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3-12 11:31:38| 人氣56,067| 回應4 | 上一篇 | 下一篇

ㄿ續長今夢ㅛ第九十七章ㄼ未選定的花束

推薦 14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有誰注意 果實長花

其語深奧 便視如草

——因為我 你捨棄一切 這樣沒關係嗎?

——就是因為妳 統統都沒有關係!

FanArt by@Pikye_o0  in twitter

盛開美麗的花瓣

——官婢徐長今違逆律令治療敵軍

——的確當誅

不被承認為花束 要散開卻是很痛苦的事

命運重擊留給了父母最後的依偎就消失       

如果是這樣 就不要再開花

[——!] 長今睜大眼睛 四周昏暗

這熬人的等待 什麼時候才完結

不到一會  洪常又送來果腹饅頭

[再這樣被抓到可煩吧] 她反而擔憂洪常

 

[長今小姐!]  洪常看到上餐送的份還在

[妳總不能只喝茶水 ] 他明白這時候她哪來胃口

他交代些好消息

(——早前政浩被義府強行放出去

等了這些天也不見得有人提堂審訊

刑曹暗示一直擱置的是林督提調主意

醜婦終須見家翁”  想必政浩也了解原意

在刑曹與長今勸說下 政浩就先釋放——)

[剛見針房部送來閔大人 新官服] 這表示他複職

[曼大夫跟鄭大人暫住在德久家]

[他們都相信一定有好消息]

[在這之前長今小姐一定要撐著!]

 

只有自己還在未知結果裡

長今強擠笑容 [我怕你這樣會被為難]

[我很耐餓  大人有時間就先補眠!]

[你本來就很容易患風寒 要增強免疫力才...]

 

好快

洪常就被獄卒以通融時間到了趕出去

[長今小姐!] 洪常的隱憂化成一句

[閔政浩大人也是一樣!]

他知道政浩滴水不沾 四周奔走於///

[妳怎樣他就怎樣!]  重要是!!!

即便沒有明確走在一起

但大家都看到他們在一起樣子

[你們一定會再在一起!]

 

 

內禁執務室

 

[你們] 特寫依舊是林督提調穩重背影

[千方百計煽動大家廣造輿論]

[還真讓宮廷多了意思無一不在討論]

 

此時中宗酌量走肖當事人

既不能殺又怎能坐視不理

新進派與勳舊派之間爭權傾軋 朝政陷入混亂

中宗已經對此疲憊不堪

可這敏感特殊時刻  又多出兩種截然不同對立聲

 

[倭寇一戰 連我都手無搏雞之力]

[若不是徐長今孤注一擲 ...]

[保護百姓跟官員是她 怎能本末倒置給治罪]

[而被保護存活下的我]

[怎能安然接受不屬於自己的嘉許賞賜]

政浩焦急憤怒說出前因後果

其實他對林督提調恭謹 僅次於中宗

連同監營目的奏疏

如今出現

一是長今應該接受處罰 因治療挑起大小戰事的倭寇

二是認為危急情況以拯救一命護存當時官員同百姓

 

林督提調不為所動 繼續聽著

 

[能救徐長今]

政浩也看穿他意思 他低頭躬身

懇求目前最重要是

[只有大人你!]

 

林督提調問 [你說完了?]

見政浩不改姿態也不作聲

重重唉氣再問 [說完了嗎?]

 

見他漠不關心 翻看其他奏疏

政浩咬緊牙關 吞吞吐吐的 [...]

身子再彎下 [我的擅自不辭之別]

[ 十分抱歉給你添亂]

[真的很對不起]

 

[你是我最看重的學生]

林督提調 身份更是一品太子太傅之一

當年為晉城大君伴讀的政浩 的導師

[連絕美密探之稱的海爾]

想起中宗大多任務都委託他倆完成

[我倒以為你們會順理成章....]

 

[大人!]  政浩低頭回覆 [徐長今才是!]

 

[我知道你們關係不淺]

在牢房林督提調都看在眼裡

疑惑是他還是那個從不表露感情的...

那個官婢徐長今 究竟是什麼樣的女子  

他不禁質疑自己優秀學生的眼光

 

[她跟韓尚宮本無罪] 政浩緊接說

[現在正義對我來說]

[就是讓我珍愛之人平安無事]

 

曾凡事胸有成竹 一身威風凜凜的軍官

如今竟為一女子生死 俯首低眉

FanArt by @feurmich in twitter

[主上早有定奪 她不會死!]

