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20-02-07 17:36:49| 人氣2,406| 回應0 | 上一篇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金婚之旅  2020.1.3~5

金婚之旅           2020.1.35

    我於197014日結婚,同年612日開業,年末105日大女兒怡雯出生,這一年是我人生最關鍵,卻也是最慘澹的一年。由於家族背負不少債務,家母又臥病在床,乏人照料,不得不結婚多個人手幫忙。無奈手頭拮据,婚禮只能將就以對,蜜月旅行也只草草繞了南台灣一圈,於今想起真的是不堪回首!

  當年我在澄清醫院服務,薪水只有6,500元,內人Yuki在弘光護專擔任藥物學教職,大約是2,000元,單靠薪俸收入難以應付家族龐大的開銷,婚後不久被迫走上開業一途,Yuki也隨後辭去教職跟我一起打拚。夫婦日以繼夜,胼手胝足,困頓的家計才慢慢安定下來。1972年長子茂欣出世,1974年次子正欣也隨後加入這個小家庭,一家五口雖過不了優渥的生活,卻也其樂融融,盡享天倫。倍感欣慰的是孩子們在Yuki盡心盡力的調教下都能力爭上游,進而克紹箕裘,在各自的工作崗位上克盡其職,為病患服務。

  隨著歲月的流逝,孩子們一個個成家立業,多了一位女婿和兩位媳婦,也帶來了六位孫兒,雖是枝繁葉茂,但也因工作與家庭的因素,不得不各分西東,搬離了原生家庭,晚年只剩倆老獨守空巢。偶爾一時興起,到台北去享受一下含飴弄孫之樂,但老來力求清靜的僻性,最後還是催促著自己趕搭最後一班高鐵回到台中的老窩。早年一家五口圍在晚餐桌上有說有笑的歡樂時光,似乎就此一去不返,但能奈它何,這不就是每個人都得面對的世代交替嗎?

  一晃眼半個世紀過去了,回想起這段漫長的歲月,Yuki一路陪著我含辛茹苦,無怨無悔,直到晚年雖已溫飽無虞,但她仍然擺脫不了長年來勤儉持家的積習,往往為了買件新衣,逛了好幾趟百貨公司,最後還是下不了手,每思及此,不免感到不捨與自咎,屢屢想對她道聲謝,卻都於男人的自尊,迄今還是出不了口。前些日子無意間翻出一些當年蜜月旅行的老照片,寒酸的模樣看了不免令人發噱,心酸之餘突發奇想,何不趁著結婚五十周年之際,照著原本的路線,來一趟金婚之旅,聊表說不出口的謝意。

  我將這個構想告訴大女兒,請她代為安排行程。大姊悄悄地向二位小弟提及這一訊息,行程也很快就排定,只是原本只有我們倆老,現在卻多了她們姊弟三人;當初我想租一部車請人代駕,沒想到正欣前不久訂了一部新車,在他催促下,及時可以派得上用場。她們都有各自的家庭,在醫務上也很忙碌,但全都排除萬難,暫時放下家庭與工作,願意陪著我們夫婦同行,重溫原生家庭當年那股難以言喻的歡樂,這不就是送給倆老結婚五十周年最為珍貴的禮物?

新車上路

  當年蜜月旅行的原始路線是走中部橫貫公路,經東勢、谷關、梨山,直接到太魯閣,但九二一地震後谷關以東的路段坍場,目前管制通行,我們不得不繞道而行。13日早上九點,一家五口搭著嶄新的車輛走6號國道,經埔里、霧社轉台14甲線,過了清境農場,從昆陽往北一直到小風口都屬合歡山國家森林遊樂區。順著蜿蜒的山路來到海拔3275公尺的武嶺,這裡是台灣公路,更是東亞公路的最高點,一路上都是由合歡主峰、東峰、西峰、石門山、石門北峰、合歡尖山等台灣知名的高山串連而成的合歡群峰,尤其是武嶺位於合歡東峰、合歡主峰間鞍部,視野良好,可以眺望南湖大山、中央尖山、鋸山、屏風山、奇萊大山等著名的崇山峻嶺,甚至玉山都隱約可見。但見層巘疊嶂的綠色波浪,有的崢嶸猙獰,有的挺拔秀麗,時而雲蒸霞蔚,時而晴空碧藍,真的是氣象萬千。走遍世界各地,如此難得一見的旖旎風光竟然會在台灣與我失之交臂,令我汗顏無比。雖然是冬季賞雪的季節,但晴空萬里,加上內心澎湃,只感到絲絲的意而已,我佇立在太魯閣國家公園石碑旁,端詳著這幅繡山河,擁抱著我生於斯長於斯的美麗的鄉土,久久不忍離去。

