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h購物| | PChome| 登入
2024-01-05 04:00:00| 人氣940|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2024大選】黃國昌:昔日昌神,今日柯粉?

推薦 2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昔日昌神,今日柯粉】黃國昌出了什麼事?
   
 
一、外界忽略的層面
  
黃國昌「棄黃保白」,離開時代力量,加入台灣民眾黨,這一發展令多數社會大眾驚訝,但政壇人士普遍不意外。
  
黃國昌棄黃投白,外界較少注意到的原因包括:
 
1.黃雖反中國共產黨及中國國民黨,卻更痛恨民進黨(類似柯自稱討厭國民黨卻更痛恨民進黨那樣)。
  
2.時力如今已大部分並非當年草創時期的戰友,與黃的友誼較淡了。
 
3.外界多數不知道,其實黃與柯早有交情。因為2013年時,黃父病危,當時柯參與了救治黃父的任務,成功救回黃父一命。當時人在國外的黃國昌趕回台灣探望黃父,對柯滿是感謝。
  
 
二、黃離開時力,非因權力鬥爭
 
外人在評論黃與時力的關係時,有些人會用「權力鬥爭」的角度來詮釋時力的分崩離析過程,還說每一個離開時力的人都是被黃國昌「鬥倒」,原因是不滿黃國昌的「領導」;這恐是錯誤的理解。
   
筆者看到的是:黃國昌在時力期間,一直是光環最強的王牌主將,因此許多人希望拱他成為領導中心,但他自己卻採取「消極領導」,甚至「拒絕領導」;完全沒有想讓權力定於他自己一尊的野心。
  
若往好處想,這是昌神「忠於時力創黨理念」的展現。因為時力一開始就標榜要打造一個前所未有的政黨運作型態,拒絕集權化的列寧式政黨型態。
 
(若不是基於此理念,今天的時力就會像親民黨或民眾黨那樣,成為黃國昌的「一人政黨」。)
 
(由於時力草創黨員及支持者大多是自太陽花運動出身的年輕人;這些人十分勇於表達意見,個人主見很強,也不會是乖乖順從某一領導人的單純追隨者;這也使時力很難淪為一人政黨。)
  
若往壞處想,在台灣政壇的權謀叢林中,一個小黨主席卻欠缺一錘定音且權責相符的領導權,這必然導致內部因意見與利益過於龐雜多元,擺不平,難有共識;於是爭吵內亂不斷,而使整個黨失去戰力,也會讓支持者灰心,逐漸流失選舉支持度,形成泡沫化危機。這是時力會分崩離析的重要原因之一。
  
 
三、昌神不是「政治動物」
 
時力一開始最主要主導的創立者並非黃國昌,而是致力推動司法改革的林峯正。但林在時力剛成立就離開了。
  
黃國昌之所以後來成為時力首席招牌掌門人,主因是他率領太陽花學生成功佔領立法院,且當選立委後展現強力監督執政黨的力道,被封為「立院戰神」。
  
(黃擔任立委時,在法學素養、口才、煽動力、媒體形象、助理團隊素質、年輕人心目中的印象等許多方面,都有傑出的表現。因此成為「昌神」,又稱「立院戰神」。)
 
時代力量原先的創黨初衷,就是害怕獨裁,因此最初幾年採取「主席團」的合議制。後來為了符合法規,修改成具有實權的「黨主席」一人制度,廢除「主席團」。但在實務上,時力黨主席的決策方式仍然是「合議制」,不像台灣社會幾乎所有其他政黨的黨主席幾乎都有絕對權威,可以一人獨排眾議,拍板決定一切。
  
黃國昌如果是個毛澤東或宋楚瑜、柯文哲式的權力動物,大可以在自己擔任時力黨主席期間完全廢除「合議制」決策模式,搞充分的一人獨裁。
 
但如前所述,黃無意這麼做,那樣做會違背他自己的理想。因為,黃的性格和政壇其他「政治動物」完全迥異。
 
這些政治動物全都是「野心家」,恨不得所有權力、名聲、利益都集中在自己一人身上最好。
 
黃雖然有奪取名聲、權力、利益的能力,有政治明星的特質和居高位的潛力,卻完全不想當個政治動物,只想當個政治領域的「偶像明星」。
 
「政治動物」和「政治偶像明星」,重疊成分不是完全沒有,但不多;大部分成分是不同的。
  
兩者的共通之處是「都擅長表演」。兩者的不同處在於,前者追逐權力,十分現實功利,刻意展現的演技,僅是用來奪取權力及利益的工具。後者則僅在乎名聲,愛惜羽毛,不輕易追逐權力及利益,而演技則出自天份,只演出符合自己特質的角色,不必刻意誇張修飾演技。
 
