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19-10-28 00:06:45| 人氣752|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舊文重貼:母狗老師的私密日記-待價而沽,價高者得(七)...

 

 

【七月徵文】母狗老師的私密日記-待價而沽,價高者得()...

 


作者:風和日麗(Julia 
2019 / 7 / 16 
發表於春滿四合院



因為"春滿四合院"那邊廢止了每月徵文活動,也看不見他們打算把已經投稿的文章、另外分區做收藏,因此,與其擱在院子那裡被人遺忘、無人問聞,Julia姑且就把這一篇之前做投稿的舊故事、重新分成幾章給貼上來做分享;如果大家的反應夠熱烈,也許還會張貼下一篇吧!

 

Julia不忘再做一下提醒:本篇故事純屬虛構、並內含大量18禁限制級內容,故不滿18歲者,以及對情色、暴力、血腥內容有所不適或厭惡者,請務必斟酌是否要繼續閱讀本篇故事,Julia在此謹做閱讀前的義務告知。

 

---------------------------------------------------------

 

我是Julia,原本打定主意在院子裡,就此當個安靜看看文、偶爾回回文就好了的路人!但無聊的在家過著養胎的孕婦生活時,偶然在"七月徵文"中,看見院友Vancouver1990端出的一道"豐盛大菜",也激起我的一時手癢、痛快的完成了這一篇徵文故事。

 

這次寫得不是我和我家達爸之間的故事,所以,這裡就不多做贅述了;如果看完文、連帶對我們家故事有感興趣的朋友們,就有勞自己爬文一下囉!

 

而這一篇故事的篇幅有點長,大約有34000字,還請各位在閱讀之前,可能需要先準備一下"耐心"這樣的東西喔!

 

******

 

(承上一章...

 

之後,除了我月經來的那幾天,每天上課、我都會在班長的聯絡簿上,看到一個又一個要我找空赴約的時間和地點。

 

417日,下午放學後,班上教室,做愛一次。

 

418日,下午放學後,學校頂樓,做愛了兩次。

 

419日,早上體育課、班長裝病,我們約在學校三樓的輔導室,做愛一次。

 

420.......

 

由於班長說他喜歡看見我漂亮的樣子,所以,我也重新開始注重起了化妝和打扮;有時候,我還會刻意上髮廊整理髮型,或者在脖子上和耳鬢間、灑些自己喜歡的香水。

 

這就是成語說的「枯木逢春」吧?幾個好事的女老師同事問過我、是不是又在談戀愛的關係?比如說和學務處.訓導組長的年輕陳老師在拍拖,才有著這種"戀愛當中的女人"的好氣色?

 

我沒承認,但也沒否認,因為我想看看、另外一個人知道這件事情後,他的反應是什麼?

 

---------------------------------------------------------

 

510日,中午放學後,六年乙班教室。

 

難得一個沒排研習要上的週三下午,送走了放學的學生後,我幫自己泡了一壺阿拉比卡咖啡,想在咖啡香味和入口口感的提神中,好好聚精會神的批改完、這學期班上的第3篇作文。

 

20幾本作文一次改完,不管對教育界的哪個前輩後進,基本上,都是一件"不可能的任務";所以,盡力而為吧!但喝完一杯咖啡後,突然,我感覺到肚子有點餓,也讓我把視線看往了陳老師送來的午餐、一碗香菇肉羹米粉和一份燙青菜,紙盒包裝上的溫度還是溫熱、溫熱的。

 

「老師、老師,這是怎麼一回事?」

 

「怎麼了嗎?班長?」

 

「這是怎麼一回事?陳老師的FB上的照片...妳有看到嗎?」

 

終於,這小子還是因為介意了陳老師、而突然跑回來找我了啊?而今天下午,班長說要幫忙他爺爺做資源回收垃圾的整理,因此,我們下午也才沒有說好要怎麼約。

 

而讓他耿耿於懷的一張照片,就是上禮拜和陳老師一起去鎮上的居酒屋吃飯、一時興起而同意拍下的合照-他介意的,大概就是陳老師在自拍時,一邊搭在我腰間上的那隻"鹹豬手"吧?