繡山河

  中午我們就近在松雪樓用餐,300元一客的自助餐菜色寥寥可數,但高山地區,足可充飢又有熱湯可以暖身,已經不錯了。

    從這裡到太魯閣只剩65公里,全程都是下坡路段,過了小風口已經離開合歡群峰,不多遠就來到了大禹嶺。這裡是原本的中橫(台8線)與台14甲線的交匯點,往西可以到梨山,往東就是太魯閣,路面也減縮為單線車道,而且都在山谷間盤旋,不過新車配備有全新自動駕駛裝置,而且由茂欣、正欣兩兄弟輪流駕駛,倒也輕鬆自在。一路上一家五口有回憶不完的陳年往事,笑聲不斷。早年家裡空間侷促,三姊弟就擠在同一個房間裡,諸多鮮為人知的糗事一一抖了出來。Yuki原本一上車就會打瞌睡,卻被這些過往的軼趣逗得合不攏嘴,說說笑笑聲中忘了路途的遙遠,下午三點不到就抵達了今晚下榻的天祥太魯閣晶英酒店。

 目前仍保有當年天祥招待所的面貌

 橫貫公路興建於195677日,由美援提供主要經費,退輔會的榮民擔任開發主力,於196059日通車。事實上這段貫穿台灣東西岸的中橫公路,早在1914年的日治時期從霧社經合歡山到太魯閣的這段理蕃步道就已經有了既有的基礎,稱之為「合歡越嶺道路」。至於「太魯閣英酒店」的歷史也不遑多讓,中橫公路動工不久,在1958年就由蔣經國在天祥風景區中選定這處無可取代的絕佳地點籌畫興建,於1961年完工,取名「天祥招待所」以做為蔣家行館暨招待外國元首之用,直到2009年才由晶華國際酒店集團接手,改名為「太魯閣晶英酒店」,是國內在崇山峻嶺中唯一的五星級飯店,有160間客房。二樓另外規劃為「行館樓層」,每間套房廣達21坪,面向立霧溪,得天獨厚坐擁峽谷與立霧溪流的絕美景致,享有專屬的貴賓交誼廳,24小時茶點供應與貼心宵夜,讓旅客可以感受到當年兩蔣山中行館的豪奢。

在貴賓交誼廳享受下午茶

晶英酒店迄今還保留當年「天祥招待所」的神袐面紗,從台8線經過,完全看不到它的招牌,必須轉進早年的公路局天祥站,再穿過一片茂密的梅林後才看得到其正門。報到後先被引導至頂樓交誼廳接受茶點招待和簡介說明,隨後再來到二樓的行館客房。一進房首先映入眼簾的是床舖上擺了一瓶紅酒、二個酒杯和一張結婚周年賀卡,真是體貼入微。起居室相當寬廣,冰箱內的啤酒等飲料與各式茶點都是免費供應,加上家裡帶來的烏魚子等下酒菜擺滿了一桌,就地舉行起金婚記念酒會。沒有其他的賓客,只有原生家庭起始的五名成員,但也只有這五個人才能刻骨銘心去體會這五十年來這個家庭對每個人是無法須臾相離的,比起數以百桌卻都是虛以委蛇的酬酢場合,更令我嚐到「蔗境」的真滋味。

一瓶紅酒伴著五十年的生活回顧,不一會兒就喝完了,窗外立霧溪的夜燈已經點上,入暮時分一家人移駕到貴賓交誼廳用晚餐。或許住「行館樓層」的房客大都選擇自助餐,因而貴賓交誼廳只有我們一家人,吃的是主廚特別推薦的套餐。說特別一點也不為過,飯前酒是一杯小米酒香檳,各項料理使用的都是當地當季的食材,更特別的是太魯閣原住民的元素也都不著痕跡地點綴其中,粗曠的山地飲食文化在主廚巧手的調理下,擺放在西式的餐盤,躍上了西餐的桌面,讓人有耳目一新、口齒愕然的感覺。正欣帶了一瓶Blue Label Whiskey,珍饈配上茗酒,在親情的陶冶下,樂享金婚的喜悅。

