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04-16 22:50:13| 人氣162|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流浪札記】告別之旅(三)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第四章§ 前往大溪,閒聊,後段

從加油站繼續出發後,漸漸進入了桃園大溪這個小城鎮中,雖然路上看得到一些店家,但數量稱不上多,周末假期有營業的就更是少數了。大溪,沒有像台北或高雄那般的熱絡,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悠閒,生活的步調極為緩慢,我想,能在這樣的小城鎮中生活應該是幸福的,一種質樸的幸福、悠閒的幸福。在忙碌的大城市的生活中,我們總是三不五時望著牆上的鐘,細數手邊沒做完的工作,這樣的生活,像是在填寫作戰計畫表,幾點幾分做好什麼準備,幾點幾分要抵達那裡,幾點幾分要攻下那些目標,真不曉得是我們在追趕時間,還是被時間在追趕著,然而,在大溪這小鎮裡,時間不知道躲到那裡睡眠去了,我們不用刻意去找尋它的蹤影,它也不會突然探出頭來嚇我們,我們與時間,在此地成了毫不相干的陌生人。

大溪,有一位我們要去拜訪的算命大師,這也是我們一行人來大溪遊玩的主要目的,光與楊都有想要知道的事情,璟因為生活上的不順心,也想藉此了解一下自己的命運,至於我,原本倒是沒想過要算些什麼,不過因為成說這位算命師很會算,他自己跟他的家人也都給這位大師算過命,「既然來了,那就也算一算吧」我心裡想著。在路上,光向成說「等一下我算的時候,其他人不可以聽,你把其他人都帶走」,光這次還帶了錄音筆,要把算命的談話給錄起來,「那等一下要算命的留在那裡,不算命的我就先帶去逛逛」成回答了光。接著成問我「等一下你要算嗎?」,因為我想這也算是個難得的機會,於是我直覺的回了句好,「那你可以先想好等一下要問些什麼問題」成向我建議。於是,我也開始想一些自己想要知道的事情,說實在的,我自己不也是處在一個需要做很多抉擇的年紀嗎,對於我自己的人生,要說完全沒有任何的問題或疑惑是不可能的,人生中有太多事情是我所無法掌握與預期的,只是我早已習慣順其自然的過生活,凡事只盡力求個無憾,對於「命運」,這個附加在我生命上的包袱,我並不會太過耿耿於懷。不過想了想,能問的似乎不外乎工作跟婚姻,更何況我是第一次算命,能問些什麼其實並不太清楚,所以我並沒有很刻意的去想要問的事情。接著,光又問了「那裡算命會有其他人在場嗎?」,「當然囉,都是一群人一起算,所以都會聽得到」成說,光對於自己的事似乎想保密的不透露給別人知道,「除非你最後一個算,但是你先聽了其他人的,又不讓其他人聽你的,多不公平啊」成這麼的向光揶揄著,「等一下算的時候,要我借你錄音筆錄音嗎?」光好心的問了我一句,「應該不需要,我聽過就可以了」因為我對於自己的命運並沒有太強烈的好奇心,所以直覺的搖著頭回答了光。

沒過多久,我們抵達了算命館的樓下,不過這裡似乎還沒開始營業,算命館的鐵門是關著的,於是成撥了通電話過去。「算命先生還有事情在忙,所以要等到下午才會開始」成這麼向我們說明,不過因為算八字是需要時間的,所以我們四個人得先把生辰八字說給先生知道,好讓他能預先做準備,因為我從來沒算過命,所以當光把手機遞給我的時候,我不知所措的吱吱唔唔的說出我的生辰八字,甚至幾點出生的都有些不太確定,幸虧我記得的時間在打電話回家求證之後,並沒有多大的誤差。下午一點到三點,都是「末時」,先生後來跟我說明了一下。因為離算命的時間還有二三個鐘頭,所以成建議去附近的小烏來晃一晃。我們的旅程似乎很隨興,我這麼想著,這已經與我想像中既定的行程完全不同了,不過我是個隨遇而安的人,我不會太在乎是不是非得到那裡不可,相反地,因為旅程中充滿著變數,讓我更有一種「流浪」的感覺,自由的感覺。