[史書記還想編寫在偏史裡]

 

政浩猛然抬頭 一掃愁眉 喜不自勝

韓愛鍾的死已滅掉他大部分浩氣

再讓他失去 他可能不再堅持正道吧

林督提調更納悶 那女子何等惑力

[後面的事....你打算回濟洲島?]

[京城這邊更需要你!]

 

才剛放下心頭石  眼前又出現更大的石頭

政浩就已經陷入另一個沉思  

 

[橫亙你們之間的]

林督提調一針見血道 [是身份!]

[她依舊是官婢 即便你有萬全準備]

[今後所遇問題 都因她而起]

[今後面對不公 都因她而有]

[你的一往情深還怎保護她?]

[她是你顯見要害 她亦會因為你 遭受致命報復]

[這個事實 我必須提醒你]

[更衣吧] 林督提調 [見主上要拿見面禮”]

見面禮——

原來近年人參收成出現空前豐盛

估計有人侵佔成均館學田量產物

[那個所謂軍官蹲了半年 什麼都查得不清不楚]

政浩只能默默受命出宮暗查農田問題

林督提調表示這數十年的農田狀況百出

[同是種在泥土 照著陽光淋著雨]

[就偏偏種不出百本! 進口價好比鐵力木 ]

( 鐵力木———雖國內本土木材不少

但氣候濕潤的南洋 其木材儲量顯然更豐富

其中質量堅固的鐵力木扛腐蝕能力強

用以做成舵杆最能扛住暴風巨浪 )

 

對比起濟洲島 只需要應對邊境隱憂問題

宮廷所面對的還真是五花八門 花樣百出

政浩曾不解 辭官與成婚有什麼衝突

這才想起壽路說過

只要遇到她 就知道簡單就是幸福

他頭一次為收集信息的任務 感到力不從心

 

一踏出執務室

洪常就已經交代好消息 她被釋放了

[長今小姐還被賞賜 梗秈糯米各三石]

(梗米 秈米 糯米)  [德久叔他喜壞了]

[我說大人可能還要處理事宜]

[我讓他們先回去]

 

[!] 政浩淡淡一笑 [要處理的事....]

[我好快辦妥就過去]

 

X德久家

 

[我就說嘛!] 德久嬸 [這應該是立大功賞賜]

她抱著長今滿載而歸的米

心思要用進貢宮廷的米釀酒

[你們都一副哭喪臉的!]

[都沒見過風浪!]

[我家長今不在宮廷也能發光發熱]

 

[哎呀!] 曼大夫 [最能哭的是妳好不]

[整天嚷著要怎樣詛咒陷害長今的狗官]

 

[妳神經病啊! 說得沒妳份呀?]

 

[你老婆怎麼跟曼大夫一個性子]

雲白這幾天 面對這兩女人什麼都吵起來

頭呀 ! 一直在痛呀  !

 

[說是妳恩人導師 倒楣了]

德久嬸向長今張開手板 [我不管了]

[這些天他們住的食喝的 好給我結帳喔]

[算了 看妳現在都拿不出多少]

[我就寫在簿裡 記帳]

 

[你這沒人情味婆娘] 德久叔試壯著酒膽

[長今吃了那麽多苦好不容易回來]

[妳應該想著給她補身子食的 妳看臉頰都瘦了]

[張嘴閉嘴就知道錢]

 

[主要不是説錢德久嬸嘴上這樣説著

但還是悄悄撩起衣角擦了擦眼角

[我是幫她想生存之道]

[還有喔! 長今出事以來就知道偷酒喝!]

[你做過什麼? 我還三不五時去禱告]

 

德久叔不允許 別人少看他愛女心切

[妳以為我想喝啊?]

[我心裡可真的著火的急]

[什麼都做不了! 沒法子才喝!]

 

[喝了酒] 德久嬸更用力拍他後腦門

[涼了嗎?涼了嗎?涼了嗎?]

 

他們還像從前那樣無休止吵鬧

這時候長今才確實自己真的 [我回來了]

[我以為再也回不來這裡]

[我以為再也見不到你們]

她像孩子那樣放聲哭

 

大家都知道倔強的她憋久了

 

德久嬸兩行淚嘩啦啦下 [艾一古]

[現在不就見到了囉]

[那些王八蛋判官 草菅人命]

[肯定不得好下場]

[別哭了! 跟我出去買菜!]