夜已深沈,但窗外月色朦朧,立霧溪潺潺流水不停地流,立霧溪畔的夜燈嫋嫋泛著崇光,這幅良宵美景別有一份韻致,讓我有「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燒高燭照紅妝」的衝動。外頭雖有點涼意,但良宵一刻值千金,我豈能任由它流逝?我披上一件外套,拉開窗門,獨坐在陽台上的躺椅,浸淫在這股美不勝收的氛圍中,靜靜地獨享晚香之娛。

立霧溪畔

這趟金婚之旅,女兒打算為我重新找回當年蜜月旅行的足跡,行前她在我相簿中翻拍了一些舊照片。由於谷關、梨山路段管制通行,已無跡可尋,14日出發前先在天祥公路局車站前合照,但兩相對比,車站的建物還在,但「台灣客運天祥站」的字樣早已被拆,真的是人是物非。

三十年前的天祥站

我們開車沿著立霧溪畔一路經過慈母橋、九曲洞、燕子口、長春祠等景點,這些鬼斧神工的旖旎景致揚名中外,是蒼天對花蓮人的恩賜,要懂得珍惜,保有它的原貌,不宜過度開發,才是人與大自然可長可久的相處之道。

長春祠

東西橫貫公路的牌樓

過了長春祠,不多遠就來到了東西橫貫公路的牌樓,照相存證後逕往花蓮市區繞了一下,再沿著台11線濱海公路到當年曾留下足跡的八仙洞。女兒就像導演一般,按照老相片的角度,為我們拍了一張特寫,用以對比。


昔日的八仙洞,有安置好多神像讓人膜拜


日的鯉魚潭

yuki的姪女婿任職於土銀玉里分行,得知我們路過台東,夫婦特地來八仙洞等候。中午接受她們招待,在「長濱100號」用餐。這家餐廳原本座落於台東長濱鄉長濱路100號,由於在老闆娘精於廚藝,偶爾會與街鄰居分享,隨著口耳相傳,並應饕客之要求在住家兼起副業,初始沒有店名,顧客都以「長濱100號」相稱,不料慕名者越來越多,不得不遷至92號的店面擴大營業,繼續沿用「長濱100號」的名號以迄於今。該店雖然地處偏鄉,但室內陳設、菜色調配、高貴不貴、笑臉相迎…等條件是大都會的名店所不及,為維持如上口碑,店方要求顧客必須先付款預約,且不接受不速之客,看似有點傲氣,但熟客們應該都能體諒。

接受姪女婿熱情款待,歡欣相聚

享用過別有風味的午餐,我們又沿著台11號線南下,經過成功鎮不多遠處轉入群山環抱之泰源幽谷的泰源監獄。1970年二哥被關押在泰源監獄,趁蜜月旅行之便,偕同新婚妻子前往泰源監獄探監。我們兄弟有著敘述不完的離情別緒,Yuki見景傷情,坐在一旁眼淚直流,這幕人間悲劇迄今還深深烙印在我腦海中揮之不去。

舊日的泰源監獄

一月初探過監,不料28日就爆發了台灣民主運動史上有名的「泰源起義事件」。參與者除了監內的政治犯,還包括該監獄的衛兵50人和當地原住民共120餘人,其中也有人負責後續劫獄,搶佔廣播電台等工作。鄭金河等6名外役政治犯趕不及回牢開門放人就被發現,因而携械逃亡山區,於223日先後被,其中鄭金河、陳良、詹天增、謝東榮、江炳興五人堅忍刑求,緊守口風,一肩扛起,才沒連累其他人。這五人在蔣介石持下,於530日被槍決,史稱「泰源五烈士」,每年530日的殉難日都會在林宅血案的義光教會舉辦追思禮拜。

起義事件過後不久,所有政治犯就被還押綠島感訓監獄。1974年二哥因意外事件在監獄內殉難,當年蜜月旅行的探監,竟成了我們兄弟的永訣,難得路過泰源幽谷,我能不繞道前往監獄前緬懷一番?

