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1-10 09:50:34 | 人氣(3,902) |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滑鐵盧戰役》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1970年的《滑鐵盧戰役》Waterloo到底算那國的電影?網上蠻亂的,有蘇聯、英國、美國、甚至意大利,就沒法國。

應是蘇英合拍,導演便是蘇聯人,錄影帶時代我曾錄過(82捲、壓縮所錄二百多部洋片之一、但已多黴、套袋加乾燥劑也難防),當時也以為是好萊塢電影。

查下獲獎資料:英國影藝學院最佳服裝、最佳藝術指導,其實最令人印像深刻的是以鳥瞰鏡頭捕捉了震撼人心的兩軍對陣的方陣場面。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dZIOP6N4NU

導  演:謝爾蓋 邦達爾丘克 (Sergei Bondarchuk)
編  劇:謝爾蓋 邦達爾丘克 (Sergei Bondarchuk) Vittorio Bonicelli
主要演員:羅德 斯泰格爾 (Rod Steiger)
     克裏斯托弗 普盧默 (Christopher Plummer)
     弗吉妮亞 麥克納 (Virginia McKenna)
     傑克 霍金斯 (Jack Hawkins)
     丹 奧赫裏奇 (Dan O'Herlihy)

劇情簡介

  1815年 6月18日早晨,惠靈頓公爵所指揮的部隊,聚集在比利時一個名爲滑鐵盧的小鎮營地裏。連綿不斷的降雨帶來了痛苦、潮濕和寒冷給士兵。但是這些士兵將會感謝這場從前夜就開始下的大雨,因爲這場夏日暴雨不僅挽救了很多人的生命,同時,也即將改寫了整個歐洲的曆史,就是在這兒──滑鐵盧戰場。
  滑鐵盧這場戰役,是以拿破侖爲首的法國軍隊獨力抵抗以奧地利、普魯士、俄國、英國爲首的聯盟國。拿破侖是個自信而又輕視敵人的人。他從未和惠靈頓交鋒過,他相信惠靈頓不會在滑鐵盧進行頑強抵抗。他期望一次進攻就能將惠靈頓趕下山脊,逼他後退。因此他根本沒有料到會有一場大規模的戰鬥。
  戰事一開始,法國好不容易才擊敗英國的先鋒,但是法軍的實力已被削弱了大半。當聯軍越接近法軍,法軍的士氣越下降,軍隊也發生了騷動。不久,法軍被徹底擊敗,這場戰役只是打了一整日便結束。
  滑鐵盧戰役很特殊,因爲它是極少數單憑一場戰鬥就蠃得決定性勝利的戰役。在這之後,幾乎沒有單憑一場戰鬥就能決定整個戰爭結局的戰役,但這場戰役做到了。滑鐵盧戰役的勝利使惠靈頓公爵成爲英雄,受到人民的熱烈歡迎。而拿破侖的命運則是無比淒涼,他被流放在大西洋聖赫倫島。在那裏,拿破侖度過了他的餘生,昔日那位驕傲的皇帝,亦慢慢的消失在這個廢墟中。

滑鐵盧戰役(Battle of Waterloo)

