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04-27 23:31:00| 人氣71|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流浪札記】告別之旅(八)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第十章§ 烏來.泡湯的夜晚(前篇)

烏來,在台北新店的那一帶,璟之所以不去烏來,是因為他家離烏來很近,想必去的次數不少了吧,該玩的都已經玩遍了。我們從深坑老街往高速公路前進著,由於成必須先送璟回家再轉往烏來,在楊還沒開上高速公路之前,早已一溜煙的不見了蹤跡,楊撥了通電話給成,確認了各自前往烏來的默契之後,安穩的緩緩的在往烏來的路線上行駛著。這時候的夜色很明確的昏暗著,是半透明的黑暗顏色,車子的後座車窗覆蓋著小窗簾,我感受著這股沉靜的氣息,情緒不自覺的也變得如同夜色一般的低沉寂靜,光督促著我再度聯絡教師會館,這次終於比較清楚的聽見了櫃台人員的話語,我先暫時預訂了房間,最晚的Check In時刻是在九點,意思是如果超過了這個時間,就不保證我會有房間可住了,不過我絲毫都不擔心這個問題,「台北應該不至於人滿為患的沒有一間旅館可以住吧」我如此想著。

暫時的放下了住宿的問題,我靜靜的坐在後座,讓身體略為的歇息著,光坐在前座,開始跟楊聊著同學之間的話題、女人之間的話題,我不發一語的靜靜聽著她們的對話,呼吸以極為緩慢的速度,無聲無息的流動著,乍看之下,我像極了漂浮在車子後座的黑暗氣息,夜晚裡的黑暗氣息,沒有人會查覺的黑暗氣息,我暫時的獨立在這樣沉寂的空間裡。

過了些許時間,感覺上應該是進入了台北市區,看得見台北感覺的街道,明顯的都市的光亮穿透了車內的黑暗,我在路途中的指示牌上看見了「碧潭」的字樣,在不知不覺中我們已經到了新店的範圍,然而這裡距離山區裡的烏來應該還有很遙遠的車程。途中,楊略為敏感的覺得車子有些不安穩,於是給了我一個活動筋骨的機會,下車檢查一下輪胎是否有所異常,我握著拳頭結實的在後方的二個輪胎上搥了幾拳,「看起來應該沒有問題,我搥了輪胎幾拳都還好好的」我回報了一下我的檢驗結果,事實上我坐在後座也沒有感覺到什麼奇異的晃動,那種疑慮可能是女人多疑的第六感。楊消除了疑慮,半開玩笑的說著「原本可能沒事,被你搥了之後可能就爆胎了」,我只是微微的露出笑容,沉靜的氣息還沒來得及從我的靈魂中抽離,情緒切換不過來,我又安靜的坐回了後座。車子繼續從充滿光亮的新店市區,自顧自的行駛著,走了那幾條路,我不清楚,我的呼吸次數有多少,它也不清楚,我們之間只殘留著載具與乘客的淡薄關連。在我亳無知覺的情況下,路面開始變得迂迴,光亮消失了,建築物的型態也轉變了,「嗯......應該進入山區了吧」我靜靜的看著車前的景色,但天太黑,什麼看起來都是一個模樣的相似,迂迴的令人暈眩的感覺左右交替著,光跟楊的交談依舊持續著。

在這迂迴暈眩的山區路途上,光突發奇想的向我提了個建議「其實你也可以考慮在烏來住一晚,如果價錢沒有差很多的話」,「嗯....都可以啊,我身上的錢還夠用」隨遇而安的我這麼回答著。楊也說著烏來有客運到台北市區的事,一切看起來就像是個完美的安排,泡湯、投宿、客運、台北,天衣無縫的行程規劃,校友樓、教師會館,成了被遺忘的記事。也許,因為我安靜的細數著自己的呼吸,又也許,迂迴的路途把時間也變得迂迴了,我只覺得路途有種莫名的遙遠感覺,在過了很久很久的「我的感覺裡的時間」之後,才終於陸續瞧見溫泉旅館的身影,一間接一間的慢慢出現了,路途從荒蕪的黑暗印象轉變成霓虹微微亮著的優雅,最後抵達了一處有著客運終點站的集體式光亮的小小城鎮。楊在離客運站不遠的對面車道找到了一處車位,光指揮著楊將車子停好,然後我們走到客運站等候著成跟甫,過馬路的時候,楊順道撥了通電話給成,約定好集合的地點,「我們在客運站等你哦」她說著。

