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22-03-23 17:56:47| 人氣670| 回應1 | 上一篇 | 下一篇

你會看到我的傷痕28---我只問你一句話(BL慎入)

推薦 17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那一年,我們回到小河村後,是聽到一陣類似小貓的哭聲,循聲而去,才找到你的。」

 

卓水木嘆了口氣繼續道。

 

「那時,也許是長期飢餓,你的哭聲已經很微弱了,被藏在榻下最裡處,你的父母一個倒在榻上,另一個倒在榻旁,都成了乾屍。但他們橫屍的位置,正好擋住榻下的空間,大概是因為這樣,赤地修羅才沒有發現你。他們為了護住你,可是煞費苦心啊……」

 

「唉,飯好好吃,再說這些,不是惹沈謬傷心嗎?」

 

妻子勸住他,發現平常很能吃的沈謬,貌似已經食慾全無,一口也沒動。

 

 

 

打從聽見赤地修羅四個字,沈謬的腦子就像被雷當頭一殛,後面卓水木夫妻說了什麼,他已經聽不下去了。

 

如果卓水木夫妻說的都是真的,他該怎麼辦?

 

他的父母,就是死在白騁手上。

 

那段顛沛流離的生活,都是拜白騁所賜。

 

他的父母也不過是鄉間一介農夫農婦,安守本分,像卓水木夫妻,還有所有的鹿門村民一樣,為什麼要面對這樣的命運?

 

以後面對白騁,他又該如何自處?

 

 

 

沈謬放下碗筷,什麼也沒說,紅著眼,就往戶外的夜色裡衝!

 

後頭是卓水木夫妻擔心的呼喊,但他已經無暇顧及。

 

如果這一切都是真的,接下來的他,又該怎麼活著?

 

為父母報仇,討一個公道,殺死白騁?

 

但白騁對他有恩,這些年來,他就是他另一個家人,他悉心地照顧他,真心地疼惜他,珍視他,滿足他殘缺的生命,他們各有各的傷痛,但相濡以沫,什麼苦都可以抵消了。

 

他又能把父母的慘死留在過去,以初心繼續對待白騁,在茫茫人海中擁有彼此,相依為命嗎?畢竟白騁殺人並非自願。

 

可他的父母,善良本分的農民,又有什麼罪?因為白騁殺人並非自願,所以他的行為就能一直被原諒?

 

沈謬連自己都無法說服。

 

 

 

他在夜色裡狂奔,朝鹿門山上,仙靈派所在的位置。他不相信,他要去仙靈派確定,也許是卓水木夫婦記錯了,這樣,他的混亂就可以塵埃落定。

 

他和白騁之間,什麼事也沒有。

 

仙靈派的人跟他交接過悍匪怨靈的消息,他們認識,而且沈謬替他們解決了悍匪,也讓他們在鹿門山地界腳跟站得更穩,雙方關係是不錯的。

 

沈謬找到了跟他接頭的那名方師兄。

 

 

 

「沈師弟,小河村滅那件事,我也只是耳聞,那都是十幾年前的事了。那時我年紀也小。不如我帶你去見見我們掌門師伯吧。」

 

方師兄帶著沈謬前去掌門書齋,沈謬替他們道門找回了面子,掌門青木道人自然願意見他。

 

「那件事啊,也是我仙靈派史上極慘烈的一頁啊!赤地修羅來的時候,前任掌門帶著我們一些內門弟子,到京城參加十年一度的羅天大醮,派內剩下的師兄弟雖然發現了赤地修羅的魔氣就在小河村,他們也前去救援了,但勢單力孤,沒能營救村民,卻賠上自己的性命,幾十名師兄弟啊,唉……」

 

說著說著,青木道長的眼眶都紅了。

 

「這赤地修羅為了一己的欲望,毀了多少人的門派與家庭啊,難道就沒人治得了他?」

 

 

 

沈謬已經聽不下去了。連話都沒有回,他退出了仙靈派,方師兄擔心地問他怎麼了,要不要先在仙靈派住上一宿,他全無反應。

 

 

 

等沈謬回過神,他正孤單地站在一片荒山的清冷月色中。

 

不對。他還有機會,眼中所見,耳中聽到的不一定是真,他還有機會,他要去問白騁,親自詢問白騁,如果白騁否認了,他就信。

 

然後,他就當這一切都只是一場誤會。他們還是好好的,他會繼續尋找治療白騁的辦法。

 

沈謬一集氣,喃喃持咒,使出冰行訣,如一顆流星,身影朝西南方劃去!

