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30 23:02:56| 人氣1,222| 回應17 | 上一篇 | 下一篇

ㄿ續長今夢ㅛ第九十五章ㄼ誰掛雲帆破浪

推薦 15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 壽路 我們已經待在宮廷多少年了!?”

猛然間驚醒的政浩 [!]

伴隨肩上傳來的劇痛

讓他意識到 剛只是出現夢裡的故音  

說夢不是夢 是被喚醒的那個午休回憶

直至他健在 心裡回復他說 十二年了!

 

鏡頭倒回到那時候

FanArt by @feurmich in twitter

我說呀!” 壽路再三提醒

每次你放宮假 海爾都會跟你出宮!”  

你總不能表現得那麼冷淡

由以前 她就比你更主動!”

 

男兒志在四方政浩 又何必兒女情長

方況....”

 

方況你跟海爾只是好友而已嘛

壽路嘆氣補充道

海爾身邊不乏追求者 要麼她一直在等你

要麼就果斷些吧

 

九歲那年與張壽路被晉城大君納為伴讀



FanArt by @feurmich in twitter


今後人生只為守護主上而活?”

他繼續有感而發

 

而政浩清楚記得那天 自己並沒有回復他

那時候壽路就多次透露過自己想辭官回鄉

確實也到了成婚年紀 也與香玲小姐合襯

可是他就不懂 辭官與去成婚有什麼衝突

 

他們 (宮外好友) 羨慕我們當官在宮廷不愁食喝

享受著穩定薪俸又拼博到內禁軍長一職

壽路當時也不到二十五歲年紀

就已經掌握了大多人夢寐以求的人生

性情豪爽且心地善良 容易跟下屬打成一片....

壽路展露出由心喜悅的笑容道


FanArt by @feurmich in twitter

他們沒曾想過 我如此憧憬與心愛之人

過著簡簡單單清心寡慾的生活

 

思念作祟 政浩紅了雙眸深深長呼一口氣

 

當你遇到她壽路了解政浩這愛情鈍子

哪會容易理解當中得來不易”  他化作一句道

你就會變得義無反顧!”

 

如今他掂著手中那枚戒指

想必他也察覺了什麼了吧

 

 

[! 看那!]

外面傳來一班稚嫩童音

思緒亦飄到朱窗外

原來是——!!

山上飄落一片薄薄雪花

回顧起前段被攻城掠地

數以百計家園被摧毀 還有死亡

一切如發生在昨日

但這都已經是兩個月前的事了—!

妳還好吧?

作為冬季領目 雪花很快帶來了一片雪雨肆虐

 

——閒來垂釣碧溪上

 

瓦房頂蓋滿了雪 風與雪把樹枝壓彎腰

[! ] 小胖娃摔了一跤 [不許笑!]

孩兒們圍繞一團團不是堆雪人就是打雪仗

 

恢復以往那條歡樂村莊

 

——忽復乘舟夢日邊

 

長今呢 她與曼大夫等一行大夫

前往傷亡嚴重的大牛島!

不分晝夜治療傷者

得知有部份逃到離島去

長今亦義不容辭 兩島穿梭幫忙

[你再按捺不住 抓爛傷口發炎]

總算比來的時候活潑開 [我就要吐血囉!]

是曼大夫徒弟她貼心贏得大家了認同!

在這裡(濟州大牛島) 寒夜只要不下雪

將士與州牧 (像他活蹦亂跳沒有官威感!!)

有別於宮牆內要對貴高低眉折腰 對卑下賤視冷嘲

他們毫無顧慮拋開身份貴賤

與村民老少 官婢 士兵 還有幾條土狗

圍著營火載歌載舞 歡樂確是恢復健康最佳良藥!

愉樂景氣亦與明國的快樂重疊

 

即便長今展露多了笑容

但偶爾也被看出表面快樂下是愁憂

讓人可望不可即的感覺

穿過營火鏡頭往她思緒拉近

找到了她——!

——X

目睹自盡的兩人皮開肉裂

嚇得回偏院路上 都被監營目攙扶著

看到曼大夫與雲白嬉鬧

心情總算得到平復  一切悲傷也得要重建!

