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3-09 00:21:34| 人氣874|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拾荒滋味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我蠻喜歡拾荒.

這習慣肯定來自父輩. 小時候住在屯門藍地, 所有的玩具大部份都是父親不知從哪裡撿來. 一次, 祖父又撿到幾支鐵棍, 我當作神仙棒樂足一星期. (但愛整潔的母親, 自是不喜歡封滿塵埃的無用東西)

其後數年, 父親也手癢拾過荒, 其實, 他只是在街上看到一些得意物事而已. 我倒佩服他識貨, 將一些原本已湮滅的珍寶 (視乎欣賞者的眼光) 救活.

某年春節的年初一, 父親要當值, 下班回來卻拿出幾盒錄音帶, 說是從街上撿的. 這堆錄音帶已不知去向, 但我仍好好的保留一盒: 陳美齡在82年推出的《灕江曲》(華星出品). 去年發覺此大碟已重新推出復刻CD, 但我覺得這些analogue音樂制式, 反而另有一般味道. 正如聽許冠傑的錄音帶, 懷舊味道勝過3 in 1 CD.

從此, 拾荒的習慣不知不覺地植根在我身上. 中四那年, 美術課教授「裝置藝術」, 老師領著我們到食堂旁邊的廢紙回收鐵籠, 看看有沒有合意的物料. 現在我已經忘記我撿到甚麼, 除了一本薄薄的書─魯迅的《吶喊》簡體字版, 價值人民幣2.25元. 是誰丟了這本簇新的書? (魯迅的書, 一直是中學生閱讀報告的熱門書籍, 每年商務印書館也就賺了不少) 我也替姊姊省了一筆, 因為她在預科時便要閱讀《吶喊》. 這本書如今仍然在書架上.

四年前搬到現居住址, 屋外的公園前身是普通樹圃. 半年後, 工人們拔掉所有樹草, 剩下一堆泥巴. 某天路過泥地, 發現了一塊發光石頭. 我上前摸了摸, 因行程不便, 沒有拿走它. 當我從某處步行回來, 用肉眼找尋石頭. 咦! 它原封不動躺在泥濘裡. 我將它─巨型石英搬回家, 家人都嘖嘖稱奇. 我沒有深究石英內是否藏有珍貴寶石, 有興趣研究者不妨向我通傳一聲.

上月, 在圖書館處理一些義賣書籍. 圖書館的兩位CSA (某職位) , 告訴我們幾個員工, 看到合心水的書可以自取, 反正數量不多. 我一眼便看到台灣尖端版、柴門文的《同班同學》上下冊! 這套漫畫我曾在表兄家看過. 現在, 其他漫畫出版社也重新推出柴門文的漫畫. 我看到如此珍貴的初版 (台灣的翻譯水準還不錯), 便立即撿起. 轉眼又看到一本: 文化傳訊十年前出版的日本四格漫畫《OL進化論》(網友Grace曾經介紹過) 第一期. 此漫畫在香港只出了八期便停售, 其時香港還未流行"OL"(Office Lady) 一詞. 我看這本書內容蠻有趣, 只是不忍心它從此絕跡人間, 便一併收留它.

幸而我的職業不是拾荒. 但拾荒的確可以保留即將消失的歷史. 想到這怪嗜好, 我感到自己有股傻勁.

台長: Agnes
人氣(874)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社會萬象(時事、政論、公益、八卦、社會、宗教、超自然)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