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18 01:29:39| 人氣2,802| 回應3 | 上一篇 | 下一篇

最黑暗的一天,我需要你們

推薦 1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從小,我就知道,我是同志這件事情,一定要藏好。

一定要藏好,不管用任何方法手段,絕對不能讓人發現我是同志。

來自社會的,不友善的眼光,令人害怕的氛圍,還有,對於同性戀的偏見與歧視,讓懂得察言觀色的我知道,一定要把自己的同性戀傾向藏好,一點都不能透漏。

因為這樣,我必須偽裝,因為這樣,我必須讓自己看起來跟大家一樣。我很低調,做好自己的事情,我安分守己,我很知足。

老實說,我內心隱約覺得,只要我努力的過自己的生活,好好的盡自己的本分,那麼就好了吧。相信大家一定會認同我,讚美我,真正的喜歡我這個人。不管我是異性戀還是同性戀,都沒關係,會認同我,支持我。

但是今天,我發現殘酷的事實,我心中的小小企盼,灰飛煙滅了,一切的一切,都是安慰自己,都是謊言。

因為婚姻平權的修法二讀前夕卡關,之前的努力都白費。

因為護家盟毫不遮掩的歧視跟抗議的行動,因為某些立委在立院然地歧視的發言,我如同被狠狠的賞了一巴掌一般的,清醒了過來。

我好傷心,我好心痛,我的眼淚不爭氣地掉了下來。現在,民國105年,西元2016年的年底,居然還有這種發言,這樣的行動。請問台灣在同志議題上面,進步多少?根本是自欺欺人,對我來說,恐同完全沒變。

我還是會因為這樣的言論而傷心,你們知道我曾經經歷了多少嗎?我經歷了多少歧視的言論,從小到大,從家人到朋友,從報紙到電視。現在,從網路到直播。異性戀啊,你們一定不懂,或許你們也不會想去懂,因為跟你們無關。

我爸常說:「為什麼同性戀不全部死光。」我大學最好的朋友對我說:「同性戀真噁心。」我同事說:「gay幹屁眼不會噴屎嗎?」然後哄堂大笑。那些充滿惡意的言論,每次聽到都很心痛,腦袋轟然巨響,臉頰像是被打了火辣巴掌一般的發燙。我很努力的去習慣這件事情,但每次遇到卻還是招架不住,心痛想哭。

因為我是同志,所以我要習慣這樣的事情,我默默的接受了,認了。雖然這不是我能選擇的,但我還是很認命的接受。沒有人一出生就十全十美,人總是會有缺陷的嘛,我這樣安慰自己。偷偷的在沒人看到的角落掉眼淚,然後熟悉的用袖子或是衛生紙把眼淚擦掉。沒關係的,我可以承受的了得。沒關係的,這真的不算甚麼的。沒關係的,這打不倒我的。日子還是要過下去,沒關係的,我能撐過去。

然後一直重複這樣的動作,從小到大。我覺得我很堅強,因為我沒有被打倒。有些人,撐不下去,被打倒了,他們可能被霸凌得生不如死,他們可能自殺了。他們可能來不及長大,也沒機會長大。因為他們是同志,因為他們跟別人不一樣。他們可能很努力讓自己堅強,但還是熬不過去,所以選擇結束生命。

我的確曾經,想要結束自己的生命,因為那種痛真的太難熬了,因為那種寂寞真的太孤單了,我還是小孩子,還是個青少年,卻要承受這麼沉重的秘密,同性戀。沒有人可以說,沒有人可以幫忙,只能自己一個人承擔。壓力好大,好累好累,可是我卻沒有選擇。

離開這個無情的世界,離開這個冷漠的社會,會不會比較好呢,我曾經這樣想過。我羨慕那ㄧ些一走百了的人,很輕鬆的退場了,放下重擔,去了另一個地方。那個地方會不會有欺負或歧視同性戀的人呢?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我現在活著的世界有這種人,而他們是我痛苦的來源。

但是看到那些失去親人家屬的眼淚,我退卻了。我捨不得讓我的家人傷心,我捨不得離開自己的朋友。我還年輕,還有很多事情沒有經歷過。我逼自己堅強,逼自己勇敢,努力嘗試去假裝自己是正常人,一樣過著看似正常的生活。我封閉自己的內心,隔絕外界的流言蜚語,只要讓我安安靜靜過自己的日子就好了。拜託,只要這樣就好了,其他甚麼的,我並不奢求。

日子逐漸平靜的過去,慢慢我的內心,其實有些奢望,希望社會能夠走到一步。就是大家再也不會歧視同志了,能夠接納身邊的同志朋友。然後我們也不用隱藏自己,能夠真正地做自己,放下心中的重擔,說出那個秘密。

但是今天我發現,我太天真了,護家盟跟政客根本沒有把我們當成人。我們是人獸交的畜生,是散播愛滋病的溫床,是帶壞小孩的不良範本,是世界人類滅絕的元兇。甚至,把我們看得低賤不入流,否認了同志身而為人的價值。

