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5-29 16:02:59| 人氣159|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活泉茶館333-巴斯卡賭注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活泉6年5月29日

  去年卡翠娜颶風重創美國紐奧良,同時也造成Berkshire及整體保險業史上最大的損失,預估光是Berkshire損失即高達25億美元(註一)

  面對這樣的損失,你想,華倫.巴非特會不會說只是一時的運氣不好,然後照舊過日子。

「不選擇事實上就是一種選擇」,大部分的人都是選擇按兵不動,然後蒙著頭照舊接單過日子。

  巴非特做了評估,想到了「巴斯卡賭注」,他的選擇是「除非價格理想,否則將大幅縮減簽單的幅度」,而不是蒙著頭硬接。

  第一次看到「巴斯卡賭注」這一名詞,上網查了一下:

---------
HPM通訊第三卷第十期

8.巴斯卡賭注之說明:巴斯卡所處的時代是新科學強烈的向舊信仰挑戰的歷史轉捩點上,所以他也如當時一些知識份子般被迫參與這場衝突戰並且尋求解決之道。本性熱心宗教又是著名的科學與數學貢獻者,巴斯卡的感受無疑的比一般人更為強烈。因為他洞悉科學與宗教,以致於他的內心變成了戰場。有一段話訴說了他的為難,是這樣寫的:『我看到困擾我的事。我到處觀察,除了誨暗不明外,我發現四下虛無。大自然中的萬物無不令人起疑和不安;如果找不到上帝的蹤跡,我將否定祂的存在。如果看到四處是造物者的跡象,我將安於我的信仰。但是觀看太多以致不能否定,而且確信太少以致不能肯定,這使我處境可憐。我上百次的渴望,若有上帝主宰大自然,大自然應毫不含糊的顯現出來,或者上帝有謬誤時,大自然應該把上帝的跡象完全除去;大自然應說出整個真象或什麼都不說,好讓我知道應該站在那一邊。』

但是上帝拒絕現身。因而巴斯卡想起他早期的機率作品和他解決過的賭博問題。也許機率論對宗教信仰的問題會有所啟示吧?他所得到的答案就是今日著名的巴斯卡賭注:一張彩票的價值是中獎機率與獎金的乘積。即使機率或許很小,如果獎金非常之大,彩票還是很有價值的。因此,巴斯卡推算,上帝存在和基督信仰為真的機率雖然很小,而相信祂的報酬卻是永恆的幸福。這張上天堂的彩票,其價值確實很大。反之,如果基督教的教條是假的,連帶損失的價值頂多是短暫生命的享受而已。因此就賭上帝存在吧!或許,從這段敘述,我們不難發現數學期望值的影子。

Pascal’s wager

l This is what I see that troubles me. I look on all sides and I find everywhere nothing but obscurity. Nature offers nothing which is not a subject of doubt and disquietude; if I saw nowhere any sign of a Diety I should decide in the negative; if I saw everywhere the signs of a Creator, I should rest in peace in my faith; but, seeing too much to deny and too little confidently to affirm, I am in a pitiable state, and I have longed a hundred times that, if a God sustained nature, nature should show it without ambiguity, or that, if the signs of a God are fallacious, nature should suppress them altogether: Let her say the whole truth or nothing, so that I may see what side I ought to take.

l The value of a ticket in a lottery is the product of the probability of winning and the prize at stake. Even though the probability may be small, if the prize is very great, the value of the ticket is great. So, reasoned Pascal, though the probability that God exists and that the Christian faith be true is indeed small, the reward for belief is an eternity of bliss. The value of this ticket to heaven is, then, indeed great. On the other hand, if the Christian doctrine is false, the value lost by adherence is at most the enjoyment of a brief life. Let us then wager on the existence of God.

[Cited from Kline(1954),pp.374-375]
---------

  也許今年發生大災難的機率很小,但「因為他不知道答案」,所以「只願意以遠高於去年的價格簽下巨災保單,而且我們只願承擔萬一這些因素果真釀成重大損害時我們不會覺得難受的總合風險,緣此在2004年後價格沒有明顯上昇的情況下,我們大幅縮減簽單的幅度,然而如果價格理想,我們依舊有能力也有意願成為全世界最大的巨災保險公司。」這樣做,即使巨災發生的機率或許很小,但一旦發生了,Berkshire可免於倒閉的噩運,更可趁勢大量承接理想價格的保單(因為競爭者倒得差不多了);如果巨災沒有發生,它損失的不過是短暫微薄的利潤而已。

我們不都需要面臨「華倫.巴非特的選擇」,但都必須面對「巴斯卡賭注」。

  在巴斯卡的例子中,賭的是上帝存不存在,他問的是:「你選那一樣?」「巴斯卡警告人們必需認真選擇相信或不信上帝,他申明說不選擇事實上就是一種選擇」「既然你非做決定不可,而理性又不能幫助你......讓我們衡量一下打賭上帝存在的得失,考慮下面兩種結果,如果你贏了,你贏得一切,如果你輸了,你也毫無所失。所以不必猶豫了,打賭說上帝存在吧!」(註二)

