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05-10-26 04:47:12| 人氣824|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終站 1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文/小戴

他已經在火車上坐了很長的一段時間了。
  「奇怪,終站怎麼還沒到呢?」他想起在服兵役的那段期間,也有一種跟現在差不多的感覺。那時候,等待是他唯一能做的事。終於,退伍的日子讓他等到了。可是,退役後他居然又寧可回到軍旅生活,至少那種生活是一切都會有人為他安排好,但他現在卻連吃飯都成問題,除非他這次應徵的工作能有著落。不過他也不敢抱太大的希望,因為這份工 作似乎很不尋常。
  胡思亂想著,終站好像快到了。這時的他又希望終站永遠不會到來,因為他擔心這將會是另一次的失敗。
  「各位旅客,終站,終站已經到了,請所有的乘客下車。」擴音器傳出了冰冷的聲音。縱使再不願意,他也不得不下車了。但這時他注意到車廂裡有一個年紀頗大的老人,坐在座位上一動也不動,似乎沒有意思要下車。他好奇的走過去拍一下老人的肩膀,「終站到了,你不下車嗎?」老人轉過頭來,用呆滯的眼光看看他,然後又轉回去坐著不動。他雖然感到奇怪,但是也沒有那麼多功夫去管別人的閒事,他只是擔心……。
  他下車後,照著從報上抄來的地址找到了他的目的地。那是一棟相當古老的建築物,它那破舊的外表使人覺得那是沒有地方去的人才會去的地方。門邊有一塊破牌子,上面依稀可以看得出「樂園老人院」幾個字。他猶豫著到底要不要進去,「這是什麼鬼地方嘛!待在這裡會有前途才怪!但我已經找了那麼久的工作,總不能再找下去啊!再說我對老人也蠻有好感的,外祖母就是我小時候最好的朋友。」這個時候,他彷彿看到一個高中生對一個老太婆說:「外婆,你放心。我不但會時常寫信給你,而且放假時我也一定會回來的。外婆,妳別哭嘛!我又不是一去不回。」他真的不是一去不回,在她的葬禮上,他回來了。他後悔他當初所做的一切。信他雖然寫了,但只寫了一封。他當時認為,寫不寫還不是差不多,外婆總是那個老樣子。他的外婆是沒變,連闔上眼睛時,還是那個老樣子,變的是他。
  他擦乾了眼淚,按了按電鈴。「也許我可以在這裡彌補一下我的過失。」過了很久才有一個老太婆蹣跚的來應門。「天啊,竟然這麼老,比我外婆老上好幾倍,而居然還活著。」他問她幾歲。「什麼,她才七十歲,我外婆死時已經八十了啊。這裡的老人好像老得特別快。」老太婆帶他去見院長,一個比較年輕的老人,臉上佈滿著機械式的笑容。
  「年輕人,請坐。請問你大名?」
  「我姓孟,叫孟宗仁。請問這個工作的性質是什麼?」
  「看護。」院長答道,「你有沒有經驗?」
  「嗯,雖然沒有,」他尷尬的笑著,「我卻非常樂意去嘗試。」
  「那好,就憑你這股熱誠,我錄用你了。」
  「謝謝院長,請問我們這裡有幾個看護?」
  「目前就你一個。」
  「啊?」他不知道該再說些什麼了。
