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思覺失調症」偏見... Bentley全系列車出清修護保濕精華!限量出清中 黨產會追徵11億遭停止...
2009-12-04 11:54:39 | 人氣(5,419) |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90年代東海學生運動歷史分析的初步嘗試


學生運動如同各種的社會實踐一樣,不是發生在真空中,而是站在一定的歷史和社會條件的基礎上發生的。在1955年創立的東海大學是一個非常獨特的大學,從90年代東海學運的實踐經驗來看,東海校園文化的特性可分析為下列三項:

一、共同體意識:

由於1970年代以後,聯董會撤資,放棄小班制以及全體住校制進行劇烈的校園變革之後,不論事實為何,校園師生普遍有著「今不如昔」、「向下沈淪論」的歷史觀點,經常出現在各各種文字和言談之間。形成一種混雜著「沒落貴族」的心態與「自戀」的自我想像。

另外,由於東海大學位於台中的市郊,距離台北乃至台中的都會中心區都有一定距離,學生幾乎日常的食衣住行育樂都在大度山頭解決,大度山頭的東海大學形成一個自給自足的小社區。依《80年代台灣學生運動史》作者鄧丕雲的分類,東海大學是典型的「社區型大學」。而沒有類似台大、文化等「都會型大學」,受到都會中心商業、政治力量拉扯的作用。

另外東海讀書一格的「大一勞作制度」以及七成以上大一住校的制度,又加深了學生和學校的連結。以上種種因素形成了東海人若隱若現的「校園共同體」想像,東海學生和校園之間,有跟其他學校學生不一樣的連結。

二、校園景觀認同與校園空間論述

70年代以後,由於各種建築論述以及文學論述(散文、小說、詩)對東海校園環境的美化讚揚,使得東海校園景觀成為東海大學對外的獨特標籤,讓自己和其他公私立大學最大的差異特徵,也變成凝聚校友、校園師生的重要符號。

而在70年代,「東風社」參與了對於東海校園轉型的討論的連續十年「未竟的探討」專輯中,也以校園景觀、校園建築、校園規劃做為出發點,進行關於校園事務的公共討論。

這樣長久累積下來的成果,使得東海的校園景觀成為東海人心中共同的重要資產,同時也形成了東海校園公共論述的重要基礎。

三、學生的參與/批判傳統

因為教會大學的特殊性,創校初期的東海大學有著較自由的學風,校園內有著榮推會、東風社、生促會等學生組織。而在70年代後,由於東風社、榮推會等社團積極的參與了關於校園發展方向、校務變革的討論,慢慢的累積了學生對於校園事務的公共參與。

1978年梅可望擔任校長後,為消除校園內的紛爭,有條件的開放學生參與校務會議等各項校園民主措施。同時在80年代末期,為了壓制學生運動的力量,因此主動的支持成立學生會、建立公聽會辦法等等,(形式上)開啟了學生對於校園事務的參與。

而從8090年代,東海學生從新宗教中心事件(1987-1988)、相思林事件(1990)等,對校園事務的持續抗爭,也慢慢建立起校內一種對於學生運動,採取相對上較寬容、觀望的氣氛。


以下試著從歷史與社會變遷的角度,分析探討從187年以來,二十餘年東海校園學生運動的實踐歷程,以及和外在社會環境變遷的關連。

 

一、東潮時期:民國76—79年(1987—1990

80年代末期,台灣社會進入改革威權時期和民粹威權時期的過渡階段,「各種各類的社會運動和抗議行動在戒嚴法既廢、強人已死之下蜂起全島。」(台社,20037)受到外在環境劇烈變動的影響,一向封閉的大學校園也開始震動。鄧丕雲稱19867月到19886月為台灣80年代學運的突破期(鄧丕雲,1993),校園運動從原本台大一枝獨秀,變成全島性的普遍現象。各校都出現了以爭取言論免審稿權和校園民主為主題的地下刊物,並出現許多以地下社團形式運作的行動團體。這些團體大都是採取體制外的形式,以單線聯絡的方式進行成員間的聯繫,這是在當時政治環境下不得已的選擇。當時各大學校的團體主要是以反抗學校的威權管理,以及國民黨的黨國威權教育同時在摸索校園環境、社會參與等等的議題。

這段時間內東海也出現了「東潮」等地下團體,另外校園內也發生了「約農河事件」、「新宗教中心事件」等重大的校園規劃爭議事件,但是除了透過匿名海報和噴漆抗議外,學生並沒有辦法形成有組織的力量挑戰校方的決策。由於「東潮」是此時期主要的行動團體,同時地下化、非組織性的行動是此時期學生行動的特徵,因此我將這個時期定名為「東潮時期」,這個階段中止於1990年「東潮」的成員分化,正式成立正式的社團。

