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05-10-26 04:46:52| 人氣356|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終站 2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知道樂園裡的生活並不怎麼快樂,孟宗仁覺得他應該嘗試著使老人們過得快樂些。但這只是理想而已,他並沒有真正付諸行動。日子一久,他竟逐漸對老人的生活不再關切,他甚至對老人感到厭煩,他決定要讓他們自生自滅,直到有一天,老姑媽被發現躺在床上不動了,醫生檢查的結果,死因是營養不良。
  「我叫她不要那麼愛乾淨,她偏不聽。這個不敢吃,那個不敢喝,這下好了,再也不必為吃飯煩惱了……」話還沒說完,好媽媽臉上早已挨了老學究一巴掌。
  「什麼好媽媽?心比狼還狠,這個時候還說風涼話,」老學究怒罵道:「我看你巴不得別人早死,這麼一來就不會有人跟你爭著開門!」
  除了有人為老姑媽吵得你死我活外,更是有人為她哭得死去活來。但是菁姊一滴眼淚也沒掉,她只是呆坐著,不說話也不吃飯。哀莫大於心死,而心一旦死了,肉體那還活得成,過沒兩天,菁姊也跟著香消玉隕了。
  這下子孟宗仁的心軟了,他想起了外婆,他的淚水又來了。
  孟宗仁鼓起勇氣去見院長,抗議老人的生活條件太差。院長竟微笑著說:「這不能怪我啊!你別忘了,我們這間養老院的經濟來源全是來自老人的家人。他們的家人心狠,把他們像垃圾般的扔給我們,有些人後來遠處理垃圾的費用都不給,請問這是我的錯嗎?至於有一些日薄西山的老人,實在早就應該死了,你總不能叫他們賴活下去吧?再說他們活著也沒意思。你想想看,垃圾有存在的價值嗎?」
  「垃圾,垃圾,」孟宗仁大聲叫著,「難道等你老得走不動時也願意被當成垃圾處理嗎?」
  「如果你覺得他們不是垃圾,還有利用價值,那你為什麼不收購他們呢?」院長反問他。
  「我不知道你是什麼意思。」
  院長冷笑道:「你可以從此不領薪水,義務的為他們服務,然後你的薪水就可以稍微的改善他們的生活。你說呢?」
  孟宗仁啞口無言。
  「我看算了吧!連他們的家人都懶得理他們了,何況你呢?誰叫他們是老人……」院長繼續的說著,但孟宗仁那聽得下,他打開院長室的門,面無表情的走了出去。他來到了大廳,看了看這些老人。有一個老人站在這個大廳唯一的窗戶前,他呆望著被一棵枯樹擋去了大部份視線的窗外。有兩個老人聊著聊著竟突然間惡言相向,怒罵起對方。另一些老得不像話的老人則躺在破沙發上一動也不動。電視機前也坐著幾個閉著眼睛的老人……。
  「老人也是人啊!為什麼就無法得到常人所能有的關愛,難道他們的一切永遠是乏人問津的嗎?還是人們忘了自已也會有老去的一天?老人的世界真的就那麼可怕嗎?還是只有在樂園才會這樣呢?」孟宗仁不斷的問著自已,但他能給自己一個完美的答覆嗎?
