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08-20 13:59:50| 人氣434| 回應3 | 上一篇 | 下一篇

我,老王,阮老板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Me and Wang and a Boss Named Ruan,我和老王和一个姓阮的老板。有首英文歌:
Me and You and a Dog Named Boo,我和你和一只叫宝的小狗。
两者毫无关系,请勿对号入座。

我在SZ的第二家公司,老板50多岁,独身,原在湛江做外贸,手里攥着一两个客户跑来深圳开了家小公司,员工都是他带过来的熟人和朋友,老王就是其中一个。进来时不可谓不严,电话面试口试笔试,中英数理化,还一不小心碰上我最拿手的世界地理。当初我不知道他如此怪诞,他也不知道我这样白痴。

“你在大学的名次如何?中学的名次如何?大学英语成绩排第几?中学数学成绩排第几?你和你朋友A比谁更优秀,和朋友B比谁更出色… …”我去过不少公司,见过各式问题,唯有这次的令我为之倾倒。在我之后对其他一些女孩的面试中,他问一些很私人的问题,我在一旁听得直皱眉,心想关你X事,你问得太多了吧?问题反映理念,想不到在深圳这样一块开放与奋进的土地上,还有这种老板和这种思维。

老板自命不凡。“我的48个英文发音无懈可击,让专家来听也挑不出毛病,反而我可以指出他们的不足。”当然挑不出了,别人根本就听不懂。我的听说读写译都被他贬得一文不值,但他说出来的我听不懂,写出来的又一堆错,跟美国的客户联系,别人回信说confused,不明白。严厉批评我怎么搞的,我等他骂得差不多了才提醒他:老板,那可是您亲自写的,我只是一字不漏地打上去,他才无话。他每天就叫我打字,“句号,逗号,转行… …”他真的这么说,你信不信?

“我的粤语很标准,我在广州生活过;我的国语也标准,你听,‘我是北京人’,是不是很京腔京调?学语言要讲究自然条件,你看李师傅就不行,他有点大舌头,一急就乱。”天哪!我心里大叫,还说人家呢,你不急的时候也口吃!我忍住恶心的感觉,听着他湛江腔的广州话,以及广州腔的京片子;还要给我示范英语:“英语的发音呀要靠口腔各个部位的配合,上颚下颚软颚… …”真想给他找一个口腔解剖图来。“你听我说一句:Are you listen to me?”张口就是病句,我差点晕倒。

有事没事,他最喜欢跟我讨论语法:“这里用形容词,这里用副词… …”令我不胜其烦。他那点英语是自学的,我佩服他的毅力和钻研,但仅此而已。大学时有位教授说,学语言如果学成这个样子,已经偏了方向。当然,我不会跟他说,尤其他这种自负之人。老板没错,错就错在请了你这种认为老板有错的人——星爷的名言。

老板性情乖戾,脾气贼大,一点小事就骂员工,甚至客户和其他外来人。“他把在家里的泼脾气带到创业中来了。”老王一语中的。现代葛朗台,打印机省着不用,E-mail叫我手写抄下来,还要一行纸写两行字;用过的传真纸切成一条条,反面用来做笔记;送快递的想借用一下电话,不给就是不给。才几毛钱呀?小家子气得连旁人都汗颜。精彩人生百态,令人大开眼界,有时我们也忍不住摇头,掩嘴偷笑。真是一种米养百样人,一百岁不死都有新闻。个人生活计较,你自己的事,但如果带到工作、业务、用人、管理上来,那就令人难以忍受了。

发工资,几张钱数了又数,“多给你一块钱,不过算了。”他妈的我一时没反应过来,要不然立马递回去:“一块钱,还你。”

有一次,老王打印了一个公司logo出来只用了半张纸,他拿着那张纸悠悠然地问:“老板,剩下半张纸,还要打点什么吗?”我哈哈大笑,笑完才意识到不应该这么大声。

老王说:“你来了之后日子好过多了,以前整天对着一个有权利的男人,多没味道!”哈哈,他就是敢说,老王粗豪的性格,高大的身材,总令我觉得更像北方人。他平时话不多,但往往一针见血,一语惊人。老王年长我近20岁,但因彼此性情相近的缘故,大家很投契——他是我在前两家公司中唯一至今仍保持联系的朋友。

老王他们和老板住一块,“平时在家,他老是拿着拖把拖呀拖,其实地上哪有这么脏呀!我可不管,任他自个在那折腾,只翘起双腿看《东北一家人》。”老王曾在东北生活过一段时间,虽然短,但听着那熟悉的口音,看着那熟悉的场景,总是觉得格外亲切。那时候我刚从东北回来,说起哈尔滨很有共同话题。我给他讲冬天的冰雕雪雕,他给我讲夏天的太阳岛,“哈尔滨人很会享受生活。夏天到了,冰雪融化,人们就提着一篮子的水果、面包,呼朋引伴或一家子来到太阳岛上游玩、聚餐,气氛很好,充满异国情调。”

我在东北拍的照片想发给朋友,老王爽快地答应了帮我扫描,下午,就把照片还给我。“中午趁老板不在搞定了,作案工具都已收拾好,哈哈!”像淘气的孩子恶作剧得手一般。我用的是比我还傻的傻瓜机,技术、光影上没多大发挥,唯有在选材、取景、角度上下功夫。老王一张张仔细看着,不时点头:“不错,挺有眼光。”大大地满足了我的虚荣心。今年初,我把这一两年来的旅游照片发给他,他说,仿佛看见了一个一剑走天涯的侠女。他的E-mail起名beach house,沙滩上的房子,一股从容淡泊之意,是否他心中的理想?

