跟長今對視 沒曉得要說什麼

支吾著.....要怎表達昨晚的計劃

 

[嗯呢!] 長今看穿她思緒 [我都知道了!]

她呼出一口氣道 微笑 [一切如常!]

[不過呢——我需要小妹妹妳幫忙——!]

 

她到底在想什麼——?

銀非都想替她好好哭一場 [妳還好吧——?]

 

芊楚知道麻玲去世消息九秒九衝過來

不過一見到長今 都忘了目的來安慰妹妹

顧不上她背部的傷  /撲通/背後摟抱她

緊緊摟著 [李主簿 說沒得先去外地]

[妳休息的幾天不當曠課 覺得沒問題回來就可]

 

[哎呀—!] 長今莞爾道 [我快窒息了]

[竟然曠課沒問題 那我就多時間去準備]

她沒說昨晚申教授來過

[不過還是妳們幫忙——!]

她眼神示意 三人便湊近一聽究竟

 

鏡頭調了柔和濾鏡 朝麻玲過去

她脫離了軀體坐了起來 認真聽著她計畫的事  

[妳確定嗎?] 芊楚擔憂 [一不小心會被治罪]

[反正我每天會去太后那邊] 銀非 [這兒我負責!]

[衣服部份 我沒有問題!] 妹妹疑惑 [這事能成功嗎?]

她無形的手輕輕撫了妹妹臉蛋

快消散時

她感激地把手搭著長今肩上是妳幫我!”

 

不遠處的敦化門 前來了兩人

一個即將為見到伊人 蜜裡調油  [一切都是你!]

[但凡有自知之明的 都會預料被拒絕]

政浩冷語重提他爛醉這筆帳 [丟人

要不誤打誤撞 遇上折返路上的長今

自己怎會誤會她為了討好教授連課都不上去當跑腿

想到她纖嫩的手替他寬衣———!

一大早到敦化門等  看還能等不到人嗎!

 

另一個則是油鍋裡煎熬 

洪常嘀咕著自己睡不到幾個時辰 

他告訴我們說 丑時末才回到內禁官舍

輕輕拉開寢室門 直入眼眸是端坐床上的黑影

當時的政浩簡直就是掉了引線的火藥桶

滿肚子火卻找不到發洩出口 

能罵出來也還好 可他偏偏就放刀眼的瞪著自己不作聲

閉上眼睛 感覺他用意念說都是你害!!”

現在嚴重注意力不集中啊 要不恍神 要不腦抽

可千萬別挑起線頭啊!!! 銀非啊 ! 待會指望妳演技啦!

 

[大人!] 銀非剛好從左邊外藥房 五步並兩跑過來

她視線一直在洪常身上 [“那麼早啊 呵呵]

兩人在政浩後面乾笑 乾笑 乾笑

妳準備好就說啊——!”

計劃有變——管你找啥理由 先過來外醫房

變我來講? 神經病啊——!”

兩眼珠轉來轉去人 一切交流盡在不言中 

應該說 完全不在一個調上

 

 

前面政浩微微住腳

兩人循他方向瞧去 敦化門前一女一男身影

女是尹海爾 ——這女人真煩

上星期呵三不五時來內禁廳說權衡後又抓新了藥 替換下

以為她盡責喔——? 我特它瑪屁耶——!  

有幾次看到她故意湊近到閔大人耳邊悄悄話

盡搞曖昧非得要其他人瞎起哄後才說大家別想的沒~”

而且屢次瞎掰長今小姐出入宴會得到不少賞腿錢

可閔政浩他總是不愠不火扯開話題  

以上內容是洪常指手畫腳告訴銀非

銀非竟然全聽懂 肢體表示: 我呸呸!尹醫女太不像話

(: 果然講壞話是世界通用語言” )

 

——!

洪常 銀非瞳孔放到最大

——啥情況——!

 

斜背跟尹哈哈笑的男人就是朴夫謙——!

——!白天看他更醜說! 簡直沒胃口食早膳——!

哎他還有臉來這——來幹嘛——?

尹她接過的那淡紫色女上衣

——很眼熟——尼瑪不會是——

 

 

離不遠距離朴夫謙跟閔政浩相互點頭

尼瑪——洪常當機立斷蹲下假裝閃倒腳踝 [哎痛....]

[大人——不要緊吧?!] 銀非蹲下查看

(: 都好戲之人啊!)

 

[大人~] 海爾微微躬頭 甜笑 [今天這麼早啊]

[難得內禁廳週日休值 多睡會嘛]

 

朴夫謙哎呀一聲 [尹醫女啊!]

[你倆不要那麼再羨煞旁人]

[要給我夫人看到又嘮叨我沒情趣啊]

 

洪常已經在演技路上一路走到黑了

讓銀非幫忙脫下靴子 捏壓著傷處

暗自腹誹道: 看啊又來啊又是這招啊 

拿定政浩對緋聞抱著 清者自清 不攻自破心態

要是長今小姐在啊—— 妳臉可啪啪被扇爆

——!現在長今小姐千萬別出現啊

雖然我滿想等看這台戲————來日方長!

姑且讓妳先活在自己世界裡——!

 

兩人眼珠對上調了 她回 : 真不知道尹醫女這般心機

 

[閔大人眼光真好——] 朴夫謙望了望海爾

故意說別 [你挑的白玉壺真是無可挑剔]

[我堂兄說他最這喜歡這份賀禮了]

 

政浩皮笑 : 再嘮叨 阻我正事——?

 

[不礙你倆] 幸得夫謙會錯意

也想起確實來商議算帳 [我去會鄭弟 (內醫正)]

[閔大人 廿三日承露台 要受我一敬喔!]

