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07 21:14:54| 人氣424| 回應0 | 上一篇
推薦 0 收藏 2 轉貼0 訂閱站台

公車亭裡的那個人



那是上個月發生的事情。
我也不確定我遇到的是什麼。

在這間出版社工作已經大約五年,但我的工作跟出版比較沒有關係,我是這間公司的所謂活動企劃,大部分的工作都是為新書在各地舉辦發表會、簽名會……等等。

上個月,公司再度邀請到一位知名的日本小說家。其實這個作家在台灣早就小有名氣,主要因為他的作品涉及範圍很廣,有犯罪心理、有政治評論,也有令人感動萬分的愛情故事。更重要的是,這位作家很愛台灣,他也曾經以台灣為背景,寫了一部賺人熱淚的動人故事。

他的作品在台灣,除了最早期還沒有成名之前的幾部短篇故事集外,之後的長篇作品幾乎都是由我公司出版。這一次,已經是他第三次參加我們公司的活動。

對於來台的食宿安排,他並沒有很多要求。唯一一點是,他非常喜歡台灣的北海岸,他曾經表示那裡很像他在日本的故鄉。所以和前面兩次一樣,雖然距離台北市區有些遠,這一次,我們還是幫他安排了那間位於北海岸的四星級飯店。很幸運的,我這次一樣幫他訂到他前兩次住的同一間房。

經過他的同意,我們這次除了兩場台北的簽名會,還增加了一場高雄的,甚至,我們邀請了曾經在自己的影片裡分享過這個小說家作品的Youtuber,搞了一個小小見面會,希望藉由這位Youtuber的名氣為新書打打知名度。

那天天氣非常好,下午接到他之後,依照原訂計畫,Youtuber充當地主,帶他逛了一圈北海岸,九份、野柳……,然後在金山吃海鮮大餐,最後再回到飯店房間裡進行新作品的特別專訪。

一切都相當完美的依照我們的企劃進行,作家也表示他這次真的有很開心的感覺。

不過,我心裡懸的,還是隔天的第一場簽名會,有一些細節我還需要與作家和他那會說中文的助理做最後交代和確認。

只是,可能他真的太開心了,這也是我第一次見到這位我也很喜歡的作家,加上助理,三人聊著說著,就忘了時間。等我正式告辭離開房間時,已經是接近晚上九點了。

說真的,這麼晚的北海岸,其實還蠻冷清的。

我點開手機裡的叫車軟體。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非假日的關係,最快的一部車要25分鐘到達。

把後悔讓有自己另外開車來的同事先請回的念頭擺開,我向櫃檯人員求助,原來他們叫車跟我用的是一樣的系統,到達時間沒有太大差別。服務態度非常好的小姐幫我查了查,告訴我另一種選擇,公車。

她告訴我他們飯店對面就有公車站,下一班在10分鐘之後會到,到台北大約一個半小時。我向她表示謝意之後,走出了飯店。

九月初的北海岸大馬路邊,雖然仍有車流,我望著在我正對面的公車站,卻感覺有些涼意。

那其實是一個有遮蔽板的公車亭,亭裡面有個可以坐下兩個人的長板凳,從我的角度望過去,整條空蕩蕩的大馬路旁,似乎只有那公車亭還亮著光明。

過了馬路,確定好確實有剛剛櫃台小姐告訴我的那班公車後,我往長板凳坐了下去,抬起手看了看手錶,公車,應該快到了。

而正當我翻閱手機之際,我被突然出現在我身邊的一個人嚇了好大一跳,他無聲無息的就坐在我的身邊。我不誇張,真的是無聲無息,因為我根本沒有察覺有人也走進了公車亭。

我很自然地望了過去,說實在的,我看不清楚他是男是女。他(她?)有一頭像女生一樣及肩的頭髮,因為低著頭而垂下的頭髮卻正好遮住他的臉龐,整套的深色運動服內的身材,又似乎像是男性,要不是他帶著一把大黑傘,我會以為他只是出門運動的路人而已。

沒錯,我剛剛說過,那天天氣很好,根本沒有下雨,我實在想不通他帶著那把大雨傘的目的。雖然我也是個男人,但我就是不自主地想到那些所謂的無差別殺人事件。

我腦裡閃過好幾個新聞事件,用不斷看著手機上的時間來掩飾我的驚懼,我只希望公車趕快來。我甚至做好如果公車再不來,我就立刻衝回飯店自費在那住上一晚的打算。

就在我發現自己腋下已經濕透的當下,公車來了。閃著我要搭乘的公車車號和整台的光明和亮晰晰的公車大燈,把我的視線照的通明,我立刻站起身,不想錯失一分一秒。

公車門一開,我毫不猶豫地衝上公車。
但就在這一刻,我身後響起了那人的嘶吼聲。

「啊~~~」。
那個人似乎用盡全力的大聲吼叫把我嚇得差點因為踩空公車階梯而跌倒。

於是我也叫了出來!

「啊~啊~啊~救命啊~」。

我的叫聲,驚動了公車司機和車上幾位零星的乘客!

此時我已經踏上了公車,驚嚇得回頭望,我必須確定沒有拿著武器要攻擊我的人在我身後追著我。

公車司機在此時出聲說話:「先…先生…你怎麼了?還好嗎?」。

司機的聲音在我身後響著,從公車內望著那個仍然光明的公車亭的我卻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回應。

沒有人!我的身後和公車亭內根本沒有人!

「我…我…」,一時之間我答不上話,只是急忙轉動自己身軀,想要找到剛剛跟我一起坐在公車亭裡的那個人的身影。

但,確實什麼都沒有。

「司機先生,請問…請問你剛剛開過來的時候,公車亭裡面有幾個人?」,我失了魂的問著。

只見他皺了皺眉頭,然後說著:「只有你一個人啊!怎麼了嗎?」。

我感覺全身的汗毛都在一瞬之間聳立了起來,全身打起了哆嗦。

「沒事!沒事!快走吧!!」。

車子發動的瞬間,我根本沒有再繼續搜尋〝人〞的勇氣,找了個左排的位置,全身虛脫的坐下。

我就是直覺地認為,我遇到了怪事。










台長: 成全

您可能對以下文章有興趣

人氣(424)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2)|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鬼故事 |
此分類上一篇:校慶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