背景:英、普、奧等組成的第六次反法聯盟,終于打敗了拿破侖,拿破侖被迫退位,被放逐到他的領地厄爾巴島上,波旁王朝複辟。
但拿破侖並不甘心自己的這次失敗,他仍然在關心著時局的發展。1815年初,反法聯盟在維也納開會,由于分贓不均而大吵大鬧,以至于劍拔弩張、橫刀相向。同時,法國人民由于封建貴族的殘酷統治,越來越不滿意波旁王朝的統治而更加懷念拿破侖時代。
拿破侖見時機已成熟,便決定東山再起。1815年2月26日夜,拿破侖率領1050名官兵,分乘6艘小船,巧妙躲過監視厄爾巴島的波旁王朝皇家軍艦,經過三天三夜的航行,于3月1日抵達法國南岸儒昂灣。拿破侖感慨萬端、興致勃發,立刻在岸上發表了熱情洋溢的演說:“士兵們,我們並未失敗!我時刻在傾聽著你們的聲音,爲我們的今天,我曆經重重艱辛!現在,此時此刻,我終于又回到了你們中間。來吧,讓我們並肩戰鬥!勝利屬于你們,榮譽屬于你們!高舉起大鷹旗幟,去推翻波旁王朝,爭取我們的自由和幸福吧!”
士兵們在拿破侖的鼓舞下,熱血沸騰。部隊開始進軍巴黎。沿途所到,不少人歡呼雀躍。波旁王朝派出的阻擊部隊,因多是拿破侖舊部,所以紛紛歸附,這樣,到3月12日,拿破侖未放一槍一彈,順利進入巴黎。此時,他的部隊已發展到1.5萬人。路易十八看到大勢已去,倉皇逃出巴黎。3月19日,拿破侖在萬民歡騰聲中,重登王位。
正在維也納開會的反法聯盟各國首腦,驚恐萬狀,立刻停止爭吵,並馬上擬定了臨時宣言,稱拿破侖是世界和平的擾亂者和敵人,他“不受法律保護”,與此同時,他們迅速集結兵力,到3月25日,英、俄、普、奧、荷、比等國結成的第七次反法聯盟,並有重兵70萬。聯軍准備分頭進攻巴黎:巴克雷指揮17萬俄軍和25萬奧軍集結在萊茵河方面,向洛林和阿爾薩斯推進;弗裏蒙指揮奧——撒丁聯軍6萬,集結于法意邊境,准備隨時向法進軍;普魯士的布呂歇耳元帥率12萬普軍、300門大炮在沙羅瓦和列日之間集結;英國的威靈頓將軍指揮一支由英、德、荷、比人組成的混合部隊約10萬人、200門大炮,駐紮在布魯塞爾和蒙斯之間。另外,聯軍還有一支30萬人的預備隊。聯軍約定在6月20日左右開始行動。
法軍方面,拿破侖也在加緊備戰,到6月上旬,已有18萬人集結在鷹旗之下,他希望到6月底能有50萬人上陣。但令拿破侖遺憾的是,過去富有作戰經驗的老將已不願再爲拿破侖效力,這對法軍非常不利。
對于聯軍的強大陣容,拿破侖認真地進行了分析,他決定要化被動爲主動,以攻爲守。
他認爲威脅最大的是比利時方面的英普軍隊,所以要集中主要兵力對付,而萊茵河、意大利方面的聯軍,只要派少量兵力進行牽制就行了。同時,他還決定,要趁聯軍尚未會齊的時候,爭取戰機,率先擊潰英普聯軍,打敗了威靈頓和布呂歇耳這兩個老將,其他聯軍便好應付了。
計劃已定,拿破侖便于6月12日派12.5萬法軍(其中有近衛軍2萬人)、火炮300門,悄悄移動到比利時邊境,駐紮到離普軍只隔一片密林的地方。
清晨,下起滂沱大雨。上午11時30分,天氣轉晴,拿破侖下令出擊。
………………
滑鐵盧的上午

戰役打響以前,拿破侖又一次騎著自己的白色牝馬,沿著前線,從頭至尾檢閱一番。在呼嘯的寒風裏,旗手們舉起戰旗,騎兵們英武地揮動戰刀,步兵們用刺刀尖挑起自己的熊皮軍帽,向皇帝致意。所有的戰鼓狂熱地敲響,所有的軍號都對著自己的統帥快樂地吹出清亮的號音。
11時——比預定時間晚了兩小時,炮手們接到命令:用榴彈炮轟擊山頭上的身穿紅衣的英國士兵。接著,內伊從上午11時至下午1時,法軍師團向高地進攻,一度占領了村莊和陣地,但又被擊退下來,繼而又發起進攻。在空曠、泥濘的山坡上已覆蓋著一萬具屍體。可是除了大量消耗以外,什麽也沒有達到。雙方的軍隊都已疲憊不堪,雙方的統帥都焦慮不安。雙方都知道,誰先得到增援,誰就是勝利者。威靈頓等待著布呂歇爾;拿破侖盼望著格魯希。