  他走出院長的辦公室後,正不知要從何開始,這時候樓梯上走下來了一個化著濃粧的老嫗,她走向了老人所聚集的大廳,配合著誇大的動作、表情,她大聲的說道:「這是一個淒美而真實的故事,我們皆曾是劇中的主角,但這個故事早已成為過去,而每憶起過去,總是甜美中夾帶著痛苦,愉悅裡摻雜著心酸。人不是為過去而活的,縱使有不堪回首的往事,人生還是得繼續下去。是的,午夜雖有揮之不去的夢魘,但畢竟這一切離現在皆已非常遙遠了。因此 ,與其編織美夢,逃避現實,不如勇敢的面對一切,否則的話……。」她以一連串歇斯底里得恐怖的笑聲結束了這段令人不知所云的話。
  「她怎麼了?」孟宗仁問身邊一個冷笑的老頭。
  「她啊,」老頭以輕視的口吻說著,「可是我們這裡的大明星,她曾因主演一部描繪一個過氣的女明星如何殺掉一個她所迷戀的編劇家,後來被人家發現原來她是個瘋子的電影『日落大道』而被提名角逐最佳女主角獎,可是竟然敗給了一個以性感起家的肉彈女星。她因為經不起這個嚴重的打擊,所以跟她所飾演過的角色一樣發了瘋,所以才被送到這裡來……」
  「胡說,這裡又不是瘋人院,」一個穿著軍服的老人反擊道:「我看你才是瘋子……」
  「你才瘋了呢,哼!你也別替她講話了,誰不知道她是你的老相好!」
  「而你呢?你是暗戀她已久,向她求愛被拒才惱羞成怒,到處造謠……」
  「謊言,一切都是謊言!」一個有著歪脖子的老太婆突然大聲叫著。
  那兩個老頭不但互揭瘡疤,甚至還大打出手,孟宗仁趕忙過去勸架。濃粧的老媽早就在尖叫中昏了過去而被人抬進房間裡。整個大廳亂成一片,好不容易才把打架的人拉開。
  「唉!真是死對頭。」一個穿著很整齊的老人邊收拾殘局邊說著。
  在旁邊幫忙的孟宗仁問道:「他們到底是怎麼了?」
  「為了不真實的事而爭吵,」老人答道,「真是太不值得。」
  「你怎麼知道他們說的話不是真的?」
  「我當然知道,在這裡就只有我老學究是唯一清醒的。」
  「那到底是誰在說謊?」孟宗仁問道。
  「在這裡沒有一個人說的是實話。她根本就不是什麼電影明星,就算是也早就過氣了,更何況一切都是出自她的幻想。什麼『日落大道』,其實是她編出來的。只不過是大家看她可憐不好意思拆穿她而還客客氣氣的稱她電影明星。至於那個穿軍服的退伍軍人,還以為自已在軍中,老喜歡以戰爭來解決一切。他自認為是百勝將軍,其實他只是個因失職而被降級的連長罷了。另一個老頭則是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的心理在作祟,他也是滿嘴胡言,巴不得天下大亂。他們這幾個都是心理不平衡的老怪物,我真不幸會淪落到這間瘋人院來,還不是我那個不孝子,早知道生出來就把他掐死。他好說歹說把我騙來這裡,說什麼這裡是樂園……。」老學究抽搐著哭了起來,聲音越來越模糊……。
  「謊言,難道一切都是謊言嗎?」孟宗仁問著自己。
  過沒多久,老學究的哭聲停了。他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個好聽眾,這種機會不容錯過,他連忙擦乾眼淚繼續說道:「其實這裡若要勉強說是樂園,還不是因為這裡有著別處找不到的五位『昔日佳人』,她們是樂園裡唯一不惹人厭的一群。」  
  「剛剛那個電影明星是不是其中之一?」孟宗仁裝出很有興趣的樣子。
  「她才不是呢!」老學究繼續說道:「不但她自己堅稱她決非『昔日佳人』因為她說她的美貌還沒成為過去,而且就算她要自抬身價說她是,還沒人會承認呢!」