[哈哈———] 說罷往敦化門裡面走

 

政浩這才正眼看了一眼海爾 還有她手上衣服

似乎覺得這件跟自己買給長今的好像

 

瞧尹海爾嘴巴 又要大放厥詞

洪常還裝一拐拐 快速上前 [這衣服——!]

[最近都在賣這色系 都根據黃曆說旺桃花緣]

(銀非 : 洪大人在大放厥詞方面不亞於某人——)

[朴大人送妳....難不成....咳咳]

 

海爾會爆料嗎

銀非打量著她 麻玲已經傷重不治了

[怪不啊!長今就愛穿這色系 原來旺桃花 ]

海爾就是這種玩笑口吻!!!

果真雞婆啊

可萬萬沒想到 她真的說 [長今人在外醫房]

[還跟李主簿請假] 漫不經心道 [該不會累壞身體吧]

[昨晚跟大人們孟浪 可要斟量斟量啊] 語裡盡是譏刺

 

銀非用盡眼力道 : 這事傳開去 整個內醫院等著整頓

洪常愈發這女人不可理喻  巴不得就地揪她兩巴掌

銀非眼神回他 : 揪到她爛嘴去!!  

 

[大人!] 洪常 [我記得長今小姐說 今日休值]

[會帶芊楚小姐回德久家

[要不咱們去市集買點什麼 也過去探訪德久夫婦]

當前先遠離現場拉開距離好讓銀非有時間調動

而且這招 是告訴海爾 ——妳沒門!! 咱們早在濟洲同住屋簷下

 

海爾輕笑 [她朋友銀非沒說嘛——]

[傷是她包紮——]

 

[哎喲——!]

 

忽然大家視線都循這聲哄亮瞧去

來源於約六七十米遠的朴夫謙——!

 

視線再遠  建築物 拐彎處是芊楚跟趙福寺

兩人像見鬼一樣 愣住了 看出緊張又憤怒

在他們前些位置

一女子慢慢抬起頭——尹令路  政浩記得這宮女

 

朴夫謙稍左移  擋在令路面前是 ———長今?!

 

續長今夢第一零七章兩面報復

賤丫不會是林督的人一場局?

朴夫謙身體沒由的萎頓

[妳小心我把妳打得滿地找牙!]

 

長今依樣不疾不徐輕回道 [那我也會讓大家]

[因為朴大人你笑掉牙]

/

長今問 [不管我怎樣大人也會在我身邊吧——]

政浩一手托住她後腦一手攔腰摟得更緊 [我只要妳!]

她羞澀眼眸不敢往自己看令他心神蕩漾 忍不住托起她下巴 

她含羞帶怯凝眸俯視 嘴唇微微顫抖 [要是有人進來——]

兩唇愈來愈近

/

海爾表示希望能以朋友身份為政浩設酒食餞行

哭腔向政浩道明晚戌時給她半個時辰!

另一邊

趙福寺不得作出讓步 把頭巾戴上

與男奴打扮的長今跟芊楚來到市集

三手各手提鑼鼓 ——計劃第一步開始!

而海爾神秘從藥商店出來 手裡多了一小藥瓶 

 

 

 

台長: Jia
人氣(342,960) | 回應(12)| 推薦 (40)| 收藏 (0)
全站分類: 電玩動漫(電玩、動畫、漫畫、同人) | 個人分類: ㅳ續ㆊ長今夢ㅸ文集區 |
此分類下一篇:ㄿ續長今夢ㅛ第一零七章ㄼ兩面報復
此分類上一篇:ㄿ續長今夢ㅛ第一零五章ㄼ生擒活捉

(悄悄話)
2022-04-28 12:12:20
(悄悄話)
2022-04-28 15:32:38
(悄悄話)
2022-04-28 17:34:21
(悄悄話)
2022-04-28 22:24:09
無楚
原子筆和鋼筆心蕊
放久了都乾掉了
不丟掉也沒有用了
所以不要一次買太多筆

平安健康快樂
晚安
2022-04-28 23:35:48
版主回應
現在節儉了
(不過書寫還真少了?!

安喔
2022-04-30 22:02:46
ymriko
閔大人啊啊啊啊還那麼客氣對始作俑者死朴蟲
黨派不一樣大家見面都要那麼虛偽
磕糖少女心很期待他知道真相反應哈哈
加油啊
下一章預告兩人終於要親上!!!
2022-04-29 09:58:25
版主回應
咱們還是有這顆心
最喜歡看男主不惜一切代價去保護女主(心跳狂奔><)
對終於要親上——?!
2022-04-30 22:09:42
yan
好精彩的同人文而且還有大大繼續寫這部很難得
我花了點時間追完終於趕上了耶
大大要繼續寫還是好多人的童年耶
2022-04-30 20:10:36
版主回應
hey(異常興奮
Yan大好!! (飛撲握手
我老去看韓國tw的同人
那邊也是還有好多人等第三季啊(吶喊9_9)
都要好好出來支持才是嘛><
2022-04-30 22:14:13
(悄悄話)
2022-05-01 09:54:05
(悄悄話)
2022-05-02 10:06:51
(悄悄話)
2022-05-13 22:12:17
小西寧
那段長今不敢面對大家同情假裝睡覺😭😭大家離開了自己才敢哭😭😭申益必還趁熱打鐵讓長今淘汰😭雖然知道他決定也是在保護長今😌暫不氣他😌好期待小閔如何知道真相🤭洪常跟銀非擠眉弄眼"講是非"好逗啊🤣
2022-06-15 11:14:29
版主回應
已經擬定好小閔知道真相呢(伸舌
目前在排後面劇情
我好像也說過(想一想)
手頭有三章存貨才敢上傳呢(又溜了———!
2022-06-15 16:55:41
(悄悄話)
2022-07-10 21:56:24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