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22-12-15 00:00:22| 人氣905|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極劍番外之武林學院22---可以再給我一次機會嗎

推薦 65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原本審問採艾的場面,遙遙公親變成事主,鉛陵鈺和遙遙方面主張取消婚約,但櫟陽絕和櫟陽霆聲方面不願意取消,場面有些僵。

 

而阿星一直對鉛陵鈺輸誠,他也不可能放手。

 

鉛陵鈺也沒想到他女兒怎麼一夕之間變得那麼搶手了。

 

 

 

「這樣吧,絕掌門,不管霆世侄或者我這女兒,年輕人做事欠考慮,才會惹出這麼多事端。不說霆世侄和採艾的事,遙遙和那個……唉你叫啥名字?」

 

「晚輩薄允星。」

 

「至於遙遙和這位薄允星私下授受,我身為父親的也不是很贊同,既然雙方都有錯,我也不可能綁著我家遙遙嫁霆世侄。這樣吧,小輩的婚約作廢,若他們有意,便自己去爭取,我們長輩就不介入,樂觀其成,不知道霆世侄,還有薄允星你們兩個覺得如何?」

 

雖然櫟陽絕不欲取消這婚約,但鉛陵鈺的個性他也知道,就沒把什麼人放在眼裡,他若堅持婚約,那鉛陵家極有可能不交人。到時候大家面上難看。

 

他轉頭問櫟陽。

 

「霆聲,鈺掌門開出的條件,你可贊同?」

 

若孫子對鉛陵遙有意,真要和那個薄允星公平競爭,以櫟陽霆聲的條件,自然不會輸給對方。

 

而且鉛陵遙一個未出閣的閨女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肆無忌憚地說那名邪魔外道是她的意中人,兩人走到什麼地步了還不知道呢,這讓櫟陽絕對這準孫媳的印象打了折扣。

 

 

 

事已至此,如果櫟陽只能用婚約來綁住遙遙,在氣勢上未免輸了阿星,流於小家子氣,而公平競爭,他不認為他會輸了西行教的邪魔外道。

 

「孫兒尊重鈺掌門的意見,會好好表現的。」

 

櫟陽端著他的氣度,朝鉛陵鈺、櫟陽絕一拱手。

 

 

 

婚約的事就暫時如此了。不過遙遙的身分被揭穿,身為女兒身,勢必不能再繼續參加武林學院,只得跟著鉛陵鈺離開。

 

原本因為鉛陵遙的犯規,依照武林學院的規定,鉛陵家必須取消資格,但看在鉛陵鈺對整個武林,甚至武林學院貢獻甚多的面子上,只取消犯規者的資格,鉛陵遙和鉛陵遐退出武林學院,剩下的三名男弟子,鉛陵銀、鉛陵錦、鉛陵迅,可以繼續參加。

 

武林盟主的名頭就是這麼好使。

 

 

 

遙遙恢復女兒身,梳起典雅的回心髻,穿上一襲湖綠嵌鵝黃色的坦領襦裙,清新俏麗,這是阿星第一次看見遙遙穿上女裝,眼睛都發直了。

 

到底是上輩子拯救了全世界,天上掉下來這麼一位美人兒給他?

 

 

 

「遙遙……妳真美……

 

平常口才辨給的阿星,此刻連話都不會說了,緊握著遙遙的手。若不是鉛陵鈺就在遙遙身後十尺處盯著他們,他真想把遙遙攬入懷裡,無所不至。

 

可惜,她就要跟著鉛陵鈺走了。

 

「我爹還沒認同你…..他喜歡有實力的人,你要證明給他看。」

 

遙遙低聲說道。

 

「所以妳才會告訴我,一定要拿到武林學院第一名,是嗎?我不會辜負妳的期望的。」

 

阿星道。

 

「妳在鉛陵家等我,等武林學院結束,我就讓我爹上鉛陵家提親。」

 

「嗯。」

 

遙遙有些羞澀地低下了頭,看上去我見猶憐,阿星忍不住在她側臉親了一下。

 

 

 

「遙遙,過來!」

 

還沒親完,鉛陵鈺吼道,臉黑得快滴出墨來。彷彿在說,在我面前親我上輩子的小情人是當我死人嗎?