  「為什麼?」
  「有人說她不夠資格,不過我看最大的原因是她已經是死會了,她跟百勝將軍早就是一對佳偶了。至於那些昔日佳人們,樂園裡的老頭們則喜歡說道:『五位昔稱佳人,現已淪為老嫗。明月黃花凋矣!』雖然是人老珠黃,但是聊勝於無,再說美人遲暮也別有一番風味,所以她們五位也就成了樂園裡色字輩的老頭們追求的對象。」
       老學究也不管他的聽眾是否會有興趣而滔滔不絕的講下去,「排行第一的,人稱老姑媽。依我看,她才是昔日真正的大美女。不信有她那些發黃的照片為證。她身為幼年喪母的十二位兄妹中的長姊,所以年紀輕輕的就得負起母職,而且還要跟大男人在煤店裡工作,搬運煤炭,時常弄得一身灰,猶如黑美人。她在如此惡劣環境之下竟還能不忘讀書,終於苦讀成了醫學士,這簡直是奇蹟。可惜她卻遇人不淑,誤嫁狠狼君。後來在娘家的幫助下終能逃離魔掌,但卻也因此名節受損,因為在當時離婚可是一件不名譽的事,那像現在,光明正大。可憐的老姑媽苦無子嗣,只好向親戚要了個孩子,沒想到養子又早夭,只活了三十歲,死前才剛結婚一年,留下一個幾個月大的兒子。老姑媽的媳婦是個潑辣貨,毒如蛇蠍,數度欲毒害老姑媽,只因老姑媽當醫生賺了不少錢,而且又惹她厭煩。由於老姑媽有潔癖,所以稍難侍候,可是她也不是什麼愛挑剔的人,只不過她媳婦心眼兒小,容不下婆婆。幸好老姑媽有一個病人,因為看病的關係,所以成為朋友,而這個叫菁姊的好友及時前來援救,否則老姑媽早就魂歸離恨天了。沒想到過不久她媳婦就跟野男人跑了,老姑媽便找來菁姊幫忙照顧孫子,她則行醫賺錢養家。而兩人同居的結果,憑空惹來同性戀的謠言,嚇得兩人只好各奔前程。等到老姑媽年華已逝,退休之後,便只能在家裡看看小孩,沒想到她的曾孫竟現實得可怕,只有在沒玩伴時才會理她。她就只能看看沒趣的電視,過著打發時間的日子。本來她的孫子還算孝順,可是漸漸的也受不了她那變本加厲的潔癖。她連碗筷都要煮過才肯用,可是她又偏偏健忘,老是碗筷煮了又煮,衣服洗了又洗。她的孫子便慢慢的故意敷衍她、冷落她,她雖然健忘,可是這些事叫人怎麼忘得了。她也是聰明人,知道人家嫌她,所以探聽到老友菁姊在樂園裡,她也顧不得數年前的謠言而趕來與其會合,重修舊好。由於老姑媽的善良、樂於助人,樂園裡沒有人不敬愛她,只是樂園裡髒了些,害她什麼也不敢吃,落了個人比黃花瘦,我真替她耽心。若論五佳人,我個人最喜歡她,只可惜紅顏多薄命,你看她的一生豈不是最佳寫照,我還準備替她寫一本傳記呢!」說完老學究指了指前方,「在那邊,那個就是老姑媽。」
  果然是個氣質優雅的老淑女,孟宗仁想。
       老學究清了清喉嚨,接著說:「排行第二的是剛剛提過的菁姊,老姑媽會來樂園也是因為她的關係。其實你也看過她,她就是喊著『謊言、謊言』的那個人。她跟老姑媽一樣也是個大家庭裡的大姊,不過她卻為了家人而耽誤了青春,昔日的紅粉佳人,變成了老處女!而她跟老姑媽同居惹來閒語,說什麼只會白吃白住又兼搞同性戀,不但受氣不說,一日爬上椅子修理電燈泡,一不小心摔下來扭歪了脖子,從此成了歪頭的,再也美不起來了。菁姊與老姑媽分開後便只能靠放高利貸過活,因為她年輕時曾賺了一筆錢,可是她卻時常利息要不到,連本金也飛了。因此她實在省得不像話,像吃飯、洗澡竟可以不用點燈,一樣菜可以吃上好幾天,甚至上廁所只要用一兩張衛生紙,要不是親耳聽她說,我還不相信。