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10-01-02 01:09:04| 人氣4,936| 回應4 | 上一篇 | 下一篇

評秦Kanoko黃蝶南天舞踏團《惡之華》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時間:2010年1月1日,週五19:30
地點:樂生療養院納骨堂旁特設帳篷

又好一陣子沒到樂生療養院看演出,這期間知道臺北捷運機廠迴龍站已經又正式復工興建,約略知道這次要看演出的地方和前往路線會和以往不太一樣,我到了山下其實時間已經有點緊迫,將機車停在迴龍醫院附近的騎樓,順著人行道返回走,遇到導引志工,指引我向樂生療養院的迴龍院區急診室走去,其間會再有其他導引志工,結果順著這樣的指引,我等於是繞了一圈小半山,再回到中正路,這裡的志工才告訴我,再往前走到橡木桶洋酒,左轉一路上山,約莫還需半小時,天啊!這不是整人嗎?距離開演時間只剩二十多分鐘,為什麼迴龍醫院那邊的志工不直接告訴我順著萬壽路、中正路一直走到橡木桶洋酒,左轉上山即可,偏偏要我繞了遠路,時間緊迫,難道我還有時間逛新舊院區嗎?歲近中年,我因為時間壓力,一直快步行走,而且還是上坡路段,這麼一折騰,真是搞得我氣喘如牛、汗流浹背、雙腿酸痛,折煞我也!

是的,同樣是身體,這也是我對這個演出主要注意的部分。

在黃緣文的開場擊鼓之後,幕啟,我們看到秦Kanoko倒掛在舞台中央的一根鋼管上,視野漸漸打開之後,可以看到等距離的兩邊,還有兩根頂天立地的鋼管,舞台地板左右擺了兩朵大紅道具蓮花,以及幾盞燭火。秦Kanoko開始蠕動,動作的幅度漸次增大,柔軟的身體和堅硬的鋼管,形成一種強烈的對比。

在整個九十分鐘的演出當中,柔軟的身體除了與堅硬的鋼管對比之外,許雅紅和曾筱光甚至耍起了火舞,兩人的雙手各拿著一鏈火球,做各種不同方向與轉速的火舞,看兩人的眼神專注、小心翼翼,不讓自己被火球傷到,身體不自覺地會微妙地讓出一些空間,使火球的旋轉軌道暢通,初學乍練的身體,看得出來身上有些燙傷痕,尤其是曾筱光的雙腿,在熊熊火光的映照下,點點傷痕,應該沒錯,真是辛苦。

五位女舞者(秦Kanoko、李薇、許雅紅、林宜蓉、曾筱光)的身體具有類似的特質,都並非青春曼妙、具有彈性的女體,而是有點肉感,舞動起來,肌肉會抖動的中年女體,有些甚至呈現出母親身體的慈祥與光輝。她們全身鋪滿白粉,雙眼以紅線勾勒強調,眼睛只要一睜大,炯炯有神,只是多半時候呈現半閉半寐的狀態;有時也會擠起鬥雞眼,勉力地抿嘴,臉部表情喜感十足。秦Kanoko在身體舞動過程當中,常常以蟹足式(這種步伐要徹底掌握身體的重心,並不容易)的腳步來移動,其他四名舞者,蟹足的情形比較不明顯。

服裝似乎有刻意擬諷西方古典芭蕾的意味,黑色透明硬質薄紗,但是舞出的動作卻不是芭蕾式的曼妙優雅,而是屈膝弓背,儼如斷壁殘垣中的倖存者,披頭散髮,滿身白粉,臉部表情誇張,有時身體的移動狀態竟活似遊走的靈魂。仍有些許幽默逗趣的時候,比如最後五位舞者,精心打扮,陣式擺開,竟然像是山寨版的「千手觀音」,因屆表演結束,獲得許多掌聲與歡呼。

應該已經習慣只要遇上戶外帳篷劇場的演出,總是少不了劇終的大火燃燒,差別只在於燒什麼與怎麼燒。《惡之華》最後是將帳篷頂的帆布掀開,引火點燃紙糊的華屋,其象徵著燒了一棟華屋給已往生的樂生院民,這幾年的樂生保留文化運動,和公部門與公權力的角鬥之中,又走了幾位樂生院民,而且是帶著不甘與遺憾而離世的,這棟藉由演出而特地燒給他們的華屋,以告慰他們的在天之靈。

台長: 于善祿
人氣(4,936) | 回應(4)|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藝文活動(書評、展覽、舞蹈、表演)

紙花
不知我能不能代表志工們,跟你說聲抱歉,由於了解你對於表演的支持,所以想說一聲,對於引導方面的不足,我們一定會記得跟檢討的,謝謝你!
(天然之美演出時有見過您來看戲,甚至參加院內導覽。)
2010-01-05 04:41:55
于善祿
沒關係
我已經喘完了

倒是元旦當天正值寒流
希望五位表演者沒有感冒
2010-01-06 22:46:39
紙花
恩,沒有,大家都好,謝謝。
2010-01-07 04:50:42
小光
腳上還好,其實頭髮被燒的比較多,火舌一晃蕩就能聞到焦味,還能聽到燃燒時細小的嗶啵聲.
但我很愛火, 寒流時表演火舞很受用.
謝謝你來看戲.也謝謝你的關心.
2010-01-09 01:14:24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