 

 

 

方回山這裡,一片魔氣,比過去更濃厚,不知道白騁這段時間裡又殺了多少人。

 

沈謬在他和白騁朝夕相處的木屋前落地。

 

遠遠看著木屋,他和白騁之間相處的點點滴滴,又油然地湧上心頭。歷歷如繪,也無可替代。

 

他們之間不只有恩,還有情。

 

一定不是,老天不會對他這麼殘忍的。

 

 

 

沈謬邁開步伐,走向木屋。

 

當他越靠越近,有一陣異樣的聲音,隨著他的靠近,越來越清晰。

 

那聲音很小,卻很熟悉,震動著他的鼓膜。

 

 

 

那是白騁與他歡好之時,情難自禁發出的低吟之聲。

 

他人就在門口,白騁還能與誰歡好?

 

自己離開了那麼久。難道,是新歡?

 

我離開都是為了想辦法把你治好,白騁你豈敢......

 

 

 

砰的一聲,沈謬踹開柴扉,徑朝白騁的房間邁去!

 

接下來的一幕,讓沈謬彷彿全身的血液都直衝腦門,差點爆了出來!

 

 

 

白騁正在榻上,衣衫不整,和閬風交纏。他淡淡地看了沈謬一眼,便和閬風繼續,彷彿沈謬就是個透明人。

 

他明明看見自己,這又算甚麼?把自己當成死人嗎?

 

枉沈謬為了該不該替父母報仇,一路糾結痛苦,他把白騁放在心裡,就這樣任他翻攪凌遲,可白騁根本沒把他放在心上!

 

 

 

沈謬雙眼發紅,眼白布滿血絲,直欲滴出血來,他一把搶上,把閬風從白騁身上扳了下來,一個用上了金刀斬,一個召喚陰風,兩人打成一團,從屋內打到屋外!

 

兩人下的都是重手,對沈謬而言,這不知名的蛇妖膽敢碰他的人,就該被大卸八塊,對閬風而言,只要沈謬死了,他就可以獨佔白騁,所以沈謬非死不可!

 

一個道門高手,一只千年蛇妖,兩人招招下的都是殺手,方回山的深夜依然風雲變色!

 

白騁就這樣看著兩人鬥個你死我活,神態慵懶,連外袍都只是掛在身上懶得整理,絲毫沒有出手的意思。

 

 

 

白騁還沒脫出青陵派時便已是青陵派第一高手,他對青陵派術法的理解深入淺出,能夠用最簡單省事的方法和時間讓沈謬學得更多的技能,再加上沈謬資質也不差,而和金裹兒同行,上青陵派那段期間,他聽金淨雲的話在藏經閣浸了不少時間,術法造詣竟是一日千里。

 

眼看著閬風節節敗退,沈謬又是一記金刀斬,誓要斬下祂的蛇頭!

 

 

 

卻沒想到此時白騁卻出手了,他使出石靈咒,木屋旁那顆大石就成了法器,從沈謬背後強力撞去!

 

沈謬不支,金刀斬渙散,嘔出了一口鮮血!

 

 

 

「你沒事麼?」

 

白騁趕上,將閬風扶了起來,一副關心情切的模樣。

 

 

 

沈謬簡直要瘋了,這到底是什麼世界?他所有的認知,所有以為是真理的事,所有認為是理所當然的關係完全都覆滅了!

 

 

 

「你.......你為了他.......傷我?」

 

沈謬滿手都是他自己嘔出來的血,他斷斷續續地責問著白騁。他的身體是受了傷,但他的眼神更透著藥石罔效的悽慘。

 

「你傷他,我自然傷你。」

 

白騁語氣還是一樣冷淡,他還一面度氣給閬風,替他療傷。

 

閬風對著沈謬,綻出一絲邪魅的勝利微笑。

 

 

 

.......為什麼?」

 

沈謬喉頭的鮮血不斷湧出,他沒法子說很多話,除了這三個字,口中只能發出近似呼嚕呼嚕的聲響。

 

「因為,你已經用完你最後的機會。」

 

在雁次山狐穴,白騁曾經嚴正告訴沈謬,那是他最後的機會。

 

「你既已上青陵山,入青陵派,以後我們再見,就是敵人了。你走吧。」

 

這段時間,沈謬為青陵派、為金淨雲立下的功勞,樁樁件件,都落到了白騁耳裡。

 

你明知道我痛恨青陵派,卻還是這樣做了。

 

這是白騁的言外之意。

 

 

 

沈謬深吸了一口氣。雖然他的氣管都是血,吸不到什麼空氣。

 

他上青陵派是為了替白騁找尋療傷之法,他替青陵派做事是想挽回一點點白騁的聲譽。然而現在,面對這樣的白騁,他已經不想再做任何解釋了。

 

 

 

「白騁,我只問你一句話。」

 

「問完,我就走。」

 

沈謬擦去口邊的鮮血,他很痛,但面對白騁,面對閬風,他努力讓自己站得很挺。

 

 

 

 

 

 

 

台長: 陳跡

陳跡
這篇的主梗出來了
[當我愛上你以後才發現你殺了我爸媽]梗

靈感不能斷
明天再一集
2022-03-23 20:10:11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