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22-03-22 23:02:25| 人氣588|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你會看到我的傷痕27---無差別屠村(BL慎入)

推薦 14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這天的青陵派,一道求援信函送進了掌門書齋。內容是南方的鹿門山下,有個鹿門村,全村以務農為生。有一天,一位農民在開墾新地的時候,挖到了一扇石門,還磕壞了手裡的鋤頭。

 

地下有石門,這也未免太奇怪了,不過當地有個出村謀生過的小伙子說了,有些古墳上頭雖然風化了,下頭的墓室卻還是存在,被掩埋在黃沙中,這種墓室裡多半有許多價值不斐的金器玉器陪葬品,若能弄到手那就發了。

 

那小伙子的說法讓前來圍觀的農民很心動,紛紛回家找了鐵撬鏟子之類的器具,想要撬開石門。不過村長擔心,那石門上頭刻了一尊像猴子又像猩猩,又有支長象鼻,目露凶光的圖騰,村長讓他們別動,就請鹿門山上的道門仙靈派著人來處理吧。

 

大伙表面上聽了村長的勸告盡皆散去,但還是有兩三個貪心的農民心想,若請仙靈派來處理,那墓裡值錢的東西還不都被仙靈派扛走嗎?不如他們三個分一分,分的人越少,獲利自然越多啊!

 

所謂人為財死,鳥為食亡。三個農民半夜就著月色,拿鐵撬和鐵槌狠狠敲打擣弄半天,弄了近兩個時辰,終於打開了石門。

 

他們把門板掀開,卻有一陣黑氣沖天而出,把月光也給掩蓋了!那黑氣中有一陣呼嚕呼嚕的聲音不斷傳出,好像有甚麼物事已經在地下被悶了很久,終於鬆了一口氣的感覺。

 

三人只看見黑煙,沒看見其他的,這聲音來得詭異,當下踉蹌了好幾步,正待逃走,卻聽得黑煙裡傳出一陣問責的聲音。

 

「是你們將我封在這裡?」

 

黑煙的聲音很慢,拉得很長,卻格外令人毛骨悚然。

 

三人媽呀一聲,管他什麼金器玉器地,鐵撬鐵槌一丟,逃命要緊!

 

那黑煙卻行動更快,將那三個貪心的農民一一籠罩!

 

而黑煙散去後,便多了三具森森白骨!

 

 

 

隔天白天,鹿門村民根據三具白骨身上的衣著配件,認出了他們就是本村的農民。

 

只是,昨天下午才剛見到,怎麼今早就成了森森白骨,身上的血和肉,一點也不剩?

 

然後,他們發現石門已被打開,就著陽光,他們站在外頭朝內看,幸而內室不大,一眼便能瞧盡。

 

內室的牆上,畫滿了石門上那種像猴子又有象鼻子的圖騰!

 

這場面太詭異了,村長讓村中腳程快的小夥子趕緊上仙靈派求援!

 

仙靈派弟子下山一探石門,便知作祟的是一只千年怨靈。那怨靈生前就是個殺孽很重的悍匪,而這墓室肯定是他的仇家造的。石門上和墓室鐫刻的圖騰叫罔象,專食亡者肝,那悍匪死後,他的肝成天被這些罔象囓咬,痛苦不堪,而這痛苦卻又反而助長他身上的殺氣和怨氣,一旦破門而出,一發不可收拾!

 

仙靈派搞不定,便前來青陵派求救!

