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2-20 13:38:17| 人氣548|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討厭的室友



我不喜歡我的室友。他的生活習慣很差。

 

譬如說明明是乾濕分離的浴室,但他每次洗完澡都還是弄得整個地面都溼答答的;譬如說雖然冰箱是共用的,但他的食物總是佔了2/3,而且他常常買大瓶的鮮奶卻喝不完放到過期;譬如說他會擅自使用我的餐具;譬如說我常常會看見他殘留未清黏在馬桶壁上的排泄物;甚至,他還很愛Line我問我晚上回不回去,但我回不回去根本不需要跟他報告才對。

 

 

大三開學前決定搬來這裡,是一間兩房一衛一廳的房子,社團學長畢業前介紹我承接他的房間,因為租金頗便宜,雖然需要與人共用浴室和客廳,但房間空間比我原來承租的那小套房大很多,還有一個小廚房可以煮點東西,不用天天外食,加上房東人很好,讓我決定住進這裡。當初搬進來的時候,另一間房也因為原房客畢業空了下來,但一直到下學期,這個室友搬了進來。

 

剛開始,他看起來人還不錯,就是有點害羞,標準的宅男,常常關在房間不出來。他剛搬來的時候,我還常常約他一起去吃飯什麼的,但被他很無情的拒絕了幾次之後我就決定跟他保持距離了。

 

當時心想反正各過各的生活,沒有共同的話題,就沒有進一步熟稔的打算了。沒想到,他的醜態一件一件的慢慢表現出來,讓我動真格的反感了起來。

 

最最最讓我感到不舒服的是,他會夢遊。

 

第一次他夢遊,真的把我嚇了一跳。那天凌晨兩點多,因為我隔天有一個重要的學期報告要交,端坐書桌前正在敲打鍵盤。突然聽到房間外傳來奇怪的聲音。

 

那是一陣挺規律,重複敲打著某個東西的聲音,「咚」、「咚」、「咚」的,音量不小。

 

我衝出房間,看到的是這個室友站在他自己的房間門口,而那規律的「咚」、「咚」、「咚」的聲音,是他不斷的用腳踢著自己的房間門。

 

我當下有點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直到我仔細觀察到他的眼睛是閉起來的。我的心臟狂跳,腦裡混亂的想著:「靠~夢遊嗎?」和「幹~他是在假仙吧?!故意要整我是嗎?!」

 

他的動作沒有停止,等到我漸漸冷靜下來之後,我決定當作那是〝夢遊〞。我想起那種常識,說為了避免危險,不要去叫醒夢遊的人,只要在他身邊確保他的安全就好。所以我悄悄的接近他,幫他開了房門。他倒有趣,走進房間很自然地倒上床蓋上棉被睡了過去,身上還穿著的是出門才會穿的服裝(並不是舒適的居家服)

 

他的夢遊發生時間並不規律,從他搬進來到現在,老實說也只發生過三次(有被我看到)。第一次我剛剛已經說過了,第二次同樣是在大半夜裡,看見他在客廳裡繞著沙發前的茶几小跑步,那次我同樣心驚,小心翼翼的引導他走回房間;第三次我比較冷靜了,花了一點時間觀察他的夢遊歷程,那次,他坐在小玄關鞋櫃前,重複著把鞋拿出來、穿上、脫下、把鞋放回鞋櫃、再拿出來、再穿上、再脫下、再放回鞋櫃的戲碼。

 

讓我比較困擾的是,因為發現他會夢遊,為了他的生命安全,變成我必須每晚在入睡前,都要確定所有門鎖都是鎖好的狀態,雖然我不確定夢遊的人會不會開鎖,但那至少比較可以讓我安心入眠。甚至,我還必須確定廚房裡的刀具,都放進了最下層的抽屜裡,雖然我同樣不確定他在夢遊的狀態下可不可以找到危險的東西。

 

有人勸我主動問他,直接告訴他會夢遊,但雖然我不喜歡他,卻總覺得〝會不會夢遊〞這種事挺私密的,而且就算問了也確定他真的會夢遊,又能怎樣?所以〝他會夢遊〞這件事,只是讓我在對他個人評價上多打了一個叉叉,也加速了我想搬走的打算。

 

所有的問題在那一夜有了答案,但卻是個模糊未清且令我毛骨悚然的答案。

 


也是在大半夜裡,剛入睡沒多久的我,聽見了房門外頭有人騷動的聲響,跟過去三次一樣。

 

「幹~又來了~」。當我確定又是他在夢遊時,我忍不住的說了髒話。

 

雖然〝不想理他〞的想法在我腦裡閃過,但我還是決定去關心一下,可是在我決定起身走出去前,我拿起了正在充電的手機,打開了相機錄影功能,我也不清楚當時的決定周不周全,我只是覺得我必須有些證據來跟他攤牌。(我當時想到的其實只是要告訴他,他的這個〝習慣〞已經騷擾到我的生活了。)

 

我刻意先將鏡頭對著我自己的房門,錄影時間一秒一秒的增加,我等待的是,外頭規律的「喀咚」、「喀咚」、「喀咚」的聲音。等我確定已經錄下了那其實非常擾人的聲響之後,我打開房門,走了出去。

 

我轉身往聲響走去,音量愈加清晰,我發現錄下的影像太暗,所以開了閃光燈。看著手機畫面,我腦裡想到近年來很流行的鬼片那種偽紀錄片的拍攝手法,這讓我緊張了起來。

 

我確定聲音來自廚房,眼睛持續關注著手機螢幕。

 

當我一個轉身面向廚房,卻被螢幕裡呈現的影像震驚!

 

室友站在瓦斯爐前面,手裡拿著用來炒菜的小木鏟,他先用小木鏟敲打著瓦斯爐,發出了一聲「喀」;然後用與拿鏟子反邊的腳踢了一下瓦斯爐下的櫥櫃,發出了「咚」的聲音。

 

這其實並不讓我害怕。

 

令我三魂七魄都飛走的,是我在螢幕裡看見的,在他的身後,有一個灰白色呈現半透明狀的……人。

 

那〝人〞幾乎是完完全全的貼在他的身後,他的一舉一動,其實是來自那個〝人〞在背後操縱的。

 

「啊~~~」。我嚇得大叫出來,卻不忘把眼光從手機螢幕離開,迎接真實的場景。

 

沒有,真實的場景裡,他的身後根本什麼都沒有。

 

我再度大叫出來!這次還夾雜了一句三個字的髒話,手機因為我發抖的雙手掉在地下。

 

他被我的叫聲驚醒,睜開了眼轉頭看向我,我想,他驚訝的表情應該不輸當下的我。

 

「怎麼了?怎麼了?」。他問著。

 

我發軟的身體只能退後幾步靠在牆上,什麼也說不出來。

 

幾秒之後,雖然他仍保持驚嚇的表情,但似乎頓悟了什麼,說了一句:「幹~我又夢遊了是嗎?」

 

那一刻,我確定了他知道自己有夢遊的毛病。

 



但我不確定他知不知道……

 

他為什麼會夢遊。

 

 





台長: 成全
人氣(548) | 回應(1)| 推薦 (1)|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鬼故事 |
此分類下一篇:閨蜜
此分類上一篇:有水嗎??

看完毛毛的!
2017-02-21 01:05:04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