 

遙遙如夢初醒,轉身就往鉛陵鈺那裏跑。阿星想要向遙遙要一件身上的東西作念想都來不及。

 

 

 

「親什麼親,大庭廣眾下成何體統?邪魔外道就是邪魔外道!」

 

鉛陵鈺冷冷地道。

 

「好啦爹,別說了啦。」

 

遙遙抱了一下鉛陵鈺的手臂,鉛陵鈺這才臉色稍霽。

 

 

 

兩名鉛陵弟子將馬牽了過來,父女二人正要上馬,又聽得一陣熟悉的聲音叫遙遙。

 

見是櫟陽,鉛陵鈺臉色又難看起來,一臉來啊,來打架的樣子。

 

 

 

「爹,您先去谷外等我吧,我隨後就到。」

 

有她爹在,遙遙想跟誰聊都聊不下去。她推著鉛陵鈺,鉛陵鈺心不甘情不願地,帶著一干弟子,先行出谷去了。

 

 

 

「遙遙,對不起,我不知道妳就是我的未婚妻,如果早知道,我不會以對待兄弟的方式對妳……妳一定很生氣,對不對?」

 

櫟陽一臉扼腕。

 

「是我故意女扮男裝,這武林學院裡沒人看出我的真實身分,不是你的錯。」

 

遙遙已能平靜地和櫟陽聊天,也許是因為,她對櫟陽已經沒有期待。

 

「那麼……妳說那個西行教的薄允星是妳的意中人,這是真的嗎?」

 

 

 

遙遙臉色有些蒼白,畢竟曾經喜歡過,雖然只是單向,但要她在櫟陽面前承認喜歡阿星,遙遙還是覺得困難。

 

 

 

「是我遲到了,他比我先知道妳的真實身分,是不是?」

 

櫟陽又問。

 

他很想問薄允星是怎麼知道的,可他又不想讓遙遙覺得他咄咄逼人。

 

 

 

「櫟陽,我喜歡過你。但我以為你喜歡採艾,我不喜歡和其他人分享,我爹也不會容許這樣的事發生。」

 

櫟陽一愣,原來在他不知道的時間裡,他曾經得到過遙遙的青睞。但當他知道時,他已經失去了。

 

「我記得了,你問過我關於我和妳婚約的事……可我待採艾的態度,只是不習慣把下人當下人使喚,我覺得她們跟我們都是一樣的……而且……

 

櫟陽深吸了口氣。

 

「她會熬湯給我喝,對我特別照顧,我也就把她當朋友看待。在審案時我撒了謊,目的也只是要救她,我跟她之間清清白白,什麼也沒有。」

 

 

 

「熬湯?」

 

遙遙顫著聲音道。

 

「何首烏燉鵪鶉、紫芝烏骨雞、山蔘燉牛肋……

 

遙遙念出一串湯品名字。

 

「妳……妳怎麼知道?」

 

櫟陽激動地握住遙遙的手臂。那完全是他每夜每夜享用過的藥膳湯補。

 

「原來你以為那些是採艾做的?算了。」

 

說完,遙遙絕然轉身,就要上馬。

 

 

 

「是妳……原來是妳…….

 

櫟陽拉住馬上她的裙裾。

 

「我到底是能有多蠢……

 

說著說著,眼眶竟然紅了。

 

 

 

看櫟陽頹喪的樣子,遙遙也有一絲心痛,但也只是一絲而已。

 

遙遙拉回她的裙裾,開始縱馬信步。

 

 

 

「遙遙……

 

櫟陽在遙遙身後喚道。

 

「妳可以……再給我一次機會嗎?」

 

 

 

遙遙回眸看了櫟陽一眼,沒有說話,騎在馬上,踱步離開了。

 

 

 

遙遙離開後,接下來的武林學院就很精彩了,薄允星對第一名志在必得,但實力與他不相上下,原本態度佛系的櫟陽一改常態,殺紅了眼,常常這次是阿星積分第一,下次就換櫟陽積分第一,他們兩個把其他人遙遙甩在後頭,大夥都領悟到自己只是陪榜的份也都不強求了,所有比賽變成正派人士對櫟陽搖旗吶喊,邪魔外道對薄允星加油打氣,場面熱鬧又熱血!

 

薄允星是為了承諾遙遙一定要得第一,櫟陽卻是為了薄允星奪妻之恨,薄允星也感覺得到櫟陽對他強烈的敵意,但敵意再強他都不準備輸!

 

 

 

三個月的武林學院過去了,櫟陽後來居上,積分追上薄允星,兩人同分。但因為薄允星完賽,櫟陽曾經缺席,後來依照汴川王的仲裁,本屆武林學院櫟陽屈居第二,第一名落到了薄允星手中!

 

這是第一次邪魔外道參賽,而一參賽就拿了第一名,武林學院裡的邪魔外道們簡直沸騰到快蒸發了!

 

 

 

這篇快結束了

我趕快把它處理完

再來幫我心愛的浩一和小滿扭轉結局XD

 

 

台長: 陳跡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