 

「怎麼了嗎?不就同事間一起出去吃個飯,如果你可以,我們下次也能一起約出來外面吃晚餐啊!」

 

「吃飯,這不是重點,重點是這隻手、這隻手,陳老師的這隻手...

 

班長又開始"語無倫次"了,就像上次、在他家聽他說話到最後時的那樣子,或許是過度緊張的後遺症吧!但我還是知道他的意思,也早就準備好應對他的台詞。

 

「你吃醋了?班長?」

 

「吃醋?我才沒有!老師,妳可別亂猜!」

 

「沒有啊!那下次和陳老師出去吃飯,我就讓他把手放在我的這裡...你說...就放在我的屁股上,好不好啊?」

 

「不、不行,老師,妳答應過我的,妳是我的,其他男生...不可以跟我一樣的碰妳!」

 

「呵,這就是吃醋啊!要不然...還有什麼叫吃醋啊?」

 

「對、對啦!我吃醋了,不行嗎?就連他送午餐給妳,我也會吃醋,這樣子...可以了吧?」

 

「喔!這樣子啊...那我如果這樣子做呢?」

 

雖然好吃的食物是無辜的,但按照我想好的劇本,我也只好把陳老師送來的午餐給高高舉起,然後,連著袋子一起給丟進了、在我位子旁的粉紅色小垃圾桶裡。

 

「倒也不用這樣子丟掉啦!真可惜...那家店的香菇肉羹米粉,我也很喜歡吃的說...」,看見和聽見了令他安心的回應後,班長也收起了一開始、那副前來要找我"興師問罪"的氣憤態度,並且不好意思的想要跟著打道回府去。

 

「既然都來了,班長,你就陪老師喝杯咖啡吧!不耽誤你多少時間的!」,說著,我找了一個白色馬克杯給倒了杯阿拉比卡咖啡,再把它遞給了班長。

 

「謝謝老師...噗~」,忘記跟他說咖啡還有點燙,要喝之前要多注意...呵,但他嘴巴噴出咖啡的方向也太準了一些,正好就是對著我的臉上;結果,在一陣尷尬的沉默後,我們倆開始相視大笑起來了有好幾秒鐘。

 

而我,也趁機從抽屜拿了一本書送給了他-書名就是「如何讓她得到高潮的方法」。

 

有人說:「自己的男人要自己教」,雖然我不確定、我和他是怎樣的男女關係,但送他一本這樣子的書也無傷大雅吧?前提是...沒有讓其他人知道這件事。

 

收下書,班長臉紅了,這才是我認識的他、我所認識的蕭世群。

 

「吶,班長,趁這個機會,老師想問問你、你為什麼會說...想讓我當你養的母狗呢?」

 

「這個問題...老師,妳知道我養過的那隻母狗"黑妞"吧!在我家,我媽離開了,我爸只會虐待我,我爺爺是自顧不暇,其他的親人,則是把我們家當成瘟疫一樣在避著;只有"黑妞",那隻我養的小黑狗,曾經那樣的陪著我走路、陪著我玩,甚至陪著我睡覺,而且牠也不會傷害我、離開我...

 

「所以,你希望老師也和"黑妞"一樣、變成你的寵物和陪著你,因為只有你養的寵物、才不會讓你面臨分離和感到失望...

 

「嗯,不行嗎?老師,變成我養的母狗不行嗎?」

 

「嗯,也不是...行不行的問題啦!」

 

而我,又看見了那一抹"小惡魔的微笑",一種皮笑肉不笑、讓人感覺到可悲又可怕的笑容,正在班長的臉上出現著。

 

「班長,你知道...你現在的笑容...讓人看了很難過嗎?」,我問,同時也伸手摸了摸、班長臉上兩邊的臉頰,一種由心的心疼,因為我知道、那絕對有他平常不想說出口的原因。

 

然後,班長,又跟我要了一杯咖啡,喝著咖啡,他說起了一個和他老爸有關的故事。

 

從小到大的班長家家裡,父親=家暴,大哭大叫=更嚴重的家暴,直到有次、全身傷痕累累和已經哭叫不出來的班長,只有用笑來表達著被痛打一頓的痛苦時,他看見了父親因此感到興趣缺缺的自討無趣,因而逃過一劫的經驗,也讓他內化出了一個結論:笑=難過、痛苦、憤怒,也包含了緊張和其他各種負面的情緒。