格魯希的錯誤

格魯希並未意識到拿破侖的命運掌握在他手中,他只是遵照命令出發,按預計方向去追擊普魯士軍。但是,敵人始終沒有出現,被擊潰的普軍撤退的蹤迹也始終沒有找到。
正當格魯希元帥在一戶農民家裏急急忙忙進早餐時,他腳底下的地面突然微微震動起來。所有的人都悉心細聽。從遠處一再傳來沈悶的、漸漸消失的聲音:這是大炮的聲音,是遠處炮兵正在開炮的聲音,不過並不太遠,至多只有三小時的路程。幾個軍官用印第安人的姿勢伏在地上,試圖進一步聽清方向。從遠處傳來的沈悶回聲依然不停地隆隆滾來。格魯希征求意見 。副司令熱拉爾急切地要求:“立即向開炮的方向前進!”第二個發言的軍官也贊同說:“趕緊向開炮的方向轉移,只是要快!”所有的人都毫不懷疑,皇帝已經向英軍發起攻擊了,一次重大的戰役已經開始。可是格魯希卻拿不定主意。他習慣于惟命是從,他膽小怕事地死抱著寫在紙上的條文——皇帝的命令:追擊撤退的普軍。熱拉爾看到他如此猶豫不決,便激動起來,急沖沖地說:“趕快向開炮的地方前進!”這位副司令當著20名軍官和平民的面提出這樣的要求,說話的口氣簡直像是在下命令,而不是在請求。這使格魯希非常不快。他用更爲嚴厲和生硬的語氣說,在皇帝撤回成命以前,他決不偏離自己的責任。軍官們絕望了,而隆隆的大炮聲卻在這時不祥地沈默下來。
熱拉爾只能盡最後的努力。他懇切地請求:至少能讓他率領自己的一師部隊和若幹騎兵到那戰場上去。他說他能保證及時趕到。格魯希考慮了一下。他只考慮了一秒鍾。

決定世界曆史的一瞬間

然而格魯希考慮的這一秒鍾卻決定了他自己的命運、拿破侖的命運和世界的命運。倘若格魯希在這刹那之間有勇氣、有魄力、不拘泥于皇帝的命令,而是相信自己、相信顯而易見的信號,那麽法國也就得救了。可惜這個毫無主見的家夥只會始終聽命于寫在紙上的條文,而從不會聽從命運的召喚。
格魯希使勁地搖了搖手。他說,把這樣一支小部隊再分散兵力是不負責任的,他的任務是追擊普軍,而不是其他。軍官們悶悶不樂地沈默了。在他周圍鴉雀無聲。而決定性的一秒鍾就在這一片靜默之中消逝了,它一去不複返,以後,無論用怎樣的言辭和行動都無法彌補。
部隊繼續往前走。不久,格魯希自己也不安起來。隨著一小時一小時的過去,他越來越沒有把握,因爲令人奇怪的是,普軍始終沒有出現。情報人員報告了種種可疑的迹象,說明普軍在撤退過程中已分幾路轉移到了正在激戰的戰場。如果這時候格魯希趕緊率領隊伍去增援皇帝,還是來得及的。但他只是懷著越來越不安的心情,依然等待著消息,等待著皇帝要他返回的命令。可是沒有消息來。只有低沈的隆隆炮聲震顫著大地,炮聲卻越來越遠。

滑鐵盧的下午

時間已經到了下午1時。拿破侖的四次進攻雖然被擊退下來,但威靈頓主陣地的防線顯然也出現了空隙。拿破侖正准備發起一次決定性的攻擊。他加強了對英軍陣地的炮擊。在炮火的硝煙像屏幕似的擋住山頭以前,拿破侖向戰場最後看了一遍。
這時,他發現東北方向有一股黑的人群迎面奔來,像是從樹林裏竄出來的。一支新的部隊!所有的望遠鏡都立刻對准著這個方向。難道是格魯希大膽地違背命令,奇迹般地及時趕到了?可是不!一個帶上來的俘虜報告說,這是布呂歇爾將軍的前衛部隊,是普魯士軍隊。此刻,皇帝第一次預感到,那支被擊潰的普軍爲了搶先與英軍會合,已擺脫了追擊;而他——拿破侖自己卻用了三分之一的兵力在空地上做毫無用處、失去目標的運動。他立即給格魯希寫了一封信,命令他不惜一切代價趕緊向自己靠攏,並阻止普軍向威靈頓的戰場集結。
整個下午,向威靈頓的高地發起了一次又一次的沖鋒。戰鬥一次比一次殘酷,投入的步兵一次比一次多。他們幾次沖進被炮彈炸毀的村莊,又幾次被擊退出來,隨後又擎著飄揚的旗幟向著已被擊散的方陣蜂擁而上。但是威靈頓依舊巋然不動。而格魯希那邊卻始終沒有消息來。當拿破侖看到普軍的前衛正在漸漸逼近時,他心神不安地喃喃低語:“格魯希在哪裏?他究竟呆在什麽地方?”內伊元帥把全部騎兵投入了戰鬥。于是,一萬名殊死一戰的盔甲騎兵和步騎兵踩爛了英軍的方陣,砍死了英軍的炮手,沖破了英軍的最初幾道防線。雖然他們自己再次被迫撤退,但英軍的戰鬥力已瀕于殆盡。山頭上像箍桶似的嚴密防線開始松散了。當受到重大傷亡的法軍騎兵被炮火擊退下來時,拿破侖的最後預備隊——老近衛軍正步履艱難地向山頭進攻。歐洲的命運全系在能否攻占這一山頭上。

