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22-10-07 00:59:12| 人氣1,129|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極劍番外之武林學院13---老子哪有老婆重要

推薦 63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兩人用過早食後,阿星收拾一下,準備把餐具拿回膳房,然後與桓午他們會合,一開門,就看見遐站在門外,舉起手正要敲門。

 

阿星認得她老是跟遙遙在一起,便道。

 

「你們可以一起出去走走,但遙遙身體還沒好,別出去太久。」

 

說完,阿星就走了,反正他已經掐住遙遙的軟肋,也不怕遙遙跑了。

 

 

 

遐的眼睛睜得好大,等阿星離開,她把遙遙拉了出來。

 

 

 

「他......他怎麼知道妳叫遙遙?還叫妳遙遙?」

 

遐聽小叔叔說西行教那個薄允星說要幫遙遙解綠環蛇的毒,但綠環蛇毒極其難解,必須不斷觀察運氣,否則會有生命危險,所以人要先放他那裡。

 

遐一聽覺得怎麼可以?孤男寡女同處一室的,一大早就來敲門準備把人帶走了。

 

 

 

好不容易得到薄允星的「恩准」可以出門一下,遙遙和遐兩個人找了個偏僻的涼亭,觀賞山邊飛瀑。

 

 

 

「遙遙,妳和那個邪魔外道到底怎麼回事?他為什麼叫妳遙遙,妳和他孤男寡女同處一室,他不會已經知道妳的真實身分了吧?」

 

「而且聽小叔叔說,妳在相柳林不久就受了傷,卻摘了十幾顆青龍果,而那個薄允星整個人好好的,戰績卻一顆都沒有,這太不尋常了吧?」

 

遐關心道。

 

「妳們是不是有甚麼貓膩?」

 

 

 

聽遐這樣問,遙遙多天來的提心吊膽,終於有了宣洩的地方。

 

發生了那樣的事她其實很慌,不知道怎麼辦,也沒人可商量。

 

 

 

「我......那天晚上......我們不小心,睡在一起了.......

 

說完,遙遙掩面哭了起來。

 

「什麼?妳是說......妳沒回來的那天晚上?那晚......妳不是對他下瀉藥了嗎?怎麼......

 

「我也不明白為什麼,本來下的應該是麻仁散,卻變成了那種藥......

 

遙遙抽搐地道。

 

「那......那個邪魔外道的態度呢?他知道藥是妳下的嗎?」

 

 

 

「從那天後,他就想法子一直黏著我,我中的根本不是綠環蛇的毒,他只是想留住我。遐,那只是一場意外,我不能因為那場意外,就和他在一起,妳幫我想想辦法甩掉他。」

 

遙遙道。

 

「而且他威脅我,如果不乖乖待在他房間,他就要告訴櫟陽我們的事。」

 

「我看他根本就是想櫟陽知道。妳一直待在他房間,櫟陽遲早會知道的。」

 

遐蹙緊雙眉。

 

「沒想到那個姓薄的這樣可惡......不過遙遙妳也別擔心,這事要是讓妳爹我二叔知道,肯定殺了他滅口,到時妳就不用受他擺布了。」

 

遐越想越是這樣,她一定要讓鉛陵鈺知道這件事,敢欺負盟主的女兒,那個邪魔外道就算有九條命都不夠死。

 

 

 

「殺了他......滅口?」

 

遙遙重複了一遍,她知道她爹做得出來這樣的事。

 

「不錯。敢欺負到盟主女兒頭上,他有幾條命?而且,憑他一個邪魔外道,還敢高攀咱們名門正派,簡直做夢!」

 

遐為了替遙遙出氣,不斷大罵。

 

 

 

下午有一場競試,遐是參加的。她也沒法陪著遙遙太久,還得回去和鉛陵銀他們討論戰略,她拉了遙遙要回他們鉛陵家的廂房處,遙遙卻推開她的手,便要朝西行教廂房那裡走去。

 

遐簡直不敢相信。

 

「遙遙妳瘋了吧?還要回去他那裡?」

 

 

 

「我有話要跟他說。遐妳先回去吧,我跟他說完便也回去了。」

 

說完,遙遙自顧走了。

 

遐看著她的背影。心想她口口聲聲說要甩了那個邪魔外道,但她的行為看上去好像不是這樣啊!

 

不過既然遙遙說說完話就回去,遐便放心了些,下午那一場也不是易與的,她得回去沙盤推演。

 

 

 

下午那場競技,是孤峰搶金球。助教們挑了十座最陡的山峰,在上頭放了金球,根據山峰的高度序名次,拿到最高最陡那山峰的金球便是第一名,第二高那座便是第二,以此類推。

 

這場次比拼的,是輕功。薄允星也參加了。所以遙遙坐在房間裡等他回來。

 

到目前為止,櫟陽沒有完賽,自己沒有完賽,倒是他每一場都參加了。

 

 

 

黃昏的時候,薄允星抱著一顆金球回來了。他對遙遙說。

 

「這是最高最陡那座山峰的金球,來,簽上妳的名字吧。」

 

薄允星又要把他的功績歸給遙遙了。

 

都沒想到這樣下去他拿不到第一,他爹就要從右使的職位上被摘下來了。

 

老子那有老婆重要?