她有一次在床上昏迷了三天三夜,醒來才發覺竟然沒有半個人知道,鄰居還以為她去旅行了呢!真是獨身主義者的悲哀。幸好她的妹妹還有良心,怕她有一天死了也沒人知道,才硬把她送來這裡。她本來死也不肯,說什麼有一次跌進大水溝,差點被水流走,有男人要拉她起來,竟被她拒絕,因為她的手男人可碰不得,又怎麼能搬到樂園裡跟男人住在一起,後來知道男女是分房而睡才勉強答應。其實我看她對男人是又愛又怕,每當電視上有裸男出現時,她總是大驚小怪的連罵敗德,可是眼睛卻又直盯著不放。唉!誰叫她要當老處女呢?」
      「請問她們兩人真的是同……」孟宗仁還沒說完,老學究便繼續說下去:「人稱好媽媽的則排行第三。她是從前的一家之主、模範母親,而現在只會惹人厭,據來看她的孫女說,她最偏心,只疼孫子而不疼孫女,可笑的是他孫子沒來看過她半次。而且她又有怪癖,像衣服借人,急著要回,後又扔給狗當床單,說什麼被玷污的東西就要甩掉。她有一次給我看她還沒來樂園以前過年的闔家照,她穿上最漂亮的衣服,手提著大皮包,我問她有沒有到那裡玩,她回答說她只有看家的份!好媽媽以往最高興曾孫的到來,因為他比她所深愛的歌仔戲還具有吸引力,而當好媽媽要抱他時,他可能心情不好,竟對好媽媽拳打腳踢,有一次好媽媽氣不過,打了他一個巴掌,這一打還得了,曾孫跌了個頭破血流,好媽媽的孫子一氣之下就聯合全家人,把她攆出去,這也是她來這裡的原因。至於人家會叫她好媽媽,除了她曾被選為模範母親外,還因為她喜歡替大家關電燈、開門。不過她曾包過腳,而最近還流血、化膿,但卻無可奈何,任憑它痛去,就因此她開起門來特別慢,所以有一些訪客時常以為樂園裡的老人都死光了才沒人開門,可是有別人要開,她還會跟人家爭得半死,說人家看不起她,她並不是老得只能躺在床上啊!所以你來樂園首先遇到的應該是她才對。」
       
       老學究喝了口茶便繼續說下去,「第四個是阿尾仔,她連自已姓什麼都不知道,真是糊塗到了極點。剛開始我以為她神志不清、精神失常,所以才聽不見別人的呼喚,事實上雖接近如此,最重要的原因則是她根本重聽到無異於聾子。她曾天天奔波於子女家中,白天在兒子家吃飯,晚上到女兒家用餐,可是奔波的結果仍是沒有一處希望她久留。她時常一問三不知,不信的話你可以間她丈夫叫什麼、住在那裡、死了沒,她一定不知道你在講什麼。她大概是飽經虐待,繼而崩潰、瘋狂,可是論起外表卻能用風華絕倫來形容,她說起話來表情之豐富連那個老牌女星都要自嘆弗如呢!」老學究模仿了一下阿尾仔誇張的表情。
  「排行最後的是大陸鄉音很重的三梅婆,她雖然受的教育不多可是卻出口成章,滿嘴大道理,據說是因為她有個博士兒子,所以多多少少受了感化,可惜她兒子現在人在天涯,而且是一去不回。隨著年紀的老邁,三梅婆只能倚著欄杆,望著少之又少的行人,每當有機會便與陌生人搭訕,但要是看到有陌生人亂丟紙屑,罵起人來可真兇悍。有一次我開玩笑的說她三八、愛管閒事,她竟從此見我如見鬼,記恨不忘。等我問她是否在生我的氣,她竟連忙否認一切,盡棄前嫌,還送我一個她自己編的中國結。女人真是善變,你說是嗎?喂,怎麼沒反應?」這時老學究才注意到孟宗仁早已進入夢鄉了,原來老學究一提起昔日五佳人就忘了別人的存在,原因無他,乃是老學究早就暗戀著其中某一位佳人。可是當他發覺孟宗仁竟聽到睡著了,他也自覺沒趣而回房裡去做同樣的事——睡覺。