決戰

自上午以來,雙方的四百門大炮不停地轟擊著。前線響徹騎兵隊向開火的方陣沖殺的鐵蹄聲。從四面八方傳來的咚咚戰鼓聲,震耳欲聾,整個平原都在顫動!但是在雙方的山頭上,雙方的統帥似乎都聽不見這嘈雜的人聲。他們只是傾聽著更爲微弱的聲音。
兩只表在雙方的統帥手中,像小鳥的心髒似的在滴答滴答地響。這輕輕的鍾表聲超過所有震天的吼叫聲。拿破侖和威靈頓各自拿著自己的計時器,數著每一小時,每一分鍾,計算著還有多少時間,最後的決定性的增援部隊就該到達了。威靈頓知道布呂歇爾就在附近。而拿破侖則希望格魯希也在附近。現在雙方都已沒有後備部隊了。誰的增援部隊先到,誰就會贏得這次戰役的勝利。兩位統帥都在用望遠鏡觀察著樹林邊緣。現在,普軍的先頭部隊像一陣煙似的開始在那裏出現。難道這僅僅是一些被格魯希追擊的散兵?還是被追擊的普軍主力?這會兒,英軍只能做最後的抵抗了,而法國部隊也已精疲力竭。就像兩個氣喘咻咻的摔跤對手,雙臂都已癱軟,在進行最後一次較量前,喘著一口氣:決定性的最後一個回合已經來到。
普軍的側翼終于響起了槍擊聲。難道發生了遭遇戰?只聽見輕火器的聲音!拿破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格魯希終于來了!”他以爲自己的側翼現在已有了保護,于是集中了最後剩下的全部兵力,向威靈頓的主陣地再次發起攻擊。這主陣地就是布魯塞爾的門栓,必須將它摧毀,這主陣地就是歐洲的大門,必須將它沖破。
然而剛才那一陣槍聲僅僅是一場誤會。這場誤會的遭遇戰很快就停止了。現在,普軍的大批人馬毫無阻擋地、浩浩蕩蕩地從樹林裏穿出來。——迎面而來的根本不是格魯希率領的部隊,而是布呂歇爾的普軍。這一消息飛快地在拿破侖的部隊中傳開。部隊開始退卻,但還有一定的秩序。而威靈頓卻抓住這一關鍵時刻,騎著馬,走到堅守住的山頭前沿,脫下帽子,在頭上向著退卻的敵人揮動。他的士兵立刻明白了這一預示著勝利的手勢。所有剩下的英軍一下子全都躍身而起,向著潰退的敵人沖去。與此同時,普魯士騎兵也從側面向倉皇逃竄、疲于奔命的法軍沖殺過去,只聽得一片驚恐的尖叫聲:“各自逃命吧!”僅僅幾分鍾的工夫,這支有著赫赫軍威的部隊變成了一股被人驅趕的抱頭鼠竄、驚慌失措的人流。它卷走了一切,也卷走了拿破侖本人。一直到半夜,滿身污垢、頭昏目眩的拿破侖才在一家低矮的鄉村客店裏,疲倦地躺坐在扶手軟椅上,這時,他已不再是個皇帝了。他的帝國、他的皇朝、他的命運全完了。

