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22-07-22 10:31:21| 人氣697|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你會看到我的傷痕番外---火葬場後追夫記3

推薦 24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又過十天,在沈謬悉心照料下,蘇玉訣已經好得差不多了。這天晚上進小書房前,沈謬對白騁說。

 

「師父,我答應了蘇姑娘送她回洞玄派。明天就啟程了,有甚麼突發狀況,您可以找王大蝠給我傳話。」

 

白騁現在的修為還是他十七歲時的修為,這時候還沒練成千里傳音。只好借重王大福的超能力。

 

白騁最近睡得不大好,精神恍恍惚惚地,又聽沈謬要跟蘇玉訣走,剩了自己一個人。

 

「師父,您一個人,可以嗎?」

 

沈謬彷彿看透了他的心思,又問。

 

「我不是一個人,我還有師弟陪我,你想去就去。」

 

說完,白騁有些負氣地關上了房門,把沈謬隔絕在外。

 

 

 

沈謬又鑽進小書房,和蘇玉訣一起睡了。

 

這晩是沈謬離開前一晩。白騁照例睡不著,又去小書房外聽牆腳。

 

他隱約聽到蘇玉訣對沈謬說,沈大哥,你為人正義,又生得好看,修為又高出同齡弟子許多,我師父一定會喜歡你的,也許會把你留下來。

 

沈謬說那很好,我沒去過洞玄派,也想待上一陣子,和洞玄派的道友們切磋切磋。

 

蘇玉訣又說,不過這樣的話,白前輩會不會擔心啊?

 

不會,有我師叔陪著他,他不會有事的。這樣吧,不如妳跟我說說,洞玄派有哪些好玩的事啊?

 

他們兩個聊得很晩,晩到白騁都快撐不住瞌睡連連。他覺得很奇怪,沈謬和蘇玉訣,為什麼有那麼多話可以說?

 

反而是自己和沈謬,雖是十年師徒關係,卻沒甚麼好聊的。

 

這十年間發生的事,白騁一點也記不得了。

 

不然,沈謬離開後,他回去找如塵師叔問問好了。

 

 

 

隔天,白騁醒來的時候,沈謬和蘇玉訣已經走了。桌上有一碗粥,還有一些醃小菜,大概是沈謬準備的,粥還溫著,兩人應該剛走不久。

 

連道別都沒有說,這徒弟會不會一去了,就不是自己的了?

 

昨晚聽沈謬的說法,他好像對留在洞玄派興致勃勃。

 

讓他哭了不少夜,他是不是討厭自己了?

 

洞玄派掌門會不會留他下來,讓他和蘇玉訣成親了?

 

畢竟他這個徒弟雖然名義上是他的徒弟,但修為要高過現在的他,也算是道門中佼佼者。雖然他根本不記得自己教過他那許多。

 

沈謬會的很多東西,白騁都不會。白騁不知道,那些是他成了赤血珠宿主後所修練來的術法,根本冠絕道門。

 

沈謬如果能留在洞玄派,肯定能夠成為洞玄派的生力軍。

 

白騁想,如果我是洞玄派掌門,一定會把沈謬留下來的。

 

而留下他最好的辦法,就是蘇玉訣。

 

而這一路兩人風塵僕僕,朝夕相依,感情肯定突飛猛進,洞玄派掌門若想促成沈謬和蘇玉訣的婚事,沈謬很可能會答應。

 

而後,天下之大,師父死了,師弟死了,他又和師兄不和,就剩下他一個人了。

 

想到以後可能都看不見沈謬,吃不到沈謬做的菜,沒有沈謬幫他打掃房間縫補衣裳,聽不到沈謬彈的琴曲,白騁突然覺得好像有一把刀,正往他胸口猛戳。

 

那種痛感,很難忍,卻很熟悉。

 

他胸口的確有道疤,如塵師叔說,那道疤,是為他做手術時,留下來的。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受的甚麼傷,為什麼需要在胸口戳上一刀?

 

這道疤已經很久不痛了,為什麼沈謬的離開又會牽動到它?

 

難道,自己身上這道疤,和沈謬有關?