 

 

 

聽金淨雲把鹿門村古墓的狀況說完後,沈謬便親自請纓道,他願意前往瞧瞧。

 

金淨雲問他。

 

「你有收那悍匪怨靈的方法?」

 

沈謬道。

 

「那悍匪之所以強悍,便是縈繞於身的那一股沉重怨氣,只要能減輕他的怨氣,要收祂就容易得多。」

 

沈謬把他想到的辦法告訴金淨雲,金淨雲點頭稱可,於是,就把鹿門村一事交付給沈謬去辦了。

 

沈謬離開掌門書齋後,金淨雲不禁臉色一變。

 

他看向他的那些入門弟子,包括杜銘在內,他們提的,用強力法器收之鎮之,或擺下高級陣法前往圍捕,都是最笨,也不一定可行的辦法。沈謬提出的辦法的確是最好的。

 

他和白騁一直是競爭者的關係,卻沒想到他收的徒弟竟也不如沈謬,心中不平之氣油然而生,甚麼也沒說就走了。

 

 

 

沈謬想到的辦法,就是抓罔象。那石門開啓之際,跑出石門的不只是悍匪怨靈,還有那些壁畫上的罔象也全都跑了出來!

 

他只要把那些傷害悍匪魂魄的罔象抓起來,讓悍匪殺了祂們出氣,怨氣變淡,他再出手收了悍匪!

 

只是要抓罔象卻不容易。最好的誘餌是死人肝。越新鮮祂們越喜歡。但他總不能真的去殺人來釣罔象。

 

他聽白騁說過,其實有一種動物的肝和人的很像。

 

豬肝。

 

只要讓豬肝沾染上死人氣味,讓罔象誤以為那就是死人肝,就能釣到罔象。

 

 

 

到了鹿門山下,沈謬和仙靈派的師兄弟會合,先獲取有利的資訊後,又上了鹿門山,砍了一株柏木,削了一把柏木劍,還有一塊柏木片。沈謬在柏木片上用硃砂畫下鎮靈符。

 

然後,他又去市集裡買了幾副豬肝,扔到距離鹿門村三十里開外的一處亂葬崗裡,浸七七四十九個時辰。

 

之後去收那些豬肝,屍臭算啥?那味道簡直無可形容,聞了都要升天了。

 

沈謬用三條方巾綁住口鼻,再加上龜息大法,讓呼吸頻率降到最低,才成功把那些豬肝丟進石門裡。

 

子時一到,那些逃逸的罔象果然一隻隻聞「香」而來,沈謬躲在一旁草叢間偷看,一隻、兩隻、三隻、......算好了七隻,正合圖騰數量後,沈謬馬上躍起,關起石門,用柏木符封住石門。

 

罔象就怕柏木,這也是許多風水大師都會建議在墓地上種柏樹的原因。

 

仙靈派的師兄弟告訴他,逃出石墓的悍匪,就躲在鹿門山麓的一處山洞裡,延續生前殺戮的本性,會趁夜間伺機逃出來傷害村民。

 

沈謬扮成村民,自己跑到山洞前去作誘餌,悍匪果然追了出來!

 

用上冰行訣跑到石門前,沈謬問悍匪,那些罔象啃你的屍身啃了千年,你也痛了千年,想不想報仇?

 

悍匪怨靈發出呼呼呼的聲音,似乎很興奮。

 

沈謬道。

 

「祂們現在被我困在石門裡。你可以用這把柏木劍殺死祂們。」

 

沈謬將柏木劍擲到悍匪跟前。

 

俗謂「死人直」,悍匪怨靈也沒想到沈謬一個陌生人這樣幫他出氣是不是有詐,但想到千年來的折騰,悍匪拾起地上的柏木劍,沈謬替他開啟了石門,當下飄了進去,對墓穴中還在大快朵頤的罔象們大開殺戒!

 

悍匪殺得起勁,祂身上的力量也因為大仇得報而一點點消散,沈謬重新關上石門,用中指血在門上重新封印一道鎮靈符!

 

等沈謬結完符煞,天也快亮了。

 

將石門用土重新封好。就等天亮,讓村長傳遞下去,不可再動此石門的諭令!