黃之所以成為政治偶像明星而非政治動物,主因在於他是「過度狂熱的理想主義者」。他喜歡挑戰很難達到的理想主義冒險旅程,卻經常忽略現實,無視旅程本身的難度以及風險,也不理會身旁同袍戰友的感受。
  
從這一點,若要說黃「領導力」不佳,注定只是個「孤君」,似乎也不為過。
   
圖:黃國昌穿時代力量背心掃街拜票時拿香拜神明
(圖片來源:watcgout 沃草)
  
四、黃與綠的恩怨
   
黃國昌在立院的問政方向,由於強力監督執政黨,引發執政的民進黨不滿,覺得他在故意作秀,藉由傷害民進黨來謀取個人政治聲望。其實這樣的批評,是對於黃「動機」的誤解。
 
要知道,黃是傑出的法律人,具有美式法庭大律師的問政風格,實屬正常。犀利辯才只是昌神本能,不是為了的鬥爭執政當局才故意顯露犀利。
  
他彷彿把立院當成法庭,把立委的質詢當成法庭辯論,把受質詢的官員當成嫌犯被告。在犀利的言論逼問下,官員被修理得體無完膚,漸成昌神每次質詢的常態。
  
民進黨內有些人,流露出猜忌的本能來看待昌神的問政風格。他們認定黃國昌之所以對綠營官員毫不留情,目的是為了操弄民粹,奪取政治聲望,不惜踐踏民進黨的形象,來成就自己。
 
因此,綠營的支持者、網友,和時力的分歧變得越來強烈,網路上也經常互相出征。
 
這種不健康的網路生態,容易讓人誤以為時力與民進黨的分歧巨大,大於時力和藍白陣營的分歧;實際上,在國家定位與兩岸外交路線方面,時力幾乎完全與民進黨相同,而與藍白有巨大差距。
 
然而,時力因過度痴迷于「監督」執政黨的政治學理想,忽略了現實政治及人性原理,而得罪了幾乎整個綠營。這讓黃在許多綠營支持者眼中,成為「背骨仔」。
  
黃國昌的政治理念是「深左」,也就是要在民主體制下追求環境、勞權、性別、土地正義、貧富差距...等等所有層面追求「進步價值」。(注意:這不同於共產世界的「極左」)
  
但這樣的左派路線,引來「深右」的反同婚陣營強烈不滿,而發動罷免,差點成功。黃一度陷入狼狽與尷尬,卻完全搞不清楚自己到底哪裡錯了,為何要被人罷免。
  
黃堅持「深左」路線,狂熱於自己堅信的價值觀,不肯妥協,以至於連「中左、淺左」都要被他強烈批判。
 
蔡英文、賴清德因為不肯從「一例一休」退讓至黃要求的「完全週休二日」,引發黃率領徐永明等人進行連續多日的靜坐,甚至絕食抗議。最終導致時任台北市長的柯文哲,下令警方強拆黃徐等人的帳篷。
  
黃徐這種抗議的激烈程度,彷彿是執政的綠營政府犯了什麽投共賣台的罪行所以要搞群眾運動非暴力革命那樣。如此不成比例的「過度監督」,政治效應往往是反效果。
  
過度監督的激烈抗爭路線,通常對於在野小黨會帶來強烈的反作用力。不僅與執政的大黨徹底關係破裂,又沒有其他主要政黨願意和該黨合作,所以時力嚴重內鬨,多位要角紛紛離開。黃的「不領導」或「無能領導」被許多人認為是撕裂時力的主因。
 
   
五、黃明知可能染紅,卻仍投白?
  