走到了客運站,我這麼感覺著,深處山區裡的烏來空氣,有著明顯的寒意,聞得到淡淡的水氣、樹木的味道,跟城市裡乾燥又帶有過多二氧化碳的空氣比起來,呼吸著這樣清爽的空氣,讓我的精神頓時好了很多,我稍為的看了一下新店客運的時間表「不壞,每半個小時就有一班車,最早的五點半就有了」,這是為了確保住在烏來的隔天還趕得及到台北唱歌,楊這時還不忘我那詳盡的歌單揶揄著我「你坐七點的就可以,不用太早到,我們應該也會睡晚一點」,光跟我則又抬起了頭注視著客運的時刻表,談論著我該坐到那一站,然後再搭捷運到敦南忠孝站。確定了客運的時間跟下車地點後,光坐了下來聯絡著台北的親戚,我安靜的倚著木頭的欄杆,安靜的凝望著某個方向,不久,楊又再度聯絡了成,意外的得知成已經在我們不知不覺中也抵達了烏來,而且停車的位置比較靠近溫泉旅館的附近,於是我們三個人離開了客運站往溫泉小街的方向走去,在走了一小段路之後,看見了成跟甫正在等候著。

由於我打算在烏來泡湯結束後,直接在這裡找旅館睡一晚,於是我向成要回了放在車子裡的行李,然後在我們走向溫泉小街的路上順道提說了我的住宿決定,此時的成不改幽默多話的個性,開始半開玩笑的向光說著各種可能的住宿配對法,連我也被牽扯進配對的組合裡,光則不甘勢弱的反擊著成,向我說著「根本就是他自己在想,因為他不行,所以才用你代替他的位置」,真沒想到連個小小的住宿話題都可以引起各種的聯想。我們一邊談著話,一邊走在有著擁擠人群與熱鬧店家的小街上,這裡的溫泉館或旅舍真的是相當的多,價格也不算太貴,加上賣著各種食物的小店,若是真的在這裡住上一晚,倒是頗為享受的選擇,最後,我們走進了「國際岩湯」這間溫泉館裡。

國際岩湯,在我手邊的資料裡,是間頗有口碑的溫泉會館,有著三十多年的悠久歷史,一走進會館,便瞧見了復古懷舊的空間設計,木質的傳統桌椅,融合著古典與現代化氣質的建築,明亮光線的櫃台,親切的人員開始向我們介紹這裡的價錢,好心的推薦我們買票券,不過由於我們並不會太常來烏來,這份好心就只能婉推了。這裡的成人票價,一人是三百八十元,我們先把錢給了光,然後由光刷卡付帳兼集點數,接著走往樓下領了儲物櫃的鑰匙,進入了地下二樓的大眾溫泉區。

我將行李放在儲物櫃,開始將身上的衣服一件件脫去,這是我第一次「全裸」的泡湯,看來我真的是一個「泡湯『俗』」,什麼都不曉得。雖然這裡也堪稱是個露天「烏園」,幸好我眼鏡拿掉之後,看見的景像大致都是模糊的,人都認不太出來了,因此也不用擔心去看到什麼令我長針眼的物體。這裡很完善的提供著飲用水,進了隔門後還有提供洗髮精和沐浴乳,真是服務週到,我開始沖洗著全身,然後跟成、甫一同在後方微熱的石頭池子裡泡著舒服的溫泉。這裡的泉水有著淡淡的泥土味,跟關仔嶺的味道很相似,不過沒有濃厚的泥土質感,我稍為的向成跟甫說著我對這裡泉水的感覺,而成也開始聊起他所知道的各種溫泉,其中有一種他覺得比較恐怖的溫泉,是充滿血紅色的鐵質溫泉,那種溫泉真教人無法想像,我分享著我在高雄某間室內游泳池裡看過的「療效池」延續著溫泉的話題,甫靜靜的泡著,沒多說些什麼話,溫泉、游泳池的話題接著被成聯想到游泳教練、工作、日本文化之類的,他似乎總能保有他一貫的日本風格言論暢談著各式各樣的話題。

在石頭池子裡浸泡了些許時間,我短暫的離開了池子,先喝了些水降降溫度,然後換到有四十度略高溫度的熱水池裡浸泡著,熱水池的後方是個只有十度左右的「冰」水池,在熱水池浸泡了約十分鐘左右,我也嘗試性的挑戰了冰水池的痛快感覺,一股說不出的氣息漫延在我的肺部裡,並且帶著收縮後的毛細孔回到熱水池裡體驗另一種刺刺的浸泡觸感,這樣的「熱水V.S冰水」的程序我持續了二次,而成跟甫似乎沒有體驗的勇氣,婉拒了我的慫恿。在這樣更換池水、喝水及聊天的過程中,一個小時不算太快的過去了,九點,我們起身離開了溫泉,再度的沐浴,更衣後回到了一樓休息著,光跟楊則是在我們三個人喝了好幾杯茶水之後才出現。

~ 旅程未完

台長: Fred Weng
人氣(71)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 個人分類: 告別之旅 |
此分類下一篇:【流浪札記】告別之旅(九)
此分類上一篇:【流浪札記】告別之旅(七)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