監營目婉拒了一同晚膳

曼大夫與雲白識趣地去準備膳食

 

長今才能光明正大去查看大人傷勢

與政浩共處一室 (: >///<)

 

她想起與他 情共相擁斜崖下

迷人的唇瓣 他甚至質疑那不是酒精作祟!

兩人相視禮貌點頭

空氣總瀰漫奇怪的尷尬

 

她輕捏起棉花蘸上微量酒精

深怕當酒精沁入皮質時 會加劇傷痛

她輕吸一口氣 細細在傷口旁擦拭乾血跡

 

見政浩眉毛擰了一下

她溫柔細聲說 [忍一忍...]

 

[妳總是讓人出乎意料] 政浩 [妳救了大家!]

 

[我卻無法意料這樣結局]

長今搖搖頭否認是自己功勞

我不能重來!” 她接受命在旦夕事實

在最後一刻懸崖勒馬!

小女罪該萬死!”

有那麼一瞬

她似乎同時看到韓尚宮娘娘最後影子

有仇必報 讓她在失去摰愛才頓悟應早坦誠內心

亦讓長今在相信政浩十字路口 走得更穩健

[曼大夫會去大牛島幫忙] 她交代

[我想我也會一同過去....]

 

[我會去找妳!]

政浩知道這會是保持她活力的選擇

[我不想成為妳負擔]

[待不用換藥膏程度 我便去找妳!]

[等我!]

 

傷口彷彿被她垂眉甜笑的溫暖治療

不再疼痛了

 

等我!”

鏡頭拉遠 回到營火堆

! 原來是在等人呢!

 

兩島穿梭

彼此都錯過了約定

 

這一天碼頭駛來了一艘宮廷

說是傳諭令 [果真閔政浩在這裡!]

州牧硬著頭皮了解情況

擔心政浩在自己庇護下是否會被定罪

 

使令卻靈機一動去  ——

在這交代下出賣整島的男人!

倭寇戰敗 州牧念在交情上沒有採取實際措施

即便仍是官人 卻變成過街老鼠人人喊打!

 

自政浩與長今出現 

不但眼紅州牧額外照顧他們

監營目還都對他禮讓三分

雖沒一絲交流便視政浩為眼中釘!

他自以為先一步把政浩押過來! 便得到尊重?!

 

政浩也料到這一天制裁來臨

對被套上繩索 也不反抗

使令還真以為做對了事 五花大綁把他拉扯到本廳

 

[?!] 政浩瞄到宮廷來的隊伍 嘴角微微上揚

[!] 闊別數月的搭擋

站在令官旁邊還像不成大器小樣!

洪常見狀斥喝道 [放肆!]

[竟對水軍萬戶大人無禮?]

 

地方水師將領?!

[從四品武帥授予誥命!] 賜上令牌新官服

 

[水軍萬戶——?] 足足比州牧還高的官品

嚇得他頓時腳軟 跪地

 

[汪汪!] 連銀犬也來跟著出海來到主人身邊

牠一下撲向政浩不停地舔

雲白懸在心頭的大石能徹底放下了

似父親那樣慈愛拍著政浩肩膀

 

直到令官留下洪常與銀犬回程去

政浩才意識到 突如其來的新身份是中宗安排 

原來他....



FanArt by @feurmich in twitter

隨即他召集所有士兵說 [這十年被襲擊二十多次了]

[但到現在還沒有一個好的對策!]

[所以我已經上奏朝廷! 必須要築起城牆!]

[因此 過了雪暴 天氣穩定下來!]

[工程便開始——!]

 

[遵命!] 士兵

 

X監營廳

[?!大人物又來?]

連眼角都不瞄 監營目繼續他的書法

[哪怕你做了皇帝 我都不會知道那姑娘去哪呢]

 

政浩不知道他什麼葫蘆賣什麼藥

還真不敢相信 [沒想到你還活著!]

[近年的暴亂....]

 

 [都要算我頭上? 那我可真忙呀]

——什麼!

———還活著?

[我勸你別涉足太深]

他輕笑 [除非有多條性命]

 

(:你們都在說什麼?)

 

X

不知道又過了多久

門外的雪花又帶來一批新雪

與嚴冬的雪不一樣

這批雪很溫暖的 落到瓦頂就已經溶化了

吹來的風不再那麼刺骨 但吹在人身還很凍><

[哞——汪汪!] 睡在門邊的銀牙 忽然叫了起來

 

[?!] 除了自己  離開的壽路 ——等

——等!那洪常呢? 牠偶然也會給面子啦!

