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23-06-25 00:44:42| 人氣424| 回應2 | 上一篇 | 下一篇

極劍番外之如果極劍是小王6---穆園小屋

推薦 7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在柴房兇徒闖入少主苑後的隔兩天,阿湘不知道從哪裡拿回了一件奇怪的衣服,獻給避,說穿著這衣服可以保護她。

 

避疑惑地接過那件暗灰色的衣裳,薄薄的,看不出是什麼材質,素面著沒什麼花樣,可移到燈光下仔細一看,卻發現上頭布滿了小小的軟刺。

 

 

 

「這衣裳名叫逆龍甲,刀槍不入,就算有人對您出拳發掌,只要用力接觸您的身體,軟刺就會釋出連成人都無法承受的急性毒。」

 

阿湘笑道。

 

「以後家內有什麼活動推不掉的,少夫人就能穿著它,誰都傷害不了您。」

 

 

 

這逆龍甲的功用,避聽了都覺神奇,遂卸去外衣,想試穿看看,但套了半天卻套不進頭,也沒有鈕扣衣縫,翻來覆去檢查了半晌,竟不知如何穿上。

 

「這就是它厲害的地方啦!就算是想加害您的人,知道您穿了逆龍甲想脫掉它也毫無辦法,因為穿脫它的機擴就在這裡。」

 

阿湘將手從下方伸進去,摸到一個隱形的環,朝下一拉,逆龍甲從脅下裂開一條縫,就能輕易穿脫。

 

這樣,就算遇到像上次那樣的柴房兇徒,避也不怕了。

 

只是,阿湘只是個下人,怎會有這樣高級的防具呢?

 

 

 

阿湘頓了一下,支支吾吾了半晌,才道。

 

「這…..這是您的嫁妝啊!我上次……上次整理您的嫁妝時找到的……

 

避覺得更奇怪了。在她的印象中,嫁妝並沒有這樣東西。

 

而且,就算大伯真的拿了這逆龍甲給她陪嫁,那阿湘又怎麼知道這怪東西如何穿脫的?

 

她疑惑地瞅著阿湘瞧,阿湘馬上顧左右而言他,出去幫阿沅燒水去了。

 

 

 

有了逆龍甲,避總算能放心出門了,嫁過來櫟陽家幾個月裡,除了必要的請安,她幾乎二門不邁,早已悶得不行。雖然在鉛陵家時被幽閉十年之久,這才幾個月也算小巫見大巫,但她離開鉛陵家就是為了呼吸自由的空氣,再怎麼樣也想出去透透氣。

 

於是,以替櫟陽祈福為由,避對趙夫人申請了到城郊的安國寺上香,為了丈夫的安危祈福,這理由名正言順,趙夫人也沒理由不准。

 

 

 

這是避成年後第一次出門逛街,櫟陽家位於舍州城郊,是個很熱鬧的城市,她和阿湘阿沅逛著市集,幸好鉛陵鉅雖然急著把她丟出鉛陵家,不過嫁妝可沒短少她的,身上財富不少,只是沒處花,念著阿湘和阿沅對她不錯,她們喜歡的首飾胭脂水粉之類的避犒賞部下並不手軟,而她自己對這些飾品沒有興趣,對書本倒是情有獨鍾,一行人這樣採買下來,東西都要用獨輪車才運得走。

 

到了安國寺,避對佛祖祈求櫟陽能夠平安歸來。

 

 

 

祈福過後,避不想太早回去,便在安國寺旁,一個位於竹林裡的涼亭裡品茗取涼,聽著阿湘和阿沅說著櫟陽家的一些八卦,涼風習習,十分愜意。

 

避的一生孤苦顛沛,難得有這樣舒服愜意的時刻。

 

 

 

然而,老天就像故意跟她做對似地,在她卸下防備時,突然從竹林裡竄出兩三名黑衣人,拿著劍朝她攻來!

 

阿湘說過,櫟陽家內有人要她死的!

 

阿湘和阿沅立刻跳起來護住避,從獨輪車裡抽出兩柄劍,迎戰黑衣人,兩名黑衣人一人一婢,纏住阿湘和阿沅,第三名黑衣人卻鑽了空子,朝避身上抓來!

 

 

 

避退了幾步就是竹叢,退無可退,而當那黑衣人的手扳上了她的肩膀時,奇蹟發生了!

 

那黑衣人一聲大叫,突然把手收回,倒在地上打滾,把摸過避的那隻手在尖銳的石子上猛摩擦,摩得鮮血淋漓!

 

避還不知道怎麼一回事,同時阿湘和阿沅各解決了一名黑衣人,便前來關切避的狀況。

 

避指著還在地上打滾的黑衣人,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這逆龍甲軟刺上的毒雖害不死人,卻是急性毒藥,立馬生效,現在他手掌奇癢難耐,想解決只有砍去手掌。」

 

阿湘看著地上的黑衣人,嚴肅地說明著。

 

「不錯,但願他能挺得過去,此處危險,少夫人咱們還是趕緊回去吧。」

 

阿沅跟著說。

 

避還是覺得很奇怪。怎麼她這兩個櫟陽家的婢女,會對一件鉛陵家的嫁妝功能如此清楚?