我哭了,大哭,眼淚不由自主地流下來。我咒罵自己的天真,和內心那一絲渴盼平等的寄望。二十多年過去了,台灣社會有甚麼改變嗎?沒有,我還是在遭遇過去所經歷的一切。這次是護家盟,更龐大、更冠冕堂皇、更強力、也更有組織的行動。一個刻意打壓同性戀的組織,居然有這種組織,在21世紀的社會,居然有這樣的組織存在,我絕望了。

我大哭,因為號稱進步開放的社會,居然允許這樣的組織存在,去公然攻擊和歧視同志,甚至以此為使命。我絕望了,以前只要對抗家人、親戚,朋友或同事恐同言論的我,現在卻要面對一整個殘暴的歧視巨獸。我真的已經累了,也沒有力氣了。

我從公司回家的路上,腦袋一片空白,我懷疑我做錯了甚麼,我到底做錯了甚麼,所以護家盟要這樣對我,立委要這樣對我。不給我結婚的基本權利,否認我身而為人的事實,否認我存在的價值。我到底做錯了甚麼?我從小到大,不停地問自己這個問題,我到底做錯了甚麼?我愛男人錯了嗎?要被人這樣咒罵、這樣歧視、這樣訕笑。我好恨,我好恨為什麼我不是正常人,我好恨為什麼是我要承擔這一切?為什麼是我?為什麼?

我知道這是一個沒有答案的問題,但我還是想問。雖然我已經不像年輕時那麼容易被擊倒,但我還是大哭了。都已經是成人還大哭,哭得沒辦法自己,好丟臉。我面對歧視,依然像是一個小孩子一樣絕望、害怕、無助。我還是承受不了,撐不下去。

不知道,為什麼?我的腦海想起,一個被護家盟圈起來的女孩,被限制行動自由的女孩,她很用力的怒吼,我的幸福為什麼要你們決定。為什麼你要剝奪我結婚的權利。

我的腦海想起,葉永鋕媽媽,在高雄同志大遊行上面的一句話:「孩子們,你們要勇敢。」我幾乎是一聽到這句話的當下,眼淚馬上就掉了下來。因為我好想聽到有人這樣對我說,說出這句話,用同情、理解的角度,用關心我們的角度。說出這句話。

說出:你們活得很辛苦,我都知道,你們很堅強,很勇敢,我都知道。謝謝你們,因為有你們存在,社會更加的美好。因為有各式各樣不同的人。社會才會這麼繽紛,充滿色彩,充滿了希望。

我多麼希望現在能有人這樣對我說,但是卻沒有。我聽到的歧視話語,依然跟多年前的時候一樣,一切都沒有改變。我想起那些撐不下去,提早離開的孩子。只要有人給他們一點希望,哪怕只是一點點,他們就會願意,願意鼓起勇氣去面對挑戰,願意努力的活下去。但是因為這個社會的不友善,因為這個社會沒有辦法給他們勇氣,所以他們選擇離去。

那些還長不大的孩子,跟我一樣的同志朋友們,很抱歉,因為這個社會還沒辦法包容接納,所以你們選擇離去。人的生命,在護家盟眼中到底是甚麼?護家盟眼中只有神,卻看不到活生生的,那些活在痛苦掙扎邊緣的孩子們。你們麻痺的內心到底有甚麼樣的信仰?我不知道?我只知看到你們對於同志的歧視言論跟行動,已經傷害了許許多多的人。現實生活中,有上萬跟我一樣的同志朋友,因為你們,被否定了身而為人的權力。

以前的我,除了哭,沒有辦法做些甚麼,改變甚麼。

而我痛恨這樣的自己,無能為力的自己。

現在的我已經不一樣了,因為我受夠這一切,感謝你們確實的激怒了我。

曾經我聽到你們說:「沉默的多數。你們真的以為沉默的多數是站在你們這一邊的嗎?

我要讓你們知道,沉默的多數,是怎樣的一個東西,並不是你們所想的那樣。

從今天開始,我,湛紫之藍,要為婚姻平權而努力,要為破除歧視而努力。

我會努力地盡自己的力量,寫些文章,轉貼訊息,為了我,還有那些跟我一樣的人。

我需要你們給我力量,我的讀者們,在我最脆弱又大哭的時候,我的腦海只有你們。你們曾經是我的依靠,我的力量。所以我要從現在開始,從這裡開始,從新聞台開始重新出發,為婚姻平權而努力。

這就是屬於我的,文字的力量,我將從現在開始,努力的善用它,直到婚姻平權的那天到來。

而這就是我的勇敢。

 



本文已同步發佈到「生活點滴」

台長: 湛紫之藍
人氣(2,802) | 回應(3)| 推薦 (1)|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彩虹同志(同志心情、資訊) | 個人分類: 婚姻平權 |
此分類下一篇:這一次,我要為自己挺身而出

(悄悄話)
2016-11-19 00:40:02
(悄悄話)
2017-06-23 07:06:37
Boro
我可以理解你的感受
2018-08-05 01:14:02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