尾聲

到了第二天,只有一個人還絲毫不知滑鐵盧發生的事,盡管他離這個決定命運的地方只有四小時的路程。他就是格魯希。他還一直死抱著那道追擊普軍的命令。奇怪的是,他始終沒有找到普軍。這使他忐忑不安。近處傳來的炮聲越來越響,好像它們在大聲呼救似的。大地震顫著。每一炮都像是打進自己的心裏。現在人人都已明白這絕不是什麽小小的遭遇戰,而是一次巨大的戰役,一次決定性的戰役已經打響。
格魯希騎著馬,在自己的軍官們中間惶惶惑惑地行走。軍官們都避免同他商談,因爲他們先前的建議完全被他置之不理。
當他們在瓦弗附近遇到一支孤立的普軍——布呂歇爾的後衛部隊時,全都以爲挽救的機會到了,于是發狂似的向普軍的防禦工事沖去。隨著黑夜的降臨,格魯希的部隊攻占了村莊,但他們似乎感到,對這支小小的後衛部隊所取得的勝利,已不再有任何意義。因爲在那邊的戰場上突然變得一片寂靜。格魯希現在才終于收到那張拿破侖寫來的要他到滑鐵盧緊急增援的便條。滑鐵盧一仗想必是一次決定性的戰役,可是誰贏得了這次巨大戰役的勝利呢?格魯希的部隊又等了整整一夜,完全是白等!從滑鐵盧那邊再也沒有消息來。好像這支偉大的軍隊已經將他們遺忘。他們毫無意義地站立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夜中,周圍空空蕩蕩。清晨,他們拆除營地,繼續行軍。他們個個累得要死,並且早已意識到,他們的一切行軍和運動完全是漫無目的的。上午10時,總參謀部的一個軍官終于騎著馬奔馳而來。他們把他扶下馬,向他提出一大堆問題,可是他卻滿臉驚慌的神色,兩鬢頭發濕漉漉的,由于過度緊張,全身顫抖著……聽完了他的令人沮喪頹唐,甚至使人癱瘓的報告,格魯希面色蒼白,全身顫抖,用軍刀支撐著自己的身體。他知道自己殉難成仁的時刻來臨了。他決心承擔起力不從心的任務,以彌補自己的全部過失。
錯過了那一秒鍾的格魯希,在現在這一小時內又表現出了軍人的全部力量——可惜太晚了!當他重新恢複了自信而不再拘泥于成文的命令之後,他的全部崇高美德——審慎、幹練、周密、責任心,都表現得清清楚楚。他雖然被五倍于自己的敵軍包圍,卻能率領自己的部隊突圍歸來,而不損失一兵一卒,不丟失一門大炮——堪稱卓絕的指揮。他要去拯救法蘭西,去解救拿破侖帝國的最後一支軍隊。可是當他回到那裏時,皇帝已經不在了。他來得太晚了!永遠是太晚了!
那關鍵的一秒鍾就是這樣進行了可怕的報複。在塵世的生活中,這樣的一瞬間是很少降臨的。當它無意之中降臨到一個人身上時,他卻不知如何利用它。在命運降臨的偉大瞬間,市民的一切美德——小心、順從、勤勉、謹慎,都無濟于事。命運鄙視地把畏首畏尾的人拒之門外。命運——這世上的另一位神,只願意用熱烈的雙臂把勇敢者高高舉起,送上英雄們的天堂。
如果拿破侖贏了這場戰役,他很有可能重新控制歐洲。

拿破侖在滑鐵盧戰役失敗的原因

滑鐵盧戰役是戰爭史上的著名戰役,最終決定了拿破侖及其帝國的命運,對歐洲有著深遠的影響。
對拿破侖在滑鐵盧戰役的失敗原因,曆來衆說紛紜。勝利者威靈頓公爵認爲,拿破侖采取戰略上的進攻,是其失敗的主因,拿破侖應等待聯軍侵入法國,時日一久必因糧食缺乏而自行崩潰。不知道他如此說,動機何在,聯軍會自行崩潰嗎?在1814年侵入法國的聯軍也沒有崩潰啊!
而在聯軍第一批集結65萬人,還有30萬軍隊將在秋天到達,總數有百萬之衆的情況下,法軍倉促之下,僅組織了28.4萬人的正規軍,力量如此懸殊。拿破侖變防禦爲進攻,以圖各個擊破敵軍、掌握主動權的計劃是非常出色的,也是有可能成功的。 ;
拿破侖自己對科蘭庫爾說:是由于格魯西未能及時增援,而騎兵又被擊潰,以致慘敗,內伊行動也不夠積極、機智。他的話是比較符合實情的,但也是側重于人事方面的分析。

試著對各種情況進行分析,拿破侖在滑鐵盧戰役失敗有如下原因:

