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22-10-16 00:29:42| 人氣944|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忘土番外之毒心10----希望之地(BL慎入)

推薦 64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看見扮成獄吏的癸冽混了進來,癸深透過牢欄,急問道。

 

「怎麼樣?癸冽,有進一步消息嗎?」

 

癸冽走近牢欄,看了一眼阿言,又對癸深低聲道。

 

 

 

「就算癸潺大人想保你,但畢竟死了一個人,不能沒有人出來扛責任,給總教頭交待。」

 

癸冽蹙緊眉頭道。

 

「這事沒那麼單純。總教頭的背後,是癸辰將軍。你知道,癸辰將軍和前城主癸明大人是朏明苑同僚,兩人因為年輕時的恩怨,一直面和心不和。癸潺大人是癸明大人欽定舉薦,是癸明大人的人,他處理癸辰將軍方面的事必須特別小心,否則以癸潺大人的權勢,鎮不住癸辰。」

 

「又怎麼樣?結果呢?他們要誰扛?怎麼扛?」

 

癸深急道。

 

「你快出朏明苑了,癸潺大人想保你,日後為他所用,所以......只好對不起阿言了。」

 

癸冽頓了一下,才又道。

 

「阿言,殺人的畢竟是你,你扛了,癸深才能沒事,明白嗎?」

 

 

 

這事阿言明白。其實都是自己的事,自己做出來的,理當自己負責,他害癸深一起被關進來已經很愧疚。又聽說癸潺城主打算重用癸深,癸深能不被他連累,就是最好的結果了。

 

至於他怎麼樣,都沒有關係。

 

 

 

「他們要殺阿言?」

 

癸深一陣激動,扯住了癸冽的前襟。

 

 

 

「那倒不至於。城主身邊的總管大人,將當日守門的爪牙們屈打成招,查出了阿言殺癸鴻,是因為癸鴻想強迫阿言屈從於他,他們的證詞代表癸鴻犯錯在先,癸潺大人以此為理由,保住阿言不死,判他流放寂海。」

 

「寂......寂海?」

 

那是流放癸氏罪犯的地方。

 

對癸深來說,他一樣不能接受。寂海苦寒,沒有糧食,成天勞作,寂海囚犯必須在大雪天裡砸破海冰,潛入冰冷的海中誘捕鯨魚,能從寂海活著回來的人並不多。

 

「那跟死了有什麼兩樣?癸冽,拜託你幫我傳個話,讓我求見癸潺大人......

 

 

 

「癸深,流放阿言的處置方式,總教頭不能接受。但城主以揭發癸鴻的醜事威脅他,他為了防止反彈,保住自己的總教頭位置,才不能不接受。癸潺大人已經盡最大的力氣保住阿言,你不能不知好歹。」

 

癸冽勸癸深。讓阿言去扛,畢竟他們要出朏明苑,還得總教頭癸江點頭。

 

 

 

阿言知道癸冽說的很有道理。他能不死,已經是上天垂憐了,他不能連累癸深。

 

 

 

「少爺,我願意去寂海,請你聽從癸冽少爺的話,別再為難城主大人了。」

 

阿言開了口,試圖安撫癸深。

 

「你到底知不知道寂海是什麼樣的地方?」

 

癸深朝阿言吼道。

 

 

 

阿言轉向癸冽,隔著牢欄跪了下來,朝癸冽磕頭道。

 

「謝謝你,癸冽少爺,我會說服少爺的。」

 

「謝謝你一直以來為少爺做的一切,等我離開後,請你繼續守護少爺。」

 

 

 

癸冽嘉許地看向阿言,朝他點了點頭,此時外頭傳來新一批獄吏準備來交接的聲音,不能再待下去,癸冽才暗搓搓離開。

 

 

 

癸深聽他父親說過,寂海那裡環境極其惡劣,囚犯只有老鼠和地衣可以吃,大雪天衣服上只能加一層破爛的獸皮,還得在天寒地凍中下水找鯨魚,很多人熬不住那樣的辛苦和寒冷,死在寂海。寂海死亡的囚犯屍體都堆在海裡,白骨積成了一座山型小島。

 

 

 

「阿言,我不能讓你去那種地方。你去了很可能回不來。你如果回不來,我一個人怎麼辦?」

 

癸深透過牢欄,阿言體會得到他的焦慮。

 

阿言心想,癸深說了,他一個人怎麼辦,是說少爺也習慣了有他的日子,捨不得他嗎?

 

有少爺的思念,就算在寂海,他也能安心了。

 

「少爺,您還有癸冽少爺。不管我在不在您身邊,您都要好好活著,不為什麼,就為了癸明大人的賞識,還有癸寒將軍的冤屈。」

 

「您和阿言不一樣,阿言只有您,但您還有很多,很多事必須完成。」

 

「我爹說他那些被軍法審判的部下去了寂海,沒有一個活著回來......

 

癸深還在焦慮中。不管阿言說什麼,他只擔心阿言會死,死在寂海。

 

 

 

「不會的。少爺,寂海,是希望之地。」

 

阿言淒然一笑。

 

「癸明大人寂海出身,做了城主,黑雁軍駐紮寂海,匡復了整個北原。」

 

「少爺,我一定會回來的。」

 

畢竟,我死也要去的地方,是您的身邊。

 

 

 

癸深心中一動。

 

是啊,癸明大人,還有北雁大王,他們都是從寂海中熬出來的。甚至當今的舞影玄皇,都是。

 

他為什麼要這麼悲觀?他的阿言,一定會活著回來的!

 

 

 

「阿言,等我出了朏明苑,我會努力往上爬,掌握權勢,就能把你弄回來,不用太久,不會太久的......

 

與其焦慮哀嘆,不如自己成為,有權力掌握阿言生死的那個人。

 

他做得很好,他不是在阿言來到他身邊做靶子時,保下了他嗎?

 

他能保他一次,就能保他兩次,三次......

 

 

 

癸深解下了頸子上的,癸明送他的音羽靈珠,將手伸過牢欄,給阿言戴上。

 

音羽靈珠,能讓配戴者,不懼冷熱。能保他,不會凍死在寂海。

 

這是現在虛弱的自己,唯一能為阿言做的事。

 

 

 

「少爺......這是癸明大人送您的........

 

阿言跪著仰望癸深,受寵若驚。

 

 

 

癸深在阿言的後頸,綁上了一個結。

 

「阿言,記得寫信,

 

戴著它,回到我身邊......連你一起。」

 

 

 

 

 

 

 

台長: 陳跡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