 

忽然  [原來在這裡!!]

門外跑來纖瘦穿宮服的女子  

[我追你們苦了] 她氣喘道 [你們都不理我]

[還走得那麼快! 一轉彎就看不到你們 —呼!]

她拉著長今的手 [奉尹妃娘娘]

[讓我帶妳去一個地方]

說罷 挽起長今胳膊往目的地走

 

[丫頭!] 德久二話不說跟上前

只要他能力所及就會變得義無反顧

[不交代清楚! 我不讓長今跟妳走!]

德久嬸也許情陷他這樣特質?! (連小也編不下去)

 

畫面緊貼過去

趁女子迷失在交叉路口

[丫頭!] 德久一口氣攔到她們前

[!!!!] 語氣可真強硬

[是娘娘給賞賜嗎?]

(:!!!說了——特質呢 (就說編不下去嘛)

 

德久鬆開她們 挽起長今胳膊

如果不是賞賜 他真要把長今領回家

看到他一如既往 對人從不嚴肅老樣子

長今破涕為笑  感到不好意思 [抱歉]

[我對尹妃娘娘沒印象 到底是...?]

 

X

陽春三月的榆樹

鍾形花冠還沒長出葉子卻先開了白色小花

鏡頭往上潛伏著一暗銀身影

正虎視眈眈對面褪色酒房裡情況

 

原來政浩已與受命調查軍官接頭

聽他說自蹲點以來都察覺不了異樣

學田也沒有被侵占等等 

也許是天生機敏 政浩敷衍應付過後

便跟蹤他 來到崔某商社名下酒房

果不出所料  

軍官早就同流合污 隱瞞學田侵占事實

以及當中人參都被運到了其商社

由接頭到學田問題到量產物去向

信息收集竟然不到半天時間掌握得七八

不遠處 傳來深沉而悠遠的鐘聲

原來快到傍晚! 現在趕回去林督提調還沒回府

 

每敲鐘聲悠悠傳開

最後又往谷底沉下

 

古刹庭院的丹青畫 充滿古色古香

供奉阿彌陀三尊的鳳石寺門前

政浩數次剷除異教組織

視蠱禍百姓的信仰為邪魔歪道

為紓解糾紛 心中的困擾 甚至自然災禍

竟利用問卜 許願等方法達到與鬼神溝通

 

撇開一切雜念不以調查背景來到寺廟會場

尊身顏料有點剝落 悲憫之色儀態更顯莊重

住持大師喃喃低聲禱告 四五位居士正襟危坐

微微燃燒香火 連綿木魚聲

想到數百年來 這裡香火不斷 不禁讓人肅然起敬

 

此滔天大罪 小女罪該萬死

溫文儒雅韓尚宮用生命 換走愛徒嚴刑逼供

她只是聽我吩咐而已 什麼都不知道!”

 

韓尚鍾死罪!’ 判官下達 刑決

徐長今活罪難逃終生判以為官婢流放

 

/“現在正義對我來說

就是讓我珍愛之人平安無事”/

 

救百姓而醫治倭寇朝臣不滿

她本是罪身官婢 這事就是贖罪

 

那些執照的醫官大夫想起自己反駁

不就為了救死扶傷而從醫嗎

暫不說能否對敵軍一視同仁

一邊是自己百姓官員性命被要脅

一邊是對敵軍怨恨 大家寧死不從

我們不是更要敬佩在死亡面前 仍不忘初心... ”

 

朝臣招架不住 當然要敬佩呀

但何來需要賞賜? 就官婢而已!”

 

/“今後所遇問題 都因她而起

今後面對不公 都因她而有”/

 

搭上性命拯救大家的她 還不夠嗎

為夢想不斷奮鬥

看路走也會跌入萬丈深淵

悲慟眼眸裡透著無比怨恨 是他心痛地方

看不到的路呢? 太可怕了

早知這一切...我就跟隨娘娘一同死去

 

那個純粹稚氣笑容

彷彿能驅散愁雲的風 一笑 天下便太平

讓人無法移開 是的!自己就這樣被吸引了

縈繞在心頭 無法抹去

如今...... 一去不復返 ......

這麼說吧

當一個人面臨真正無助 才會有去相信神佛

 

/“你的一往情深還怎保護她?”

