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05-10-26 04:45:56| 人氣414|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終站 3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哦,那你就不要說。」
  「說來還是要感謝院長,是他使我…嗯,『東山再起』,並且讓我過足了癮。我真感激他,他是個人好人,他還給我不少零用呢……」
  「謝謝你告訴我這麼多!」孟宗仁握著他的手。
  「不客氣,『多多益善』!」
  孟宗仁進了院長室。
  「院長,你是不是叫屠夫做了什麼?」
  「這你不用管,你是看護,不是管家婆!」
  「好,我『看護』的老人死了,我有責任查清楚兇手是誰。」
  「我看你是吃飽了沒事幹,專管閒事。據老人們表示,自從你進來,不但沒替他們做到什麼,還罵他們廢物,是不是?」
  「你用不著轉變話題!」
  「那你先回答我的問題。」
  「好,我的確是沒做什麼,所以我現在要彌補,我要查清楚老學究是怎麼死的。」
  「是他自己不小心跌死的。其實他還是死了的好,因為他家人已經很久沒寄錢來了,總不能叫別的老人養他吧!再說他又多嘴,喜歡亂說話,在這裡沒幾個喜歡他的。」
  「所以你就希望他死!」   
「我可沒這麼說,我只是覺得他死得正是時候,並且他也實在老得不成樣子,否則怎麼會連樓梯也不會爬?」
「你真是我所見過最狠的人!」孟宗仁把門重重一甩,走出去了。
  老學究的屍體才剛運走,馬上又有人死了。三梅婆是被菜刀砍死的,兇器還握在她的手上呢。
  「是她自己說她瘋了的。」
  「是啊,只有瘋子才會把菜刀往自己的脖子砍。」
  「有兒子在國外當博士還不能享清福,倒不如自殺算了。要我的話也早就自我了斷了!」
  「聽說她還有個弟弟很有錢,可是有還不是跟沒有一樣。三梅婆說她有一次寫信問她弟弟,她得了肝炎看怎麼辦才好,她弟弟愛裡不睬的,等到三梅婆去找他,大家要吃飯時,她弟弟才突然緊張兮兮的問他有沒有去看醫生。哼,還不是怕被傳染,真是現實到了極點!」 
  「不但親人不甩她,沒人給她生活費,連她的積蓄也早就花光了,她還向我借了一筆錢,這下子可全完了,哼,真是死鬼!」
  「她這下子真的是死鬼了,只不過死了還把妳的錢拿去當墊被,妳也是活該,誰叫妳把錢借給瘋子!」
  「你才瘋子呢,我借錢給誰關你什麼事!」
  「哎呦,真是狗咬呂洞賓……。」
  「你罵我狗?我看你才是瘋狗呢!」
  老人們就這樣七嘴八舌的吵著,好像死了人跟他們一點關係也沒有。
  「有誰親眼看到她自殺的?」
  沒有人回答孟宗仁的問題,而他也不需要人回答,他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他衝到了院長室。
  「你這個殺人魔!」
  「你可不可以不要那麼激動?」院長很平靜的說:「有話慢慢講嘛!」
  「又一個沒生活費的人死了,而且她還是兇殺案的目擊者!」
  院長搖著頭說道:「唉!我看你跟那群老瘋子處久了,真的是受了影響。我真同情你,可惜我們不能雇用一個神經錯亂的人當看護。連自己都照顧不了,還想管別人的閒事,真是的!」
  「你……」孟宗仁氣得連話都說不出來了。他還有什麼好說的?把門一開,他靜靜地走了出去。
  過了些時候,孟宗仁又回到院長室門口,他敲了敲門,開門的赫然是屠夫。
  院長故作鎮定的說:「屠夫,我們待會兒再談,你先出去。」
  屠夫與孟宗仁擦身而過,兩人的視線相接觸,孟宗仁覺得屠夫的眼神似乎有點詭異。
  「院長,我想也許你是對的,我不適合在這裡工作。不過,我會很懷念這些老人的。」
  孟宗仁的轉變令院長頗為吃驚。他突然笑道:「哦,那…那當然,誰不懷念樂園裡的日子呢?可惜,你馬上就要嚐到失樂園的感覺!」
  「在我走之前,我想請大家吃最後一頓飯,並且把我最後一個月的薪水留給老人們,你說怎麼樣?」
  「好啊,這也可以算是收購垃圾的費用,我的意思是說,也許你可以帶回你喜歡的…嗯,還可以稍加利用的垃圾。」
  「是啊,我怎麼沒想到。哈……。」孟宗仁笑著走出了院長室,留給了院長一大堆疑問。
  「在我離開之前,我想要給你一份你喜歡的工作……。」孟宗仁給了屠夫一些錢。
  「也許我可以兩份工作一起做。」屠夫高興的數著錢。