為什麼「巴斯卡認為現代人必須知道,相信上帝是為著他們的益處」呢?因為如果聖經所描述的上帝果真存在,照著聖經所說,「信他的人,不被定罪;不信的人,罪已經定了,因為他不信神獨生子的名」(約3:18)、「信的人有永生」(約6:47)「惟有膽怯的、不信的、可憎的、殺人的、淫亂的、行邪術的、拜偶像的,和一切說謊話的,他們的分就在燒著硫磺的火湖裡;這是第二次的死。」(啟21:8)

  這是關係永世之幸福的!!!!轉捩點就在你選擇要「信耶穌」或者是「不管它」。(註三)

-------------------
註一:
巴菲特致股東函 2005年版

Berkshire 2005年可謂豐收的一年,我們總計進行了五項購併案(其中兩件尚未結案),而旗下大部份的營運單位也大發利市,保險事業總體來說表現也相當不錯,即便卡翠娜颶風來襲,造成Berkshire及整體保險業史上最大的損失,預估光是我方損失即高達25億美元,至於其它兩個姐妹麗塔及威爾瑪,也讓我們另外付出九千萬美元的代價。這都要歸功於GEICO及其傑出的經理人Tony Nicely,因為去年GEICO的生產力又大幅提高了32%,是他們的使得我們在災難頻傳的這一年,還能有耀眼的成績。……

這一連串的強烈猛攻究竟將會變成常態或只是一時的異常呢?? 或者這是因為氣候改變水面溫度或其它我們不知道的因素改變所致,而這些因素在未來是否會造成比卡崔娜更重大的災害呢?? Joe Ajit跟我都不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我們只知道大意忽視將讓我們步上Pascal所提著名的上帝是否存在的賭注理論-巴斯卡賭注,大家應該記得,他所做的結論,正因為他不知道答案,所以他個人的得失賠率顯而易見。……

有了前車之鑑,我們得到結論就是,我們只願意以遠高於去年的價格簽下巨災保單,而且我們只願承擔萬一這些因素果真釀成重大損害時我們不會覺得難受的總合風險,緣此在2004年後價格沒有明顯上昇的情況下,我們大幅縮減簽單的幅度,然而如果價格理想,我們依舊有能力也有意願成為全世界最大的巨災保險公司。……

從風險的角度來考量,有十項不同來源彼此不相干的收入來源來支應利息支出,會比單一收入來源的風險要低得許多,即便後者的利息保障倍數比較高,因為單一收入來源很有可能因為單一重大意外就癱瘓,看看卡崔娜對於紐奧良當地的電力事業所產生的影響就知道,不管它的負債比例有多保守都一樣,相較之下單一地域性的災害,比如說發生在西岸地區的地震,對美中能源就不致產生致命性的影響,就像神經質如查理這類的人,也很難想出任何會導致美中能源的收入全面性受到衝擊的可能事件,也就是因為該公司擁有相當分散且多元的收入來源,才使得我們放心讓它大幅舉債。

---------
註二:
「麻 園 頭 溪 ㄟ 蜉蝣論壇」之「論約伯記第三章 約伯說得很好」

……巴斯卡提出另一個有名的賭注,在這裏可以互相比較而提供我們一些新的看法。在巴斯卡的例子中,賭的是上帝存不存在,他問的是:「你選那一樣?」約伯要選的是一個建立在權利與義務、對人有道德要求的宗教,或者是一個建立在對上帝自由的愛做回應、無所求的宗教。巴斯卡用那清晰如水晶,像數學那般精確的邏輯來面對一個新時代人類信仰的疑問。約伯的挑戰是從無辜者受苦之中產生的,這挑戰在一場另人難堪的審問之中接受一連串猛烈的攻擊。巴斯卡警告人們必需認真選擇相信或不信上帝,他申明說不選擇事實上就是一種選擇,「你無可逃避,必需參與決定,沒有其他的路。」約伯必需去選擇的是一個會仔細計算上帝作為的宗教,或是一個認為上帝的愛能夠自由運行的信仰,不去選擇就只能活在絕望犬儒的世界之中。

巴斯卡認為現代人必須知道,相信上帝是為著他們的益處:

「既然你非做決定不可,而理性又不能幫助你......讓我們衡量一下打賭上帝存在的得失,考慮下面兩種結果,如果你贏了,你贏得一切,如果你輸了,你也毫無所失。所以不必猶豫了,打賭說上帝存在吧!」

---------
註三:
請參閱【活泉茶館330-你的「信仰」決定你的「結局」(1)】、【活泉茶館302-唯我獨尊】、【活泉茶館5-四個屬靈的定律】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yahsam/

台長: Sam
人氣(159)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心情日記(隨筆、日記、心情手札)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