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2-25 17:48:32| 人氣9|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生日。全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我園 新兒,是一個單純的高中生,今天終於要邁入人生中的第二個階段 -- 十八歲。


  一大早還是一樣得照常上課,不過今天特別有活力呢,可能是因為要十八歲了吧?

  「我出門了喔。」我穿起皮鞋,看著門後的鏡子,終於感覺自己要變成大人了,臉上突然漾起一種奇妙的笑容。

  「今天要回來嗎?」媽媽跑出門外問著我,「不會,掰。」我就這樣騎著腳踏車出門了。

  一到學校也是超開心的跟好友們開始討論今天要怎麼度過?

  「新兒…‥,」一進到教室,就聽到好友們用很緊張的口氣叫我名字,「涼平他有女朋友了。」


  『涼平他有女朋友了。』


  「什麼?」我跑過去搶了雜誌來看,原本不看還好…‥,現在我的心好痛、好痛。

  獨自一人趴在桌上,我哭了。

  一個上午四節課,全都是面對著冰冷的桌子度過。

  「新兒,」我的一群死黨們就跑了過來,「今天是你生日,別去想…‥。」聽到他們說是我生日,是阿…‥,十八歲生日竟然是被淚水給埋著。

  我突然想到了一個念頭,反正涼平也不要我了,只好讓自己度過一個有意義的生日。

  「我今年生日…‥,想去PUB找男人。」我告訴他們我的想法,因為之前六月的時候,死黨之一的小亦就是這樣度過他的生日,也給了人家他的第一次。

  「要我們陪你去嗎?」他們依依問著我,但都被我依依拒絕了。

  對了,突然想到衣服的問題…‥,「小亦,我今天放學先去你家借衣服跟化妝。」我看著那難為情的小亦,「你們會幫我吧?」我看著他們幾個人。


  「這是一定要的阿。」有他們這句話我就安心了。


  一放學,我們就一路上打鬧到小亦他家。

  就這樣邊挑衣服邊玩鬧,直到了晚上,他們把我打扮好了。

  感覺自己成熟了好多,而且鏡中的自己好漂亮。

  我跟他們說了再見。


  獨自一人前往可怕的PUB,真不知道我哪來的勇氣?


  看到了一家『Blue』毫不猶豫的走了進去,在樓梯的時候,就感覺到音樂很大聲。

  一下去就點了杯『威士忌酸酒』,好顯高中有上點調酒課,要不然真不知道該如何?

  喝了幾口就感覺頭有點暈眩,可能是自己酒量不好吧?

  看到旁邊坐了一個憂鬱的帥哥,也不知道自己膽子何時又變大了?竟然敢學人家去搭訕。

  「帥哥…‥,」我看不清楚他的樣子,「可以一起聊天嗎?我們好像都很憂鬱。」


  『嗯…‥。』他動了杯子上的調酒棒。


  「妳為什麼憂鬱?」他問著我,我大膽的把整杯『威士忌酸酒』給喝了。

  「因為…‥,涼平不愛我了。」我哭鬧著跟他說,不過我真的很難過,因為我真的很愛他阿。

  「我真的很喜歡他,也相信他…‥,可是照片總讓我看了難過阿。」我大哭了起來,他只是拍拍我的背而已。

  「你知道嗎?愛一個人好辛苦、好辛苦…‥。」我都快愛不下去了,未來該如何呢?

  『嗯,我懂。』那位帥哥大叔應該也很難過吧?他的眼神很憂鬱…‥。

  「大叔,你可以答應我一個請求嗎?」我醉醺醺的看著大叔,只希望他能點頭。


  『嗯。』有他肯定的答案,我就開心的抱住他。


  「跟我做愛。」我在他耳邊吹氣,也輕輕的碰觸他的嘴唇。

  『這…‥。』我就知道大叔想拒絕我,「大叔不准拒絕我,你剛剛自己答應我的。」我拉著大叔的衣袖。

  我硬拉著大叔離開了PUB,雖然知道自己這樣不對,但我還是得完成。

  突然下起雨來了 --。

  我跟他就在大雨之中拉扯,因為大叔堅持不肯走。

  『你覺得你這樣對的起涼平嗎?』他突然用力的抓住了我的肩膀。

  「我…‥。」我親上了大叔的嘴唇,這樣在大雨中親吻,不是只有偶像劇會出現的嗎?