 

 

 

後來避又經歷了幾次生死關頭,全都仰賴逆龍甲護住她的性命。她隱約覺得,就算櫟陽家有人想置她於死地,但有逆龍甲,有湘沅兩名侍婢,她的性命便暫時無憂。

 

 

 

江湖情勢仍在傾軋,西行教和四世家還是在鬥法,櫟陽家內少主之爭波詭雲譎,但避不管,也管不著,對她來說,能活著就是奇蹟了。

 

 

 

又過了兩個月,有位老家在舍州城的退休官員夫人,對櫟陽發了拜帖,那官員初退,想和老家最大江湖勢力搞好關係,邀請櫟陽家眷前往官員老家,一個名叫「穆園」的園林遊賞一番。

 

當家主母趙夫人自然非去不可,而避身為少主夫人也在名單之內,總之和官員打好關係,就是和朝廷打好關係,家內重要的家眷都去了,一行人熱熱鬧鬧地。

 

家內的親眷因為避和極劍的流言關係,都排擠避這個少主夫人,沒有人願意與她同乘一輛馬車,她只好一個人坐著最破舊的那輛馬車,落在最後。

 

還有空間,她便讓阿湘和阿沅上來一起坐了,只有她們不會嫌棄她。

 

阿湘和阿沅在車上替避抱不平,罵罵咧咧地,可對避來說,有馬車坐就已經很好了。起碼不必自己走過去。

 

「呵,讓堂堂少主夫人自己走路過去,丟櫟陽的臉面,她們倒是敢!」

 

阿湘冷哼了一聲。

 

 

 

到了穆園,穆家的侍婢引著櫟陽家的親眷前去一處水榭,聽穆大人從京城帶過來的樂工表演奏,還有如花般的舞伎,甚至是幻術表演,做為回禮,趙夫人親自下場演示了一套櫟陽劍法,同樣博得滿堂喝采。

 

筵席的主人是穆大人的夫人,陪坐的是穆大人的女兒和女婿,穆夫人說她女婿不日也會回到舍州擔任總兵,到時還要麻煩櫟陽家多多照顧。

 

筵席間熱熱鬧鬧,一派和諧。穆夫人消息靈通,聽說櫟陽少主夫人初入門,她親切地問候了避,其他家眷卻以異樣的眼光朝避望來。

 

原本覺得穆夫人和氣,想和她攀談的避,看到那些人的眼光,卻一句話都不想講了。

 

 

 

穆園是舍州城這裡最大的私人園林,穆夫人說了,獨樂樂不如眾樂樂,以後櫟陽家眷只要報上她的名字,隨時都能入園遊玩。

 

筵席過後,穆夫人和她的女兒女婿,便親自引著櫟陽親眷們遊賞園林。浩浩蕩蕩一行人跟著穆夫人走,聽著她解說,避落後著,也沒有人搭理她,覺得氣悶得緊,就在一個迴廊轉角處,避離開了隊伍。

 

 

 

這穆園果然是個好地方,亭台樓閣,假山流水,不知道穆大人怎麼會這麼有錢,能修築這麼大的庭園。

 

走在庭園裡的青石道上,避赫然發現這裡有一小片梨樹林,樹上盛開著幾點潔白的梨花。東廂苑也有梨花,還是她和娘親親手栽下的。避湊過去嗅聞梨花的香氣,果然和東廂苑裡的梨花一模一樣。

 

避伸出纖纖玉手,摘下一枚梨花,別在鬢髮上。

 

她不喜首飾,髮上只有一枚木頭簪子,梨花一别,更顯清麗脫俗。

 

 

 

青石道旁,有一幢木屋,沒什麼裝飾,顯得古樸,襯得這片梨花林猶如世外桃源。

 

引得避多看了幾眼。

 

不過,那木屋門窗都是關上的,不知道裡面是不是住了人,還是別去打擾了。

 

避收回目光,想要越過木屋,繼續朝青石道上的盡頭走去。

 

 

 

冷不防地突然出現一陣強力,將避拽進了木屋裡!

 

 

 

台長: 陳跡

秋天
這篇寫得精采,讓人頗有懸念
阿湘,阿沅,有貓膩也有伏筆

至於,木屋裡的神秘人啊 ...
我心中有個猜想,等待下集更新
看看讀者有沒有跟上作者的創作思緒囉 XD
2023-06-25 06:07:09
版主回應
這篇其實還沒寫完
主梗還沒出來
對啦
主梗就是那躲在木屋裡的人
2023-06-25 10:00:22
Camille
跟妳說呀
我要被嚇呆了
現在也才6點17分
妳知道嗎?
我的台居然9萬多人數點閱
我被作票了???
2023-06-25 06:17:48
版主回應
我昨晚也是點閱率一萬多
今天就恢復正常了
2023-06-25 09:59:36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