       他已經在火車上坐了很長的一段時間了。
  「奇怪,終站怎麼還沒到呢?」他想起在服兵役的那段期間,也有一種跟現在差不多的感覺。那時候,等待是他唯一能做的事。終於,退伍的日子讓他等到了。可是,退役後他居然又寧可回到軍旅生活,至少那種生活是一切都會有人為他安排好,但他現在卻連吃飯都成問題,除非他這次應徵的工作能有著落。不過他也不敢抱太大的希望,因為這份工 作似乎很不尋常。
  胡思亂想著,終站好像快到了。這時的他又希望終站永遠不會到來,因為他擔心這將會是另一次的失敗。
  「各位旅客,終站,終站已經到了,請所有的乘客下車。」擴音器傳出了冰冷的聲音。縱使再不願意,他也不得不下車了。但這時他注意到車廂裡有一個年紀頗大的老人,坐在座位上一動也不動,似乎沒有意思要下車。他好奇的走過去拍一下老人的肩膀,「終站到了,你不下車嗎?」老人轉過頭來,用呆滯的眼光看看他,然後又轉回去坐著不動。他雖然感到奇怪,但是也沒有那麼多功夫去管別人的閒事,他只是擔心……。
  他下車後,照著從報上抄來的地址找到了他的目的地。那是一棟相當古老的建築物,它那破舊的外表使人覺得那是沒有地方去的人才會去的地方。門邊有一塊破牌子,上面依稀可以看得出「樂園老人院」幾個字。他猶豫著到底要不要進去,「這是什麼鬼地方嘛!待在這裡會有前途才怪!但我已經找了那麼久的工作,總不能再找下去啊!再說我對老人也蠻有好感的,外祖母就是我小時候最好的朋友。」這個時候,他彷彿看到一個高中生對一個老太婆說:「外婆,你放心。我不但會時常寫信給你,而且放假時我也一定會回來的。外婆,妳別哭嘛!我又不是一去不回。」他真的不是一去不回,在她的葬禮上,他回來了。他後悔他當初所做的一切。信他雖然寫了,但只寫了一封。他當時認為,寫不寫還不是差不多,外婆總是那個老樣子。他的外婆是沒變,連闔上眼睛時,還是那個老樣子,變的是他。
  他擦乾了眼淚,按了按電鈴。「也許我可以在這裡彌補一下我的過失。」過了很久才有一個老太婆蹣跚的來應門。「天啊,竟然這麼老,比我外婆老上好幾倍,而居然還活著。」他問她幾歲。「什麼,她才七十歲,我外婆死時已經八十了啊。這裡的老人好像老得特別快。」老太婆帶他去見院長,一個比較年輕的老人,臉上佈滿著機械式的笑容。
  「年輕人,請坐。請問你大名?」
  「我姓孟,叫孟宗仁。請問這個工作的性質是什麼?」
  「看護。」院長答道,「你有沒有經驗?」
  「嗯,雖然沒有,」他尷尬的笑著,「我卻非常樂意去嘗試。」
  「那好,就憑你這股熱誠,我錄用你了。」
  「謝謝院長,請問我們這裡有幾個看護?」
  「目前就你一個。」
  「啊?」他不知道該再說些什麼了。
  他走出院長的辦公室後,正不知要從何開始,這時候樓梯上走下來了一個化著濃粧的老嫗,她走向了老人所聚集的大廳,配合著誇大的動作、表情,她大聲的說道:「這是一個淒美而真實的故事,我們皆曾是劇中的主角,但這個故事早已成為過去,而每憶起過去,總是甜美中夾帶著痛苦,愉悅裡摻雜著心酸。人不是為過去而活的,縱使有不堪回首的往事,人生還是得繼續下去。是的,午夜雖有揮之不去的夢魘,但畢竟這一切離現在皆已非常遙遠了。因此 ,與其編織美夢,逃避現實,不如勇敢的面對一切,否則的話……。」她以一連串歇斯底里得恐怖的笑聲結束了這段令人不知所云的話。