那麼就只有她獲得牠的尊重

 

沒想到那夜短暫道別 就隔了兩個月

他徐徐向前面光暈走去

儘管外面的雪還沒融化

跨出門檻一刻 小鳥從溫暖甜夢裡甦醒了

——!

三千青絲挽成霧鬢雲鬟

前額瀏海梳後 使臉部更顯線條感

[好久沒見呢...] 她彎下腰摸摸牠的頭

銀牙歡了 幾乎直立起來去舔她臉蛋

[?!]

近在咫尺的他滿身盡是秀氣

褐眸似水 她含情脈脈點了點頭

朱唇間漾著清淡淺笑 彷若無聲的誘惑

 

然而———!

在這樣唯美下———

[——大——大人] 屋裡洪常又著急什麼

[聽說她們回來了!] 他叫囂著分享這好消息

(算了! 不罵你 不過下次能否先看情況呀?)

 

在宮廷 數次無意撞破他倆約會

都受上司冷暴力揶揄

可是離開嚴森宮廷 在這裡也許會被揍吧?!

洪常只能笑 只剩下笑 [長今小姐!又見面呢]

[不容易呢 想必這段時候都辛苦妳了]

[大人他可心疼死了!] 那麼我就推大人你一把

[別再離開大人視線喔!]

(: 這一推可真有力!

 

被說破了嗎? ! 泛紅臉的政浩左右支吾

[那麼] 他還故作平常淡定地回

[徐內人會聽取他意見嗎?]

 

長今抿著嘴 沒有回話

她總是羞澀笑 是什麼意思?

[長今小姐!是去提水嗎?]

洪常識趣找到機會離開

他自動請纓說 [我來幫妳吧]

[大人還不請長今小姐進去喔?]

 

洪常接過後看見裡面滿是雪花

[難怪那麼輕!]

[還以為打井水會結冰呢]

 

[這是臘雪] 長今笑笑說

 

[也是井水?] 洪常疑惑

 

[接臘月下的雪 融水了來洗眼 能退眼紅]

[煎茶煮粥可以解熱止渴] 長今解釋其功效

[塗抹在衣服或書本上 更可以防蛀蟲]

[放到夏天 大家用來擦洗身體 還可以消除痱子]

 

[那比雨水的用處來得更為廣泛!]

[奇怪!] 洪常 [怎麼沒見大家忙去儲備?]

 

長今苦笑 [大多數人都不願意聽取大夫建議]

[更方況 我戴罪之身來到這裡....]

[大家沒有排擠我 已很幸運了]

 

[即便如此] 洪常 [妳依舊為大家默默付出]

[我說 他們才是幸運!]

 

政浩著迷她善良 還有她的專業!  

他命令道 [你聽到了吧! 讓百姓廣知這件事!]

 

後邊門探出州牧八卦笑臉

他偏要介入他倆之間  [妳回來啦了?]

 

[大人?!] 長今似見到老熟人 笑著躬身

[! 曼大夫讓我回來休息幾天]

 

[自從妳振作了 曼大夫就好食散懶]

州牧還要轉目確認情況 深怕她就躲在一旁偷聽

像極德久叔! 難怪長今對他有格外親切感

 

州牧實在很喜歡這丫頭

這段時間裡 他看得很清楚!

不管是地位尊卑 還是落魄白丁

對所有的人———! (特別跟曼大人對比起)

她總是彬彬有禮 對任何病患更是無微不至!

加上政浩蓋章一事

他放下她是大逆不道之人身份!

[妳來了 我才頭次見到閔政洛大人寬容呀...]

 

[徐內人!] 政浩又知道又要被開玩笑

對了都忘了她連日奔忙 [耽誤妳久了]

[我送妳回去吧!]

 

長今降為官婢是改不了事實

州牧見他依舊不改對她稱呼

想起雲白說過 他對她之間是沒有階級!

 

長今笑笑婉轉 [大人還在辦公時間呢]

[我自己回去就可以呢]

蹲下身和藹地撫摸銀犬

連暫別的羞澀笑依舊屬於政浩

而他亦不捨得地看著她漸遠背影

看在眼內的州牧就問政浩一句

[她是你的意中人吧?]