 

白騁正在吃微溫的粥,可身子卻有些坐不住了。

 

他們兩個剛走不久,如果現在追上,肯定還來得及。

 

 

 

白騁把桌子收拾乾淨,簡單拾掇一下,便出了門。

 

下山找人打聽了洞玄派所在地,是朝東南方向走。大夥目的地一樣,總會遇到的。

 

白騁是一個人走,腳程快,果然很快就趕上沈謬他們。

 

沈謬和蘇玉訣走得慢,因為他們邊走邊玩,邊走邊遊賞,頗不寂寞。

 

白騁遠遠地跟著他們,不讓他們發現。

 

也許是為了省錢,晚上,他們隨意找了間城外的破廟過夜。

 

沈謬升起了火,打了兩隻野兔烤了,和蘇玉訣分著吃。

 

「沈師兄你不但廚藝好,連烤兔子都這麼好吃。」

 

蘇玉訣吃得津津有味,連手指都舔了好幾遍。

 

「我的廚藝啊,也是我師父教的。我師父做什麼菜都很好吃。」

 

聽到沈謬提起自己,躲在窗外被蚊子咬到不行的白騁豎起耳朵。

 

「在方回山小屋的時候,白前輩做的菜我也吃過,可沒你做的好吃。」

 

「那是因為我師父受過傷,忘了很多事,尤其是跟我在一起之後的事。他完全不記得了。」

 

「我剛認識我師父時,他其實是吃素的,不過為了我,他還是破了葷戒,那時他說我還在長身體,光吃菜營養追不上。我師父炒菜更好吃。」

 

「你師父完全把你忘了,你很難過吧?」

 

「最難過的時間已經過去了。現在師父還活著,還肯待在我身邊,這已經是天可憐見了。妳知道我有一年的時間,不知道他的生死,我腳下踏遍所有天爵王朝的土地,踏遍所有道門都找不到他。我師伯說他已經死了,還厚葬他,大修他的墳,但我一次都沒去過,我不相信他死了,卻又不知道他在哪。那時的我,就像一具行屍走肉,活著和死了,沒什麼分別。」

 

「那如果你師父…..一輩子都想不起你呢?」

 

「那就……重新來過。」

 

「十年的情誼歸零……然後重新來過?」

 

「我說過,最難過的時間已經過去了。」

 

沈謬苦笑道。

 

「我瞧外頭好像有一口水井,不知道還有沒有水,我去打些回來洗漱吧。」

 

說完,沈謬朝廟門外走去,白騁警覺,將身體隱沒在後方牆外。

 

 

 

漸漸地,破廟裡沒了聲息,兩人應該是休息了。地下蚊蚋多,白騁一翻身上了屋瓦,躺在上面,涼涼的夜風徐徐地吹,月光灑滿大地,一片平靜祥和,是他很喜歡的景象。

 

他下意識地喜歡平靜,好像心理已經累了很久,他知道他曾經很累很累,至於到底曾為了什麼而累,他一點印象也沒有。

 

重新來過嗎?白騁望著月亮,口中喃喃,不知不覺睡著了。

 

 

 

又隔天,沈謬和蘇玉訣繼續趕路,白騁便這樣遠遠地尾隨他們。

 

這樣的日子過了兩三天,漸漸到了熱鬧的地方,在離開一座熱鬧的城,進入一片樺樹林後,白騁發現,他跟在沈謬後頭,卻還有人,在他後頭跟著他。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白騁提高警覺。

 

而且,聽其步伐,他身後的人不少,都是頗有修為的道門中人。

 

這一分神,白騁跟丟了沈謬和蘇玉訣。

 

站在樹林裡的白騁,耳中除了風吹動樹葉的沙沙聲,就是來是身後,濁沉的呼吸聲。

 

那些跟蹤者見白騁不動,他們的腳步也跟著停了下來。

 

這下,白騁確定,那些人不是針對沈謬或蘇玉訣。

 

就是跟著自己的。

 

白騁深吸了口氣,朝後轉身。

 

 

 

此時的樹林裡,氤氳著一片薄薄的霧。

 

那些跟蹤他的人,就站在那片霧裡。

 

 

 

「赤地修羅,你可覺悟了?」

 

從霧中傳來一陣質問,而後,天地變色,飛砂走石,朝白騁席捲而來!

 

 

 

 

 

 

 

 

 

台長: 陳跡
人氣(697) | 回應(1)| 推薦 (24)|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不用動腦番外系列 |
此分類下一篇:忘土番外之毒心3----他是我的靶子(BL慎入)
此分類上一篇:忘土番外之毒心2----靶子(BL慎入)

佚凡
祝願
健康、平安、幸福、美好

佚凡
2022-07-22 12:48:04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