  「你說什麼?」
  「沒有啊!」
  立在大廳唯一的窗戶外面的那棵枯樹,被一個充當園丁的老人砍倒了。
  「樂園老人院」裡所有的人幾乎都到了,他們正等著開飯。過了很久仍然沒有人端出半盤菜來,老人們開始坐立不安了。
  這時孟宗仁站起來,「大家不用急,這是我跟你們最後的一道晚餐,希望你們喜歡。」
  接著傳來了一陣陣燒焦味。
  「怎麼回事?誰這麼笨,連菜都不會煮!」
  「哎喲,都冒濃煙了!」
  「好暖和,不知道誰設想這麼周到,知道我會冷,還特地為我燒火取暖。」  
  「燒你個頭啦,搞不好……搞不好是火災!」
「我去看看……,奇怪,門怎麼打不開?咬呀,糟了!我們被鎖死在裡頭了!」  
  「什麼?連窗戶都從外面釘死了,怎麼會這樣呢?」
  「救命啊!我還不想死,我還沒活夠呢!」
  「失火了!失火了!怎麼沒人來救火呢?失火了……」
  「救命啊……」
  老人們在濃煙中聲嘶力竭地哭著、叫著……。
  有一個化著濃粧的老嫗笑道:「好刺激,我到現在才知道熱情如火是什麼滋味!哈……」她笑著然後昏了過去。
  大火裡早已分不清楚誰是誰了。
  「孟宗仁,你在那裡?」
  「在這裡啊!」
  「你到底在搞什麼鬼?你瘋了!」
  「沒錯,我是瘋了,但你草菅人命就不瘋嗎?」
  「你想怎麼樣?」
  「院長先生,處理垃圾最好的方法,就是把它們全用火燒掉啊!」
  哭叫、哀號、笑聲,慢慢的小了。
  「等等我啊!」這時一個魁梧的老人拿著火把衝了進來。
  火光照亮了夜空,這是樂園最絢麗的一刻……。
  冬夜的寒氣著實逼人。在冷清的終站,鐘剛敲了十二下。
  一列駛抵終站的火車上,列車長對著還不下車的老人說道:「該下車了。」  
  老人沒有反應。
  「你不能賴在車上不走啊,這裡是終站,每個人都要下車的……走啊!」列車長看他沒有反應,便把他從座位上拉了起來,然後將他從車門推了下去。
  這一幕孟宗仁全看到了。
  「唉,可憐的老人,可惜我幫不上忙。算了,我還是上車吧,反正那些老人都快死了,還有什麼好照顧的,再說誰願意被當成垃圾給燒掉?」一想到此,他便上了另一列火車。
  又一班列車出發了,它的目的地是另一個終站。


  「哦,那你就不要說。」
  「說來還是要感謝院長,是他使我…嗯,『東山再起』,並且讓我過足了癮。我真感激他,他是個好人,他還給我不少零用呢……」
  「謝謝你告訴我這麼多!」孟宗仁握著他的手。
  「不客氣,『多多益善』!」
  孟宗仁進了院長室。
  「院長,你是不是叫屠夫做了什麼?」
  「這你不用管,你是看護,不是管家婆!」
  「好,我『看護』的老人死了,我有責任查清楚兇手是誰。」
  「我看你是吃飽了沒事幹,專管閒事。據老人們表示,自從你進來,不但沒替他們做到什麼,還罵他們廢物,是不是?」
  「你用不著轉變話題!」
  「那你先回答我的問題。」
  「好,我的確是沒做什麼,所以我現在要彌補,我要查清楚老學究是怎麼死的。」
  「是他自己不小心跌死的。其實他還是死了的好,因為他家人已經很久沒寄錢來了,總不能叫別的老人養他吧!再說他又多嘴,喜歡亂說話,在這裡沒幾個喜歡他的。」
  「所以你就希望他死!」   
「我可沒這麼說,我只是覺得他死得正是時候,並且他也實在老得不成樣子,否則怎麼會連樓梯也不會爬?」
「你真是我所見過最狠的人!」孟宗仁把門重重一甩,走出去了。
  老學究的屍體才剛運走,馬上又有人死了。三梅婆是被菜刀砍死的,兇器還握在她的手上呢。
  「是她自己說她瘋了的。」
  「是啊,只有瘋子才會把菜刀往自己的脖子砍。」
  「有兒子在國外當博士還不能享清福,倒不如自殺算了。要我的話也早就自我了斷了!」
  「聽說她還有個弟弟很有錢,可是有還不是跟沒有一樣。三梅婆說她有一次寫信問她弟弟,她得了肝炎看怎麼辦才好,她弟弟愛裡不睬的,等到三梅婆去找他,大家要吃飯時,她弟弟才突然緊張兮兮的問他有沒有去看醫生。哼,還不是怕被傳染,真是現實到了極點!」 
  「不但親人不甩她,沒人給她生活費,連她的積蓄也早就花光了,她還向我借了一筆錢,這下子可全完了,哼,真是死鬼!」
  「她這下子真的是死鬼了,只不過死了還把妳的錢拿去當墊被,妳也是活該,誰叫妳把錢借給瘋子!」
  「你才瘋子呢,我借錢給誰關你什麼事!」
  「哎呦,真是狗咬呂洞賓……。」
  「你罵我狗?我看你才是瘋狗呢!」
