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19-10-27 23:54:11| 人氣925|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1 收藏 1 轉貼0 訂閱站台

舊文重貼:母狗老師的私密日記-待價而沽,價高者得(四)...

【七月徵文】母狗老師的私密日記-待價而沽,價高者得()...

 


作者:風和日麗(Julia 
2019 / 7 / 16 
發表於春滿四合院



因為"春滿四合院"那邊廢止了每月徵文活動,也看不見他們打算把已經投稿的文章、另外分區做收藏,因此,與其擱在院子那裡被人遺忘、無人問聞,Julia姑且就把這一篇之前做投稿的舊故事、重新分成幾章給貼上來做分享;如果大家的反應夠熱烈,也許還會張貼下一篇吧!

 

Julia不忘再做一下提醒:本篇故事純屬虛構、並內含大量18禁限制級內容,故不滿18歲者,以及對情色、暴力、血腥內容有所不適或厭惡者,請務必斟酌是否要繼續閱讀本篇故事,Julia在此謹做閱讀前的義務告知。

 

---------------------------------------------------------

 

我是Julia,原本打定主意在院子裡,就此當個安靜看看文、偶爾回回文就好了的路人!但無聊的在家過著養胎的孕婦生活時,偶然在"七月徵文"中,看見院友Vancouver1990端出的一道"豐盛大菜",也激起我的一時手癢、痛快的完成了這一篇徵文故事。

 

這次寫得不是我和我家達爸之間的故事,所以,這裡就不多做贅述了;如果看完文、連帶對我們家故事有感興趣的朋友們,就有勞自己爬文一下囉!

 

而這一篇故事的篇幅有點長,大約有34000字,還請各位在閱讀之前,可能需要先準備一下"耐心"這樣的東西喔!

 

******

 

(承上一章...

 

412日,傍晚‧半小時前。

 

早上,在校長室,我帶著班長向林立宏和他的母親道歉後,原本,還要多聽上一些、我們偉大的里長夫人的嘮叨的,但班長最後露出的、那個皮笑肉不笑的"小惡魔的微笑"後,里長夫人的話根子也隨之一停,就連一旁跟媽媽坐在椅子上的林立宏、也惴慄不安的抓著他媽的...嗯,他媽媽的衣角和一臉害怕了起來。

 

「妳看看...那孩子的表情...那是一種會殺人的人的眼神啊!還有那笑容...看起來是笑,但感覺起來...卻像是在哭、在生氣、在怨恨著誰的好幾種情緒...」,走出校長室,里長夫人、也是林立宏的媽媽,她把我帶到走廊的圍牆邊、躲著班長的視線對我這樣說。

 

這一點,林媽媽倒沒有誇大其辭的"指鹿為馬"-連我也感受到了、今天班長在笑容裡給透出的陣陣寒意,那是到現在為止怎樣的人生經歷、才能造成這種眼神和帶著寒意的笑容的?

 

只是,我也沒辦法再深究下去,畢竟還有一整天的課要上、好幾堆作業本要改呢!

 

然後,下午4點多,正當我打算下班時,手上又是拎了一大叠數學習作的走到了車子邊。

 

剛剛才停歇的一場暴雨雖然短暫,卻很快的在操場跑道、校園草地給激起了一灘又一灘的髒汙積水,好不容易避開了這些水灘,我卻又得踩著泥濘到學校外的一處空地去。

 

今天,我晚了點到學校,也沒擠到學校內的停車位,只好把車子停在了西側門外的一處空地上-四周除了稀疏搖曳的樹林外,就只有一間感覺被荒廢掉的破舊小廟,周遭流瀉著一種說不出來的鬼影幢幢和陰森氣氛。

 

然而,比起鬼影幢幢和陰森氣氛,真正恐怖的、卻還是一種叫做「人」的生物。

 

「妳就是蔡美雪...蔡老師?」,正當我走近我的那台雪白色轎車、先把數學習作放在後車廂上,好騰出手來解除車鎖和打開車門時,一個穿著紅色洋裝的中年捲髮大姊、卻神出鬼沒的出現在我的面前。

 

「我、我是,妳是...」,這個大姊的臉看起來有點熟悉,但我卻想不起來在哪裡看過她?