老王见多识广,观念update,很容易接受新鲜事物却又心境平和,和他在一起,时刻可以感受到他那份从容。吃饭,汤匙掉了,弯腰去捡;碰了一下筷子,也掉了,他说:“正好一块洗。”不禁暗暗称奇,有些人就是不一样,一根筷子都可以掉得如此有趣味,生活中还有什么可以难得倒他?

公司8:30上班,有时候等到9:00,老板才气喘吁吁地赶到,说是去买菜来晚了,真是令人啼笑皆非。来现在这家公司面试时被问到离开原因,我啥都没说只举了这一个例子,已令人力资源部的人觉得不可思议。公司近似家庭式的运作,吃饭在老板家解决——深圳不少这样的公司。做饭一般是李师傅或老王提早一点回去完成,我问他:“以前在家你要做饭吗?”他笑:“从来不要,我一个男人哪用得着动手呀!呵为了生计… …”一句话说得我心下怅然。一个人的一生中要经历多少挫折才叫长大?前路中还有多少未知在等着我?不其然地,它会叫你做以前从未做过的事,逼你走一条从未走过的路。这是生活的魅力所在,也是其艰险所在。

老王原来是一位汽车工程师,现在整天在画手工艺品的设计图。从纵横驰骋一日千里的大机器,到方不盈寸精工细琢的小玩意儿,我不知道他是否适应其中的变化及心中理想的落差。和阮老板在一起的日子,我终于明白,有一些人,无法合作;有一种境况,叫做无奈。

在这家公司,除了苦中作乐的片刻,我大部分时间心情苦闷,白头发都多了两根,再这样下去,恐怕坐公共汽车都有人让座了。正如老王所说,他每天都会指出你哪里做得不对,哪里做得不好。我每天都被榨干了才回去——老板把自己的自信心,建立在对员工的贬损之上。每天陪他钻研语法,接受他的挑剔,听他骂人,还有谆谆的教诲:要眼观6路,耳听8方;要勤记多看乐于接受新事物… …每天回家,我就向Tina大吐苦水,再不说,我只会疯掉。可怜的Tina,救了我,苦了她。

(终于,某日,心生一计...详情参见《我和Tina的同居年代》第7集)

有次问老板,你会不会粘贴附件?他摇摇头,眼睛盯着电脑屏幕,像一个无知的孩童,我慢慢地教他,一步一步解说。有时候,看着他快要秃顶的脑袋,看着他戴着老花眼镜在纸上改了又画画了又改,看着他团团转自个拖地省吃俭用连空调都不装,刹那间觉得他很可怜。每个人都需要理解,他一把年纪还跑来深圳这个竞争激烈的城市创业,起步之初境况艰难,他需要扶持,但狭隘的观念,乖僻的性格,又决定了他留不住人。我理解他,但我不会留下来,他不是我要跟的人。

两个月后,我提出辞职。他很惊愕,一个劲地追问原因,说什么作为日后借鉴,我只有一句话:“我已经决定了,就看你给我多少交接时间。”那时候他正忙着筹备广交会,我此举已是仁至义尽。我也清楚他的个性为人,说得好听,但最终,分析来分析去,只会有一个结论,就是说啥都是你不对,我姓阮的始终最好。

在我走的前后老王也辞职了,去了浙江台州,重拾汽车老本行,他走得迅速,“机会不等人,我也不管他是否扣押我这月的工资了。”独在异乡为异客,但为了女儿的学费,我要努力啊!——他在回我的E-mail中写到。又想起了这个从没做过饭的汉子在不惑之年做起饭来的日子,如今为了生计,又再背井离乡。

现在的同事C,说起口碑很差的D时忿忿不平:“你看她这副德性,但嫁又嫁得好,官也升了,车也买了,你说我们这种人怎么办?”我认真地说:“她现在好,不等于以后都好;我们现在不好,不等于以后都不好,真的,我向来都这么认为。”我很奇怪我从来没有她这种想法。在深圳每个人都有故事,听过见过各式人等的坎坷与奋斗,但老王给我的影响最深刻最绵长。挫折是一生的功课,这一观点已在我脑中潜移默化成一种意识,泰然处之,笑看风云,或是最好的面对。

离开这家公司一年多了,记得老王的从容淡泊与犀利诙谐,却不愿意想起这个老板。生活在继续,这一种人只会付诸笑谈中。那时候上班转车,经常看一个站牌广告,画面上是爱因斯坦大大的脑袋,举世闻名的乱糟糟的发型。画外音:

我是爱因斯坦,就精神而言,我是深圳人。

因敏锐与未来同在。

深圳有一种力量,成就了深圳,成就着我们。




——燃烧的墙——

棘杜鹃,深圳市花,暗藏什么寓意?

莲花山. 03.2004.

台長: 芦苇
人氣(434) | 回應(3)|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mm
有意思
2007-01-19 10:04:23
joy
另一面的你!
2007-04-28 11:37:57
Helen
joy真厉害,居然摸到这里来了:)
2007-04-28 23:12:15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