  「又是新的一天的來臨,但對老人們來講是沒什麼差別的。雖是如此,日子還是得繼續下去,縱使日子過得這麼痛苦,過得這麼沒意義,甚至連半點希望也找不著。」孟宗仁就以這些悲觀的想法開始了一天。但這一天有一個老人得到解脫了,至少在孟宗仁的眼中是如此,雖然這個老人付出的代價是那麼大。是那位過氣女星伴著她那淒厲的尖叫聲首先發現的,百勝將軍聽到他情人的叫聲,便馬上指揮他的影子軍隊前來援救。
  「啊,他死得好慘!」過氣女星歇斯底里地哭了起來。
  「擦乾妳的眼淚吧!」百勝將軍遞給她一條手帕,「反正死的不是我們。」      
  「是啊,」她擦了擦她那沒有淚水的臉,「淚水已經乾了,雖然沒有人能保證不會再有落淚的時候,但每憶起過去,我就想哭!」
  「讓過去的一切由過去的人去處理吧!」
  「你怎麼可以這麼說呢,過去的雖已過去,但卻是我們生命中的一部份,永遠也逃不掉的!」
  「可是妳光活在燦爛的昨日對妳又有什麼用呢?」
  「誰說我昨天過得很燦爛的?」
  「我不是說昨天,我是指過去。」
「那還不是一樣,我要是過去不是那麼不堪回首,我就不會每憶起…嗯…」她想了一下,突然又哭了起來,「憶起昨天就想哭!」
「我不是說昨天,我……」
「我知道,你說的是昨日。唉!我真怕來不及告別美好的昨日就病逝他鄉了。」
「妳在說什麼啊?」
「我是說我沒福氣擁有一個美好的昨日,因此我就只好從你那值得回憶的過去裡,竊取一點往日的甜蜜。」
「可是我沒有……」
「好心的主人,施捨一點給我吧!」她跪在他面前,「讓我在緬懷逝去的歲月時能有一絲的歡笑。」
「可是我所有的只是一段令人感傷的回憶啊!」
「什麼?」她跳了起來,「你騙我!騙局,這居然是個大騙局!」她大聲吼著,「我恨你,我永遠恨你!哼,我……我再也不理你了。」說完頭也不回的走了,過一會兒又跑回來,「這是你的手帕。」她把它扔在他臉上,掉頭就跑。
  當然大家都以為他們又在演戲,可是這次真的在樓梯下躺著一具屍體,死的是老學究,他的脖子斷了。
  「他一向都是很重視外表的,但這次卻死得很難看,連睡衣都扯破了,真是不得好死!」一個老頭發表著高論。
   一個老太婆說道:「他大概是半夜要去上廁所,不小心從樓梯上跌下來的,活該!」
  「這就叫小不忍則亂大謀,」另一個老頭補充著,「要我就會忍到天亮。」  
  大家都笑了個半死。
  突然間孟宗仁推開了這些老人,大聲吼道:「滾開,你們這群…廢物!」  
  「他居然罵我們!」
  「哼,你這個小雜種!」
  「瘋子!」
  「他媽的,你這個臭小子,欠揍是不是?」
  老人們群起而攻之,孟宗仁寡不敵眾,只好奮力衝出重圍,奪門而出。恰巧三梅婆在外倚欄杆,見到他如此狼狽,同情心油然而生,便回屋裡拿了些衛生紙給他。
  「你的頭破了。」
  「還不是那些瘋子幹的好事!」他擦擦頭上的血。
  「瘋子?」
  「除了妳以外,住在樂園的老人都是瘋子!」
  「怎麼會?」
  「怎麼不會?妳是這裡唯一有理智和良心的人。」
  「哦!你搞錯了,他們也有,只不過他們的理智和良心被絕望的日子所掩蓋住了。其實住在這裡能不發瘋還不簡單呢!就連我最近也開始產生一些奇怪的幻覺。」
  「什麼幻覺?」
  「我……」三梅婆確定左右都沒人時才小聲的說:「我告訴你,你可不能告訴別人!」
  「好,我發誓。」
  「我…我好像看到了一件兇殺案……」
  「什麼?」孟宗仁驚叫道:「妳沒搞錯吧!」
  「噓!小聲點,你要死了啊!巴不得那個兇手聽到。」
  「妳到底是看到什麼?」
  「我不十分確定,因為我時常懷疑我是不是發瘋了……,我也許真的是瘋了,不然為什麼連我最親愛的兒子也會不理我!」
  「有的兒子並不是因為父母瘋了才不理他們的。那個兇手……」
  「但是,除非我真的瘋了,我的兒子是不可能不要我的。他爸爸死得早,就我們兩人相依為命。我為了他犧牲一切,但等到他出國後,好久都沒回來,我太想念他,所以才跑去外國找他。我事先曾寫信通知他,可是他好像沒收到,等到我在學校找到他時,他竟說我發瘋了,要我回國,從此再也沒有他的消息了……」
  「唉,真可憐!對了,妳剛才說妳看到……」