她是你顯見要害 她亦會因為你 遭受致命報復”/

 

身為大王內禁衛軍官 是一件極其榮耀的事

可料造化弄人 卻無法保護自己的女人

政浩不得雙手合十  閉上眼睛 唯求神明保佑

 

他那一身沉穩溫厚

心裡透著巨大的傷痛傳到了———

一位旁邊專心喃經的老居士 放下手中彿珠

 

政浩察覺到有人靠近

出於禮貌  兩人雙視互相躬身

 

[大人!]  老居士 直言政浩氣色不好

示意若不趕行程 可留宿一夜

[淨蓮住持大師剛從外地回來 明早由他誦經]

[不過一切隨緣吧]

 

此時德久家 白煙籠罩著角落廚房

德久嬸隨手把碎肉散在鍋裡

連肉爆香的蔥蒜 在油鍋裡吱吱響

 

[妳還好吧?] 曼大夫只能問

 

長今則在旁邊 淡淡笑 [!]

機械式地把材料均勻切開

 

[外面兩個男人 今晚要不洗碗]

德久嬸大喊 [保證把你們趕出去!]

 

[那個姓林的 什麼督提調喔]  德久現在可氣

一回來就滔滔不絕 指手劃腳訴說

[說長今喔...] 他氣得停頓數秒

[意思說長今蠱惑閔大人]

 

[也不失道理嘛] 雲白與他暢飲烈酒

半開玩笑道 [他身邊繞可多女人 個個名號佳人]

[稍微走得近 就是一起長大的曹女]

[那曹女也是絕佳美人  他也按兵不動木訥得讓人擔憂]

[偏偏就為這鄉巴丫頭 丟下內禁副官不要]

[跑去濟洲當四品]

 

[?!] 德久反駁 [就怪我家長今?]

[就是我家長今夠優秀 才得人喜歡]

[長今小時候 身邊也圍著群兩班子弟]

[大家都搶著跟她組隊去抓動物]

[人緣可好! !真氣死人]

 

話說回來奉尹妃娘娘

女子把他們帶到宮廷再往東的兩班府第區

走進偏僻又失修的寺廟裡 還要繞其後面

在荒廢後院 不指示都察覺不了到底要看什麼

[就在我們疑惑時候] 德久願意再轉述多次

[那個林督混帳就走過來了]

 

韓尚宮娘娘就在這裡

女子指著前邊有三塊石頭的地下

也介紹自己是尹妃待女 叫秀雅

這位是林督提調大人

 

(—晉城君 (現今大王慎氏 (現廢妃)

利城君 (現監營目)  尹允 (現尹妃)

伴讀政浩 壽路

均是當年林督提調的學生—)

 

應該由韓尚宮含怨而死那天說起

連病因都查不出的內醫院 就率先誣衊是韓投毒

同樣嚴刑逼供的義府都不可饒恕  

尹允不忍韓屍首隨便棄置荒山

便請求宮廷唯一好人曾是自己導師的林督

 

曾蒐集不少官員濫用貢品證據

他心痛 這女人成為他們首當其衝反擊對象

於是派人偷偷安葬 這 她便不用顛沛流離

 

[長今真是逞強] 德久說自己與韓尚宮交流甚少

但也感受到她對長今視如己出 可就被陷害致死

都不顧旁人一直擦眼淚 [她很乖]

[跟人家道謝 感激他們為她做的]

 

在西殿時候秀雅也說好多故事

尹妃娘娘半夜生病 找不到醫女時候

只有韓尚宮找藥草連夜熬藥 照顧

她跟娘娘說了好多妳的事

就算不曾見過!”

尹妃娘娘也覺得妳跟她一樣出色

 

我都不知怎樣報答你們長今抑壓哭腔道

 

回來呀秀雅為韓尚宮洗脫罪嫌

 

[?] 德久嬸喊食飯聲 [要開飯老頭就醉了?]

也把長今思緒拉回現實 [睡覺滾回房間 別霸位置]

[長今不就學醫來嗎 考上醫女不就擺脫官婢]

 

[擺脫?] 雲白果真稱得上酒仙名號

酒過三四壺 他依舊能談笑風生

兼冷笑道 [現在內醫院大多醫女都是妓女]

[又稱藥房妓生]

[妓跟婢都是同一意思 有啥區別?]

 

曼大夫見他冷嘲熱諷 不禁出聲反駁

[許多貴族女人都不願意給男醫官看身體]

[甯可不治亡 醫女也應運而生!]