離開泰源監獄後繼續往南走,經過富岡漁港、台東市區,於下午三點多來到知本溫泉的老爺酒店。雖然是有名的溫泉區,又是五星級的飯店,但就是少了日本的傳統泡湯文化,加上新南迴公路剛剛通車,又是周末假日,遊客很多,有點吵雜,但既來之則安之,父子三人潛身到露天風呂,裸裎以對,再又回到兒時三人同浴的情境。談談過往,聊些近況,得知他們家庭美滿,工作上也都有傲人的表現,倍感欣慰。晚餐吃的是自助餐,跟昨晚太魯閣晶英酒店有天壤之別,就連叫了三杯啤酒都沒能喝完。

15日茂欣、正欣還得趕回台北,九點就起程,一路上的東部濱海公路美不勝收。過去狹窄的石子路都已變成四線道的快速道路,一邊是翠綠的山巒美景,一邊是無盡的藍天碧海,馳騁在這連綿不絕的大自然景致中,陶醉在車內洋溢的親情裡,很快就來到了近年才被炒熱的「多良觀光車站」,由於正在進行鐵路改道工程,老車站只保留了一小段月台當成懷舊與賞景的地點。

東部濱海公路藍天碧海美不勝收

距離多良車站不多遠的「人定勝天碑」也留有我當年的足跡,非去不可,循著GPS的引導,來到原有的碑址,上面刻有「人定勝天」字樣的石碑幾年前因風災而倒塌,只剩下底座還孤零零地留在那裡,但又何妨,我們還是跟著碑座拍了一張照片,好讓新舊照片對比出人是無法勝天的事實。

「人定勝天」的石碑已倒塌

來到大武鄉,一直找不到當年我拍照的公路局大武站,只找到一處有點像的建物,但已看不到大武站的字樣,只好到已不見人煙的大武火車站拍照,過過乾癮。

早年的南迴公路是從大武進入,九彎十八穿越南台灣的山脈,才能抵達屏東的楓港。2011年起進行南迴公路拓寬改善工程,耗時八年,終於在20191223日通車。新南迴北起台東太麻里香蘭村,南迄屏東獅子鄉,全長11公里,除了高架道路穿越溪澗山谷,更開鑿4600公尺長的草埔隧道,氣勢雄偉,可縮短台東至屏東30分鐘的行車時間,號稱全台最美公路。我們剛好趕上新南迴的通車時段,在南州接上了三號國道,再轉84號東西向高速公路,下午一點前就來到布袋港的海中鱻餐廳,享受一頓豐盛的海鮮大餐,入暮前安抵台中,結束了三天兩夜的金婚之旅,為晚年留下難忘的回憶。

前些日子中州社為元月份生日及結婚周年之社友慶生,當我們夫婦上台接受社長頒獎時,Philip社友聽到結婚五十周年念,突然冒出了「好不容易忍耐了五十年」的驚嘆。Philip社友曾任法官,目前是台中知名的執業律師,或許在他的職場上接過不少婚變的案例,難怪他會有感而發,認為維持五十年的婚姻須要相當的忍耐。

我是過來人,嚐盡婚姻的酸甜苦辣,相信對婚姻的感受會比Philip更加深刻。我不否認婚姻的路途上必須相互忍耐,因為夫婦雙方來自不同的家庭背景,每個人都有不同的生活習性,對事情的想法、看法和應對的態度也都不一樣。如此陌生的兩個人突然要生活在一起,如果不相互忍耐,婚姻很難圓滿,但忍耐只能維持一時,長達五十年的婚姻單靠忍耐實難克竟其功。一味地忍耐,若不是婚姻出了問題,可能就是健康亮起紅燈,因為忍耐造成的壓抑很容易引起自律神經失調,導致憂鬱或三高等身心方面的疾病。

如何才能兩全其美呢?我認為每個人或許有些缺點,但也有許多過去所被忽略的優點,當經過一段忍耐的磨合後,宜應儘早培養相互體諒的情愫,它就像潤滑劑一般,會讓夫婦的關係更為融冾,進而產生愛與關懷,這樣的婚姻才能甜甜蜜蜜,直到永遠。

婚姻應該像吃甘蔗那樣,一口一口地從蔗尾啃到蔗頭,慢慢才能嚐到蔗境的甜頭,但現在的年青人往往反其道而行,喜歡「倒吃甘蔗」,先享受蔗頭的美味,當啃到平淡無味的蔗尾時,再也啃不下去,只好將之拋棄,這也難怪目前的離婚率會高達三分之一以上,而金婚念會因而引人讚歎!



扶輪社慶祝結婚五十周年念,回顧五十年的點點滴滴,歲月匆匆,不勝感慨!

 

台長: Dr. Lin
人氣(2,406) | 回應(0)| 推薦 (1)|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台灣旅遊(台澎金馬) | 個人分類: 心情日記 |
此分類上一篇:隔行如隔山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