 

「果然是這樣啊!」,我對他嘆了一口氣,笑得開心、笑得有真心誠意,原來,對某些人來說,居然還是一件奢侈的事情。

 

「那你...為什麼......這麼希望老師幫你...生孩子呢?」,這個問題,我一直很好奇,但也十分難以啟齒;但看得出、班長已經鬆懈下來了心防後,也許,今天是得到答案的好時機。

 

「老師是個好女人,也長得好看,由妳當媽媽生下來的孩子,應該也會很可愛、很聰明、很善良;只是,老師,我不知道...怎麼說...我的家人...家人...新的家人...我想要...家人...可是我沒有...兒子...女兒...新的家人...

 

班長又開始"語無倫次"了,就像上次、在他家聽他說話到最後時的那樣子,或許這是一個直接刺進他心裡、那些不堪回憶中的問題吧!儘管我還是知道他的意思,但我卻沒有任何能夠回應他的台詞。

 

「不知道怎麼說,那就別說了吧!乖...」,放下了我的玻璃咖啡杯,我伸手把班長抱進了我的懷裡哄著,這個問題的答案,對於現在的他,也許是一個很殘忍的話題。

 

「老師,謝謝妳,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雙手抱緊了我的後背,班長把頭埋進了我的懷裡之後,他哭了、也笑了,可悲又淒涼的笑聲迴盪著,他,終究只是一個需要家的孩子。

 

「嗯...」,而我,也哭了,閉上眼,眼淚自己從眼角給滑了下來,無聲無息。

 

失去了舊的家人的人,原來,不只我一個。

 

想擁有新的家人的人,那也不是只有班長一個人的願望。

 

「如果你讓我...的話,我就答應成為你的...」,我悄悄的對著班長的耳邊說了一句話,或者是一句承諾,也是一句無法釋懷的自我解脫。

 

「老師,謝謝妳,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班長的笑聲一直沒有停下,彷彿嘲諷著兩條靈魂掙扎的活在世上的痛苦,也讓我抱著班長的雙手、也更加的用力了起來...

 

******

 

613日,畢業典禮前一天晚上,六年乙班教室。

 

「蔡老師,今天晚上有空嗎?我們一起去吃飯!」,站在教室前門外,跟我說話想約我的年輕男人是陳老師-原本的訓導組長,在何主任被醫生確定是腦死之後,他目前暫代了學務主任的職位。

 

「嗯,SORRY!明天畢業典禮上、我要用的班上學生六年成長回顧影片,我還想要再檢視幾遍做修改,所以...YOU KNOW!抱歉了...

 

「那好吧!都晚上6點半了,別弄太晚,今天學校沒有其他人加班,妳自己要注意安全!」

 

「謝謝,明天見!」

 

陳老師其實是個很不錯的男人,只可惜他那死纏爛打的追求模式,總是會讓我聯想到何主任,以致第一印象已經扣了好幾分之後,我把他歸類在掩飾我和班長之間關係的"擋箭牌",或者說是不用發給他便當和當日片酬的"臨時演員"

 

「喂,是我!」,從班級窗戶看下去,確認陳老師也走人了以後,我用line打電話給了班長,希望晚上他能來學校一趟。

 

今晚,有些事,終究需要一個一槌定音的結果。

 

---------------------------------------------------------

 

「老師...嗯?」,晚上8點多,我才等到我家班長的姍姍來遲。

 

在他充滿疑問的眼神中,我已經換上了、特別去學校合作社買的新衣服-蔥綠色的摺頁制服短裙、亮黃色的短袖制服上衣,以及裡頭什麼也沒穿的赤身裸體。

 

但由於刻意買成是中年級學生的m尺寸,短裙邊緣是勉強蓋過了、人家小穴穴口的位置;制服上衣、也根本沒辦法給拉緊和扣上鈕扣,加上還去找人在胸口口袋上方,分別電繡上了「六年乙班」和「蔡美雪」的兩行字,本來正經八百的女學生制服,現在,倒成了讓我這個女人、可以盡情賣弄風騷的情趣學生服。

 

