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3-17 10:36:42| 人氣679|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我等你 3



推開門,耳裡聽到的是自認為沒人比他唱得好的正中。他是我們這一群當中唯一沒取英文名的人。

 

「取什麼英文名?許正中,老爸給我這麼好的名字,幹嘛沒事取個英文名字,無聊!」

 

正中老爸在做五金批發,家裡還算富有,他是我們這一群男人中,我認識最久的朋友。是在22歲那年的KTV工作中,一個我面試進來的工讀生,那時他還在唸五專。第一次見到他,還曾經被他百分之百的男性特徵嚇了一跳。

 

才 十八歲吧!就明顯看的出來他有一臉絡腮鬍,刻意不扣前兩顆的制服裡,還隱隱露出毛髮,我們最後是在實在急需人手的情況下,勉強錄取他。還好!緣分吧!讓我 有機會認識他,跟他的外表一樣,他真的很男人,但卻有男人少有的體貼,剛認識他時,還一直告訴自己,他絕對不會是我第一個〝出櫃〞的對象。但不幸的是,他 是第一個知道的,但他展現出來的大方,讓我至今為止,一直心存感激。

 

 

我巡視了一下來人,該到的都到了。Ben坐在角落的位置,笑著站了起來。似乎想講什麼?卻被正中一把把我抱住的舉動打斷。

 

「親愛的,你怎麼現在才來?」正中喜歡這樣叫我,我還曾經一度以為他喜歡我,但終究發現那充其量只是甜蜜的暱稱。

 

「對啊!Tony不來都不high!」「遲到的罰三杯啦!」 大家隨著正中起鬨。

我知道對這群人多做解釋是沒用的。「可以啊!三杯而已,我先跟主角喝一杯嘛!」

 

「恭喜!」我舉起正中添滿的酒杯向他送上祝福,故做瀟灑的。

「謝謝!」我看不清楚他表情中是高興?尷尬?或只是即將成為人夫的靦腆。不像他。

 

 

我選擇在Jason與正中之間坐下,我們三個都是在KTV的工作中認識的,所以感情一向很好。

 

Jason 很有才華,專科唸的是機械,當完兵之後卻跑去做百貨公司專櫃設計。認識他不到一年,他就向我〝出櫃〞。慘的是,他愛上了正中,找我談,是因為他以為正中喜 歡我,尤其可笑的是我當時正與公司的櫃檯妹妹不斷的問候、送早餐、邀約下,虛情假意的談著一場異性戀愛。我還記得他不斷的逼問我:「為何不肯放掉正中?你 不是有Candy了嗎?你到底想怎樣?你也是嗎?」

 

KTV這種上班場合是這樣的,A喜歡B,B卻喜歡C,C與D又在戀愛中,D在短短兩個月之後與C分手,又跟A在一起,C就湊合著跟B在一起。感情複雜到要用筆將這些人名畫條線連在一起,先用藍筆,再用紅筆劃另一條線,也許還要再用黑筆另外加條虛線。

 

當 然,為了證明我和正中沒有任何瓜葛,我拒絕了當時正中下班載我回家的習慣,正中還因此跟我冷戰了一陣子。最後,Candy因為我認識她半年來,只碰過她一 次而跟我提出分手。Jason也在苦苦追求,卻未得到正中回應的淒涼下,黯然從軍去,當兵那一年多的時間,我成了他排解軍旅苦悶的好朋友。然後在一次我刻 意帶正中去探他的機會中,談出心中對彼此的牽掛。

 

Jason 向正中大吐苦戀的辛酸,我向Jason坦承自己愛的是男人,對Jason有一種止乎友誼的關心,出乎意外的是正中向我表示:「如果你是女人,我一定會追 你。」三人之間那曖昧卻什麼也沒有的感情、友情,從此生根。彼此心理最終還是掛念著對方,卻很有默契的絕不破壞這樣的友誼。即使在我跟Jason嘆息地參 加了正中的婚禮之後。

 

「你還好吧?」Jason試探地詢問。我當然猜的出Jason話裡的含義。問的是我面對Ben終究要結婚了的事實。

 

「很好啊!我早該清楚他不會是我的。」我輕聲地說,話裡卻充滿自我安慰的悲淒。

 

 

包廂裡,每個人都唱了自己的拿手,酒也已過好幾巡,好不歡樂。

 

「唱歌的喝酒,喝酒的乾杯,乾杯的親嘴。」習慣使然,每一個人在唱完歌後,就會找人乾杯。本來以為今天沒有女伴在場,親嘴的部份就省了,沒想到酒穿了腸之後,管你是男是女,照親不誤。

 

以前,我和Ben一直是很好的搭檔,酒場上,我們一向所向無敵,就算要醉,我們兩也一定要是最後醉的。因此成為眾矢之的。每次喝酒都會被當成主要敵人。這次,我已經不確定彼此之間是否還有同樣的默契,雖然大家還是喜歡向我們敬酒。

 

兩三個小時過去,場面在有些混亂但仍保持一定程度的鎮定下持續進行著,但我始終沒有機會和Ben說到話,無意之間我望向他,看見他正在張嘴跟我說話,吵鬧,所以我沒聽清楚的把手放在耳邊,「蛤?」了一聲,他又再說了一次,我又蛤了一聲,第三次,落在歌曲嘎然停止的當下。

 

「蛤~~?」

「點劉若英的歌好嗎?」

 

我們倆的聲音大家都聽到了,尷尬的氣氛蔓延著。大家都知道,我有一首每唱必哭的劉若英的歌,大家多少也都心知肚明,我這首歌是唱給Ben的。

 

不顧那尷尬氣氛,我向Ben點了點頭,想起那張專輯,文案是這樣寫的:

 

如果等待真的是愛情最後一種解套方式,

是不是我們也擁有許多用等待解決不了的事情?

執著專注的等待,卻讓我忘了問自己:

是否依然很愛很愛你?

 

 

有人快速的找到的那首歌,然後選擇插撥,這群朋友的體貼就是如此的外放灑脫。

 

清脆的吉他伴隨優美的提琴前奏,強壓著內心的激動,我唱著:

 

不作考慮也沒半點猶豫

我就說了這一句

我等你

你眼中閃過了一些訝異

更多的是懷疑

所以你可以離去是我任性才決定

要等你

我眼中的淚沒掉過一滴

只是隨你背影慢慢倒流進心底



【待續】

台長: 成全

您可能對以下文章有興趣

人氣(679)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我等你 |
此分類下一篇:我等你 4
此分類上一篇:我等你 2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