  「她怎麼了?」孟宗仁問身邊一個冷笑的老頭。
  「她啊,」老頭以輕視的口吻說著,「可是我們這裡的大明星,她曾因主演一部描繪一個過氣的女明星如何殺掉一個她所迷戀的編劇家,後來被人家發現原來她是個瘋子的電影『日落大道』而被提名角逐最佳女主角獎,可是竟然敗給了一個以性感起家的肉彈女星。她因為經不起這個嚴重的打擊,所以跟她所飾演過的角色一樣發了瘋,所以才被送到這裡來……」
  「胡說,這裡又不是瘋人院,」一個穿著軍服的老人反擊道:「我看你才是瘋子……」
  「你才瘋了呢,哼!你也別替她講話了,誰不知道她是你的老相好!」
  「而你呢?你是暗戀她已久,向她求愛被拒才惱羞成怒,到處造謠……」
  「謊言,一切都是謊言!」一個有著歪脖子的老太婆突然大聲叫著。
  那兩個老頭不但互揭瘡疤,甚至還大打出手,孟宗仁趕忙過去勸架。濃粧的老媽早就在尖叫中昏了過去而被人抬進房間裡。整個大廳亂成一片,好不容易才把打架的人拉開。
  「唉!真是死對頭。」一個穿著很整齊的老人邊收拾殘局邊說著。
  在旁邊幫忙的孟宗仁問道:「他們到底是怎麼了?」
  「為了不真實的事而爭吵,」老人答道,「真是太不值得。」
  「你怎麼知道他們說的話不是真的?」
  「我當然知道,在這裡就只有我老學究是唯一清醒的。」
  「那到底是誰在說謊?」孟宗仁問道。
  「在這裡沒有一個人說的是實話。她根本就不是什麼電影明星,就算是也早就過氣了,更何況一切都是出自她的幻想。什麼『日落大道』,其實是她編出來的。只不過是大家看她可憐不好意思拆穿她而還客客氣氣的稱她電影明星。至於那個穿軍服的退伍軍人,還以為自已在軍中,老喜歡以戰爭來解決一切。他自認為是百勝將軍,其實他只是個因失職而被降級的連長罷了。另一個老頭則是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的心理在作祟,他也是滿嘴胡言,巴不得天下大亂。他們這幾個都是心理不平衡的老怪物,我真不幸會淪落到這間瘋人院來,還不是我那個不孝子,早知道生出來就把他掐死。他好說歹說把我騙來這裡,說什麼這裡是樂園……。」老學究抽搐著哭了起來,聲音越來越模糊……。
  「謊言,難道一切都是謊言嗎?」孟宗仁問著自己。
  過沒多久,老學究的哭聲停了。他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個好聽眾,這種機會不容錯過,他連忙擦乾眼淚繼續說道:「其實這裡若要勉強說是樂園,還不是因為這裡有著別處找不到的五位『昔日佳人』,她們是樂園裡唯一不惹人厭的一群。」  
  「剛剛那個電影明星是不是其中之一?」孟宗仁裝出很有興趣的樣子。
  「她才不是呢!」老學究繼續說道:「不但她自己堅稱她決非『昔日佳人』因為她說她的美貌還沒成為過去,而且就算她要自抬身價說她是,還沒人會承認呢!」
  「為什麼?」
  「有人說她不夠資格,不過我看最大的原因是她已經是死會了,她跟百勝將軍早就是一對佳偶了。至於那些昔日佳人們,樂園裡的老頭們則喜歡說道:『五位昔稱佳人,現已淪為老嫗。明日黃花凋矣!』雖然是人老珠黃,但是聊勝於無,再說美人遲暮也別有一番風味,所以她們五位也就成了樂園裡色字輩的老頭們追求的對象。」