一、軍隊素質差,指揮員缺乏
盡管拿破侖任命名將達武元帥爲陸軍部長,在2個月內組織了28.4萬軍隊,且部隊中也有不少老兵,但整個部隊畢竟是倉促組建,缺乏訓練,槍械、彈藥、馬匹也十分缺乏。部隊的高、中級指揮員更是缺乏,以至格魯西這樣的平庸之輩也要獨當一面。
法軍在滑鐵盧決戰時,進攻被迫采用師縱隊,每營成三列橫隊,每師則形成正面200人,縱深24-27列的龐大方陣,行動笨拙。
二、沒有及時殲滅普軍
拿破侖計劃集中兵力各個擊破普英軍,法軍先于滑鐵盧決戰前兩天的6月16日,在裏尼擊潰布呂歇爾的普軍。但因1軍團迷路,沒有及時趕到戰場,6軍團又距離過遠,調動太遲,致使裏尼之戰成爲擊潰戰,而不是預想的殲滅戰。
拿破侖也沒有在16日黃昏組織追擊普軍,而是在第二天派出格魯西元帥率3.4萬人追擊。但爲時已晚,格魯西根本沒有找到普軍,反而浪費了大量兵力,卻使普軍最後與英軍會合,參加了滑鐵盧的戰鬥。 .
三、兵力分散,調動不及
拿破侖曆來主張集中優勢兵力。但此役卻奇怪的一開始就分散使用兵力。
在裏尼之戰時,拿破侖在敵情不明的情況下,卻派出內伊大軍迂回普軍右翼,結果內伊突遇英軍2萬,即放棄迂回圍殲普軍的任務,被次要敵人牽制,後僅遲緩的派出1軍團,也沒能到達戰場。
在滑鐵盧決戰時,拿破侖仍未集中全部兵力,而是分出三分之一的兵力,由格魯西帶領去追擊去向不明的普軍,致使該部脫離戰場。
四、法軍將領的不稱職(楨:拿破侖獨裁下、後期的良將也難為,如同希特勒)
內伊元帥盡管在滑鐵盧表現了非凡的勇氣,但其指揮是不力的。在裏尼迂回時,不分主次,與2萬英軍糾纏,致使8萬普軍未被殲滅。
格魯西元帥卻是墨守成規,其在滑鐵盧以3.4萬的兵力,由于其之前在接到了拿破侖的命令。所以聽到滑鐵盧炮聲,卻以沒接到命令爲由不回援。其部下4軍團司令吉拉爾將軍一再力諫,都被其拒絕。
在此,茨威格的記敘可以做證:"6月17日上午11時,拿破侖第一次把獨立指揮權交給格魯希元帥。拿破侖的命令是清楚的:當他自己向英軍進攻時,格魯希務必率領交給他的三分之一兵力去追擊普魯士軍。同時,他必須始終和主力部隊保持聯系。
格魯希元帥躊躇地接受了這項命令。他不習慣獨立行事。只是當他看到皇帝的天才目光,他才感到心裏踏實,不假思索地應承下來。使他放心的是,大本營就在附近。只需三小時的急行軍,他的部隊便可和皇帝的部隊會合。 "他基本上沒有什麽責任可言,但是他就是法國複辟王朝沒落的一大罪人.
而作爲總參謀長的蘇爾特元帥,也是不稱職的。第一次擔任此職的蘇爾特,盡管于18日晨及時的提醒了拿破侖調回格魯西部,也有一些好的建議,但其參謀部的組織卻是千瘡百孔。法軍在裏尼、滑鐵盧一再不知敵情。在裏尼,參謀部竟不知普軍右翼遠處有2萬英軍,在內伊被牽制時,也沒有及時命令其以主力投入主戰場。而6軍團竟因駐地遠,調動遲,而未能趕到。在滑鐵盧,參謀部既不知普軍來援,也不知格魯西的去向。
在滑鐵盧戰役中,法軍表現了極大的勇氣,卻因種種原因遭到慘敗,拿破侖的政治生命、軍事生涯就此終結。