 

政浩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

 

州牧拍拍心胸道

[我一定會幫你守護她!]

也清楚他倆不方便談論彼此關係

 

[奉天水也很重要!] 政浩

[必須跟防牆一樣!一起蓋起來!]

 

X

綿綿細雨下 放眼村落田野裡

來來往往穿梭的農民們終於停下忙碌身影

人勤地不懶   秋後糧倉滿

臉上都展露出微笑

是嘛 ! 俗語說一年之計在於春

播灑的希望種子 盼望會有好收成!

 

雖貴為水軍萬戶 政浩卻挑選了樸素簡約的官服

依舊與濟州島百姓那樣 每天粗茶淡飯

他曾說過 唯獨長今下廚 才會去記每道風味  

—哈 偏院地方不大 夜裡總會擠滿來蹭吃的!

 

這一天羊商為答謝治療痊癒 送來肥美羊肉

確實長今不負聚望

一道不膻又滋潤的紅燒羊肉上桌

天寒地凍 熱哄哄的羊肉進肚既能暖身又補身

此道美味讓大家光看就已經垂涎三尺

 

[十二塊羊肉!] 美食當前 誰都逃不過雲白鷹眼

他夾著州牧的筷子 [每人兩塊!]

[每個人我都算著! 你已經食了第二塊!]

 

與他夫唱婦隨的曼大夫也湊熱鬧

 

洪常也不什麼老實小伙——!

趁他們你一言我一語喋喋不休 他塞了滿嘴肉 

——結果嘛! 少不了給雲白狠狠敲後腦袋

-

--

---

夜深人靜時醒來的銀犬伸伸懶腰

牠低頭與跑來的小雞交代什麼

便拐彎來到亮著燭火的房門前

熟能生巧地鼻子頂了頂 再用爪子拉開門

難道是找食?

從牠角度看去 政浩與長今伏在矮書桌睡覺了

牠輕輕的來到燭火燈前 大概這樣情景看多了吧  

都嫌棄主人遲鈍!

吹滅之時也不忘投給他一點進展也沒有!”

 

 

畫面再亮時  已揮別了冬天

這一天洪常竟然說著 大人!”

能光明正大與長今小姐一起

離開宮廷總算值了呀

 

又說什麼了?” 執錄毛筆遲緩一下

別忘了待會還要去視察邊防!”

出門東西準備好了嗎

 

哎一古! 應該沒有律例 限制四品官不能娶下民...”

跟長今小姐經常出雙入對! “

大家都悄悄話 背後亂七八糟猜測

 

鄭大人跟曼大夫呢政浩我們都住在一起!”

怎麼就只有我跟徐內人意思

 

我們都看出了洪常恨鐵不成鋼

直接講 大人難道一輩子都這樣嗎?”

 

出納簿一事政浩 我至今無法開口

歸根究底 韓尚宮的死 我亦有責任

徐內人又怎會輕易放芥蒂

能默默守護她 我也無悔...”

 

她對大人的心意!!! 就跟你對她一樣!”

洪常鼓勵他先坦白!

只需一個小小突破口而已!”

 

也跟我同一心意?

 

[對比起宮廷] 長今輕聲說道

[大人更喜歡這裡對吧?!]

 

她輕輕一聲 便把政浩從思緒裡抽出

兩人閑閑走在金燦燦油菜花山腳下

!! 這裡沒有宮廷喧囂浮華

政浩幫長今提著沉甸甸藥簍

綠油油的稻田隨風跳著輕快的舞蹈

 

他點點頭輕描身邊自然的臉龐

單是她 一顆隨意而安的心就足夠了

[大後天就是立春日了! ]

[我有放官假期 到時候請妳...]

 

 

長今笑說 [還要我安排工作給大人?!]

[大人就休息嘛 平日都過來幫了我很多呢]

[都給曼大夫說我老實不客氣使喚大人你了]

 

[原來給了妳這樣麻煩...]

政浩一本正經回應 [那麼!]

[我就在一旁看著妳吧!]

 

[——大人!] 長今紅了雙頰

 

她不知所措可愛模樣 使他樂在其中!

也跟我同一心意?