       老學究也不管他的聽眾是否會有興趣而滔滔不絕的講下去,「排行第一的,人稱老姑媽。依我看,她才是昔日真正的大美女。不信有她那些發黃的照片為證。她身為幼年喪母的十二位兄妹中的長姊,所以年紀輕輕的就得負起母職,而且還要跟大男人在煤店裡工作,搬運煤炭,時常弄得一身灰,猶如黑美人。她在如此惡劣環境之下竟還能不忘讀書,終於苦讀成了醫學士,這簡直是奇蹟。可惜她卻遇人不淑,誤嫁狠狼君。後來在娘家的幫助下終能逃離魔掌,但卻也因此名節受損,因為在當時離婚可是一件不名譽的事,那像現在,光明正大。可憐的老姑媽苦無子嗣,只好向親戚要了個孩子,沒想到養子又早夭,只活了三十歲,死前才剛結婚一年,留下一個幾個月大的兒子。老姑媽的媳婦是個潑辣貨,毒如蛇蠍,數度欲毒害老姑媽,只因老姑媽當醫生賺了不少錢,而且又惹她厭煩。由於老姑媽有潔癖,所以稍難侍候,可是她也不是什麼愛挑剔的人,只不過她媳婦心眼兒小,容不下婆婆。幸好老姑媽有一個病人,因為看病的關係,所以成為朋友,而這個叫菁姊的好友及時前來援救,否則老姑媽早就魂歸離恨天了。沒想到過不久她媳婦就跟野男人跑了,老姑媽便找來菁姊幫忙照顧孫子,她則行醫賺錢養家。而兩人同居的結果,憑空惹來同性戀的謠言,嚇得兩人只好各奔前程。等到老姑媽年華已逝,退休之後,便只能在家裡看看孫子的小孩,沒想到她的曾孫竟現實得可怕,只有在沒玩伴時才會理她。她就只能看看沒趣的電視,過著打發時間的日子。本來她的孫子還算孝順,可是漸漸的也受不了她那變本加厲的潔癖。她連碗筷都要煮過才肯用,可是她又偏偏健忘,老是碗筷煮了又煮,衣服洗了又洗。她的孫子便慢慢的故意敷衍她、冷落她,她雖然健忘,可是這些事叫人怎麼忘得了。她也是聰明人,知道人家嫌她,所以探聽到老友菁姊在樂園裡,她也顧不得數年前的謠言而趕來與其會合,重修舊好。由於老姑媽的善良、樂於助人,樂園裡沒有人不敬愛她,只是樂園裡髒了些,害她什麼也不敢吃,落了個人比黃花瘦,我真替她耽心。若論五佳人,我個人最喜歡她,只可惜紅顏多薄命,你看她的一生豈不是最佳寫照,我還準備替她寫一本傳記呢!」說完老學究指了指前方,「在那邊,那個就是老姑媽。」
  果然是個氣質優雅的老淑女,孟宗仁想。
       老學究清了清喉嚨,接著說:「排行第二的是剛剛提過的菁姊,老姑媽會來樂園也是因為她的關係。其實你也看過她,她就是喊著『謊言、謊言』的那個人。她跟老姑媽一樣也是個大家庭裡的大姊,不過她卻為了家人而耽誤了青春,昔日的紅粉佳人,變成了老處女!而她跟老姑媽同居惹來閒語,說什麼只會白吃白住又兼搞同性戀,不但受氣不說,一日爬上椅子修理電燈泡,一不小心摔下來扭歪了脖子,從此成了歪頭的,再也美不起來了。菁姊與老姑媽分開後便只能靠放高利貸過活,因為她年輕時曾賺了一筆錢,可是她卻時常利息要不到,連本金也飛了。因此她實在省得不像話,像吃飯、洗澡竟可以不用點燈,一樣菜可以吃上好幾天,甚至上廁所只要用一兩張衛生紙,要不是親耳聽她說,我還不相信。她有一次在床上昏迷了三天三夜,醒來才發覺竟然沒有半個人知道,鄰居還以為她去旅行了呢!真是獨身主義者的悲哀。幸好她的妹妹還有良心,怕她有一天死了也沒人知道,才硬把她送來這裡。她本來死也不肯,說什麼有一次跌進大水溝,差點被水流走,有男人要拉她起來,竟被她拒絕,因為她的手男人可碰不得,又怎麼能搬到樂園裡跟男人住在一起,後來知道男女是分房而睡才勉強答應。其實我看她對男人是又愛又怕,每當電視上有裸男出現時,她總是大驚小怪的連罵敗德,可是眼睛卻又直盯著不放。唉!誰叫她要當老處女呢?」