 

 

 

當然鹿門村百姓對沈謬的千恩萬謝,不在話下。

 

 

 

其實,沈謬之所以接下這趟任務,除了真有收服悍匪怨靈之法外,更重要的原因是,他的家鄉,就在距離鹿門山五十里外的一個小河村。

 

當年他父母雙亡後,鄰居夫婦看他可憐,收養了他幾年。但因為他們只是窮佃戶,家裡也有四個孩子要養,真的沒有多餘的錢財照顧沈謬,才把他帶去附近縣城裡的衙門,請裡面的官差大哥想法子幫沈謬找出路。

 

後來,他遇到了給他起名字的師爺,去了劉員外家當書僮,最後被冤枉趕了出來。一路流浪,有一餐沒一餐,累了就睡路邊,渾身髒兮兮地流浪到方回城。

 

然後,遇見白騁,那個改變他一生的人。

 

雖然吃了不少苦,但他沒有怨過那對養父母,他知道他們盡力了。

 

送他到縣衙那時,他的那對養父母,剛從小河村遷居到鹿門村。

 

他想再見見他們,讓他們知道自己現在過得很好,也想知道他們現在好不好。

 

 

 

幸好,他還記得他的養父叫卓水木,他為鹿門村立下這麼大的功勞,村長自然義不容辭幫他。

 

卓水木他們沒有搬家,這一住便是十幾年。當沈謬來到他家時,他那幾個孩子都已經長大,去縣城謀生了,家裡就剩下卓水木和妻子,守著一口田。

 

夫婦二人知道眼前偉岸雋朗的少年竟是當年的沈謬,還成了青陵派弟子這麼出息,都不禁欣慰地流下淚來。他們到現在還在自責,沒能照顧沈謬到最後,反而是沈謬安慰著他們,沒有他們他早就死了,他是回來感謝他們的。

 

卓氏夫婦熱情地邀請沈謬多住幾天,伯母忙進忙出,每餐都有肉,卓水木還去買了酒,要讓沈謬住在這裡的時候都吃得油光嘴滑的,就像遠行的孩子突然回到家裡,所有父母的反應一樣。

 

沈謬覺得很溫馨。

 

 

 

「唉,沈謬啊,你這趟回來,有回小河村去看看嗎?」

 

晚餐時,三人閒聊,卓水木問道。

 

「沒有。我回青陵派時再順道去看看,不知道那裏變成甚麼樣了。」

 

「其實也不用,那裏已經變成廢墟,沒有人了。當年小河村民遭到屠殺,我們因為回賤內的娘家省親,全家才逃過一劫,也才能在回村時發現被壓在榻下的你。都說那裏死了上百人,冤氣重,沒人敢再到那裏去,更不用說居住了。」

 

「可是當年,我們小河村都是善良務實的農民或漁民、樵民,到底是得罪了誰,怎麼會遭致滅村的命運呢?」

 

當時太小,沈謬是真的沒印象了。不過那些流寇或作亂的叛軍所到之處為了強搶糧食和民女,屠村屠城的所在多有,倒也不奇怪。

 

「當年的小河村是一夜被滅,太過離奇,而且死法都很怪異,身為當地人,我也幫著回去處理後事過,當時是鹿門山上的仙靈派弟子下山幫的忙。那些死者每個人都形容枯槁,像死了很久的乾屍。」

 

聽卓水木的敘述,沈謬心裡沒來由地一砰。

 

「我有問過那些仙靈派弟子,他們說,那些人的血魂都被吸乾了,這是練魔功的修者或妖魔慣用的手法。」

 

「他們說,能夠在這麼短時間屠上百人,而且不論恩怨濫殺無辜的,大概也只有那個,連青陵派都處理不了的人了。」

 

「那個人......是誰?」

 

沈謬一面聽,拿著筷子的手心裡,不住地冒著冷汗。

 

「好像......叫什麼.......修羅的.......

 

「是赤地修羅。」

 

卓水木有些忘了,但卓伯母沒忘,她補充道。

 

 

 

 

 

 

 

 

 

 

 

台長: 陳跡

是 (本台目前設定為強制悄悄話)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