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19-10-27 23:46:03| 人氣1,148|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1 收藏 1 轉貼0 訂閱站台

舊文重貼:母狗老師的私密日記-待價而沽,價高者得(三)...

 

 

【七月徵文】母狗老師的私密日記-待價而沽,價高者得()...

 


作者:風和日麗(Julia 
2019 / 7 / 16 
發表於春滿四合院



因為"春滿四合院"那邊廢止了每月徵文活動,也看不見他們打算把已經投稿的文章、另外分區做收藏,因此,與其擱在院子那裡被人遺忘、無人問聞,Julia姑且就把這一篇之前做投稿的舊故事、重新分成幾章給貼上來做分享;如果大家的反應夠熱烈,也許還會張貼下一篇吧!

 

Julia不忘再做一下提醒:本篇故事純屬虛構、並內含大量18禁限制級內容,故不滿18歲者,以及對情色、暴力、血腥內容有所不適或厭惡者,請務必斟酌是否要繼續閱讀本篇故事,Julia在此謹做閱讀前的義務告知。

 

---------------------------------------------------------

 

我是Julia,原本打定主意在院子裡,就此當個安靜看看文、偶爾回回文就好了的路人!但無聊的在家過著養胎的孕婦生活時,偶然在"七月徵文"中,看見院友Vancouver1990端出的一道"豐盛大菜",也激起我的一時手癢、痛快的完成了這一篇徵文故事。

 

這次寫得不是我和我家達爸之間的故事,所以,這裡就不多做贅述了;如果看完文、連帶對我們家故事有感興趣的朋友們,就有勞自己爬文一下囉!

 

而這一篇故事的篇幅有點長,大約有34000字,還請各位在閱讀之前,可能需要先準備一下"耐心"這樣的東西喔!

 

******

 

(承上一章...


410日,兩天前‧晚上。

 

晚上回到家,自己一個人簡單的弄點飯菜吃飽後,我就登上了UT聊天室-還是一樣的暱稱:「待價而沽,價高者得」,並且也很快的吸引了、一些男人投以過來的注意力和搭訕台詞。

 

過了40幾分鐘,8點多了,我才遇到了ranny上線-他有個奇葩的暱稱:「奴隸商人」,算是我最近一個多月才遇到的網友,本業卻和暱稱的人口販子一點關係都沒有,只是一個台北廣告公司的小主管,如果他沒騙我、他還是一個小我幾歲的黃金單身漢。

 

其實,我們有交換過line和加過對方好友,但因為平常白天大家都在忙吧!反而能真正多聊上幾句的時間、卻是晚上在家上聊天室的這個時候。

 

「呵!妳們班這個小男生的故事挺有趣的,不過...你這個"待價而沽,價高者得"典故的加分題,該不會和妳在聊天室的暱稱有關吧?」

 

「哈!你說呢?」

 

「呵,裝神秘?是嗎?那對於他,你說的班長,妳又是怎麼想的?」

 

「他啊?這小子資質不錯,只要肯好好念書,又有老師好好教他,肯定將來會是一個人才沒錯!」,我和ranny聊天時,有種說不出來的輕鬆自在,他彷彿對我的一切都很了解,也很關心我身邊周遭發生的所有事,所以,我也跟他提起了、我們班班長在早上發生的事。

 

「這樣啊...

 

「怎麼了嗎?」

 

「沒,不說那個小男生了...那妳上網來找對象的事,有進展了嗎?」

 

「沒有進展,唉...剛剛傳遮臉的泳裝照片給今天的第二個對象看,還被對方嘲笑-明明都快40歲的"歐巴桑"了,怎麼自己還覺得有給人包養要580萬的行情...真慘呢!哈哈!」

 

某種程度上的走投無路吧!明明知道是娘家的媽媽和弟弟、一起合力同謀的親情壓搾戲碼,還是讓自己給逼得快喘不過氣來之外,自己卻又不爭氣的、只能想辦法湊出來那580萬!