二、相思林時期:民國79--83年(1990—1994

台灣學生運動在1986年逐漸突破校園政治禁忌後,在19891990年開始有了更多元的發展,一方面原有的地下社團開始正式化,甚至以正式社團名義招收成員。同時在議題上開始浮現大學改造、社會實踐與政治抗爭三大主軸。(鄧丕雲,1993210

19903月爆發的三月學運,確立了台灣學生運動的正當性。學生對公共事務的參與和抗議,不再被視為是洪水猛獸,而被視為是理想主義和社會改革的重要一環。在這樣的背景下,緊接著同年6月,由於梅可望以「交互贈與」方式,將東海相思林地賣給郵政總局,產生了東海校內第一宗的遊行抗議事件--「相思林事件」。

「相思林事件」對於東海學生運動具有十分重大的影響,甚至可以說是東海學生運動的象徵。1990-1994年間的東海校園運動,包括1991「綜合大樓事件」,也都是圍繞著「相思林地」為議題,並由於運動的實踐,建立了許多論述和實踐的慣例,逐漸形成了東海大學自己的學運傳統。「相思林」可以說是這個時期校園運動的主題,因此我將這個時期命名為「相思林時期」。

「相思林事件」發生時,正是台灣社會運動的顛峰期,對於學生的力量和可能性,整個社會和學校行政單位都還無法完全控制。其後台灣的社運逐漸衰退,或為國族主義收編,或是自行消散,東海的「相思林運動」經過多年的努力,雖然也將層次不斷拉高,甚至北上至教育部請願,但是最後仍舊無法取回校地。同時「綜合大樓」也在阮大年校長保證「東海不會再出現未經規劃的建築」的宣誓下動工。

三、校園民主重創時期:民國83—88年(1994—1999

台灣社會在1993年後由於李登輝完成對國民黨統治機器的收編整合,掌握黨政軍於一身,與反對黨相互奧援,開始進入「民粹威權」時期。這個時期國家機器揮別過去的國民黨統治機器,開始進行重新建構。透過大眾動員和本土化意識型態的「文化霸權」進行內部的統合。相對的社會運動的力量則在1990年後逐漸削弱,要不是苟延殘喘,不然就是被編成為政治運動的一環。

在國家機器的文化霸權統合工作中,「社區總體營造」論述在這時期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透過美學化的修辭以及國家機器資源的大筆灌注,社區總體營造連結了本土化的意識型態,雖然激起了民眾對周遭環境的關注,但也收編了過去唯經濟發展論述下,文化/經濟、城市/農村發展失衡的不滿。

此時的台灣學運開始出現和野百合時代不同的變化,各個學校校內學運團體對「三月學運」代表的「政治議題中心」取向的學運,有很強烈的質疑,並同時在尋找政治議題之外,集結校園力量的議題和運動組織形式。1994年發生於文化大學的「文大美術系事件」,可以說一個非常具指標性的事件。

在這樣的背景下,我們發現東海校園的學生自治體制也逐漸崩壞,1994年之後學生議會議員選舉不足額、流會等情況越來越嚴重。學生自治的運作也日益缺乏規範和理想。其背後的原因和台灣社運的衰退也相似,都是由於參與主體的力量不足以支撐運動。

校內外環境的變化,使得東海校園運動必須尋找新的行動方式,以集結群眾力量。當時正興盛的婦女、同志、社區運動,以及行動劇、變裝遊行的形式,對學生行動想像都造成影響,也就在這個背景下,才會有在1994年「德耀路事件」中,採取彩繪方式,對學校的空間進行美學、頑鬥主義式(vandalism,參見何方,199074—78)的抗議。

而在1996年的「科技大樓事件」中,學生的文宣直接摘引了「社區總體營造運動」的相關文獻,並提出參與式規劃的構想,以化解理學院學生對運動的反彈。這可以看到社會環境對學生行動總戲碼的影響。

總體來看,在這段期間前一階段的學生運動(不論是學生運動或學生自治)在運動主體成長的侷限已經顯露,使得之前所爭取到的各種民主行動的空間(如:學生會、言論自由)都出現許多問題,甚至有出現保守、倒退的現象。。但同時學生們也嘗試使用各種多樣的形式和論述,以企圖圖挽救運動的體質和爭取更多的群眾。因此我取「重創」的諧音,稱之為「校園民主重創時期」。

四、東海希望聯盟時期:民國88—92年(1999—2003

20003月,戰後長期掌控台灣國家機器的國民黨在總統大選中落敗,實現了台灣戰後政治史上第一次的政黨輪替。但是80年代末期的政治反對運動以及社會運動參與者所期待的美好民主社會卻並未到來。如同許多學者所指出的,這時期台灣社會的民主政治形式是建立起來了,但是民主社會的公眾卻未出現。一般的社會大眾除了在認同政治、民粹政治、族群政治的口號中激情地吶喊,並無力在日常生活中進行任何具有批判性的反省思辯,形成主導社會變遷的力量。這時期的台灣政治、社會、經濟資源的分配依然存在許多問題,但所有關於社會現實的討論,大多被消融在藍綠政黨對立的政治結構中(台社,2003)。