「老...老師!」,我想,班長是看呆了!要我穿上學生制服給他看、一直是他向我苦苦哀求的一件事。

 

「嗯,你看!老師有多聽話,你喜歡的學生制服,我穿了,兩邊馬尾也綁了,就連"下面"...也有聽你的話...乖乖的給剃毛了喔!」

 

伸手順了順、有點不太習慣的雙馬尾以後,我把手縮回給拉起了、蔥綠色的制服裙襬,露出了今天早上、才在家裡把體毛給剃了精光的小穴外觀-私密處的那條肉縫清晰可見、寸毛不生的飽滿恥丘可以一覽無遺,則是我今天特別送給班長、當作和他見面時的"小禮物"

 

而這份"小禮物",我老公‧大誠還活著的時候,可是沒有機會、得以有緣一見的情景呢!

 

「老、老師,今天晚上的妳...好像特別淫蕩呢!」

 

「怎麼...這麼說我呢?班長,難道你不喜歡淫蕩的老師嗎?」

 

「喜、喜歡,只是覺得...老師,妳今天晚上有一點奇怪...

 

「這樣啊?那你...可以讓我再奇怪一點嗎?如果...等一下,你能帶給我十次高潮的話,老師,就告訴你一件秘密...

 

有些事,我想親自去做確認,尤其還是和自己身體有關的時候。

 

「嗯...老師,要不要先關門窗...嗯嗯...」,確定了今天晚上的目的,我大方的走上前去、向班長索取了他今天的初吻。

 

「放心,今天晚上,沒有其他人在學校...嗯嗯...」,踮著腳尖的索吻之餘,我把手探進了班長穿的紅色睡褲裡,不斷掏弄著內褲底下的那一根年輕肉棒和睪丸,頓時,在人家的手上,傳來了一陣又一陣、肉棒在跟著心跳給跳動著的生氣勃勃。

 

接著,我伸手推開了班長,在他一個詫異之間,我蹲下來的打開了兩條腿的胯間、一邊伸手摸著恥丘和外陰部在自慰,另一手,則拉下了班長的紅色睡褲和四角內褲,也讓班長勃起當中的肉棒,跟著是迸出了褲子的束縛外。

 

「才一天不見...還是一樣的又粗又大...還跟著好像又變長了...嗯嗯...」,我想,大概是和班長這段將近三個月、以"配種"為目的的性愛纏綿,讓我找回了、屬於一個女人享受在肉慾裡的性愛樂趣-就連和老公‧大誠結婚了十幾年的性愛生活相比,也使其相形失色的頻繁性愛下,我也逐漸愛上了、這樣蹲下來抬著頭的看著班長和幫他口交的樂趣。

 

「嘶啊-嘶啊-嘶啊-」,我在口交上的賣力,班長也很認真的、用他的低聲呻吟回應了我-張開嘴,用舌頭轉著圈圈、輕輕舔著班長的龜頭馬眼時,他還縮緊屁股的抖了幾下,我也趁機伸長舌頭、由上往下的舔過了整根肉棒一遍,直到肉棒根部給連接著的、兩顆睪丸所在的飽滿陰囊,一吸一舔之間,也逗得我家班長是心猿意馬的、從心裡深處給發著癢。

 

「老師,妳今天...還真是他媽的又淫又騷啊!我...受不了了,比A片裡的波多野結衣還厲害...

 

這算是讚美?還是揶揄呢?我其實分不太出來,但看見班長忍不住閉上眼和抬起頭給呻吟起來的模樣,我就姑且當作是一種不明說的讚美吧!

 

只是,我卻突然感受到、兩邊馬尾頭髮被人用力拉起時的疼痛-色慾薰心的班長年紀雖輕,但卻已經是具備了一個成年男人的色慾和體力

 

「啊!班長,你要幹嘛?」

 

「想幹嘛?喝啊...就想幹...幹老師囉!妳想要十次高潮嗎?這...有很困難嗎?」

 

「班長......啊滋...噢-」

 

突然,我低聲叫了一聲,心裡大呼著-"這算是什麼?這是什麼東西...",然後,我陷入了眼前突然一黑的景象中,隱約自覺兩眼翻白的往後倒了下去,倒在了班長兩手穿過我的兩腿下方使力抓著屁股、而將我整個人騰空抱起和靠在胸前的懷抱裡。

