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3-17 10:35:09| 人氣391|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我等你 2



走入我的座位,發現桌上擺著一瓶我慣喝的咖啡。是小義。

和小義認識是在網路上的聊天室。其實開始進入聊天室聊天,才兩個月前的事情。一開始是因為常聽朋友敘述在網路世界中的趣事,也有朋友在網路上認識身邊目前的伴侶。在好奇心及渴望愛情的驅使下,我開始進入聊天室跟人聊天。

通常我在聊天室裡都是等人主動與我聊天,被動的程度如同我面對感情的態度。小義也是主動的。

和小義聊了將近一小時,才知道原來我們都在同一間公司上班,他在總務部,我在訓練部,他在七樓,我在九樓。那是一個有趣的經驗,一開始,當我得知他跟我是同 事時,我還在猶豫是否該告訴他,最後我實在太想知道他是誰,在以他必須告訴我他的真實姓名為交換條件下,才向他坦承自己也在同一間公司上班,我們留下了彼 此的電話,並約定在某日的下午三點整,在八樓的陽台上見面,開始了我們的交往。

但在那之後,忙碌讓我們只能以e-mail交換每天的心情,但我喜歡收到他的mail,是一種知道有個人在某一個你熟悉卻模糊的角落關心你的歡喜。

他是彰化人,在台中唸的大學,畢業後,就在台中獨自租屋、工作。小我四歲,173公分,70公斤,也許是因為做總務的關係,每次跟他約在八樓陽台抽煙的時 候,我總是喜歡把目光停在他結實的臂膀上。他其實約我出去好多次,但我都拒絕。因為太快、太膚淺,那不是我要的感情。但卻又擔心他會認為我並不在乎、不積 極,就在距離初次見面兩個星期以後,我答應他的邀約。

也許是認為自己潔身自愛的可憐,在與他第一次晚餐後,輕而易舉地就上了床。不過因為他的溫柔,那一次,其實是一次不錯的經驗。

 

其實我不喜歡在別人床上清醒的感覺,但是他房間的早晨有一大片陽光灑進,有Eagles的Hotel California,還有自然散發在空氣中的咖啡香。

他正在梳洗,我走向客廳,看見桌上的酒精燈咖啡壺,突然有一種想為他泡杯咖啡的念頭,我打開置物櫃,很容易地就發現咖啡豆,其實是一種廉價的綜合咖啡,但並不會打消我泡咖啡的興致。

「我來,我來,笨手笨腳的。」

在我還不確定下一步是該先煮開水還是先放咖啡粉時,他走進客廳。也許為了彌補昨夜我堅持關燈進行的遺憾,我端視著面前這個只著一條四腳內褲的男人,發現自己 其實艷福不淺,他並不健美,但肌肉的線條算得上完美,若隱若現的胸肌牽引著四塊微微突起的腹肌,手臂上分明的血脈,看得出他是個努力工作的人。我突然覺得 自己的身材與他比起來相形見絀,不等他回應,直接衝進浴室。在我身後的他的笑聲,讓我想起十三歲那年,那個說的一口好咖啡的男人。

一起購物的某一天,他知道我特別鍾愛喝某一個牌子的咖啡,之後,我總是會有免費的咖啡可喝。

 

 

我看了看手錶,下午七點,我要搭北上的火車回台北,因為一個星期前,我收到他寄來的喜帖,一個自稱是異性戀的男人Ben的喜帖,一個我曾經付出過深刻感情的對象。

他約了幾個在台北很好的朋友們見面,說是要辦個婚前的單身派對。

我撥了電話給小義,其實我希望他跟我回台北,他不肯。尤其是要面對我曾經苦戀過的人。

「你在哪裡?」那頭是他不在乎的聲音。

「我還在公司,處理完一些事情就回去囉!」

「嗯。」

「你還來得及改變心意,一起去台北走走吧?」

「你去吧!反正我很久沒回彰化了。」還是不在乎的聲音。

「好吧!跟你說一聲而已。」我也儘量不給他壓力。

「嗯。拜!」

我還來不及說再見,他就不客氣地將電話掛斷,我沒有生氣,反而有一種被在乎的滿足。

 

 

 

晚上九點三十分,我走出台北車站,撥了個電話給朋友Jason,吵雜的音樂,夾雜著破鑼嗓子,我馬上猜出他們在KTV。「喂。Tony呀!我們在林森店,快來吧,我們也剛到。」

KTV。他還是愛唱歌。剛開始認識他,也是在KTV,唱得很好,也很有酒量。這兩樣,是我選擇對象,最膚淺的條件之一。

計程車正往林森北路的方向前進,我想起認識Ben沒多久的某一天,他硬塞給我一片CD,還指定要我在三天之內學會第一首主打歌。是劉若英的「我等你」,而這首歌,陪我傷心難過了好一陣子。

 

我等你

半年為期逾期就狠狠把你忘記

不只傷心的還包括一切甜蜜

要等你

要證明自己我可以縱容你在心底

也可以當你只是路過的人而已

台長: 成全

您可能對以下文章有興趣

人氣(391)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我等你 |
此分類下一篇:我等你 3
此分類上一篇:我等你 1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