 

[?! 妳就不知道現在內醫院情況]

雲白解釋 [外面招收平民醫女都不識字]

[為了解決長期缺醫女問題]

[現在都從官廳挑選識字的]

[論卑賤 ! 不分上下 !]

 

[可笑!] 曼大夫 [宮廷招收醫女]

[都被叫去招呼大使 去酒宴!]

[為了做小妾哪有心思學醫]

[當然長期缺人]

 

[對呀] 雲白 [醫女就這樣 !]

[你說還擺脫得了官婢身份嗎]

 

[步步為營] 曼大夫 [也能晉升訓育醫官]

[世宗大王的素飛 !世祖朝的蝶裳!] 搬出實例

[即使是賤民出身 但通過自身努力]

[不也成為聲名遠播 流芳百世的醫官啊!]

 

[都是萬中無一呀] 雲白不否認她們地位

[不論怎樣 她鐵定被推去服侍官員]

[這就是目前醫女優先工作實況! ]

[在濟洲島 不是妳跟洲牧關係 ]

[長今哪來好好在醫房工作 跟妳出去治療患者?]

 

[臭男人!] 曼大夫最討厭輕視女人的男人

[就是你們這種不尊重女人的!]

[你真不知道母親生孩子九死一生經歷]

 

[喂喂] 雲白[現在講的是內醫院現實!]

 

自貶為官婢 便不曾有過入宮念頭

現在唯一能入宮途徑 便是通過醫女考試

然後像秀雅說的 向上爬便能看到主上病歷簿

只有往上爬才能調查真相 為韓尚宮洗脫罪嫌

(即便中宗因雲白說的舊患發作而施針後甦醒

但內醫院包庇醫官誤診 加上韓的招供”  最終以投毒定讞)

長今如夢初醒 她絕不能一直在悲傷中忘記她的冤屈

哪怕是藥房妓生  也要從這裡開始

 

[女人!] 德久嬸聽罷道 [最重要是歸宿!]

覺得把握現在最好 [真是蠱惑閔大人又怎啦]

[找到有錢有勢男人 做小妾又怎啦]

[生下孩子 培養感情 人生就過了]

[說不定閔大人不娶元配 就先娶妾呀]

[長今妳走這條路最適合不過了!]

 

長今不作聲 筷子移到蛋塊那邊

心想 哪條路都擺脫不到這卑賤身份

而且—— 妳就是他的致命要害

妳的身份林督 會摧毀政浩抱負

抱負?!

如同夾起內心深處揮之不去的怨恨

從前為食料理的人感到幸福而努力——

我曾經的夢想——!

還有——摧毀政浩抱負

這話就聽得更沉重

 

思緒回到中午

接過眼色的秀雅借買酒把德久叔支開

 

剩下自己跟林督提調

直覺說他一同出現 必另有目的

眼前額頭爬了幾條深深的皺紋

臉皮一直緊繃著 嚴厲的目光

[我曾是現今大王的太傅師——]

[也是閔政浩導師!]

[我全名 林太真!]

 

他直勾勾瞪著自己

對了!! 那天牢房跟自己對視的人

想起政浩說很受他照顧

他拋下一切跑到濟洲島

果真都無法直視 ——  !!

 

長今只能低著頭 不知道說什麼

 

[閔政浩九歲伴君入仕 ] 林督提調

[十一歲應試便中了尚書]

博學之才的政浩早獲得無比成就

慧眼識英者 年紀雖小卻成了他助手

[武藝高超 十二歲內定為內禁從事官]

宮廷內禁衛還要挑顏值 身形體態

[為人謙沖不矜不伐 自身正義凜然]

如此優秀的男人 男女為之垂涎三尺

[想進一步發展翁婿關係者大有人在]

但他絕不輕易把愛徒拱手讓人

[他人生本應一帆風順 步步高升!]

對政浩不惜放棄一切 只為眼前嬌弱女子

[可妳的出現———!]

 

言語透著恨鐵不成鋼的無奈 

被轉角處的姜德久聽了

他巴不得衝上前講

怎了啊? 是我家長今失禮人啊?