  「難道我想自己的兒子也有錯嗎?」淚水在三梅婆的眼眶裡閃爍已久,終於滴了下來。「我一定是瘋了,不然我的兒子是不會不要我的。他小學時,有一次就在作文裡寫著『我最愛的人——我的母親』,他一直都是很愛我的,只是後來我可能真的發了瘋,他心中完美的形象破滅了,才不要我的。」
  「那麼,那件兇殺案?」
  「你不要問我。我瘋了,我什麼也沒看到,一切都是幻覺。我太會胡思亂想了,不然我的兒子是不會亂罵我瘋了的……」
  「妳瘋了,妳怎麼可以否認自己看到的事物!妳說,妳是不是看到誰殺了老學究?」
  「我不知道,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請你不要逼我!」
  「好,我不逼妳,妳慢慢說。」
  「我時常在半夜哭醒,昨夜就是這樣。本來我好像看到我兒子在我身邊,他還把他得甲上的作文『我最愛的人』給我看,並且抱著我說他永遠愛我,但突然間他竟然把他的作文撕掉,然後指著我的鼻子說:『妳瘋了,也不先告訴我,就一個人突然跑來這裡找我。』說完一轉身就不見了,我就到處去找他,人沒找著竟讓我看到屠夫硬把一個人推下樓去,我嚇了一跳,就趕快跑回床上,我不知道是在做夢還是真的撞見了兇殺案,但我知道我兒子不要我的事是真的,所以另外一件事大概就是我所做的夢。可是天亮後,竟然真的在樓下發現了一具屍體。」
  「妳說妳看到的兇手是那個外號叫屠夫的人?」
  「他本來就是個屠夫嘛!」
  「妳沒看錯?」
  「我想大概沒有,我也不能確定,不過在這裡就只有屠夫才會那麼魁梧,我應該不會看錯。但你最好不要相信我,因為我有時候會神志不清,我想我也許是瘋了,不然我的兒子……」
  孟宗仁沒等她說完,就決定去查個究竟。
  「妳有沒有看見屠夫?」孟宗仁以誇大的脣形逐字的問著重聽的阿尾仔。
  阿尾仔看著他的脣形,然後說道:「什麼?你問我有沒有看見毒婦,你是說我媳婦嗎?她……」
  「不是啦,我是說屠夫……」孟宗仁一急,忘了要逐字唸出。
  阿尾仔也不顧他說什麼,繼續說道:「那個毒婦,奇怪,你找她做什麼?」  
  「不是啦,」孟宗仁實在拿她沒辦法,「我……」
  「什麼,你不認識她,這怎麼可能?說到她我就氣,以前我住他們家時,她趁我不在,竟把我的一些珍珠項鍊、金戒指,通通偷走,回來時我就跟她大吵一頓,她還死不承認,可是除了她還會有誰,沒想到她便心存報復,晚上我在睡覺時便偷偷把門從外面鎖上,害我半夜要小便時,怎麼打也打不開,我大喊救命,她就偏裝成沒聽見,我急得快瘋了,又哭又闆,終於把鄰居給吵得都圍了過來,等到門撬開時,我早已尿了一褲子,真丟死人。她偏瞎說是鎖壞了,害鄰居還以為我發神經……」
  「我要找的不是……」
  「還有一次,」阿尾仔沒給他說話的餘地,「我病得死去活來,她竟不弄飯給我吃,還說這是醫生吩咐的,幸好我命大。你說她毒不毒?不用說,我會被趕來這裡,當然是她幹的好事,而且…,喂,你要去那裡,你不是說要找我媳婦嗎?我話都還沒說完,你怎麼知道她在那裡,喂……」
  孟宗仁早就氣跑了。
  「他在院長室。走,我帶你去!」好媽媽說著就拉起孟宗仁的手。
  「不用了,」孟宗仁連忙將她的手甩掉,「我自己去還比較快!」
  孟宗仁到了院長室門口,差點與從院長室出來的屠夫撞個滿懷。孟宗仁問他跟院長談些什麼。
  「院長叫我不能說,因為他給我的工作只有我能做,別人知道了,搞不好會去報警。不過你為什麼不自己去問他,可是你問也是白問,他決不會告訴你的,嘻嘻!」
  「你以前是屠夫?」
  「是啊,而且現在還是。你可不能看不起我,我可是受過教育,並且我也不隨便罵人家三字經的。」
  「不會的,我對你是敬畏有加,怎麼會看不起你?」
  「那就好,因為我還蠻喜歡我的工作的,我們家幹這行已有三代了,我曾經一度失去我的工作,只因為他們說我應該退休了。不過我那時才六十幾啊,誰說我會沒力氣殺豬的,可是他們就不相信我,他們說我老了,只能到老人院去涼快去,他媽的,我就…,」屠夫連忙遮住他的嘴,「對不起,不小心的啦。我…我就偏不信邪,我要證明給他們看,我不但…哦,不但『寶刀未老』,」他很得意用了句成語,「而且除了畜牲外,我還能殺……嗯,院長說這是秘密,不能說出去!