 

這就是人稱"火車便當"的性愛體位吧?當班長讓我整個人的臀部由上往下一沉、好迎進他的肉棒來擠開我的肉穴穴口的侵入時,這種被粗長硬物強行一口氣貫穿了、整個陰道腔道裡的猛烈充實感,竟然讓我又痛又爽得失了神,哪怕只有幾秒鐘的時間,都很難相信這是一個小六小男生、所該擁有的傲人陽具。

 

雖然這樣說對不起老公‧大誠,但人家此時此刻的陰道裡,卻只記得班長那根肉棒的樣子了。

 

「啊啊啊...咿呀...」,我又開始淫叫了起來,完全不管人家是否回神了沒的班長,只見他略為弓著腰的姿勢、也開始出著力讓腰枝擺動了起來,一波又一波的衝撞力道裡,我開始又體會到了、人家子宮頸口不停和班長的龜頭前端在接吻的甜蜜滋味。

 

果然是個青春期的男孩子啊!班長的肉棒...好像又再發育得更加粗長了些,沒有20公分,也有個18公分吧?這麼...想要操壞人家的陰道啊?萬一被你弄壞掉了,班長,你要怎麼賠償人家啊!

 

但比起第一次做愛時,只會毫無節制、一昧埋頭苦幹的賣弄自己正值年輕的體力在做愛,班長證明了、他是個學習力很強的孩子,已經懂得看我的表情來調整他用肉棒抽插小穴的速度。

 

「嘖滋...嘖滋...嘖滋...」,班長放慢了肉棒來回抽插小穴的速度,淫水在肉棒滑動時引起的水聲,也益發的更明顯-明明才讓小穴認識了班長的肉棒不到三個月,怎麼他使用起人家的小穴、竟然是會比我老公‧大誠還要來得熟練?

 

是那本書-「如何讓她得到高潮的方法」裡教的嗎?但用雙手勾著班長脖子、好讓自己不會往後摔下的我,卻發現了班長的頭髮長長了、雙手的肌肉也更加隆起和結實了,單論外表,班長是那種年輕小女生會喜歡的男生類型吧?

 

「老師,哦...被我的雞巴...幹得爽嗎?」

 

「嗯嗯...咿呀...嗯嗯...明明知道...別問我...啊啊...啊啊...

 

有在鍛鍊自己的體格果然不一樣,班長重新加快了肉棒抽插小穴的速度時,我的嘴巴,也只剩下發出淫叫和呻吟聲的功用而已。

 

這一點,就連我"下面的嘴巴"也是,只是差別換成了發出淫水的水聲,還有製造夠多的透明淫水、能夠一滴滴往下滴落在教室地板上而已...

 

---------------------------------------------------------

 

晚上9點多,教室黑板上掛著的時鐘,如此顯示的時候,我和班長已經做愛做了快一個小時。

 

「唔唔...」,亮黃色制服上衣已經被脫了下來的我,不知道是剛經歷了第11次、還是第12次的高潮後,我,一邊喘著氣,一邊只能弓著身子的姿勢和圍著一條蔥綠色的制服短裙、全身無力的趴倒在教室地板上。

 

「來,過來,老師!」,我頭上的兩邊馬尾也被扯開、而回復成散了開來的長髮披肩;而跟著班長的叫喚給回過神來,他已經從背後姿體位中、拔出了半軟硬的肉棒,他,終於射精了。

 

好累,班長也是吧?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外陰部,正從小穴穴口流出的精液和淫水給混成了一片,手上的感覺是又濕又黏的沾手。

 

女人的身體是誠實的,讓我得到十次高潮的考題,其實是在測驗著我自己,是否身體已經完全的接受了班長、這個和他一起做愛了快三個月的對象;而結果,也是我高潮的次數,顯然告訴了我自己、不管身體還是胸口裡的這一顆心,都已經是不由自主的接受了班長的這個年輕小男生。

 

但我,是否接受了「蕭世群」這個名字、正式走進我作為一個女人的人生裡?

