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時節吃潤餅 當心熱... 乾癬是免疫病 別再用錯藥好美里3D彩繪∼果然好美 謝龍介率團 廣州拜謁黃...
2011-04-17 18:19:30 | 人氣(23,485) | 回應(17) | 上一篇 | 下一篇

〈一片銀杏,想起〉

推薦 16 收藏 3 轉貼0 訂閱站台

 

台灣時報‧台灣文學─2011-11-25 

〈一片銀杏,想起〉
                                   ── 寫給大呆 

你從遙遠的北地
捎來小小一片銀杏
和一串楓葉
淡藍色的航空郵簡,抖落
零下四度的嚴寒向晚

轉紅之葉,初次相遇
翻轉,把玩,手心
你說:年年飄紅如許
冷鋒颯颯,書冊內頁
小小臉頰潮紅

還沒厭倦旅人生活嗎
我不敢多問

遠離夢遊年代的你
是否依然保有
永恆飛行的熱情
或,已是下階段人生
定點盤旋

秦時明月
漢時關闕
是否依然我們可以偶爾
悠然回顧的風景

是怎樣的執愛頑冥,讓你
異域恆常,維持呆呆的姿態
宣告璀燦漂泊
我卻不小心聞到
思鄉情歌
燒焦的味道

心事是否與人說過
我不知道,小小銀杏
確實早已把人出賣

昨日校園走過
流蘇正放,白花漫漫
千層樹一層一層的剝落
洩露過多,杜鵑與紫薇
彼此窺視競美的堂奧

突然想起,你告訴過
校園某處也有一株銀杏
我沒有特意尋找
亦如,我寧願相信
你是一個快樂

貓眼手記是你送的
深夜沙沙,沙沙寫著
不為什麼
只想偷偷告訴你

故鄉。黃昏。歌聲。如舊。 

(昨夜微霜,2011-04-17 )  

2011年11月25日刊登於台灣時報副刊 http://www.twtimes.com.tw/index.php?page=news&nid=208963  


江明樹:讀昨夜微霜〈一片銀杏,想起〉

http://mypaper.pchome.com.tw/aaiirr55/post/1322675246

 


遠方



 

台長: 昨夜微霜
人氣(23,485) | 回應(17)| 推薦 (16)| 收藏 (3)|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刊登】 |
此分類下一篇:《詩人愛情社會學》
此分類上一篇:〈我的舅舅〉

悠風
是捎來嗎?
2011-04-17 23:14:53
版主回應
字誤,謝謝提醒,更正了。
2011-04-18 03:05:41
愛 是光明使者
漂泊懷舊 故園情
古風搖曳 今月夜
漢家陵闕 大地沉
壩陵傷別 柳色新

一片杏葉 濃縮同窗笑語
並不枯萎 只或蛻淡逝遠
只或憶藏 窩心一隅低迴

瞥轉角餘光 散蕩天闊
光影迷藏 似夢裡輪迴
螢光雨夜 歲月流蘇 天地會老?

季節無題 總一剪春秋為釀
不抹枕痕 問情由 回首曾經
驀然無語 只淚光為誰盈滿?
2011-04-18 09:39:10
版主回應
/一片杏葉 濃縮同窗笑語
並不枯萎 只或蛻淡逝遠
只或憶藏 窩心一隅低迴/

愛老真看懂了,評得真好,謝你
2011-04-18 11:02:03
楊風
不會是夢兒捎來的吧?
有錯字喔
妳猜在哪一行哪一字?
2011-04-18 10:20:29
版主回應
賣關子,我也不告訴你
2011-04-18 11:02:32
楊風
原來
你的前世
正是今生
我的倒影
髮梢上
那株曲芒草
已然漂泊池中
記憶
花紅水藍

http://mypaper.pchome.com.tw/yallen33
請指教
2011-04-18 10:36:21
版主回應
前世今生,在你的倒影中顯現
2011-04-18 22:13:47
樸拙
錄下細細咀嚼的情感
又調配成香水般記憶
2011-04-18 16:18:55
版主回應
記憶蔓延,銀杏與楓樹錯影之間.....
2011-04-18 22:12:44
(悄悄話)
2011-04-19 11:08:51
阿端
十七歲的時候寫過一篇楓葉的故事
故事竟如你的第一二段

某年我在北京頤和園
為撿拾幾片銀杏,與團員失散了

思念之情瀰漫詩篇中~
2011-04-19 15:15:45
版主回應
以楓葉編織的十七歲故事,聽起來很迷人唷....
2011-04-21 23:20:54
微霜
〈牙痛不是病,痛起來要人命!〉