 

「我是何主任的老婆,妳這個狐狸精!」,原來如此,我在何主任傳給我的照片中,確實有看過這位大姊、她穿著一般便服時的樣子。

 

但「啪!」的一聲,我莫名其妙的挨了、這位大姊的一個耳光;這一下,讓我的火氣也被打了上來,也不甘示弱的還給了她一個耳光。

 

後來,我們開始了一番拉扯推擠,居於下風的這位大姊,一個用力的推開了我之後,突然拿出了一把水果刀之類的刀子對著我,登時,也讓我冷汗直流的當場表演起、什麼叫做標準的"呆若木雞"

 

這真是所謂的「女人何苦為難女人啊!」,原來,她在看了何主任手機裡的訊息和通話紀錄後,自己一廂情願的認為我是勾引她家何主任的狐狸精,也覺得我和何主任摔倒重傷的事有關的這位大姊,她也是縣裡某一間學校的女主任。

 

但如今,她只是一個陷入歇斯底里的大老婆,眼裡,只看得見我、這個被她自以為是給認定的該死狐狸精,還滿身散發著不惜"玉石俱焚"的報復殺意。

 

而這是什麼感覺?無奈?委屈?還是憤怒?明明我是妳老公性騷擾下的受害者啊!怎麼...我現在倒成了妳口中的狐狸精?還等著被妳用刀子在身上戳上幾個洞才行?

 

「這是什麼人生啊?」,突然,一種累了、乏了的疲倦感襲上了身,又一個無法給出正面答案的自問自答後,我竟然只是呆呆的站在原地,等著何太太拿著刀子、一路向我快步走了過來。

 

然後,有一根粗樹枝使勁的打在何太太的後腦杓上,沉悶的一聲鈍器敲擊聲過後,何太太往前撲倒的倒了下來,同時,也激起了地上一大片的落葉飛散和泥水四濺。

 

「老師,妳沒事吧?」,一邊說著話,一邊拿著粗樹枝在我眼前出現的身影,又是我的班長、我的小老師的蕭世群。

 

...班長的眼睛裡...這就是林立宏的媽媽說的、那種"會殺人的人的眼神"嗎?就在等著我回應她的時候,只見班長又往趴在地上的那位大姊、毫不在乎的又再兇猛揮打了幾下粗樹枝,然後,那位大姊就再也一動也不動的、定格在趴地不起的姿勢中。

 

「嗯...」,我驚魂未定的應了班長一聲,不料,接著又被響起的line的通話鈴聲給嚇了一跳。

 

「喂,是你啊!什麼事?媽...自殺了?」

 

「是啊!吃安眠藥自殺!我們現在人在新城醫院這裡,妳真不孝啊!大姊,就算妳真的不幫我,妳有必要跟她講些"五四三"(台語:雜亂又沒意義的事物)的話嗎?妳真的想氣死媽嗎?喂喂...」,和我說話的人是我弟,一聽就是演練過的一長段台詞是想數落誰?真的想自殺的話,吃安眠藥絕對不是第一選擇,耗時漫長又不見得能成功,查查網路資料就知道了,笨蛋!

 

只是,我也心灰意冷的把手一垂,任由我弟透過手機、繼續講著真正才該叫做"五四三"的長篇話句。

 

「我猜啦!有聽過"一哭、二鬧、三上吊"嗎?我覺得妳媽應該會給妳看個"想死,又死不了"的假自殺戲碼-吃藥、割腕和上吊三選一,沒真的想找死,但卻又能讓妳良心不安、間接逼妳出面幫妳弟的忙...

 

而我,也想起了昨天晚上、ranny才跟我說過的這段話,呵,他還真是料事如神啊!

 

「老師,老師,老師妳要去哪裡?老師...」,在班長一聲聲的叫喚中,我卻是默默的轉過身去,低頭一看,下頭的一雙白色平底鞋上,什麼時候到處沾滿了髒污的泥水?還有看見幾點兀自發著紅的液體痕跡?