  知道樂園裡的生活並不怎麼快樂,孟宗仁覺得他應該嘗試著使老人們過得快樂些。但這只是理想而已,他並沒有真正付諸行動。日子一久,他竟逐漸對老人的生活不再關切,他甚至對老人感到厭煩,他決定要讓他們自生自滅,直到有一天,老姑媽被發現躺在床上不動了,醫生檢查的結果,死因是營養不良。
  「我叫她不要那麼愛乾淨,她偏不聽。這個不敢吃,那個不敢喝,這下好了,再也不必為吃飯煩惱了……」話還沒說完,好媽媽臉上早已挨了老學究一巴掌。
  「什麼好媽媽?心比狼還狠,這個時候還說風涼話,」老學究怒罵道:「我看你巴不得別人早死,這麼一來就不會有人跟你爭著開門!」
  除了有人為老姑媽吵得你死我活外,更是有人為她哭得死去活來。但是菁姊一滴眼淚也沒掉,她只是呆坐著,不說話也不吃飯。哀莫大於心死,而心一旦死了,肉體那還活得成,過沒兩天,菁姊也跟著香消玉隕了。
  這下子孟宗仁的心軟了,他想起了外婆,他的淚水又來了。
  孟宗仁鼓起勇氣去見院長,抗議老人的生活條件太差。院長竟微笑著說:「這不能怪我啊!你別忘了,我們這間養老院的經濟來源全是來自老人的家人。他們的家人心狠,把他們像垃圾般的扔給我們,有些人後來連處理垃圾的費用都不給,請問這是我的錯嗎?至於有一些日薄西山的老人,實在早就應該死了,你總不能叫他們賴活下去吧?再說他們活著也沒意思。你想想看,垃圾有存在的價值嗎?」
  「垃圾,垃圾,」孟宗仁大聲叫著,「難道等你老得走不動時也願意被當成垃圾處理嗎?」
  「如果你覺得他們不是垃圾,還有利用價值,那你為什麼不收購他們呢?」院長反問他。
  「我不知道你是什麼意思。」
  院長冷笑道:「你可以從此不領薪水,義務的為他們服務,然後你的薪水就可以稍微的改善他們的生活。你說呢?」
  孟宗仁啞口無言。
  「我看算了吧!連他們的家人都懶得理他們了,何況你呢?誰叫他們是老人……」院長繼續的說著,但孟宗仁那聽得下,他打開院長室的門,面無表情的走了出去。他來到了大廳,看了看這些老人。有一個老人站在這個大廳唯一的窗戶前,他呆望著被一棵枯樹擋去了大部份視線的窗外。有兩個老人聊著聊著竟突然間惡言相向,怒罵起對方。另一些老得不像話的老人則躺在破沙發上一動也不動。電視機前也坐著幾個閉著眼睛的老人……。
  「老人也是人啊!為什麼就無法得到常人所能有的關愛,難道他們的一切永遠是乏人問津的嗎?還是人們忘了自已也會有老去的一天?老人的世界真的就那麼可怕嗎?還是只有在樂園才會這樣呢?」孟宗仁不斷的問著自已,但他能給自己一個完美的答覆嗎?