      「請問她們兩人真的是同……」孟宗仁還沒說完,老學究便繼續說下去:「人稱好媽媽的則排行第三。她是從前的一家之主、模範母親,而現在只會惹人厭,據來看她的孫女說,她最偏心,只疼孫子而不疼孫女,可笑的是他孫子沒來看過她半次。而且她又有怪癖,像衣服借人,急著要回,後又扔給狗當床單,說什麼被玷污的東西就要甩掉。她有一次給我看她還沒來樂園以前過年的闔家照,她穿上最漂亮的衣服,手提著大皮包,我問她有沒有到那裡玩,她回答說她只有看家的份!好媽媽以往最高興曾孫的到來,因為他比她所深愛的歌仔戲還具有吸引力,而當好媽媽要抱他時,他可能心情不好,竟對好媽媽拳打腳踢,有一次好媽媽氣不過,打了他一個巴掌,這一打還得了,曾孫跌了個頭破血流,好媽媽的孫子一氣之下就聯合全家人,把她攆出去,這也是她來這裡的原因。至於人家會叫她好媽媽,除了她曾被選為模範母親外,還因為她喜歡替大家關電燈、開門。不過她曾包過腳,而最近還流血、化膿,但卻無可奈何,任憑它痛去,就因此她開起門來特別慢,所以有一些訪客時常以為樂園裡的老人都死光了才沒人開門,可是有別人要開,她還會跟人家爭得半死,說人家看不起她,她並不是老得只能躺在床上啊!所以你來樂園首先遇到的應該是她才對。」          
     老學究喝了口茶便繼續說下去,「第四個是阿尾仔,她連自已姓什麼都不知道,真是糊塗到了極點。剛開始我以為她神志不清、精神失常,所以才聽不見別人的呼喚,事實上雖接近如此,最重要的原因則是她根本重聽到無異於聾子。她曾天天奔波於子女家中,白天在兒子家吃飯,晚上到女兒家用餐,可是奔波的結果仍是沒有一處希望她久留。她時常一問三不知,不信的話你可以問她丈夫叫什麼、住在那裡、死了沒,她一定不知道你在講什麼。她大概是飽經虐待,繼而崩潰、瘋狂,可是論起外表卻能用風華絕倫來形容,她說起話來表情之豐富連那個老牌女星都要自嘆弗如呢!」老學究模仿了一下阿尾仔誇張的表情。
  「排行最後的是大陸鄉音很重的三梅婆,她雖然受的教育不多可是卻出口成章,滿嘴大道理,據說是因為她有個博士兒子,所以多多少少受了感化,可惜她兒子現在人在天涯,而且是一去不回。隨著年紀的老邁,三梅婆只能倚著欄杆,望著少之又少的行人,每當有機會便與陌生人搭訕,但要是看到有陌生人亂丟紙屑,罵起人來可真兇悍。有一次我開玩笑的說她三八、愛管閒事,她竟從此見我如見鬼,記恨不忘。等我問她是否在生我的氣,她竟連忙否認一切,盡棄前嫌,還送我一個她自己編的中國結。女人真是善變,你說是嗎?喂,怎麼沒反應?」這時老學究才注意到孟宗仁早已進入夢鄉了,原來老學究一提起昔日五佳人就忘了別人的存在,原因無他,乃是老學究早就暗戀著其中某一位佳人。可是當他發覺孟宗仁竟聽到睡著了,他也自覺沒趣而回房裡去做同樣的事——睡覺。

台長: 甘益光
人氣(824)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短篇小說 |
此分類下一篇:鴨嘴獸的故事(一)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