90年代末期「全球化」已經變成各行各業朗朗上口的語詞。在「全球化」的力量作用下,使得高等教育的競爭變得劇烈,因此讓東海校方更急於進行校內硬體建設改進工程,使得校園空間問題的衝突,達到自1990年「相思林事件」以來最嚴重的程度,促成了2001年的「V大樓事件」。

而在行動策略上,在1999年「11停車場事件」後,學生們曾舉辦了一系列的校園公共論壇,以設法建立校園空間的「公共性」。這暗和著在民粹政治背景下,輿論和知識界對「公共性」熱切討論的氣氛。在2001年的「V大樓事件」中,除了學運社團之外,參與運動的學生,也包括了過去的沒有的「東海校園解說員社」、建築系、景觀系的同學。其後的2003年「東海保衛戰」事件中,學生還和校門口外的東大路的住戶合作,一起向台中市政府抗議。可以看得出來,如何透過更具「公共性」的方式,以進行擴大的結盟和組織,變成是這時期學生們思考運動的重點。 

 

五、後「東海保衛戰」時期:民國92年--(2003迄今)

「全球化」對台灣社會的影響,除了高等教育商品化之外。由「新竹科學園區」代表的資訊技術產業的發展,促成了「中部科學園區」的興建,由此使得台中工業區和東海大學間由於工業區聯外道路問題產生的衝突,上升到之前20年從未有過的層次。同時中科發展帶來的空間地景的急遽變化,也使大度山地區居民的社區運動開始萌芽。這是2003年長達一個月的「東海保衛戰」以及其後一連串校園運動的背景因素。

2003年的「東海保衛戰」,其實是長久東校園運動歷史遺產的繼承與延續,使得學生可以在短短一個月內做出那麼多的活動。但是也充分暴露出傳統建築在「共同體意識」上的校園空間運動的侷限,由此帶出和校園周邊社區聯繫以及介入台中市都市空間發展的必要性。 


從以上的分析,我們可以發現東海校園的學生運動,在操作想像和實踐上,都和台灣社會的變化緊密相關。我們可以將兩者間的關係以表格敘述如下:


 

分期

東潮時期

相思林時期

校園民主重創時期

東海希望聯盟時期

後東海保衛戰時期

時間

1987—1990

1990--1994

1994--1999

1999--2003

2003-迄今

社會環境

(參考台社季刊)

社運黃金期

社運衰退期

民粹威權

新國家建構

社區營造

後威權時期

經濟自由主義全球化

台灣高等教育的變化

黨國教育

改革時期

教育改革

走向自由化

全球化情境下的教育商品化

台灣學生運動

(擇要)

地下刊物

90三月學運

91獨台會案

94文大美術系事件

97菅芒花

98教春反高學費運動

九二一地震

反戰

反軍購

成大MP3

04孤挺花

08野草莓

樂生

95聯盟

台灣學生運動性質

反威權

反宰制

建立學運正當性,摸索學運主體性

摸索「後美術系事件時代」的學運主體性

政治/社會議題的分離

延續上一階段的性質

群眾自發性與無組織性

台獨/社運兩種取向的分離

 

東海校園環境

學生自主意識提高VS學校強力打壓

校方控制鬆動,學生力量多元化

東海學生運動特殊性的確立

校園民主崩潰

 校園社區論述的建構

自發性群眾

教育自由化的競爭壓力

中科與台中市中心轉移帶來的環境壓力

校園運動事件(擇要)

87約農河事件、新宗教中心事件、東潮

90相思林事件

91綜合大樓事件

94德耀路事件、農牧場事件、阮大年事件

96科技大樓

98小惠事件

99 118」停車場事件

00-01V大樓事件」'、「第二教學區爭議」

03 東海保衛戰

05平安夜救東海遊行

07校園反高學費遊行、二教區爭議

08黑色和平

校內實踐模式

地下刊物

匿名海報

噴漆

以相思林事件議題為核心將層級逐漸拉高

頑鬥主義

社區論述

「公共化」與「共同體意識」的辯證

 

……

 

參考資料:

鄧丕雲1993,《八0年代台灣學生運動史》。台北:前衛。

台灣社會研究季刊,2003,〈邁向公共化,超克後威權〉,台灣社會研究季刊十五週年學術研討會論文。

 何方,1990,〈人民頑鬥主義從無住屋組織的幽默風格談起〉,《當代》雜誌53期,199091

 李杰穎,2006, 《以相思林之名-東海大學校園空間運動史(1987—2005)》,交通大學社會與文化研究所碩士論文

台長: 解影
人氣(5,419)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社會萬象(時事、政論、公益、八卦、社會、宗教、超自然)

我要回應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