  「又是新的一天的來臨,但對老人們來講是沒什麼差別的。雖是如此,日子還是得繼續下去,縱使日子過得這麼痛苦,過得這麼沒意義,甚至連半點希望也找不著。」孟宗仁就以這些悲觀的想法開始了一天。但這一天有一個老人得到解脫了,至少在孟宗仁的眼中是如此,雖然這個老人付出的代價是那麼大。是那位過氣女星伴著她那淒厲的尖叫聲首先發現的,百勝將軍聽到他情人的叫聲,便馬上指揮他的影子軍隊前來援救。
  「啊,他死得好慘!」過氣女星歇斯底里地哭了起來。
  「擦乾妳的眼淚吧!」百勝將軍遞給她一條手帕,「反正死的不是我們。」      
  「是啊,」她擦了擦她那沒有淚水的臉,「淚水已經乾了,雖然沒有人能保證不會再有落淚的時候,但每憶起過去,我就想哭!」
  「讓過去的一切由過去的人去處理吧!」
  「你怎麼可以這麼說呢,過去的雖已過去,但卻是我們生命中的一部份,永遠也逃不掉的!」
  「可是妳光活在燦爛的昨日對妳又有什麼用呢?」
  「誰說我昨天過得很燦爛的?」
  「我不是說昨天,我是指過去。」
「那還不是一樣,我要是過去不是那麼不堪回首,我就不會每憶起…嗯…」她想了一下,突然又哭了起來,「憶起昨天就想哭!」
「我不是說昨天,我……」
「我知道,你說的是昨日。唉!我真怕來不及告別美好的昨日就病逝他鄉了。」
「妳在說什麼啊?」
「我是說我沒福氣擁有一個美好的昨日,因此我就只好從你那值得回憶的過去裡,竊取一點往日的甜蜜。」
「可是我沒有……」
「好心的主人,施捨一點給我吧!」她跪在他面前,「讓我在緬懷逝去的歲月時能有一絲的歡笑。」
「可是我所有的只是一段令人感傷的回憶啊!」
「什麼?」她跳了起來,「你騙我!騙局,這居然是個大騙局!」她大聲吼著,「我恨你,我永遠恨你!哼,我……我再也不理你了。」說完頭也不回的走了,過一會兒又跑回來,「這是你的手帕。」她把它扔在他臉上,掉頭就跑。
  當然大家都以為他們又在演戲,可是這次真的在樓梯下躺著一具屍體,死的是老學究,他的脖子斷了。
  「他一向都是很重視外表的,但這次卻死得很難看,連睡衣都扯破了,真是不得好死!」一個老頭發表著高論。
   一個老太婆說道:「他大概是半夜要去上廁所,不小心從樓梯上跌下來的,活該!」
  「這就叫小不忍則亂大謀,」另一個老頭補充著,「要我就會忍到天亮。」  
  大家都笑了個半死。
  突然間孟宗仁推開了這些老人,大聲吼道:「滾開,你們這群…廢物!」  
  「他居然罵我們!」
  「哼,你這個小雜種!」
  「瘋子!」
  「他媽的,你這個臭小子,欠揍是不是?」
  老人們群起而攻之,孟宗仁寡不敵眾,只好奮力衝出重圍,奪門而出。恰巧三梅婆在外倚欄杆,見到他如此狼狽,同情心油然而生,便回屋裡拿了些衛生紙給他。
  「你的頭破了。」
  「還不是那些瘋子幹的好事!」他擦擦頭上的血。
  「瘋子?」
  「除了妳以外,住在樂園的老人都是瘋子!」
  「怎麼會?」
  「怎麼不會?妳是這裡唯一有理智和良心的人。」
  「哦!你搞錯了,他們也有,只不過他們的理智和良心被絕望的日子所掩蓋住了。其實住在這裡能不發瘋還不簡單呢!就連我最近也開始產生一些奇怪的幻覺。」
  「什麼幻覺?」
  「我……」三梅婆確定左右都沒人時才小聲的說:「我告訴你,你可不能告訴別人!」
  「好,我發誓。」
  「我…我好像看到了一件兇殺案……」
  「什麼?」孟宗仁驚叫道:「妳沒搞錯吧!」
  「噓!小聲點,你要死了啊!巴不得那個兇手聽到。」
  「妳到底是看到什麼?」
  「我不十分確定,因為我時常懷疑我是不是發瘋了……,我也許真的是瘋了,不然為什麼連我最親愛的兒子也會不理我!」
  「有的兒子並不是因為父母瘋了才不理他們的。那個兇手……」
  「但是,除非我真的瘋了,我的兒子是不可能不要我的。他爸爸死得早,就我們兩人相依為命。我為了他犧牲一切,但等到他出國後,好久都沒回來,我太想念他,所以才跑去外國找他。我事先曾寫信通知他,可是他好像沒收到,等到我在學校找到他時,他竟說我發瘋了,要我回國,從此再也沒有他的消息了……」
  「唉,真可憐!對了,妳剛才說妳看到……」