但被秀雅拉走

還說林督對女人很溫柔不會令她難堪

 

[我是很欣慰!] 停頓良久 林督深唉道

語氣也變得柔和

 

長今疑惑 嗯出聲 也不敢回話

 

[對主上奉命謹慎 做事認真嚴厲]

[對外不管做什麽都想著造福於百姓]

[風雲氣多 兒女情倒不為所動]

[我跟他父母 甚至主上都摸不著頭腦]

[有哪位女子能讓他傾心]

 

[我知道妳失去好多] 林督表露出惋惜

[妳的痛苦 恕我無能為力給妳分擔]

[我深信閔政浩一定會為妳赴湯蹈火]

[] 林督 [妳就是他的致命要害]

[像他這般情深男人不見得還有誰]

[同樣 朝廷還能有誰文武雙全 為民造福的官]

 

[僅憑正義之心] 林督道著他憂慮

[難以抵抗人情世故”]

[明明做正確的事 卻被排外]

[妳的身份 會摧毀政浩抱負]

 

[恩—?!]

被德久嬸曼大夫吵鬧 拉回到現實

這口蛋塊太沉重 放到嘴裡也咀嚼不下

 

今夜月色被 朦朧霧裹著

讓窗外樹木顯得分外沉寂肅穆

畫面來到鳳石寺 居士們都就寢了

 

走廊來回著兩個小和尚

[前不久他醒了 老士給了他熱粥]

他們各拎著毛巾跟壺暖水

[現在應該睡了吧?]

他們小心翼翼 拉開房門

 

臥在米塌 臉頰通紅的是政浩

風塵僕僕來到漢陽

提心的擔憂跟連寫奏摺

別說精神疲憊 這些天都食不上一頓好飯

身體撐不住 病倒了

 

[還在發燒呢] 小和尚溫柔地敷上毛巾

 

[要叫他起來喝水嗎?]

另一和尚看著自己水壺毫無用處

 

[你傻了嗎?放旁邊嘛!!]  

 

好快兩人悄悄話遠離寢室

政浩乏力地睜開眼睛 外面依舊一片黑

陌生地方輾轉不寐

即便醒來都擔心長今會不出了什麼意外

腳腕還有腫痛嗎?

回家路上會遭遇騷擾嗎?

(總有人以為只要是官婢就可以為所欲為

在濟洲島 好幾次教訓過不自量力的人)

要是途中有人故意找荏 

雖然逆來順受 但骨子裡還是有那麼一點傲氣

一旦刺到她 她就會豎起滿身的刺給予還擊

這樣想來 她是個經常惹禍的女子——!

早知道就回去

正因為她這樣 他更加為她擔憂

一旦不在眼前就感覺心裡空空落落

 

與此同時 長今的心也被掏空

喪失感包圍著她

父母 陽雪 青樓的大家 韓尚宮

他們統統沒有餘生就含恨而終

愈是對自己清深義重的人就死得淒慘

 

從少女到大人

花蕾綻放出花

/儘管當時很小 但仍記得父母總是幸福地依偎/

 

不能成為花束 

那就鑽回果實

/“妳的身份 會摧毀政浩抱負”/

 

在扭曲不衡裡 

消化一切甜蜜

 

相隔異地

兩人同時眺望夜幕

繁星點點

訴說著每一件往事

她與他徹夜不眠

 

 

<<待續

續長今夢第九十八章我們化風雨守望妳(上)

 

台長: Jia

小西寧
偶然回來看更新情況
結果今次連更兩章😱!!我太激動啦!!😭
實在等太久🥺現在先拉下來留言
先慢慢回味之前再回來看😝
大大要繼續填坑!!🙌永遠支持
2022-03-13 17:39:50
版主回應
哇(感動躬身)
大大謝謝西寧大持之以恆回來支持呢
之前一直被各種耽誤(還是賴拖延症)
就算再慢
我也會把這邊寫完呢(笑)
2022-03-15 14:57:52
(悄悄話)
2022-03-18 15:54:21
小西寧
這段時間大大是去深造對吧🤭🤭
文筆愈來愈細膩小詩都可以單獨抄出來💪
德久家那段好有臨場感🤣
彷彿能聽見電視劇兩夫婦吵架🤣🤣
小閔跟林督講徐長今才是🥺看得心藏都快跳出來
豁出去的覺悟好有感覺😢😭
2022-03-30 12:04:42
版主回應
謝謝西寧大抬舉(興奮)
嘻^^護妻號上線需要的需要的
2022-04-01 12:07:09
(悄悄話)
2022-04-30 10:16:50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