  老人們就這樣七嘴八舌的吵著,好像死了人跟他們一點關係也沒有。
  「有誰親眼看到她自殺的?」
  沒有人回答孟宗仁的問題,而他也不需要人回答,他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他衝到了院長室。
  「你這個殺人魔!」
  「你可不可以不要那麼激動?」院長很平靜的說:「有話慢慢講嘛!」
  「又一個沒生活費的人死了,而且她還是兇殺案的目擊者!」
  院長搖著頭說道:「唉!我看你跟那群老瘋子處久了,真的是受了影響。我真同情你,可惜我們不能雇用一個神經錯亂的人當看護。連自己都照顧不了,還想管別人的閒事,真是的!」
  「你……」孟宗仁氣得連話都說不出來了。他還有什麼好說的?把門一開,他靜靜地走了出去。
  過了些時候,孟宗仁又回到院長室門口,他敲了敲門,開門的赫然是屠夫。
  院長故作鎮定的說:「屠夫,我們待會兒再談,你先出去。」
  屠夫與孟宗仁擦身而過,兩人的視線相接觸,孟宗仁覺得屠夫的眼神似乎有點詭異。
  「院長,我想也許你是對的,我不適合在這裡工作。不過,我會很懷念這些老人的。」
  孟宗仁的轉變令院長頗為吃驚。他突然笑道:「哦,那…那當然,誰不懷念樂園裡的日子呢?可惜,你馬上就要嚐到失樂園的感覺!」
  「在我走之前,我想請大家吃最後一頓飯,並且把我最後一個月的薪水留給老人們,你說怎麼樣?」
  「好啊,這也可以算是收購垃圾的費用,我的意思是說,也許你可以帶回你喜歡的…嗯,還可以稍加利用的垃圾。」
  「是啊,我怎麼沒想到。哈……。」孟宗仁笑著走出了院長室,留給了院長一大堆疑問。
  「在我離開之前,我想要給你一份你喜歡的工作……。」孟宗仁給了屠夫一些錢。
  「也許我可以兩份工作一起做。」屠夫高興的數著錢。
  「你說什麼?」
  「沒有啊!」
  立在大廳唯一的窗戶外面的那棵枯樹,被一個充當園丁的老人砍倒了。
  「樂園老人院」裡所有的人幾乎都到了,他們正等著開飯。過了很久仍然沒有人端出半盤菜來,老人們開始坐立不安了。
  這時孟宗仁站起來,「大家不用急,這是我跟你們最後的一道晚餐,希望你們喜歡。」
  接著傳來了一陣陣燒焦味。
  「怎麼回事?誰這麼笨,連菜都不會煮!」
  「哎喲,都冒濃煙了!」
  「好暖和,不知道誰設想這麼周到,知道我會冷,還特地為我燒火取暖。」  
  「燒你個頭啦,搞不好……搞不好是火災!」
「我去看看……,奇怪,門怎麼打不開?咬呀,糟了!我們被鎖死在裡頭了!」  
  「什麼?連窗戶都從外面釘死了,怎麼會這樣呢?」
  「救命啊!我還不想死,我還沒活夠呢!」
  「失火了!失火了!怎麼沒人來救火呢?失火了……」
  「救命啊……」
  老人們在濃煙中聲嘶力竭地哭著、叫著……。
  有一個化著濃粧的老嫗笑道:「好刺激,我到現在才知道熱情如火是什麼滋味!哈……」她笑著然後昏了過去。
  大火裡早已分不清楚誰是誰了。
  「孟宗仁,你在那裡?」
  「在這裡啊!」
  「你到底在搞什麼鬼?你瘋了!」
  「沒錯,我是瘋了,但你草菅人命就不瘋嗎?」
  「你想怎麼樣?」
  「院長先生,處理垃圾最好的方法,就是把它們全用火燒掉啊!」
  哭叫、哀號、笑聲,慢慢的小了。
  「等等我啊!」這時一個魁梧的老人拿著火把衝了進來。
  火光照亮了夜空,這是樂園最絢麗的一刻……。
  冬夜的寒氣著實逼人。在冷清的終站,鐘剛敲了十二下。
  一列駛抵終站的火車上,列車長對著還不下車的老人說道:「該下車了。」  
  老人沒有反應。
  「你不能賴在車上不走啊,這裡是終站,每個人都要下車的……走啊!」列車長看他沒有反應,便把他從座位上拉了起來,然後將他從車門推了下去。
  這一幕孟宗仁全看到了。
  「唉,可憐的老人,可惜我幫不上忙。算了,我還是上車吧,反正那些老人都快死了,還有什麼好照顧的,再說誰願意被當成垃圾給燒掉?」一想到此,他便上了另一列火車。
  又一班列車出發了,它的目的地是另一個終站。

台長: 甘益光
人氣(414) | 回應(1)|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Tom
It`s like a dream
2008-01-09 11:49:19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