 

這是血跡嗎?是趴在地上那位大姊、何主任他老婆被班長打趴時給噴濺上的血跡嗎?看起來...還真像是一朵朵開得艷麗的小紅花呢!

 

「班長...謝謝你...」,我輕聲的對他說了一聲謝,然後,我一路踩著泥濘和水灘、搖搖晃晃的走回了學校去...

 

"聽說...但也不知道聽誰說的,學校頂樓的風景很漂亮,不知道作為人生最後看到的景色、有沒有很可惜呢?",於是,喃喃自語中,我,蔡美雪老師,就這樣來到了學校頂樓上...

 

---------------------------------------------------------

 

412日,傍晚‧現在。

 

如果,你問我在墜下樓前的一瞬間、我到底在想什麼?我想,你十之八九也猜得到、不外乎就是那些把我逼上絕路不可的那些事-

 

失去了丈夫和孩子,只剩下自己一個人孤伶伶活下來的家,只是一處沒有溫暖、也沒有喧雜吵鬧的一片死寂,即使把電視機的聲音開到最大,也一樣掩飾不住屋子裡的空蕩蕩。

 

還有,身上流著相同血緣的親人到底是什麼?30幾年重男輕女的差別對待,理論上最親近的母親、弟弟,到底算是親人?還是...只是想把我的價值...徹底吸乾殆盡的吸血螞蝗?

 

更別說在學校了-看不完的"怪獸家長"、學不乖的小屁孩學生、改不完的作業、加不完班的行政工作,甚至還被自稱"最會溝通的政府"、當成蠶食國庫財政的改革對象...大誠和我,都不只一次想要另謀出路的找份新工作,但...人,總是需要一份穩定的工作和足夠的薪水、好讓自己把日子安穩的過下去啊!

 

而最後,做人即使是選擇忍氣吞聲的活著,卻依然還是會被人懷疑和怨恨,甚至成為別人揮舞著兇刀、而想要置之於死地的無辜對象...我,也只能無言的、放棄去向命運多說什麼了...

 

只是,當我把這些"狗屁倒灶"的混帳鳥事給走馬燈般的回想過一遍後,我,卻還是能笑了出來,至少我還認識了ranny、這個可惜無緣一見的好朋友;還有意外的發現了自己身邊、其實存在了一個會為我挺身而出和不惜因此傷害了別人的小小惡魔,卻也是護衛了我的殘暴天使。

 

蕭世群啊!認識你有兩三年,但事實上,老師卻還是一點都沒能真正的認識你呢!遺憾啊...

 

「老師!妳在做什麼?」,閉上眼,身體已經往前傾斜的快要落下去之前,伴隨了一聲清楚嘹亮的叫喚,只見一雙細瘦、卻又結實有力的手臂從我身後竄出,迅速的把我的腰間一個環抱,竟然硬生生的把我拉回了頂樓的矮牆內。

 

但也因為用力過猛,我和那雙手臂的主人,同時一起在頂樓赤紅地磚的骯髒地板上、狼狽的給摔了一個踉蹌和吃疼的跌坐在地。

 

而被拉起和往地磚上摔的那一下,還真的...好痛啊!剛剛和地磚直接碰撞和摩擦到的右邊膝蓋和手肘關節,不但隨著心跳而隱隱作痛,還很明顯的看到了紅腫、破皮和帶點瘀青。

 

痛,也許就是這種感覺,多少才讓我有了、從鬼門關前走了一回的真實感-我沒死,或說是沒死成,救我的人...還真巧,一樣是剛剛才救過我一次的班長,也是我的小老師的蕭世群。

 

而他,一臉羞澀的別過頭去、正有點難為情的半跪坐在我的面前。

 

呵,原來他也有這麼像小孩子...不,應該說是屬於這年紀小孩子的表情...只是,他為什麼會臉紅成這樣呢?

