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02-07-24 00:07:19| 人氣389|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關於劇本3──劇本還是要回歸劇場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最近和一位小劇場的友人談起,台灣的劇本創作似乎一直非常薄弱,我驗證自己看戲的經驗裡,的確,好的劇本真的非常地少,原因究竟出現在哪裡呢?
編寫一部劇本,說穿了,就是要告訴別人一個故事,至於這說故事的技巧,就各有巧妙不同了。前不久在台北關渡的國立藝術學院表演藝術中心,該校的戲劇系推出今年度的第一個學期製作《如夢之夢》,由賴聲川執導,劇本則是先由賴聲川草擬出一個結構大綱,經過幾次與演員排練所完成的。該戲的故事其實非常簡單,就著作權法的立場觀之,雖然是「共同著作」(著作權法第八條),但是整個說故事的技巧,有時空輪迴的特色,並且透過多人飾一角的方式,讓人更感受到「前世今生」的機遇巧合;目前這個劇本已由遠流出版社的「戲劇館」規劃編輯中,我想很快地讀者就會感受到我所說的「說故事的技巧」了。
那麼,現行的小劇場劇本創作究竟展現出什麼樣的風貌呢?就筆者(主要)在台北地區所觀察到的,有許多劇本已經像極了另一種版本的「說教劇」,此話怎講?三年前,我曾在台北誠品敦南總店地下二樓的藝文空間,觀賞由臨界點劇象錄所演出的《繁花聖子》,裡頭有一段戲,演員直接對著觀眾宣導「不要歧視同性戀」與「同性戀不是病態」之類的台詞,讓觀眾(至少我是)覺得這樣的台詞出現在誠品敦南店(該店最近被開心陽光出版社的《台灣G點100全都錄》一書,選為男同志據點),出現在同志運動已近十年的世紀末台北,出現在早己習慣於光怪陸離的小劇場觀眾面前,煞時直覺劇本極具「說教味」。
證之我所讀過的許多劇本創作碩博士班學生(其中大部份也常參與小劇場的演出製作)的劇本,更發現另外一個問題!知識性的人文社科理論書閱讀過多之後,這些研究生或許在知識論證上都能振振有詞,於是他/她們將腦中想要表達的意念,未經修飾地、不加巧妙設計地、直接書寫在台詞裡,在轉化為劇場的實踐過程中,倘若導演無法「劇場性」的轉化之,該場演出的台詞聽起來將會像是一場應該是在學術殿堂裡的論文研討會,窮極無聊,甚至落得編劇「弔書袋」的臭名。
戲劇的演出,終歸還是要回到「劇場」當中,最基本的三個要素:演員、觀眾、表演空間,一個也不能少;而要連結這個要素的,就是要有一個可以抓住觀眾的故事,就算是故事極其簡單無奇,但是只要說故事的技巧能夠將其說得引人入勝,台詞並非「文以載道」式的說教,觀眾仍然會大受感動的。君不見早已成為傳奇的希臘神話故事,經過不同的古希臘劇作家(如阿斯啟勒斯、蘇福克里斯、尤里皮底斯、亞理斯多芬尼斯等等)精心編寫之後,所留於後世的劇本幾乎部部都是經典,這還不包括後世無數文藝創作者,透過其專擅的藝術語言,將希臘神話故事,在其藝術創作領域當中,所完成的藝術作品呢!

寫於 (2000/08/12)

台長: 于善祿
人氣(389)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藝文活動(書評、展覽、舞蹈、表演)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