  「好冷。」我抱著大叔,真的好冷,看著自己身上只有單薄的幾件衣褲而已。


  大叔最後還是帶我回他家了 --。

  「大叔,我想過了,但我還是希望你能跟我…‥。」我又開了大叔家的酒,喝了一大罐進去。

  『別喝了。』大叔把我的酒給拿走了,自己卻喝掉了。

  我又哭了,「大叔自己都可以做自己喜歡的事情,為什麼我不行?」我搶了大叔的酒。

  『我成全你。』大叔將我拉入他的臥室裡頭…‥。


  我們就這樣纏綿了一夜。


  頭好痛阿,我拉著棉被…‥,發現這裡不是自己家。

  旁邊還多了個男人,自己也赤裸裸在床上。

  那男人不就是…‥,千葉 涼平。


  我竟然跟他發生關係了。


  我仔細的看了他的五官,我跟他真的發生關係了…‥。

  我偷偷的爬了起來,不想把他吵起來…‥,可是肚子那卻痛的像是撕裂般的痛苦。

  忍著痛,換上了制服,我留了張紙條,準備離開這屬於涼平的地方。

  『喀啦。』門好像被打開了,我拖著那疲憊的身軀躲近廁所。

  「涼平阿…‥。」我只能豁出去了,我大剌剌從廁所走了出去,到客廳。

  我看到了是橘 慶太跟緒方 龍一 --。


  「打擾了。」我趕緊忍痛離開了這裡。

  
  「涼平那傢伙,好不容易把昨天的緋聞弄清了,一定是又想被拍到。」慶太開玩笑的坐在客廳,回想著剛剛那女孩。

  龍一從房間走了出來。

  「昨天他打了場戰。」龍一不知道在笑什麼?反正就很開心就對了。

  涼平突然從房間走了出來,「吵什麼阿?」他抓著頭看著他們兩個…‥。

  「吵…‥炒飯阿。」慶太拿了早晨報紙給涼平看,也恥笑了他一番。


  他笑了,因為緋聞被澄清了。


  「對了,那女孩是…‥。」慶太話問到一半,涼平就拿理由搪塞了。

  「先去換衣服,等我。」涼平走進了房間,看到的床被上的紅色血跡…‥。

  那女孩的第一次,被我剝奪了?

  他看到了床頭邊的紙條,很可愛的字跡,便條紙竟然是他的周邊商品之一。


  涼平大叔:

  謝謝你昨天讓我度過了很有紀念價值的十八歲。
  但我真的很開心唷,真的、真的很謝謝你。
  以後我們應該是形同陌路的陌生人吧?
  不過我還是會繼續支持你的。
  『你覺得你這樣對的起涼平嗎?』
  我敢大聲的告訴你,『我很對不起你。』
  謝謝你包容我的任性。

            新兒 11/18


  紙條旁還有他的大頭貼,其實這女孩長的還滿可愛的。

  「好了沒?」龍一搶走了涼平手上的紙條,看了之後卻『噗嗤』的笑了出來。

  「你昨天到底怎樣阿?大叔。」龍一推了推涼平的肩膀,也叫慶太近來看。

  …‥。


  一離開涼平家的公寓,眼前卻是熟悉的環境,這裡不就是我家嗎?

  該不會涼平就住我們家隔壁吧?這會是夢嗎?

  「媽,昨天玩太累了,幫我跟學校請假。」我跟媽媽說謊了,只因為自己的身體真的痛。


  


台長: 穎新
人氣(9)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