 

「老師,妳、妳的內褲...」,哈,原來剛剛一個摔下,我的米白色洋裝也往上掀起了大半面的裙擺,而直白的露出了我的"裙下風光"...不就是件白底黑點的棉布包臀內褲嘛!咦?內褲?

 

回過神來,開始意識到羞恥心的存在,我急忙蓋回了上掀的洋裝裙擺後,試著故作鎮定的勉力站起了身,也明白了這小子為何剛剛臉紅到不行的原因。

 

「你沒事吧?班長...想不到你這麼有力氣呢!唉...又被你救了一次呢!老師也真丟臉呢!」

 

「別這麼說!嘿咻!呃...好痛!嗯...還好啦!沒事!我還能自己站得起來呢!」

 

這小子雖然在嘴上逞強,但看他站起來之後的樣子,果然還是有受傷啊!嗯...如果沒錯,應該也是手肘關節和膝蓋的位置吧!

 

「那剛剛的全校廣播...

 

「是我拜託學務處的陳老師的...剛剛看到老師那樣子...我很擔心老師妳...

 

「擔心?我才要擔心你呢!要是...何主任的太太醒了...

 

「醒了?她大概永遠都不會醒過來了吧?請妳放心,老師,要是等一下、還有再下起大雨,順便把地上的腳印和血跡之類的痕跡給沖刷掉的話...那一切就更完美了...

 

雖然最後是沒有死成,但...也許,就在我剛剛選擇了、從學校頂樓一躍而下的自我了斷時,自己心裡的一部份,也跟著已經死去了吧!就像是明明聽見了班長的話、我應該要感到大吃一驚和不知所措的,但現在的我,卻只是微微吐了一口氣,心裡還不自主的給放鬆了下來。

 

還是...因為自己也知道、沒有其他可以選擇的反應了吧!要是班長真的之後出了什麼事,我也很難從警察的調查裡給全身而退吧?就道義上來說,班長做的這些事,也間接是因為我的關係啊...

 

至於何主任的太太、到底遇到了什麼樣的下場?剩下的,我沒問,也不敢問,我只是伸手摸了摸班長的稚氣臉龐、幫他擦去了左臉上沾到的一點點血跡後,我又看見了那一抹"小惡魔的微笑",一種皮笑肉不笑、讓人感覺到可悲又可怕的笑容。

 

「謝謝你...救了我,班長,但這次你救了我,那下次呢?下下次呢?你知道我為什麼...

 

「嗯,我知道...不,我不知道老師自......做這種事的原因,但我知道、人只要願意活下去,就一定會遇到好事的發生!」

 

「喔?是嗎?什麼好事?比如說?」

 

「比如說...對了,老師,剛剛妳的手機好像有響了幾次,妳要不要先看一下?」

 

「手機?對喔!我都忘了我的手機有在...班長,謝謝了!」

 

我走回到矮牆邊的木頭課桌旁,桌上手機的來訊提示小綠燈、一直閃個不停當中,但...還真給班長說中了!是ranny透過line捎來的訊息,還有一連打了四通電話找我的樣子。

 

「不要做傻事」

 

「我今天就過去找妳」

 

「晚上見  我可以幫妳解決那個580萬的事情」

 

這就是班長所說的-「人只要願意活下去,就一定會遇到好事的發生!」嗎?想了想,可能真的就是這樣子呢!

 

「對了,老師會到頂樓來...是因為上次我跟妳提到、這裡的風景很漂亮的關係嗎?」,哈,我終於想起來了這件事,但也慶幸因此得以一見、這副從學校頂樓看過去的鳥瞰風景之美。

 

而我、班長,又在學校頂樓上多待了一下子,直到夕陽完全的沒入到地平線之下的黯淡無光為止,一場大雨,才又淅瀝嘩啦的突然在黑色夜幕中給下了起來。

 

我們相視而笑,這份期待到了傾盆大雨的幸運,也讓我們又多了、一起能共同擁有的秘密。


 

 (未完,接下一章...




 

 

我是Julia,完成於 7 / 16 下午

 


 

台長: juliasu1314

(悄悄話)
2020-07-22 23:04:21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