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29 18:58:18 | 人氣(1,045)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足壇體壇 - **足球流氓變換手法德國專家發出警告**-德國之聲中文網-* Felix Tamsut*

推薦 8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EURO 2016 Island - Ungarn | Fan mit Hooligan Tätowierung (picture-alliance/dpa/P. Powell)

         足壇體壇 - **足球流氓變換手法德國專家發出警告**

        德國之聲中文網-29.12.2019 -作者-* Felix Tamsut*

如今的足球流氓與昔日足球場的鬧事者幾乎沒有共同之處。今日的足球流氓練習武術,建立網絡聯繫並經常與右翼極端分子保持聯絡。

(德國之聲中文網)暴力、酗酒或吸毒,這是足球流氓身上常有的惡習。對從前的足球流氓來說,如此描述他們一點都不過分。但是今天,現實常常不一樣。許多現代流氓保持著健康的生活方式,避免飲酒,所練習的功夫也具有健身養性的功能。他們中許多人是右翼極端分子。幾個最臭名昭著的足球流氓團伙都來自東歐。 

在中立的土地上戰鬥 

在西歐國家的足球場,如今幾乎再沒有發生過足球流氓挑起的暴力事件,但這並不意味著沒有了足球流氓。足球流氓團伙通常保持著良好的聯繫網。他們在遠離體育場館或市中心的地帶進行所謂的"野外比賽"。格鬥的規則和參加者人數也是事先確定。經過短暫的戰鬥之後,確定獲勝的一方。為了表示相互尊重,兩個流氓團伙經常一起在鏡頭前亮相,然後將這些圖片發佈到社交網站或將其上傳到足球流氓團伙的網站。 

多年來,克勞斯(Robert Claus)一直從事著對足球流氓問題的研究。據這位球迷研究員和研究報告作者的估計,德國有成千上萬的足球流氓。在2000年代初期,"野外比賽"已成為足球流氓們的主要鬧事方式。克勞斯向德國之聲表示:"流氓球迷們的聚眾鬧事已經從原來組織很差的街頭打架鬥毆發展成為國際性的武術和商業網絡。

各種各樣的活動,服裝品牌和健身館說明了這一點。"但是不能籠統地將參加足球流氓活動的每個人都定性為右翼極端主義分子。 

為了控制足球流氓鬧事的問題,克勞斯要求人們改變看法。他說:"我認為人們對體育場內的激進行為關注太多。多年來,當局忽略了足球流氓的行為已經專業化,右翼極端分子從中起了推動作用這一事實。" 

綠黨呼籲政府進行干預 

綠黨議會黨團體育政策發言人拉扎爾(Monika Lazar)也持這一觀點。她說:"我們密切關注著右翼極端分子暴力行為專業化的進程。聯邦政府必須對新納粹分子將體育館,武術功夫和時尚標籤作為其商業模式的這一危險現象採取行動。她認為"政府對通過群毆流入右翼極端分子的口袋的錢如何處理幾乎毫無概念。" 

拉扎爾呼籲在全國范圍內開展一項活動,提高鬧事球迷對右翼極端主義危險的認識:"早就應該制定在德國經營武術館的相關規定。法國在為這些武術訓練館頒發營業執照方面走在了我們前面。規範營業執照可以遏制右翼極端分子的活動。" 

體育場內尋釁滋事減少 

據警方體育活動中央信息中心(ZiS)提供的自1999/2000賽季以來收集的數據,足球流氓的尋釁滋事事件已經超出了足球場範圍。在2018/2019年賽季,與足球比賽有關的刑事訴訟案數量與上一賽季(6289)相比下降了9%,降至12年來的最低水平。該報告估計,在德國前三大聯賽中準備尋釁滋事的球迷人數總共不到13400人,而觀看比賽的總人數為2200萬人。 

奧地利足球雜誌" Ballesterer"的主編塞爾默(Nicole Selmer)女士說:"情況已經明顯得到改善。"塞默爾長期以來一直在關注足球暴力問題。儘管人們的看法常常不同,其實,俱樂部的專業化、收入以及媒體報導的增加,已使最近30年來足球比賽在德國變得日益安全。塞爾默說:"這是因為足球在德國社會中扮演著越來越重要的角色,因此受到更多關注。" 

體育館禁令作用不大 

塞爾默說,在預防暴力方面,球迷項目的工作不可低估。這些項目的工作人員應該對當局不一定關注的粉絲文化有深入的了解。塞爾默不贊成體育俱樂部、警方和刑事機構越來越多地針對暴力球迷頒布的體育場禁令。她說:"即便將他們趕出體育場,他們也不會簡單地消失,而是說不定什麼時候會在其它地方出現。"2014年足球流氓在科隆或者2018年在開姆尼茨的的暴力遊行就是證明。

Fussball Bundesliga 9. Spieltag l Dortmund vs Hertha – 1:1 - Ausschreitungen (Reuters/l Kuegeler)

足球流氓是指那些在足球比賽時,通過一些暴力行為發泄的人。其中以英國足球流氓及加拉塔薩雷的瘋狂球迷最為著名。足球流氓造成了許多足球場上的慘案。

儘管足球流氓直到1960年左右才開始引起廣泛的公眾注意,它已經與這項運動一樣具有長遠的發展。在19世紀末期,對其主要關注的是比賽中通過全支持者群體性的不斷「怒吼」來攻擊對方球迷或球員和裁判,使其不堪受辱而導致打鬥。許多社會學家指出,在社會夾心餅的工人階級在英國足球的起源中作為一個因素,使它與今天流行的大多數體育所區分,同時也與積極的和無序行為的緊密相連。 

雖然足球在兩次世界大戰期間變得更為尊貴,一些個人的暴力行徑開始衰落,但20世紀60年代的混亂和公眾關注的水平急劇上升,在與其他一些道德恐慌的同時,有關新青年文化和不斷增長的種族緊張,後來更有許多趁機方便地進行各種犯法行為,而導致足球流氓因而知名起來。在這樣的背景下,人滿為患、又充斥爭鬥氣息的足球場迅速成為可能出現大型威脅和可能發生打鬥的場所。

在1960年,值得注意的是足球暴力在英國之外的許多歐洲國家之中比英國更為嚴重:在1960年早期,英足協因為害怕外國球迷的威脅而試圖讓英國球隊分立在歐洲聯賽之外。然而,研究表明在英國之外的足球暴力主要是一種戰後現象。

在1960和1970年之間,足球暴力主要被限定在足球場內打鬥,但是隨著管制的增加,犯法行為擴大到場外的趨勢日益顯現。在1990年,因為希爾斯堡慘案和全座位體育場的推出,幾乎所有的大規模足球暴力都發生在球場之外,事件也上升到波及普通非球迷的社會層級,賽後趁打鬥之際,附近地區偷竊放火的暴力行為時有所聞。 

有人認為足球流氓是被社會排斥的弱勢群體的一種反抗,這些人趁比賽之際搗亂來發洩情緒。英國警方的調查則發現,足球流氓的行為大多是心理因素所致,例如家庭關係破裂,發泄不滿等。專門研究足球流氓的心理學家沃爾格雷夫則認為這是種族主義和右翼狂熱主義的表現。

「足球流氓」的圖片搜尋結果

台長: 幻羽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