 

 

 

遙遙拿著筆,躊躇了一下。

 

最終,在金球下面那張名條上,簽下了「薄允星」三個字。

 

 

 

「遙遙妳......這是我要給妳的。」

 

阿星有些訝異。她不是喜歡第一名嗎?

 

「你以後......不要再把你的功績讓給我了。相反的,你要爭取武林學院第一名畢業。」

 

遙遙一面說,一面把筆放下。

 

 

 

阿星有些意外。他放下金球,坐到遙遙身邊。

 

「妳不是很討厭我拿第一嗎?」

 

遙遙沒有回答。

 

 

 

她想起她爹。她覺得她爹肯定會像遐說的那樣殺掉他的。

 

雖然他奪去了自己的清白,不過遙遙覺得薄允星罪不致死。

 

但如果他是武林學院第一名畢業,武林聲望崇隆,甚至當朝為官,那麼她爹就不能為難他了。

 

 

 

「總之......你聽我的,不聽就拉倒!」

 

遙遙懶得解釋。

 

「好,我聽妳的。」

 

雖然不知道遙遙的態度為什麼改變了,但薄允星感覺得到她是因為關心才提出這樣的要求。那麼,他當然也不能讓她失望。

 

不知道遙遙的父母在鉛陵家是什麼地位,但他們那些名門正派的人,對他們西行教總是有些偏見,如果他能獲得第一名,這種門戶之見的阻撓也會少一些。

 

遙遙是不是也想到他們的未來了?

 

 

 

「遙遙......

 

想到這裡,薄允星動情地擁她入懷。

 

感覺得到遙遙身子一僵。不過,最終沒有拒絕這個擁抱。

 

 

 

「我覺得自己好得差不多了,答應了家人,晚上要回去。」

 

這種時候她提什麼薄允星應該都會答應吧?遙遙說了。

 

「他們很擔心。」

 

 

 

「嗯。等武林學院結束,我讓我爹上鉛陵家提親,好麼?」

 

雖然有些捨不得放她回去,不過娘家人還是得罪不得的。

 

講到提親,遙遙倒抽了口氣!

 

她是想起她和櫟陽的婚約......到時又該怎麼辦?

 

 

 

阿星把金球交了出去,這關他毫無懸念又是第一。

 

遙遙回去了,阿星想著趁半夜沒人的時候,他就去鉛陵家那裡看她。她不能留下他就去,沒什麼大不了的。

 

 

 

這晩,莫若巖提了兩壺燒刀子,到阿星這裡來串門子。

 

聊著聊著,微醺的時候,阿星突然問。

 

「你對鉛陵家熟嗎?」

 

莫若巖他爹莫玉邪是差遣使,從小跟著他爹大江南北東奔西跑的,對武林各派多有涉獵,他問。

 

「略懂。怎麼阿星你對鉛陵家突然產生興趣了?」

 

「你聽過鉛陵遙嗎?」

 

 

 

「鉛陵遙?」

 

莫若巖想了一下。

 

「想起來了,不就是掌門千金嗎?你問她幹嗎?」

 

 

 

「掌門......千金?」

 

阿星有些錯愕。

 

「掌門,是鉛陵鈺,對吧?」

 

「嗯,也是現任盟主,武林學院第一屆第一名就是他,好像還是世家第一劍術高手,就生了那麼一個女兒,寵得跟命根子似地。」

 

莫若巖越說,阿星越是心驚。

 

怎麼......遙遙的身世這樣顯赫嗎?

 

以他未來岳父的劍術造詣,就算年紀比他大了二十歲,他都不見得打得過他這個未來岳父。

 

那是真正的高手。

 

難怪遙遙實力也不差。

 

 

 

「怎麼突然問起盟主千金了?你想追人家?」

 

莫若巖紅著臉揶揄道。

 

「當心被盟主打斷你的狗腿!」

 

 

 

原來,她爹是盟主,眼界肯定不一般。以他的江湖地位,可不是一般的名門正派,而是名門正派中的名門正派。

 

難怪遙遙要他一定要拿第一。

 

台長: 陳跡
人氣(1,129) | 回應(1)| 推薦 (63)|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不用動腦番外系列 |
此分類下一篇:忘土番外之毒心10----希望之地(BL慎入)
此分類上一篇:忘土番外之毒心9----城主在此(BL慎入)

秋天
看了兩篇...
被阿星和遙遙圈粉
期待後續喔 (比心)
2022-10-07 23:42:27
版主回應
哈哈
謝謝你的支持啦
關於這兩塊神主牌
我有一堆靈感
他們的番外會天荒地老一直下去滴~~~
2022-10-08 00:27:03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