  「難道我想自己的兒子也有錯嗎?」淚水在三梅婆的眼眶裡閃爍已久,終於滴了下來。「我一定是瘋了,不然我的兒子是不會不要我的。他小學時,有一次就在作文裡寫著『我最愛的人——我的母親』,他一直都是很愛我的,只是後來我可能真的發了瘋,他心中完美的形象破滅了,才不要我的。」
  「那麼,那件兇殺案?」
  「你不要問我。我瘋了,我什麼也沒看到,一切都是幻覺。我太會胡思亂想了,不然我的兒子是不會亂罵我瘋了的……」
  「妳瘋了,妳怎麼可以否認自己看到的事物!妳說,妳是不是看到誰殺了老學究?」
  「我不知道,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請你不要逼我!」
  「好,我不逼妳,妳慢慢說。」
  「我時常在半夜哭醒,昨夜就是這樣。本來我好像看到我兒子在我身邊,他還把他得甲上的作文『我最愛的人』給我看,並且抱著我說他永遠愛我,但突然間他竟然把他的作文撕掉,然後指著我的鼻子說:『妳瘋了,也不先告訴我,就一個人突然跑來這裡找我。』說完一轉身就不見了,我就到處去找他,人沒找著竟讓我看到屠夫硬把一個人推下樓去,我嚇了一跳,就趕快跑回床上,我不知道是在做夢還是真的撞見了兇殺案,但我知道我兒子不要我的事是真的,所以另外一件事大概就是我所做的夢。可是天亮後,竟然真的在樓下發現了一具屍體。」
  「妳說妳看到的兇手是那個外號叫屠夫的人?」
  「他本來就是個屠夫嘛!」
  「妳沒看錯?」
  「我想大概沒有,我也不能確定,不過在這裡就只有屠夫才會那麼魁梧,我應該不會看錯。但你最好不要相信我,因為我有時候會神志不清,我想我也許是瘋了,不然我的兒子……」
  孟宗仁沒等她說完,就決定去查個究竟。
  「妳有沒有看見屠夫?」孟宗仁以誇大的脣形逐字的問著重聽的阿尾仔。
  阿尾仔看著他的脣形,然後說道:「什麼?你問我有沒有看見毒婦,你是說我媳婦嗎?她……」
  「不是啦,我是說屠夫……」孟宗仁一急,忘了要逐字唸出。
  阿尾仔也不顧他說什麼,繼續說道:「那個毒婦,奇怪,你找她做什麼?」  
  「不是啦,」孟宗仁實在拿她沒辦法,「我……」
  「什麼,你不認識她,這怎麼可能?說到她我就氣,以前我住他們家時,她趁我不在,竟把我的一些珍珠項鍊、金戒指,通通偷走,回來時我就跟她大吵一頓,她還死不承認,可是除了她還會有誰,沒想到她便心存報復,晚上我在睡覺時便偷偷把門從外面鎖上,害我半夜要小便時,怎麼打也打不開,我大喊救命,她就偏裝成沒聽見,我急得快瘋了,又哭又,終於把鄰居給吵得都圍了過來,等到門撬開時,我早已尿了一褲子,真丟死人。她偏瞎說是鎖壞了,害鄰居還以為我發神經……」
  「我要找的不是……」
  「還有一次,」阿尾仔沒給他說話的餘地,「我病得死去活來,她竟不弄飯給我吃,還說這是醫生吩咐的,幸好我命大。你說她毒不毒?不用說,我會被趕來這裡,當然是她幹的好事,而且…,喂,你要去那裡,你不是說要找我媳婦嗎?我話都還沒說完,你怎麼知道她在那裡,喂……」
  孟宗仁早就氣跑了。
  「他在院長室。走,我帶你去!」好媽媽說著就拉起孟宗仁的手。
  「不用了,」孟宗仁連忙將她的手甩掉,「我自己去還比較快!」
  孟宗仁到了院長室門口,差點與從院長室出來的屠夫撞個滿懷。孟宗仁問他跟院長談些什麼。
  「院長叫我不能說,因為他給我的工作只有我能做,別人知道了,搞不好會去報警。不過你為什麼不自己去問他,可是你問也是白問,他決不會告訴你的,嘻嘻!」
  「你以前是屠夫?」
  「是啊,而且現在還是。你可不能看不起我,我可是受過教育,並且我也不隨便罵人家三字經的。」
  「不會的,我對你是敬畏有加,怎麼會看不起你?」
  「那就好,因為我還蠻喜歡我的工作的,我們家幹這行已有三代了,我曾經一度失去我的工作,只因為他們說我應該退休了。不過我那時才六十幾啊,誰說我會沒力氣殺豬的,可是他們就不相信我,他們說我老了,只能到老人院去涼快去,他媽的,我就…,」屠夫連忙遮住他的嘴,「對不起,不小心的啦。我…我就偏不信邪,我要證明給他們看,我不但…哦,不但『寶刀未老』,」他很得意用了句成語,「而且除了畜牲外,我還能殺……嗯,院長說這是秘密,不能說出去!

台長: 甘益光
人氣(356)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