 

「好、好的...」,但在那之前,我的聽覺,已經接受了班長的命令,「唔唔...」,而嘴巴,也接受了班長留在肉棒龜頭上的殘精滋味,我正跪趴在他的兩腿之間、抬頭吸吮著他的肉棒。

 

就是我老公‧大誠還活著的時候,都沒能讓我為他做的事,而班長,他卻只用三個月不到、就讓我學會了吃精的習慣,而且還吃得津津有味。

 

「老師,妳又被我這個當學生的給幹趴了呢!不過,我今天也玩得很爽呢!謝謝...」,他給了我一個吻在額頭上,俗稱的「額吻」,也是那本書-「如何讓她得到高潮的方法」裡教的嗎?但不管如何,比起之前"射後不理"的渣男模式,班長至少還懂得拿衛生紙、彎下身幫忙做清理和善後的事。

 

「如果你讓我...的話,我就答應成為你的...」,我曾經在他耳邊低喃過、一句語焉不詳的承諾,不知道他還記得嗎?最後,這也是今天晚上、我決心約他見面的最重要原因。

 

「是啊!老師就知道你的表現會很棒,所以,班長,我幫你準備了"禮物",就放在你座位的抽屜裡...

 

「是嗎?老師...呵呵...

 

班長扶我坐上了、班上邱惠莉坐的最後一排的位子上之後,他便走向了自己的座位和跟著坐下,找了找抽屜裡,他又會看到什麼東西?

 

兩根用過的驗孕棒,上頭顯示了"兩條線"的尿液檢測結果-

 

「如果你讓我...的話,我就答應成為你的...」的完全版文句,應該是「如果你讓我懷孕的話,我就答應成為你的母狗老師...」的這樣子吧!

 

肚子裡的這孩子,我就叫他"大寶"吧!也將會是我和班長之間的第一個新家人。

 

而我,今天也是來履行我的承諾的、我看見了班長拿起了我準備的另一個"禮物"-一條桃紅色項圈和搭配的一條赭金色的金屬細鍊子,大約有170公分長吧!

 

「來,過來,班長,你不想親自幫我、幫老師戴上狗狗的項圈和鍊子嗎?」

 

「哦...可以嗎?老師?」

 

「嗯,可以,還有...翻開你的桌墊下,有看到我給你的最後一份"禮物"嗎?」

 

「桌墊下...主奴契約書,對嗎?老師?」

 

主奴契約書,24A4紙的白紙黑字,就能夠滿足了班長對我的要求嗎?我不知道,但畢竟是一份價值580萬元新台幣的契約文件呢!於是,在我的引導下,我和班長,都在紙面上簽了名、蓋了自己的右手大拇指指印,看起來...還真的是有模有樣的一回事。

 

「喏,拿去!班長,幫老師蓋上去這個位置吧!然後,這份"東西"一式兩份,一份給你,一份給我自己留著...

 

順著我手指指向的"立約人乙方"的位置,班長找了有我的簽名和指印旁的一個空位,就把他手裡的一顆連續職名章給蓋了下去-

 

「六年乙班 班級導師 蔡美雪」,我的手指摸了摸、自己的職名章蓋下之後的鮮紅印色痕跡,一邊心想-我,以後會後悔這件事、這個決定嗎?

 

「主、人...」,我試著第一次叫出這個稱謂-晚上928分,我,蔡美雪老師,從現在開始,我,自願成為自己一個學生養的母狗老師。

 

「我的...母狗老師...」,身高172的班長,站著為我戴上了項圈和繫上了細鍊子後,他彎下身、用力給我一個誠意滿滿的貼心擁抱。

 

「還有...我的...孩子...」,我們,在相互的緊緊擁抱之間,我們也聽見了對方吸著鼻頭的抽咽聲...

 

在失去了舊的家人這麼久之後,我們,也終於一起擁有了新的家人...

 

然後,那年暑假,我們一起離開了這個鎮上和這間學校,也帶著他的爺爺和那筆剩下來的3600多萬元現金的搶案贓款,我們,也一起遠離了、這個曾經有如惡夢般的往事回憶。

 

 

 (未完,接下一章...




 

 

我是Julia,完成於 7 / 16 下午

 

台長: juliasu1314

(悄悄話)
2020-07-22 23:50:17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