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25 19:47:12| 人氣376|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幫我找我的頭


這個故事,其實我已經忘記初次聽到是什麼時候了,只依稀記得好像是國中時期聽到的。但因為這個故事太有畫面,而且,這個故事的可信度很高,所以即使我現在都已經快40歲了,都還是記得很清楚。
 
而因為我的那個沒事會在網路上寫鬼故事的朋友,最近因為沒有素材了,突然約我吃飯請我再跟他說一次這個故事,雖然,他的那個說鬼故事的部落格觀眾少的可憐,但在午餐將盡之時,我還是娓娓道來了這個故事。
 
其實那並不是我的親身經歷,是國中時候聽我的小舅舅所說他遇到的事情。小舅舅其實才大我十幾歲,家裡排行第八,是外公外婆拚了六仙女之後的第二個兒子。
 
很巧,事情發生那一年,他也正是國一生。故事的起始點,是外公家後面的那片甘蔗田和那條小溪。
 
外公家是嘉義一個務農世家,因為外公的爸爸務實的個性,過世前已經是那個村莊裡的大地主之一,有一半種稻,另一半種甘蔗。
 
因為我還有幸看過,所以我還記的那條小溪,就在外公的三合院後面,從廚房的後門出去有一條外公自己聘人用紅磚頭搭起的小橋,跨過橋去就是外公的大片甘蔗田。
 
只要夏天一到的晚餐之前或是不用上課的假日,就會看到沒有煩惱的小孩們在溪裡嬉戲,我也記得小學前幾年,有跟著大舅的小孩們和小舅在溪裡玩過。
 
那是個炎熱的暑假,小舅一樣在外婆和姊姊們備好晚餐之前,和鄰居的大小朋友一夥人泡在清涼的溪裡,玩得不亦樂乎。
 
前一刻還贏了跟鄰居比賽的潛水時間,不知怎地,下一刻,等他再度從水裡躍起,發現原來的玩伴都不在了。
 
他滿腦子困惑,在心裡念著:「咦?!晚飯煮好了嗎?為什麼大家都不見了?」
 
一邊往岸邊在水裡踏著大步伐,他仍一邊納悶著鄰居們怎麼都沒有說一聲就跑光光了,甚至懷疑起自己被大家整了。
 
就在他爬上岸邊之時,他瞧見不遠處站著一個女人。
 
所謂的不遠處,其實跟他隔著那條溪,沒錯,那個女人所站立之處,是甘蔗田裡。
 
女人留著一頭長髮,跟他的大嫂一樣,一開始猛一看,他以為是大嫂,但他突然又想起來,大嫂下田工作時,一定會盤髮並戴著斗笠,況且,這個時間,大嫂一定是在廚房裡的,他再度疑惑了起來。
 
(小舅跟我講這個故事時,提到那女子是這樣說的:「幹~我現在想到那一刻,就全身雞皮疙瘩。」)
 
他心中滿是納悶,疑惑著女人到底是誰?!直到女人終於開口說話:「(台語) 哩舞看得挖ㄟ桃沒?」
 
即使溪水潺潺聲音不小,小舅還是可以清楚地聽到女人說的話,一開始他以為自己聽錯,但把聽到的再重複念一次之後,他開始覺得這女人是神經病。
 
會這樣想不是沒有理由的,村莊裡一直在傳隔壁村莊有一個瘋女人,傳言是說在台北工作被人騙了身體騙了錢之後瘋了,不得已回到老家。
 
他當下就是覺得自己碰到了那瘋女人,轉頭想走,女人卻提高了音調再問了一次:「(台語) 哩舞看得挖ㄟ桃沒?」
 
雖然他回頭再看了女人一眼,但隨即又轉回頭往家走去。
 
回到家後,從吃晚飯到和家人窩在客廳看電視到睡前,他發現自己一直忘不了遇見那女人的情景,但他就是不想和家人提起這事,不知怎地,他就是覺得這件事說出口肯定會招來父母和兄姊們一頓罵。
 