 

正常的籌錢方式看來是無望了,身邊的親戚朋友、也都好不容易才還完債的情況下,如果不去向銀行或地下錢莊借錢,我唯一能找到的門道、就是網路上的"應徵包養"了吧?

 

只是,事與願違,一個多月過去,聊天室裡,我遇到的是想免費找女人打砲玩一夜情的登徒子居多;即使肯願意和我多聊聊的,又大多對我開出的價碼、感到興趣缺缺和嗤之以鼻。

 

「嗯,這就是"親情勒索"吧?還好,我沒有這個問題!」

 

「哼哼!你在幸災樂禍?」

 

「不是,我是在替妳默哀當中,阿們!」

 

「真是的!討厭鬼ranny!」

 

「好啦!我討厭鬼就是!那...討厭鬼要先下去寫作業了,晚安!」

 

「寫作業?你不是公司的小主管嗎?要寫什麼作業?研究所的paper嗎?」

 

「呦!被妳猜到了!真聰明!真不愧是理和國小的資深老師!晚安囉!」

 

「晚安!」

 

一兩分鐘後,ranny真的下了線,手機上,也傳來他向我說晚安的line貼圖。

 

只是,我什麼時候跟他說過、我是理和國小的老師的?不懂,也許是我忘了吧!然後,我在聊天室待到了十點多,才甘心一無所獲的給下了線。

 

******

 

411日,昨天‧上午。

 

呵,很無奈的一如預期、早上剛到學校,林立宏的媽媽又跑到了學校的直奔辦公室,一開口,她就要我對他兒子臉上的傷交待個一清二楚。

 

「老師,雖然我兒子沒敢說,但我想...一定又是那個蕭世群在欺負他!妳當老師的,妳有責任給我一個真相和交代...

 

交代?我還"膠帶"咧!妳兒子在作文簿上寫的東西,我就不相信妳沒看過?妳還敢在聯絡簿上、說我作文題目出太難!這分明就是和妳家兒子的一搭一唱-話真要說,這裡,妳不也欠我一個交代嗎?

 

「嗯,林媽媽說的是,這件事,我會先找妳家立宏同學來了解一下狀況後,我會再詢問蕭同學的...」,但我沒這勇氣挑戰"怪獸家長"的理智線,還是先把眼下的事情解決吧!

 

「好,我相信妳......老師,我也知道妳很辛苦-那種殺人犯、搶劫犯的孩子絕對不好教,上個月、他不是才和國中生打過架?嚇死人了,其他老師不敢收的學生、妳還能把他教成全班第一名,妳也不簡單...只是,千萬不能因為這樣就偏心啊...

 

呵,妳也知道班長是我們班段考成績的第一名啊!作業準時交、成績不靠安親班來維持的自主念書,上次和國中生打架,也是因為他們先動手打人的...他只是被迫還擊的...然後...偏心?

 

「放心好了,我會秉公處理的,林媽媽...」,我無奈的送上了一個微笑、目送著這位里長夫人走出辦公室的同時,我也才發現自己的那一份"偏心"...

 

---------------------------------------------------------

 

自然課時,我找了班長到三樓的輔導室,林立宏的事,總是不能當作視若無睹的輕輕帶過去。

 

但林媽媽說的也沒錯,我確實是"偏心"了一點-但不是因為心臟本來就往左邊偏了一點的關係,而是班長的家庭背景...確實讓人可憐又可嘆啊!

 

三年級時,他外配的媽媽被爸爸家暴到受不了、只好丟下他給逃回了越南的娘家去;一年多前的四年級時,喝酒鬧事和家暴出名的他爸爸,這次不只是小偷小搶,而是找人一起搶了鎮上的一家地下賭場一千多萬元的樣子,不但開槍殺了一個人和打傷兩個人之外,幾個月後,警方還找到他兩個同伙的屍體,更是讓他爸多揹了一條"黑吃黑"惡名、成為黑白兩道都在追查(殺)的通緝要犯。

 

這樣的家庭,如果再配上一個身體欠佳的爺爺、拼死拼活也要養育孫子長大成人的話,就是一個可以上新聞的完美悲催故事了;而不幸的、班長家的人生劇本、還真的照這樣給寫下去。

 

所以,我對他多了份容忍和耐心,也盡力照顧他的生活和學業;只是,這樣子做的我,就是林媽媽所謂的"偏心"了嗎?

