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12-11 07:37:11| 人氣664|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雜記(5)悲傷學習與態度的轉變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我在思考一件事情,我們的教育中,是否曾教導我們該如何去面對悲傷?

我自己與老范,都是屬於空服組員家屬部分,與一般旅客身份不相同,因此,我們希望僅負責空服組員部分的聯繫。然而,由於我們具有專業背景,所以,也自然而然的與一般家屬共同協力處理接下來的組織運作。然而,我們自己私下的態度,則是希望盡可能與一般家屬區別。原因在於,我們的身份不同。這並不是顧忌華航的態度,而是,我們都知道,不論是老范的妹妹,或是我的太太,亦或是其他組員們,每個罹難的空服員,都是熱愛著這份工作,但是,卻因此意外而喪命,這樣的心態,就我而言,實在不知道該怎麼樣去責怪華航。至今,我仍然只希望透過訴訟,仍夠找出當年維修不力,應該要為這起意外負起責任的人。而我們在事發之後的一兩個月內,都知道華航將面臨的困境,因此,當我們十九個罹難機組員家庭在多次私下聚會時,幾乎沒有反對的聲音都認為,包括我在內,只要華航公司的高層,能夠盡心盡力出面安撫我們,我們大概全數都會以和解收場,並且不會隨同一般旅客家屬一同對抗華航,造成華航的困擾。

但是,華航在此事件下,有如驚弓之鳥般,將自己的心態封閉起來,因此,並沒有如我們預期想像中的去傾聽我們組員家屬的聲音----其實我們並不想造成公司在處理後續賠償問題上遇到困擾的態度。固然,公司皆派員至各組員家中慰問,然而,因為沒有用心,所以沒有發現我們的態度。反而認為,我們一定會與一般罹難家庭的家屬走相同的路線,上新聞、抗爭、要求天價賠償等等。所以,華航根本不與組員家屬開會。直到91.06.24以及91.07.06兩次協調會之後,才選擇在91.08.13與組員家屬們開會。

在八月十三日之前,多數組員家屬們,不單單是我而已,幾乎完全不去想像,究竟華航要理賠多少金額給我們才算合理這個問題。就像座艙長的姊姊、副駕駛的遺孀以及多數空服員的家屬,我們所關心的一件事情,就是華航的大家長們,什麼時候會見我們?會怎麼安慰我們?我們僅僅需要的是,這些人對過往熱愛這份空服工作的公司同仁的家屬們,給予最大的心靈上的安慰,告訴我們會為我們找到該負責的人。而不是提出多少錢的賠償!因為,罹難的組員們,是多麼熱愛這一份工作,卻在工作崗位上犧牲自己的性命!我們需要的不是錢,而是華航盡到照顧的義務。

就像我岳父母告訴我的,只怪我們的命不好,不要再去造成人家的困擾了。八月十三日的會議上,我們告訴魏總經理,我們希望華航繼續經營下去,並且我們支持華航,希望華航能夠改善飛安,不要再發生不幸。也請公司做好緊急應變計畫,為將來的可能做預防、也希望公司能夠為不只是這次空難的組員,也包含歷次大園、名古屋等更久遠的組員們做追思,為這些事件記錄出書等等方式。至於賠償部分,我們只希望一視同仁,不要有差別待遇。但是,華航對於這些事情,只關心我們對賠償的態度問題,似乎這才是開會的重點。而忽略了,心靈層面的撫慰,才是人與人之間最大的價值存在。

八月十三日以後,我們對華航的態度極度失望。我們原先良善的想法,似乎並不見容於這個現實的環境。於是,我們大多數的組員家屬在想,既然公司並不是這樣對待我們,並把我們想像成一群會抗爭的團體,那麼,我們就開始來做會抗爭的團體吧!因為,人家根本不鳥你的態度嘛!華航依舊是以故步自封的態度,存在自我想像的範圍下去思考所有的事情,既然,把我們與一般旅客家屬劃上等號,也認為「錢」可以解決所有問題,那麼,我們就開始長期抗爭吧!那麼,我們就來談「錢」吧!我與老范決定,要與所有空服員及一般旅客家屬共同出力對抗華航,除了要爭取到意外的真相之外,也要讓華航這種心態付出高額的代價!

在這個悲傷的課程中,我們學到了什麼?

台長:
人氣(664)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社會萬象(時事、政論、公益、八卦、社會、宗教、超自然)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