因為當時家裡人口還多,雖然已是思春期需要有自己空間的男孩子,小舅仍被迫須與他的祖母(也就是我的外阿祖)睡在同一間房裡。那是一間有著一張傳統大木板床(床下通常都堆著雜物)的房間,是三合院中所謂的左偏房,再過去就是三個姊姊的房間,他和祖母的房間緊鄰著廚房就是中間大房了,(另外三個姐姐與已成家的大哥住在右偏房),所幸,夏天一到,他和祖母會各自用一個蚊帳,因此可以有那麼一點點說起來有點可憐的私人空間。
 
不斷想著與那女人見面的所有情節當中,他迷迷糊糊的還是睡著了。
 
但在他頭頂上的那扇窗戶外面傳出的聲響把他吵醒了。
 
他張開眼睛向上瞧去,毛玻璃外月光照過來的,是一個有著長頭髮的女人影子,他嚇得爬起了身,連忙向腳的方向退了幾步。
 
「是大嫂嗎?」,他在心裡這樣想的同時,把這句話說出了口,用台語問著:「嫂仔,喜力嗎?」。
 
那影子稍微移動了下身子,但幅度並不大,他再度問了出口:「嫂仔,賣尬我嘿驚啦,蝦秘代誌啦?」
 
他怎麼也沒想到再度聽到一句同樣的問話:「哩舞看得挖ㄟ桃沒?」
 
他嚇傻了!誰?到底是誰在整他?
 
驚慌失措之餘,他都還沒真正反應過來,那影子又再用同樣詭異無比的聲音說:「幫我找我的頭,我找不到在哪裡!」。(當然是台語)
 
接著,他清楚看到那女人影子的頭部,就這麼從身體上分離,順著引力掉了下去!!
 
「啊~啊~啊~」。他慌張無助的大叫了出來,他可以感受到的是,那黑影子〝來者不善〞。
 
接著,他很明顯的知道自己才真正的從睡夢中驚醒,然後聽到:
1、祖母大叫著:「夭壽喔!蝦秘代誌啦?」
2、隔壁最小的姊姊也在尖叫著。
3、全家人慌張的腳步聲和絆到東西疼痛的哀叫聲,還有小孩的哭叫聲。
 
總之,一片慌亂。但他也搞清楚了剛剛所發生的一切都是在作夢。
 
來回小舅房間和隔壁姊姊房間的大哥,傳回了總結,一家人聽到了總結,都嚇傻了。
 
小舅和小阿姨做了一個同樣的夢,兩個人所敘述的夢境,完全一模一樣。
 
於是外公帶著全體家人跪在祖宗牌位和神明前請求保佑,外公甚至請求祖先指示是不是家裡最近發生了什麼事?得到的卻都是笑筊或怒筊。
 
一家人歷經了一整夜都睡不好的夜晚,事情在村長帶著警察出現在家門口時,終於算是有了答案,毛骨悚然的答案。
 
隔壁村莊那個瘋女人,屍體被發現在外公家的甘蔗田裡,可怕的是,那具女人屍體,沒有頭。
 
 
 
說實在,我只聽過這個故事一次,之後我長大再碰到小舅曾問過他:「後來呢?」,但我可以感受到包括我媽在內的人,都刻意四兩撥千金的再也不提這件事了。
 
喔!對了!
我所知道的唯一後續,是外公把一整片甘蔗田賣掉了,沒過幾年,外公過世之後,我大舅跟人家投資生意失敗,舉家北遷之後,大小舅共同努力經營起了五金生意,不到一年,就把外公外婆的墓遷移上北部,然後慢慢的,大小舅終於再把我媽娘家以前的風光找了回來。
 
但嘉義的老家,早就被當年的債主霸佔去了。
 
 
 
 
 


台長: 成全

您可能對以下文章有興趣

人氣(376)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鬼故事 |
此分類下一篇:交友APP
此分類上一篇:7排3號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