 

「老師,你找我有事嗎?我正在上自然課...」,班長進來了輔導室,一臉疑惑未解的看著我。

 

「沒什麼事,只是想跟你聊一聊...來!科學麵給你!」,我先給了他一包科學麵,那是他很喜歡吃的零食,接著示意他靠著木頭桌子給找椅子坐下。

 

他是個聰明的孩子,收下科學麵後,保持沉默的他、反倒一臉恍然大悟的先開口問了我。

 

「老師,妳想知道的...是昨天我對林立宏做的事,對吧?」

 

「你怎麼知道的?」

 

「直覺、用猜的,而且早上在學校...我有看到林立宏的媽媽...

 

「那就好,你...

 

「不用老師問,我自己先說吧!」

 

然後,班長說起了昨天的事,大致上和我看到的一樣,這小子還真沒打算對我說上一丁點謊。

 

「我說...班長,這樣用暴力解決問題是錯的!」

 

「喔?老師...那我問妳,昨天...林立宏有跟妳道歉了嗎?他的作文...最後有在一天內寫完和交給妳嗎?」

 

「有,都有!」

 

「如果都有的話,那不是妳的問題都解決了嗎?成功解決了妳所有問題的方法,到底又錯在哪裡呢?」

 

......」,我沉默以對,一時之間,我居然找不到可以反駁他的語句。

 

「就像何主任的事...」,突然,班長說到的這一件事,卻讓我有了起雞皮疙瘩的不祥預感。

 

「妳真的認為...何主任是遭天譴、喝醉酒自己從餐廳下停車場的樓梯給摔下來,然後...給摔到腦袋破掉的瀕死重傷的嗎?」,輔導室的四下無人,也是當初之所以找班長來這裡聊聊的緣故;但接下來他說的事,就連只有兩個人知道、也會感到一股毛骨悚然給悄悄爬過背脊上。

 

「要...要不然呢?」,我顫著聲給問著。

 

「我從他背後...幫老師給了他"一臂之力"...滾啊!滾啊!滾了有九圈半吧!然後,何主任的腦袋...呵呵,就流出了紅色的血和白白的"東西"...」,何主任是學校的學務處主任,一個討人厭的傢伙,也是一個昏迷指數3、現在人正在某間醫院加護病房裡待著的瀕死傷患。

 

「為什麼要這樣做?」

 

「什麼"為什麼要這樣做"?在教室、在學校停車場,我有看過他對老師妳做的事...

 

原來,我和何主任之間的事被發現了啊?呵!在我老公‧大誠過世後,何主任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一直覺得自己可以成為我的新情人,也不管自己是已婚的身份,還是兩個小孩的父親,就一直死纏爛打的追求著我;甚至有時候,還在學校一些沒有其他人在的地方、趁機半帶強迫的抱住我和強吻我。

 

原本,我想投訴學校的性平會的,但又被何主任又哀求又恐嚇的給打消了主意;沒想到,正當我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時候,突然在幾天前,我卻聽到了何主任晚上吃飯喝醉酒、從餐廳下停車場的樓梯上給失足跌倒和摔成瀕死重傷的消息。

 

「那你...

 

「老師別擔心,當時候,現場沒有其他人在,那裡也沒裝監視器,除非...何主任腦袋破了都沒死,還能完好如初的活過來,否則...除了老師妳,絕對沒有人知道我的存在...