光,悠閒的看著Taipei Walker,我們朝著小烏來前進,因為小烏來是在山區裡,所以路途其實有滿遠的一段距離。在開了一段路程之後,楊打了通電話給光,「甫想要吃東西,他還沒吃早餐」楊說,「那等一下有看到賣吃的,我們就停下來休息」光向楊這麼回答。車子在路上開始左彎右繞的迂迴行駛,標準的山區感覺,「我們現在走在北橫公路上」成說。不過我對於北部,不,應該說高雄以外的地方都不太熟悉,我雖然年紀不小了,但很少自己一個人出遠門,駕照雖然大二那年就考到了,但也從來沒有實際上路過,所以很多地方對我來說都是陌生的,就連台北,這個我應該最熟悉但卻陌生的故鄉,也不例外。沒過幾分鐘,我們到了北橫休息站,休息站的前方有一大片空地可以停車,於是大夥便下了車。也許,因為這裡身處山區之中,所以空氣裡帶著明顯的寒意,比台北市區又更冷了些,但是呼吸的感覺是相當清新的令人愉快,讓我不禁深深的吸吐著這種自然的感覺,很舒服的深呼吸。甫先去買了份臭豆腐,光則是先幫璟跟我拍了張照片,我們找了張桌子坐下,成拿了一份微溫的滷豆干過來,這算是我們六個人第一次坐下來面對面的談話。這裡的老闆很親切,拿了一壺七葉膽茶以及一壺洛神花茶給我們,而且是完全免費的招待,這時候的楊臉上一副難以致信般的神情,的確,這裡的人們跟都市的人們比起來,既熱情大方,又相當的有人情味,「我想那是因為我們平常住在一個很奇怪的社會,突然來到一個很好的地方,像是來到了世外桃源,所以才覺得驚訝」我這麼的說著。

「你們知道他是誰嗎?他是我辦公室的同事耶」光似乎還沒淡忘我的神祕行為給她的驚訝,這麼的向眾人述說著她之前種種不安的猜測,同時,也向眾人做個簡短的相互介紹,其實,除了光自己以外,我們五個人都最多只認識除了光之外的某一個人,甚至完全都不認識也有,例如我跟璟,這可說是這次旅行相當獨特的地方,我們的背景幾乎不相同,居住地也不完全都一樣,卻被這奇妙的緣份關連了起來,在一個有著世外桃園般濃厚人情味的小店裡談天說地。而我也向眾人介紹了我的真實名字,眾人似乎很理所當然的了解我網路上暱稱的涵義,我猜想光對車子真的沒有多少了解,不然,就是她真的有些遲鈍,我像是完成了一件完美犯罪般的在心裡笑著,臉上僅僅含蓄的露著笑容。因為光跟甫都有心理諮商的背景,璟也看過相關的書籍,所以不免俗的談到了關於星座家族治療等等心理諮商的話題,雖然我本身並沒有接觸過心理諮商的書籍,不過我對於哲學有些微的了解,於是也分享了我對哲學上的淺見與我的理解,「我不是寫了一篇閱讀分享嗎?」我向璟這麼說,接著談起了我近期才看完的一本哲學的書籍,「我覺得哲學跟心理是有共通的地方,他們都是在談論著『本質』的問題」我如此的向眾人分享我的看法。璟的話似乎並不太多,他跟我一樣,都是摩羯座的,本質上是沉默寡言的,我的多話算是經過「訓練」的例外。而成仍保有他一貫的風格,繼續跟眾人談論著「日本文化」的話題,以及他160G的資料收藏,就某個角度來看,這次旅行的愉快氣氛可說是完全構築在成的文化議題上,雖然這裡是台灣,但他總能把看到的事物跟日本文化扯上關係,真是令人不得不佩服。我以一臉好吃的表情吃著臭豆腐,向光說著臭豆腐的美味,大夥兒邊吃著豆干邊喝著花草茶,氣氛莫名的融洽,不久老闆還拿了一壺帶有果香的茶過來,很香的一壺茶,「我們吃這麼多豆類製品,等一下上車怎麼辦?」有人提了這麼一句話,「那等一下車子裡就很『溫暖』了」我開始有點搞笑的說出了這句話,我想,原來我也是可以滿幽默的。

吃完了滷豆干、臭豆腐,茶也喝得差不多了,於是我們起身繼續前往小烏來,我跟甫在上車前還特別再上了次廁所,免得之前憋尿的悲苦再度降臨,車子再度發動,光改搭楊的車,所以璟便被交換到成這一車,與我同行。

~ 旅程未完

台長: Fred Weng
人氣(162)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告別之旅 |
此分類下一篇:【流浪札記】告別之旅(四)
此分類上一篇:【流浪札記】告別之旅(二)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