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23-08-27 17:16:26| 人氣1,051|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極劍番外之如果極劍是小王13---出門萬事難

推薦 75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雖然避胎氣不穩,可能因為離開了不想看到的人心情好的緣故,就算騎在馬上也沒有不適的感覺。

 

她知道她一走,很可能會連累蘇閒月和阿湘他們,所以她在臨走前給極劍留下了一封信。上頭威脅道,離開是她一個人的主意,蘇閒月和湘沅都是被她逼的。如果極劍膽敢為難他們,那麼他一輩子都別想看到他的孩子。

 

因為有馬的關係,雖然騎得不很快,但花了兩天,就來到了距離農舍百里之外的沂陽城。

 

一路上,極劍也沒追過來,避在心情上放鬆了些。

 

蘇閒月雖然幫她準備了不少盤纏,不過物資有限,還是得且走且備,避準備進沂陽城裡買些乾糧,幾套衣裳,還有幾味補充體力,穩固胎氣的藥,一路上熬著喝。

 

順便過一夜。她不想行程太趕,操壞了自己的身體和孩子。

 

她把目標定在蜀中,因為母親正是蜀中人,而且蜀中距離鉛陵櫟陽,甚至西行教所在地都非常遙遠,這可以幫助她和孩子遠離江湖傾軋。

 

任他甚麼恩怨情仇,自己去殺得頭破血流,都不關她的事了。

 

 

 

進了沂陽城,因為人口眾多,道路兩旁都是市集攤販,城內管制不准騎馬免得傷人。避只好牽著她的馬,信步走在街道上,看看有沒有可以補充囊橐的東西。

 

因為一直關在東廂苑裡,她幾乎沒逛過甚麼街,只成了櫟陽少主夫人後,和湘沅出來逛過一兩次。這沂陽城顯然比櫟陽家附近更熱鬧,避雙眼都看不過來了。

 

但逛著逛著,她發現人群之中,似乎有些腰佩長劍的人正在附近走動。

 

 

 

她對劍這項兵器特別敏感。因為鉛陵家和櫟楊家都對她下了格殺令,兩家都是使劍的。

 

她不怕朴刀也不怕長槍,就怕長劍。

 

不管那些劍客是不是衝著她來,她打算把東西趕緊置辦後,就找個客棧歇腳。

 

到了客房,就趕緊把門鎖起來,起碼會安全些。

 

為防萬一,她買了一柄匕首,又上藥鋪買了些麻藥,準備塗在匕首上,藉以自保。

 

 

 

在攤子旁買乾糧的時候,她發現附近聚集了越來越多的佩劍之人。

 

那些人也不靠近她,就在她附近走來走去,大概是忌憚大街上人多,不好下手。

 

避的背,沁出一身冷汗。她覺得那些人肯定是衝著她來的。

 

她想逃,可因為牽著馬匹,目標明顯,再逃也距離有限。

 

除非撇下馬,她小小一個人,大街小巷很容易就鑽丟了!

 

 

 

但她也不能沒有馬,何況馬背上還有她的囊橐。

 

沒有太多思考的時間,避一咬牙,對賣乾糧給她的夫妻檔老闆低聲道。

 

 

 

「我有些事,牽著馬在城裡行走不便,請你們替我看一下馬,我稍後回來取。」

 

說著,又把一小錠金子塞在老闆娘手中。

 

那夫婦二人見金眼開,連連答應。

 

 

 

安排妥當,避一個人離開了燒餅攤子,那些佩劍之人果然跟了上來。

 

極劍和湘沅說的沒錯,世家正鋪天蓋地要格殺她。

 

避握緊懷裡的匕首,開始加快腳步,往人群更多的地方鑽!

 

那些劍客也加快腳步跟上!

 

但她身子小,鑽在這大街小巷要比那些持劍的彪形大漢要容易些,她打算甩開這些劍客後,回去找老闆取馬,也不過夜了,直接離開沂陽城。

 

只是避不會武功,兼懷著身孕,要跑過那些習武之人本就不易,跑著跑著,她又開始覺得下腹悶痛。

 

不行,一定要撐住啊寶寶!

 

避一面艱難地跑,一面給寶寶打氣,也許是天可憐見,鑽過了三四條街後,避終於沒再看到那些劍客的身影。

 

她猜想,那些劍客一定還在找她,避邁著蹣跚的步伐,盡量走暗巷,趁機回到燒餅攤,想找老闆夫婦,取回她的馬。

 

 

 

然而,當她回到印象中燒餅攤的位置時,卻發現那裡空無一物。

 

燒餅攤不見了,老闆夫婦不見了。

 

就連她的馬,也不見了!