滑鐵盧古戰場

滑鐵盧是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南郊18公裏處的一個小鎮。1815年6月18日,舉世聞名的滑鐵盧戰役在小鎮南面5公裏外的田野上展開,從此,滑鐵盧與拿破侖聯系在一起,被載入史冊。當年,拿破侖率法軍7.4萬人和246門火炮,聯軍統帥威靈頓公爵只有6.7萬人和184門火炮。雙方在2.25公裏的戰線上進行一天的浴血鏖戰,戰場上留下了2.7萬具法軍和 2.2萬具聯軍士兵的屍體。威靈頓公爵雖取得最後的勝利,但他目睹戰場上的慘狀,說出一句話:“勝利是除失敗之外的最大悲劇!”拿破侖在滑鐵盧大戰中慘敗,標志著他政治生命的終結,最後他在大西洋中的一個荒涼小島——聖赫勒拿島上結束了他那富有戲劇性的一生,因此,滑鐵盧戰役被稱爲是對歐洲曆史起“轉折作用”的一場大戰。現在每天都有許多來自世界各地的遊客到滑鐵盧古戰場來訪古憑吊。古戰場的中心是一座 45 米高的土山,這是 1826 年比利時婦女用背簍運土堆成的。登上 226 級臺階可達山頂。上面環形大平臺的正中,一只長 4.5米、高 4.45 米、重 28 噸的鐵獅子雄踞于高 6 米的底座上,它右前爪踩著一只圓球,面朝法國方向,表示“威震”拿破侖。鐵獅子是用遺留在戰場上的廢鐵鑄造成的,是雕塑大師範?格爾的傑作。這座土山也因而得名獅子山。山頂平臺一側還有一塊巨大金屬盤,上面標刻著當年滑鐵盧戰役作戰路線和主要戰場。平臺四周圍有鐵欄,遊人可憑欄遠眺四面八方的景色。獅子山下的滑鐵盧紀念館是一座白色圓形建築,裏面環形牆壁上飾有一幅油畫,是法國海軍畫家路易?杜默蘭的傑作——滑鐵盧戰役環形全景畫。這幅長 110 米、高 12 米的環形油畫栩栩如生地描繪了當年鏖戰的壯烈場面。在油畫和當中的環形看臺之間,還配以戰馬、炮車、武器、房舍等實物以及血肉模糊的屍體等雕塑品,加上燈光的巧妙運用,再現了當年戰場上戰馬嘶鳴、炮聲隆隆的情景。這幅全景畫完成于 1912 年。在紀念館對面,有一小電影院,一年到頭只放映一部電影——《滑鐵盧戰役》。觀衆可通過電影對這場戰役的曆史背景及交戰情況有深刻的印象。電影院旁有一個拿破侖的全身塑像。拿破侖戴著三角帽,全身戎裝,雙臂在胸前抱攏,雙腳擺出類似軍人“稍息”的姿勢。銅像連同底座一共有 4 米高,遊客常在這裏攝影留念。古戰場南面有一座石頭小屋,它曾是拿破侖當年的指揮部,北面有一個古堡,那是反法聯軍總指揮威靈頓的司令部。周圍原野上聳立著法國、比利時、德國等國各色各樣的紀念碑,以悼念那些陣亡的將士,它們寄托著後人對陣亡者的哀思。
http://baike.baidu.com/view/67415.htm

組圖:重現滑鐵盧戰役

【大紀元06年6月20日訊】(大紀元記者羅蓉蓉綜合報導) 6月18日,在距離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二十多公里的滑鐵盧戰役舊址,人們在模擬1815年的戰場情景。當天,來自法、英、德、俄等國家的一千多名志願者模擬了191年前滑鐵盧戰役的情景,數萬觀眾冒著酷暑觀看了這一歷史重現。
1815年6月18日爆發的滑鐵盧戰役,是世界軍事史上一次著名的戰役,法國拿破崙一世在滑鐵盧附近敗給英國威靈頓公爵率領的反法聯軍。在這個戰役中,法軍損失3.2萬人,聯軍損失2.3萬千人。滑鐵盧戰役後,聯軍很快攻佔巴黎,拿破崙再次退位,被放逐到大西洋中的聖赫勒拿島,拿破崙政權最終垮臺。
http://www.epochtimes.com/b5/6/6/20/n1356908.htm

台長: 阿楨
人氣(3,902) | 回應(1)|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電影賞析(電影情報、觀後感、影評) | 個人分類: 影視史學 |
此分類下一篇:《亞曆山大•涅夫斯基》
此分類上一篇:《拿破崙情史》

D’Artagnan
歷史既是勝利者所寫,吹捧的權利亦是在其手中
2009-11-19 23:58:30
版主回應
拿破侖還算是留有英名的失敗者

有大戰略卻因內外限制而失敗的希特勒
更因屠猶而留下惡名
(國家地理六週日來連播的二戰紀錄片
質量雖比前佳,但觀點仍舊,更不可反思今之猶屠巴)
2009-11-20 10:13:56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