鬱悶萌芽
無法呼吸

撕裂,撕裂
靈與肉的痛楚

溝通,安撫
消炎,退燒

激情之後
初初平息的女體
簽議
與痛齒和平共處


@@

牙痛得半夜想槌人的霜霜------
2011-04-20 01:36:15
版主回應
※轉貼文章※

春樹流蘇【余淑慧】 中國時報 E7/人間副刊 2006/04/27

流蘇開花的季節是暮春。花期很短,大約始於三月中旬,終於四月中旬。第一次看到流蘇開花是在台大校園,那時我是忙碌的大二學生。一日臨時有事,匆匆忙忙騎著腳踏車從校園另一頭的女八宿舍趕到校門口右側的女一舍找同學。飛車來到路口,不想卻被迎面一棵頭頂堆滿「白雲」的大樹嚇了一跳,連人帶車摔到在路上。

那棵「白雲樹」比日式平房略高,大約在離地兩百公分處開始逐層向上開枝長葉,遠看就像一把大傘,傘面上堆疊著層層白雲似的小花,傘下也是一片白──一地的落花把柏油路的灰黑面目全面遮蓋。我爬起來,顧不得痛和髒,一拐一拐走進樹下的白色世界裡。微涼的晨風裡,不時有一兩朵或三四朵白花悠然飄落,停在我的髮上、肩上。我沒見過那麼細緻的花朵,牛奶似的白,五片纖細花瓣,大約只有一公分長,花瓣最寬處也不過零點二公分。瑪格麗特給人的視覺印象已經夠嬌弱了,但是這流蘇比瑪格麗特更嬌弱十分。我凝視著手中的白花,心想叫風別再吹了,花會落呀。但是我不能開口。我只覺得在那一瞬間,自己彷彿從現實走入了夢境,走入了某種奇幻的空間,而在這空間裡,人間的語言找不到容身之地,俗世的時間也失去了意義。

過了幾天,我又再度經過那路口,但是不管我怎麼找,再也找不到那株白雲樹了。問了好多人,才知道原來所謂的「白雲樹」叫流蘇,一年只開一次花,花期很短,又適逢雨季,只消一場雨,一樹的花就在一夜或一夕之間落盡。「看到花開,算你運氣好!」我同學說。是呀,我運氣好。此後每年三四月間,我有事沒事都會往台大校園跑─

─趕場似地趕在落雨之前,好好再看一次流蘇開滿一樹的盛況,雖然不是每一年的運氣都那麼好。至於為何這麼執著,我其實也說不清楚。

近年,台大在女五外面那棵流蘇樹下立了一個牌子,簡短地介紹了

流蘇的身世。原來流蘇是一種「古代的植物」,也是全球瀕臨滅種的植物之一。散見於中國大陸、朝鮮、日本,台灣原產於大漢溪流域,由於棲地遭到破壞,目前僅見林口台地的邊坡。台大門口的這棵老樹,由於「年高長大」,於是成為全台種原的採樹母種。我讀著牌子上的文字,只能站在樹下發愣。「古代」?到底有多「古」?恐龍的時代嗎?還是堯舜禹湯、魏晉、漢唐、明清?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全球瀕臨滅種」這種字眼讓我十分惆悵。人間所有美好的事物總是不久長。這麼一種脆弱、美麗、聖潔、稀有的花樹,在我的想像中,應該是流星下凡幻化而成的。今年四月再度回到「白雲樹」下,我在花下吟得五絕一首,紀念這幾年的相遇:

長星自是戀嘉樹,幻作流蘇化雪柔,
寄旅人間方半季,風催淚墜任春愁。
2011-04-20 18:06:36
北斗
銀杏流蘇杜鵑景
詩人筆下盡留情
齒痛還可入佳句
感同身受傾注聽
2011-04-20 20:34:37
版主回應
百年傳佳音
旅帥墨吐金
紅樓登皇榜
詩國狀元君

※北斗教授....過來咬耳朵。
2011-04-22 16:14:16
楊風
別忘了星期一晚上六點在我家集合
2011-04-24 10:41:59
版主回應
好.明天見!
2011-04-24 18:58:57
tory
銀杏不是預防老人痴呆
2011-04-29 00:49:12
版主回應
我也聽說
2011-05-01 06:44:41
旅人
銀杏,好似有某種藥效
2011-04-30 13:10:19
版主回應
聽說可以延緩老人痴呆
2011-05-01 06:44:19
駱駝
人在天涯...好像有點感觸呢?
2011-05-15 16:57:17
版主回應
是呀,某一種思念隱隱作祟
2011-05-16 07:15:12
翎翎
恭喜上報
2011-11-25 08:01:10
派大星
報紙
2011-11-28 15:14:37
(悄悄話)
2011-11-28 19:30:41
昨夜微霜
江明樹:讀昨夜微霜〈一片銀杏,想起〉

http://mypaper.pchome.com.tw/aaiirr55/post/1322675246

.
2013-03-21 14:36:43
我要回應 本篇僅限會員/好友回應,請先 登入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