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6-14 21:19:43| 人氣2,241| 回應9 | 上一篇 | 下一篇

國外252-53老師被阻

推薦 7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許進雄的回憶

國外篇(1968-1996

252老師被阻使館外

加拿大駐中國大使,約翰.絲莫爾先生出生於傳教家庭,曾隨父親在四川住過多年,能說道地的四川話。在多倫多大學讀書時上過教授的課。很高興知道教授帶團來到北京,將盡地主之誼,在使館設茶會招待團員。他希望在茶會之前,先與老師敘舊一個小時,因此安排老師先去,大夥兒晚些才到。地陪不能分身親自送老師去,所以安排司機送他前去大使館,沒有想到竟出了狀況。司機把教授送到使館門口就以為任務完成,所以驅車離去。但教授要進使館的時候,被守衛的解放軍給攔了下來,要檢驗他的證件。教授一向服裝整齊,整年西裝革履,而且打領帶,一點也不會被誤認為國內的人。我門來到中國旅行,一向都是團體行動,且有地陪全程陪著,護照都由地陪保管著以便代辦各種手續,所以教授拿不出護照來。他向守衛解釋前來使館的原因及身分,請守衛向使館查證一下。守衛不但不予查證,還把他趕到一處從使館看不到的角落去。所以使館的人員雖然也幾次到門外來探視,何以史教授沒有如期來赴約會,也始終看不到他的人影。直到大夥兒坐專車來到的時候,才發現教授老人家在角落孤立獨佇。團員們非常不滿意中國阻礙人民與外國使館接觸的過分措施,但是中國有關方面不願就此事向史教授道歉。我對中國的不滿又增一樁。

 

253遇花俊雄同學

十月一日是國慶日,國務院要宴請所有到中國慶祝國慶的僑胞團。本來計畫由周恩來總理親自主持晚宴,但因為臥病的原因,由辦公室主任代行主人之職。可能因作為團長的教授年高德邵,或可能因他是加拿大駐中國大使絲莫爾先生的老師,就被安排和晚宴的主人同桌。我們這一團的其他成員就被安排在遠遠的地點。吃到一半的時候,有個官員走到我們這一桌來,請我移駕到主桌,說主任想見我。我一臉的納悶,到底我做了什麼事,竟使得主人要見我?被帶領到第一桌時,除了老師外,還意外見到花俊雄同學也在座。花同學和我同年考上台大,他讀歷史系,有些課我們還一起上。他家境窮困,但很用功,很有志氣。我到卡內基博物館研究甲骨的時候,意外在匹次堡大學碰到他和幾位朋友。那時正當釣魚台運動的時候,大家道別時還特別邀請我,有機會時請前去聆聽他們的演講。後來,我不但專程坐飛機前去聽演講,也始終和他們保持聯絡。所以當他們不見容於自己國家的政權,而被迫要離開美國時,有些人就來到多倫多找我,比較有個照應。花同學等一些人就進入聯合國當起翻譯的工作。我出差去紐約時,也常前去探視他們,想不到他竟然坐在主桌。原來他們在交談的時候,老師說他有一位台灣來的學生也隨團而在現場,一說出我的名字,花同學就說我是他的老朋友,所以主人就回應也把我請過來見面,一起用餐。餐會完畢後,花俊雄就帶我去見一些在北京工作的台灣來的留學生。他們都是之前回中國作貢獻的留學生,大家談說文革期間的遭遇,有一位還被打斷了腿。其中有一個在中國結婚的本省籍人士,就是之前我在匹次堡大學聽過他的演講。我到北京旅遊也幾次去拜訪他的家庭,後來他攜眷再度去美國留學。在聚會中,我舉了一些自己在中國所遭遇的很不以為然的經驗,如不久前才發生的老師被阻於使館前的事件,花同學竟然極力為中國辯護,一若官方的態度,讓我很覺失望。

台長: 殷墟劍客
人氣(2,241) | 回應(9)| 推薦 (7)|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不分類 | 個人分類: 我的回憶國外篇 |
此分類下一篇:國外254-55火車上的見聞
此分類上一篇:國外251會見胡厚宣教授

小洋子
屁拉,夢到地獄= =A
不過,我沒見過閻羅王,到時有一次夢見從窗縫望出去看到地藏王在站在天空的雲上~ㄎㄎㄎ
可是,我會知道是地藏王是因為他手上拿的杖,才認出來的~ㄎㄎㄎ

那哪是陰間的景象(暈倒)
那是屬思想上一時混沌,陷入自己的思考中,我看劍客阿伯你真是神話故事看太多
不過,你想傳什麼話啊,變孝年一點,還是瘦一點(笑)

那你不要對我失望喔,這樣我也會對你很失望~ㄎㄎㄎ
2012-06-15 00:58:32
版主回應
夢到有白衣人晃來晃去,那不是陰間是什麼!你不是天不怕地不怕嗎?我倒是怕你到陰間見了閻羅王也一樣照打,閻羅王一怒,查看是誰的朋友,若知是我,恐怕就不履行百二歲的合約了。
如我對你失望,你也就會對我失望。可以依此原則推論嗎?
你倒是厲害,拿禪杖的菩薩多得很,你一眼就認得是地藏王。你不信有佛,倒信起有地藏王來了。
2012-06-16 07:19:54
小洋子
噗~~~哈哈哈~~~~~我倒也很想見見真有閻羅王這回事
還有啊,就跟你說我不是夢到白衣人晃來晃去,而是走入另一個思想空間
況且裡頭的人只是無所事是的走來走去
我有個很不好的習慣,就是很容易分心的專注,而且忘了所存在的空間感
尤其,獨自開車的時候我一定都要很小心的不能專注,因為太常放空自己,有時還會陷入一種思考程式(笑)

