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04-05-27 23:30:36| 人氣241|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論《十日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意大利十四世紀人文主義作家卜伽丘,一生創作甚豐,其中成就最突出者當推《十日談》。《十日談》由一百個故事組成,這些故事雖異彩紛呈,但有一點可以肯定,其大都充滿喜劇色彩,映射出卜伽丘濃郁的喜劇意識,閃耀著文藝復興時期人文主義喜劇精神的光芒。

卜伽丘文學活動的盛期在十四世紀中葉。這時的意大利,領資本主義風氣之先,率先進入“工業與精神繁榮”時期;同時,此間推進文藝之風日盛,很多學者、藝術家活躍在中上流社會。歷史衍進的局勢和新經濟生產形式對文藝的要求,為煌煌巨著《十日談》的誕生提供了歷史契機。

當時的意大利在歐洲是最先進的地區,意大利民族的自我意識空前覺醒,發現憑自己的聰明才智可以認識世界、把握命運,由此,該民族生成一種超然優越、自信樂觀的心理。自然要向社會文化發出呼應和要求。另外,新興資產階級對封建勢力的鬥爭並未完全暴力化,主要呈思想交鋒的態勢,因而人們需要一種較為溫和、輕松、寬厚的思想武器,希望以一種人性理解的態度實現對封建觀念的否定,樹立嶄新意義的正面形象以壓倒舊的落後的形象。如此,社會關注點則不期然自覺地集中到了符合當時民族心理的喜劇藝術的樣式上。余以為,卜伽丘正是順應這一需要,做出主要以喜劇形式寫《十日談》的基本考慮。

卜伽丘在作品的藝術創造中首先注意喜劇對象的選擇,大多讓下層人嘲弄上層人,以“弱”戲“強”,以“卑賤者”精神的高尚對比揭示“高貴者”靈魂的狠瑣齷齪;同時以自己的藝術手法—─綿裏藏針式諷刺、慧敏巧說的機智、不動聲色的幽默等等,創造出獨特的有典範意義的喜劇小說藍本。在《十日談》藝術表現形式中,單就藝術手法這方面而言,卜伽丘喜劇意識確是得到了具體而成功的反映。

在大部分對封建教會、專制主義和陳腐生活現象進行揭露的故事裏,卜伽丘準確把握否定性喜劇形象的特點,充分運用綿裏藏針式諷刺的手法,暴露陳舊的生活形式,演示否定性喜劇形象所負載的陳腐現象的衰敗、它的可笑本質、及其與發展著的生活進程相抵觸之處;並把揭露出的卑劣現象同新社會生活中崇高理想相對比,達到批判和否定的目的。集中諷刺了封建教會表面聖潔、道貌岸然,實則卑劣、男盜女娼的虛偽。作者用形美實醜、外美內醜的對比反襯,先揚後抑,使得諸如神父的貪婪欺詐,院長、修士借教義愚弄教民的醜行最終昭然若揭。不過,作者的諷刺,並不期望達到入骨三分,而是採取較寬容的態度,自然地營造一種輕松、含蓄、詼諧的氛圍裏,挑鉤帶刺,把較為銳利的鋒芒以愉悅的語境、風趣的故事形式傳送出去。可以說,這種諷刺已經被並非刻意營造的幽默情境調煉得曲伸有度、柔中帶剛,讓人讀之解頤、思之酸辣。

卜伽丘塑造肯定性喜劇形象,即規范的崇高理想的秉承者,一種正面的活生生的新人,他斷然採用慧敏巧說式機智的手法。以“卑賤者最聰明”的認識,把這類形象多寫成女性或出身卑微之人,充分賦予他們以機智的思維和行為,使笑“從人的光明品格中跳出來”,達到建設喜劇形象之新思想、新境界的目的。

所謂機智,表示才智機敏,在驚悟壓力和威脅、迅速審時度勢後,做出奇特、超凡的反應和舉措。能迅速發現矛盾,立刻出擊壓倒對方。這是一種智慧和意識的巧用,是快速反應的逸趣橫生的言語和行動。

第一天戴奧尼奧講,一個小修士犯了色戒,怕院長嚴懲,便略施小計,使院長也鑽進姑娘被窩;遂對說院長,以前你教了我齋戒和夜禱,可“沒教給我在女人身上苦修苦練的功夫,現在承蒙你指點了我……”。還有第三天一個故事,馬夫冒充國王與王后睡覺,國王摸黑剪去其頭髮,馬夫遂連夜剪掉其他馬夫的頭髮,使國王第二天找不出姦夫。前者偏重喜劇形象的語言機智,事情臨頭能迅速發現矛盾,以巧妙的借喻,或俏皮暗示,一語雙關,變劣勢為優勢,從而取得勝利。後者側重寫行動的機智,行為機敏則是知計疾出隨機應變,需在意外情況下幾乎不思考就作出反應。馬夫正是能迅速以其人之術反治其身,使國王窘迫尷尬、有苦難言,從而實現了以智慧壓倒對方的目的。《十日談》中,以機智手法設計機智言行、塑造機智形象,比比皆是。情人以機智繞過阻礙,弱者憑機智壓倒強者,正義靠機智戰勝邪惡,“卑賤者”在機智中嘲諷“高貴”、愚弄醜類。

除過諷刺和機智,卜伽丘還運用了典型的幽默手法。即通過美醜對照引起輕鬆而有深意的笑來表現美壓倒醜的優勢。《十日談》的幽默有兩種,一是作者賦予喜劇人物形象的幽默,二是作品本身語言、氣氛、情境的幽默。而這兩種幽默,又都是不露聲色、委婉含蓄地表現出來的。第六天菲亞米達講,斯卡佐和一夥青年打賭,稱巴倫西是世界上最古老高貴的望族。其根據是巴倫西人長相奇醜,只因天主造他們時藝術太幼稚,因此可証明他們是人類最老、門第也最高的一族。斯卡佐講述時一本正經,可根據是移植倒錯的,由此導出的結論卻又似乎在情理之中,令聽者、讀者產生意外的驚喜,人們對斯卡佐的肯定就在這幽默的意會中實現。

諷刺、機智、幽默的喜劇藝術手法,在《十日談》單篇故事裏大體有側重,但往往又同時兼用、相輔相成,諷刺靠幽默增趣、幽默借諷刺著力。“母雞宴”中的侯爵夫人,憑設宴的巧局和得體又俏皮的雙關語逼退國王;夫人既顯機智又帶幽默,機智促成幽默,幽默加深機智。第九天一則故事,女院長頭頂男人褲子斥罵小修女偷情,小修女則讓院長把頭巾紮好了再說話;這其中既有對院長外美內醜的諷刺,又有對修女機智的肯定,更有整個故事詼諧風趣的情境,意想不到修女勝利的幽默結局。

這些藝術手法,都因美丑、庄諧的反差對比,造成作品特殊的張力、精彩的形象世界。通過美壓倒丑,增加樂觀的气氛和曼妙的情調,使讀者在不知不覺中得到絲絲快慰,從而輕鬆地實現其目的。余以為,《十日談》不愧為一代喜劇大作。

台長: 木匠之子
人氣(241)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藝文活動(書評、展覽、舞蹈、表演)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