藍湛湛的天 空闊安靜

彼此心事早已洞穿 才選擇適可而止

說不定害羞的倆人 都在等待某個推力><

 

似乎都感覺到一股肅氣

色彩繽紛洋溢鎮裡來了單一深紅色的隊伍

———!

[我們接到命令] 義官五花大綁令下

[官婢徐長今治療倭寇]

[犯下通敵之罪! 必須押送義府調查]

[閔政浩大人你亦涉及在內 請你也跟我們回去!]

 

——!

使令只知難以擺脫判賊罪名

便把一切責任全歸咎於長今

暗中去信誣陷她與倭寇串通一氣!

所以連同政浩亦被押送到漢陽義禁府

 

此時 

政浩與長今皆被反手捆綁

肩並肩依坐在搖曳船上一角

脖子癢癢的 他轉動著眼球

發現她幾縷髮絲 被微風吹到在脖頸處撩動

 

另一邊廂

朝廷正因走肖為王事件鬧得滿城風雨!不得安寧!

 

[?!] 忽然政浩左肩感到沉重

他扭頭一看 是長今挨落在他肩膀

儘管左肩被壓得有些麻木

脖子也被撓得癢癢

但他始終巋然不動

/通敵判國罪者 皆以律例處之凌遲!!!/

 

肩上的生命就更重了

 

[以前經常聽見相約黃泉路上] 長今

[那邊肯定人頭湧湧吧]

 

即便會相聚

政浩沒敢面對哪怕得一刻的分離

這份恐懼使他講不到什麼!

只把頭一側 耳朵緊貼著她頭

 

海風沒有停下吹拂

他倆髮尾就像兩株隨風飄搖的垂柳

彼此緊密依偎著

 

 

行路難 行路難

多歧路 今安在

長風破浪會有時

直掛雲帆濟滄海

 

藍海與遠天銜接

茫茫啟航裡看著閃著琉璃瓦的光澤

遠鏡隨之往鏤空的船窗拉近

 

銀鬢髮到耳廓再到脖頸

輕舉潤白的左手托腮

此一投足 無不呈現冷靜嚴謹

散發著生人勿近般冷清孤高的氣息

——咦?!

 怎麼監營目也一同上船呢?



我叫李南!  

 

(:?! 稱呼了幾章監營目大人!!!李大人嘛?

怎麼才介紹你?! ......)

 

還是在宮廷生活時

大家向我叩頭道——"旭城君—!”

翰海亦拓寬了他茫茫無限的思緒

他娓娓道來

晉城君

是我同父異母弟弟

而他是當今君主——!

 



(: 什麼?!

 

<<待續

 










台長: Jia

(悄悄話)
2020-07-30 23:08:14
(悄悄話)
2020-08-01 09:46:40
uni2019
nice shade of text

shades of blue

👍
2020-08-01 23:11:43
版主回應
hehe><
good luck to u!
2020-08-02 14:38:51
(悄悄話)
2020-08-02 15:17:24
uni2019
조언 해주세요?
2020-08-02 15:55:20
uni2019
https://youtu.be/vPBOmqOKfwY
2020-08-02 16:00:25
(悄悄話)
2020-08-10 15:55:27
(悄悄話)
2020-08-10 16:12:00
uni2019
我還是菜鳥

樓上打錯
2020-08-10 16:13:18
uni2019
https://youtu.be/L5Y8yjSbmOY

請按歌做~~~
2020-08-10 16:15:23
(悄悄話)
2020-08-10 23:28:04
(悄悄話)
2020-08-14 07:21:28
(悄悄話)
2020-08-18 23:25:56
(悄悄話)
2020-08-19 11:41:58
uni2019
and who might that girl be?🤣😆

holding back laugh and choking on coffee,very hot coffee

Djia, now it isonly 743 am you got me laughing already
2020-08-19 22:42:46
(悄悄話)
2020-08-19 23:02:14
小西寧
我視角跟銀牙一樣😒
古代人關係吧兩人都有那種相敬如賓感🤔🤔
所以好期待大大說的下次直接來🤭
2022-03-18 22:14:51
版主回應
是不是也要吠出聲:就這?
古代的氣氛或多或少有關係
但我眼中長閔就是對再熟悉都有點距離感的cp
(這比較好編曖昧情節?!(微笑
那個直接來嘛 先醞釀下
2022-03-20 14:07:57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