 

「呼...」,我深深的吐了一口氣,原來,這世上還是沒有什麼天譴和因果報應;而何主任...是否也沒想到、自己想方設法的給躲過了我的反擊後,卻反而栽在學校一個小六的小男生手上。

 

 

風,倏的吹了起來,穿過了輔導室沒關上的窗子,彷彿要帶走班長剛剛說的秘密般的又急又猛,刮得我臉上滿是自己沒綁住的長髮髮絲;而等整理好蓋住臉上的頭髮,我已經看見班長站起了身、手裡還拿著我剛給他的科學麵。

 

 

「為什麼...班長...你為什麼要為我做這些事?」,我問,眼裡大概是藏不住的一絲忐忑不安。

 

「對我好的人,我就應該對他好,不是嗎?老師?」,一邊說著,一邊班長把剛坐的椅子給靠攏回了木頭桌子的邊上。

 

「而妳,就是這世界上、我遇過對我最好的人...」,說完,他對我微微鞠了一個躬,臉上又露出了、那個皮笑肉不笑的"小惡魔的微笑"後,便安靜的走出了這間輔導室。

 

「嗯...」,我該報警嗎?即使跟警察說了、班長剛剛自己坦白的這些事,警察大概也不會相信吧?對嗎?

 

而且對我來說,班長就像個小天使,拯救了我、免於何主任這個"惡魔"的荼害;只是,現在的小天使不流行長翅膀和自帶光環,而是用暴力和血腥來施展他的慈悲和救贖吧?

 

「喂喂......又怎麼了嗎?」,當然,小天使不會只有一個,惡魔自然也是-剛看過小天使的殘酷一面後,接著登場的、是一個披著母親外皮的"惡魔",又一次在line的通話中,她還是不厭其煩的向我勸說著、要我幫忙弟弟處理掉他這筆580萬元賭債的混帳事...

 

這一天早上的輔導室裡,時間似乎過得格外的漫長啊...

 

---------------------------------------------------------

 

411日,昨天‧晚上。

 

回到家,簡單的吃過晚飯後,我登上了聊天室沒多久,我就收到了「奴隸商人」丟來的打招呼私訊-今天的ranny上來的有點早,也讓我有了更多和他對聊的時間。

 

如果說、班長是我身邊用暴力保護我的小天使的話,那麼,ranny就是上天派來和我維持最後一些和人做著溝通樂趣的另一位天使,至少不會讓我的內心話無處傾訴、而導致憂鬱到悶死。

 

但不出所料,ranny對我說到班長的故事感到不以為然,還有點像聽見「名偵探柯南」的卡通故事那樣的、說他還笑了出來;而在草草幾語帶過這件事後,ranny反倒關心起了、我媽後來打給我的那通line的電話。

 

「唉...你媽和你弟...還真是沒完沒了呢!」

 

「嗯,現在動起我的房子的主意就算了,甚至還要我幫忙出面向銀行借錢來還這筆賭債...真是夠了!」

 

「不過,我擔心接下來...你媽和你弟,大概要對妳端出"大招伺候"了!」

 

「什麼..."大招伺候"啊?」

 

「我猜啦!有聽過"一哭、二鬧、三上吊"嗎?我覺得妳媽應該會給妳看個"想死,又死不了"的假自殺戲碼-吃藥、割腕和上吊三選一,沒真的想找死,但卻又能讓妳良心不安、間接逼妳出面幫妳弟的忙...

 

「為什麼...你會這樣覺得呢?」

 

「呵,這是我的直覺啦!但你可以聽聽看...

 

我老公‧大誠還在的時候,他很常對我說些大道理和做事情的分析,雖然無聊,但我倒是不討厭;而跟ranny聊天的時候,有好幾次,則讓我感受到了、以前大誠跟我聊天時的那份熟悉感,也讓我能安下心來的、一個人在聊天室裡度過晚上的時間。

 

「晚安,妳明天也要上課,早點睡!」,晚上11點多,ranny早一步先下了線。

 

而我,多待了一個多小時後,依然只能是一無所獲的給離開了聊天室。

 

"待價而沽,價高者得",現在不只是我的暱稱,漸漸的,也讓我明瞭了、人可以是任何一組數字代表的價碼,只看你在別人眼裡值不值得這樣子而已...




 (未完,接下一章...





 

 

我是Julia,完成於 7 / 16 下午

 

 

 





 

台長: juliasu1314

(悄悄話)
2020-07-22 20:46:37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