 

好不容易才逃出生天,眼前的打擊,讓避一陣暈眩……

 

 

 

「姑娘……姑娘妳怎麼了?」

 

一旁有幾位大媽看她就快倒下去了,連忙過來攙扶。

 

 

 

靠著大媽的身子,避定了定神,抓著大媽急問道。

 

「大娘…..大娘,您看見在這裡…..賣燒餅的夫妻嗎?」

 

「賣燒餅的老劉和劉嫂啊,剛剛看他們急急忙忙地收攤,牽著一匹馬走了。」

 

一旁賣布的攤販接話。

 

聽起來,像是故意牽走她的馬了!

 

 

 

「這位小哥……你知道他們住在哪裡嗎?」

 

避急忙問。

 

那大娘和小哥看她急得都要哭出來了,便發動四周街坊幫她問一問,這才知道那燒餅夫婦來此地擺攤才第三天,和大家都不熟,沒有人知道他們住在哪裡。

 

避感到很絕望。

 

大娘要她不如去報官吧?可報官就要留在這座城市等消息。

 

她不能留下來,得快離開才可以。

 

所以,讓官差替她把馬找回來這件事,是行不通了。

 

避滿臉是淚,感到很絕望。她大部分的行李都在馬的身上。

 

現在,她只剩下暗袋裡一些所剩不多的銀兩,還有懷裡的匕首了。

 

 

 

那大娘看她可憐,問她不然要不要去她家住一晚,她家還有空房間。

 

可避知道,她得罪的是世家的劍客,若落腳於一般人家,被那些劍客找到,恐怕會連累她們一家人。

 

避感謝大媽的心意,可現在的她打擊太大一度恍神,一句感謝都說不出來了。

 

 

 

最後,大媽問了避的需求,給她找來了一套粗布短褐的男子裝束,這才嘆了口氣,回家為家人張羅晚餐了。

 

避找了處無人的暗巷,很快罩上那套男裝,又梳了個簡單的男式髮型,她知道自己不能再被認出來。

 

雖然她喬裝的技術不好,可總聊勝於無。

 

至於銀兩,此地距離蜀中幾百里,真的要省著點花用了。

 

她不知道為什麼,在鉛陵家、在櫟陽家、重獲自由後,她的人生怎麼總是這麼難?

 

 

 

如果極劍在這裡,應該不會讓自己遇見這樣的事吧?

 

 

 

不知道為什麼,腦子裡突然浮現這個該死的念頭,避搖搖頭,趕緊把這樣的念頭甩出腦子,這些遭遇肯定都不及那個魔渣來得可怕,所以自己也別再出現這樣的念頭了!

 

 

 

換了男裝的避,趕緊出了沂陽城。為了節省開銷,她也沒有買馬,打算靠自己雙腿走到蜀中去。

 

反正她也不趕時間,就慢慢走吧。

 

至於過夜,有時便找個郊區破廟將就一晚,有時又借人家簷下靠著一晚,她胎氣不穩又兼身子操勞,肚子一痛也只能跟寶寶信心喊話,連就醫的錢都沒有。

 

 

 

極劍的月魄就這樣擱在蘇閒月脖子上。

 

「你這個匪徒強搶民女,等她生下孩子還要去母留子殺掉她,我怎麼能眼睜睜看著一個無辜少女就這樣被你殺了?」

 

「生下孩子就殺掉她……這是她說的?」

 

極劍強抑怒氣,冷冷地問。

 

他根本沒說過孩子生下來就殺掉她這種話,鉛陵鈺的女兒為了跑掉都能顛倒黑白了。

 

「還有她說你滅人家的門就算了,還把人家雞鴨也殺了烤來吃,祖宗牌位還丟進糞坑裡,你簡直喪心病狂!」

 

「她看到我做這些事了?」

 

蘇閒月罵他罵得激動,極劍要用很大的力氣才能忍住抽動的嘴角。

 

這要什麼樣的腦洞,才能想出滅門吃烤鴨,和牌位丟糞坑這種愚蠢的畫面?

 

 

 

蘇閒月呃了一下,當時她說得跟真的一樣,至於是不是她親眼看到的,避倒沒有說。

 

 

 

她說,如果自己為難蘇閒月和湘沅,她就要極劍一輩子都看不到孩子。

 

她到底哪來的底氣威脅自己?

 

不過,殺了蘇閒月她又要發瘋,寶寶又得受苦。

 

 

 

離開蘇家後,阿湘和阿沅對避的下落顯得很擔憂,她們戰戰兢兢地問極劍要不要去把人找回來?

 

「不用。找回來她又跑。」

 

極劍倒是挺了解她的。

 

「告訴她外界險惡她不信,就讓她吃些苦頭。」

 

說完,極劍從懷裡掏出一枚刀錢,一封信,交給湘沅。

 

「這幾天我得到潭州城一趟,兵部曹大人有事找我,他的支持,對我拿回教主之位至關重要。妳們把這枚刀錢和信封交給鎮上掛了袋子的乞丐,他們會知道怎麼做。」

 

交待完後,極劍便和湘沅分道揚鑣,離開了農舍所在的狼山鎮。

 

 

 

 

台長: 陳跡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