時力因不斷內鬨,欠缺團結,在2020大選慘遭失利。
 
當時以第三勢力自許的柯,與藍營開始合作,在統媒的強力加持下,柯成立的台灣民眾黨,一舉超越時力成為第三大黨。
  
於是黃與一部分時力要角,當時考慮轉向與「柯白」合作。
 
此外,當時的時力黨主席徐永明因為要籌錢發薪資,遭控收賄,重創時力形象。黃雖未明言卻顯然懷疑這是民進黨在操控司法打擊時力,所以黃更加堅定意志想要推動「黃白合」。
 
然而,柯白當時已經顯露出些許「粉紅」傾向,其反民主的專制威權潛意識已經被許多知識份子注意到。黃卻仍然堅信柯無意親共,持續想要推動合作。
  
時力內部許多人對於黃白合強烈反彈。於是時力分裂為兩群人,一群挺黃,另一群反柯。
 
反柯派有不少人受不了時力的路線轉向,以及內部吵鬧,於是退出時力。這些紛擾連累選情。挺黃派雖然持續運作,但黃已經被時力內部視為重創時力的罪人,因此黃也就此淡出時力核心圈運作。
 
黃在淡出運作這段期間,一直在經營其「政論網紅」事業。其理想是要透過不斷揭弊,打造一個廉能的政治環境,並企圖以此為反攻基地,重新建立起自己的政治權力。
  
然而,黃由於自尊心強烈,無法誠心回頭過來跟當年反對他的同袍重新合作,又無法真心檢討自己當年的錯誤決策,因此始終只能當個孤鳥,淪為「孤獨的戰士」。
 
戰士孤獨太久了,實在很寂寞,很想要重返舞台,享受鎂光燈。再加上自己挖出不少民進黨的「疑似弊案」,深信民進黨已然貪腐墮落,自己非重出江湖挽救國家不可。
  
但他可能沒察覺到,自己內心對民進黨充滿仇恨,很想復仇,才是自己渴望重出江湖的潛意識動力!
 
(所以筆者在其他文章說過,2023年7月時,綠營狂打黃家的違建,實在是嚴重敗筆。理由之一,就是這會和黃結仇。)
 
於是,明明對於國家重大定位、執政理念都南轅北轍的「柯粉紅」,卻能以法務部長的官位引誘,讓黃自我欺騙,相信柯很乾淨、相信柯背後沒有紅色勢力,而急著投入。不惜拋棄自己從政生涯的「起家厝」時代力量。幾乎等同要把親手時力埋葬!
  
  
六、缺乏政治智慧的戰神,下場必是悲劇!
  
黃國昌做了從政至今最錯誤的一項決定,拋棄自己一手建立的時力,擁抱明顯親中共的柯粉紅陣營。
 
此事的影響後果,是進一步傷害時力,讓時力更難取得立院席次。等於直接殺死時力。
 
幾乎已可以斷言,黃投入白營不久後,立刻會發現民眾黨與時力完全是「平行宇宙」,所有的遊戲明規則、潛規則,全都不一樣。(時力是群龍無首,民眾黨卻是一人政黨,柯傲慢獨裁。)黃在這樣的政黨裡頭,不可能有任何實質作為。
  
柯這人「崇拜強者,輕賤弱者」,信口開河,立場反覆不定,背叛來背叛去,,對待部屬如同豬狗,動不動就口出侮辱之言。根本是個不適任的領導人。遲早必會讓黃充滿痛苦,想要離開。
   
未來人們回顧這段歷史,大概會出現這樣的評價:
  
黃國昌被仇綠的恨意沖昏了頭,而且鬼迷心竅,被柯粉紅用官位引誘,出賣自己當初參與太陽花的初衷;卻在失去利用價值後,被柯粉紅一腳踢開,淪為政治遊民!
 
 
延伸閱讀:
 
  
【2024大選】從716體會政治與人性
   
【2024大選】DPP該如何實現「居住正義」?
  
【2024大選】誰執政最能實現和平?
  
 【2024大選】柯文哲稱「神明從中國來的」,所以?
  
 
時力:黃國昌退黨離開後 政黨捐款持續增加
 
維基百科 黃國昌
維基百科 時代力量 
 
維基百科 時代力量分裂危機
    
百度搜尋 時代力量 (可發現中國媒體大部分都在謾罵)
 
 
百度搜尋 台灣民眾黨 (可發現中國媒體大部分都正面報導)
 
 
 

台長: 天光
人氣(940) | 回應(0)| 推薦 (2)|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政論劍鋒 |
此分類下一篇:【2024大選】據說有佛教徒想投柯?
此分類上一篇:【2024大選】誰執政最能實現和平?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