/如我對你失望,你也就會對我失望。可以依此原則推論嗎?/
可以。

/你倒是厲害,拿禪杖的菩薩多得很,你一眼就認得是地藏王。你不信有佛,倒信起有地藏王來了。 /

啊哈!派謝,我也不信有地藏王
況且,眼睛所看不一定是真,沒有所謂的真假,或存不存在
2012-06-20 00:57:14
版主回應
/我有個很不好的習慣,就是很容易分心的專注,而且忘了所存在的空間感/分心和專注視兩回相反的事,你那叫分心,是不專注。獨自開車不專注,不但出事害自己,也很可能害別人,要小心啊。我是不敢開超過二小時的車,就一直想睡覺,不到路肩休息一下不行,所以我對開車不感興趣,小兒子也是,他本來晚上都不敢開,連到哥哥的家,不必經高速,也不敢開。我就說那回來時我開,他不得不開車去,回來的時候也不必我開,算是克服一點心理障礙。
/眼睛所看不一定是真,沒有所謂的真假,或存不存在/這倒事可同意的,只可惜你不信,就不能跟我一樣可活到百二十歲了。
你同意我可以依/如我對你失望,你也就會對我失望。/地推論,本來想說一些佔便宜的話,算了,還是不說為妙。
2012-06-20 20:19:28
楊風
花俊雄不知現在在何方?
2012-06-21 10:36:09
版主回應
聽說在北京養病,自從回台教書,我就沒有再見到他了。前日學生寄給我1960.09.01聯合報的榜單,我才發覺他一年級也讀中文系,我還以為他一直是歷史系的呢。
2012-06-26 08:02:25
旅人
唉,醬的守衛

晚安,老師
端午佳節快樂
2012-06-23 18:57:53
版主回應
那個時代的中國人不太會變通,可能也不願多作事,既然沒有身分證明文件就不讓進大使館。後來我自己到使節住宅區找朋友,似乎並沒有要求看身分證明,大概腦筋比較靈光或政策有所改變吧。
2012-06-26 08:11:45
小洋子
哎喲,劍客阿伯你一定沒嚐試過分心於專注這件事上~ㄎㄎㄎ

為什麼我不信,就不能跟你一樣可活到百二十歲了?
不過我也沒想過要活到百二十歲拉


/你同意我可以依/如我對你失望,你也就會對我失望。/地推論,本來想說一些佔便宜的話,算了,還是不說為妙。/
按怎說?
2012-06-25 01:14:35
版主回應
我沒有你的功力,哪能像郭靖可以左右手打不同的拳,原來你是郭靖一流的人物,怪不得我的三腳貓功夫老是挨你的打。
本來想學白馬說些有點顏色的話,不過,想到你已經是白馬的下屬了,我不能亂說話得罪白馬啊,所以就閉嘴了。
你不信有閻羅王,那我怎能請閻羅王也給你百二十歲的壽命啊。
2012-06-26 08:22:37
忘月
專制威權時代
對人 對學術是不懂得尊重
完全以專制教條行事
如今中國開放多年
這方面應有所進步
2012-06-25 18:10:07
版主回應
我1975在中國時已看到人們不耐專制的統治了,在瀧海線的火車上,大量的農民公開在吐苦水,批評政府。之後,控制的手段越來越鬆,如果去過中國多次,應該可以發現改變非常大。有些事甚至比西洋的跨步還要大。近來知道朋友的植物人母親送到中國作幹細胞的移植,經過三年,現在已能出聲音回應,甚至站立。但西洋可能基於宗教的原因,尚不許作這種手術。
2012-06-26 08:36:44
楊風
學長
再賞了
2012-06-28 10:21:01
版主回應
老是讓你讀不到新文章,對不起。
2012-06-28 20:56:55
小洋子
哈哈哈~~~~

噢,對了,劍客阿伯你前幾天早上不是CALL我嗎?
然後,問我是不是有打電話給你,我說沒有,然後你還說,咦,真是怪了,明明應該是我,這件事還記得嗎?

掛完電話,我心裡還想,喔,劍客阿伯你可能有他心通喔
那陣子早上我都覺得我所有力氣都快被消耗光了,然後你忽然打電話來
我覺得真讚,像是降下甘露,很甜,哈哈哈~~~~

我不用活到百二歲拉,只要活的夠用就好(笑)
2012-06-30 10:54:53
版主回應
那天確實奇怪,我再回藏雲的留言,突然skype有電話進來的訊號,害得我手忙腳亂,亂按鍵,結果把寫到一半的文字也都消失了。我還怕我打電話給你干擾你的工作呢,心裡很覺抱歉,經你一說,我安心了。我也有過經驗,有時分心去作別的事後,精神就恢復許多了。以後打電話給你就不用猶疑了。
我不用活到百二歲?這樣就讓我省事,不用去找閻羅王了。
2012-07-04 20:34:07
WitchVera
其實 留言很有趣, 雖然耍賴請教授別關了這站台 可以一直讀, 也是女生的待遇唷~ ^__^

小洋子, 怎麼寫都是活潑~
2015-07-11 16:21:06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