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18 20:25:39| 人氣53|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星辰‧星沉──第三章 午夜的遙想(下)END

 

將傑巴爾停在林子裡,藍綠色的眼睛望著不遠處的洞口。在島上繞了好一陣子,幾乎感覺不到自然生物的生存,倒是發現不少非自然的輸送管埋藏各地,最後聚集在一座峭巖之內,那座洞穴似乎是唯一的出入口。向前打算進一步調查,腳尖卻感覺到不同的磁波變動。

第二層結界嗎?傑洛冷哼一聲,抽出光束刀猛力一砍,刀鋒和無形的結界接觸,電光轉為星火,眼前的空間如玻璃般爆裂開來,異樣的磁波也隨之飄散。刀鋒不收,闊步直入洞穴,進入漆黑的隧道。

越是深入,空氣的溫度越是升高,傑洛直覺判斷是有東西在燃燒。走上不算短的路程到達另一頭,映入眼簾的竟是一個偌大的空間,以中心的機械貫穿,上不見頂端下不見底層,輸送管銜接機械,如未完成的織布般穿插其中。傑洛跳上輸送管,腳底可以感覺到內部的流動。繞著機械觀察,看起來像是某種生產火爐,和主管道的配置似乎是將兩種以上的成分混合。邊思索邊到達另一面,卻看到不該存在的東西。

「中央的標誌?中央的東西怎麼會在這裡?」

「當然是搶來的。」

心頭一驚,傑洛趕忙探向音源。居然沒察覺?難道是這裡的熱流擾亂對四周的警覺?

「飄著動人的金色長髮、手持光束刀的紅色狩獵者,你就是人稱『鬥神』的S級狩獵者──傑洛?」發聲之人站在另一處的洞穴口,用確定的語氣詢問。

「在問對方是誰以前,應該先自我介紹吧!」

「何不用看的?」輕笑一聲,那人翻身躍下,降落在傑洛同一平面的輸送管上。

「藍灰色的頭髮、茜紅色的眼罩、泛著紫色的深藍盔甲,沒換零件的話,你就是中央黑名單裡的難纏海盜──戴拉蒙?」

「附帶一題,我的懸賞獎金已經名列星團第一了噢!」

「這座島是你造的?」傑洛才不想管什麼第一不第一的。

「才說我是海盜,海盜怎麼會有閒情造這種東西?我只是看上這座會移動的島嶼,把搶來的東西放在上頭而已。」

「胡說,天然島嶼怎麼會自己移動?」

「信不信由你囉!」戴拉蒙一臉無可奈何,「不過多虧這個島,我們都沒被發現,於是乾脆做點兼差,從事生產造福人群。」

「生產什麼?」

「合玉。」

傑洛挑了眉頭。合玉是一種超合金礦物,是盔甲的基礎成分,再加入新的分子改變結構就可有不同的硬度與防禦程度。提煉方法也不難,只要有合成所需的原料、特殊裝式的火爐與特定排列的輸送管、加上穩定且源源不絕的高溫,就可以生產高純度的合玉。這些材料設備海盜都可以輕易到手,當然也是非法的。

「我們生產的合玉可是連研發者(Profession)都有訂購噢!誰叫中央控管的這麼嚴、價格又高。」

「少對我推銷。怎麼又不幹了?」就算是全自動生產,至少會有幾個人負責控制或守衛,但傑洛路上可沒受到半點阻攔。

「等一下你就知道了。」

才感到疑惑的傑洛煞覺一股渾厚的熱流從下方竄升,抽腿一跳,卻見之前立定之處被熾熱的火燄包圍,輸送管被燒得發紅發亮,喀啷聲響,輸送管斷成兩節,裡頭的流質傾瀉而出,注進深不可測的火燄根部。

「溫度不但已經不穩定,還會燒壞我們辛苦偷來的傢伙。虧本生意海盜做不起呀!所以早在前幾天,我們就決定放棄生產,回去當正職的海盜了。」

「那你怎麼還在這?」

「來看我的人撤光了沒呀!」這話當然是假的。「還有來看看是哪個精明的傢伙發現這裡,還囂張地打破結界。最重要的是……」手從身後抽出一把劍柄,在指間轉下又翻上,兩道紅光從劍柄兩端吐露而出,「我這個S級的實在忍不住想跟擁有『鬥神』封號的狩獵者一會呀!」

傑洛冷笑一聲,手上的光束刀已經染上主人的戰意。與戴拉蒙相同,傑洛很難放棄與S級切磋的機會。「雙頭光劍,看來你真的是戴拉蒙。」

「再不放心,那就動手見真章!」

踢踏作響,兩名S級狩獵者同時躍向對方,兩種色澤的武器首次交鋒,光束毫不留情地朝對方啃咬,或挑或刺、或迴或砍,論力道論速度皆不分軒輊,最後一擊彼此撞開,戴拉蒙提手一拉翻上傳輸管,傑洛借力使力蹬管一彈,光束刀再次斬向雙頭光劍,戴拉蒙扭動手腕,兩端劍鋒防守進攻並進,綿延不絕的劍式讓殺氣凜然的傑洛一時也佔不了上風。

下方的火燄又竄升而上,感到熱流的兩人雙雙閃開,無法預測的緋炎持續破壞戰場,滾燙的熱流不斷干擾對四周的判斷,兩人都知道此地不宜久留,卻又不甘棄戰。戴拉蒙再次移動,往下處的輸送管交織處跳去,傑洛躍身緊追而下,卻見戴拉蒙將雙頭光劍轉向身後。

「旋刃!去!」叱喊一聲,戴拉蒙猛然拋出雙頭光劍,轉動的紅色光束儼然變成一個殺人圓盤,向還在半空的傑洛襲擊而去。

「少自作聰明!烈鏡斷!」傑洛躲不開也不想躲,舉起光束刀凝聚勁力猛然劈下,刀身與飛行物相撞,鏗然聲響,下一刻破空而來的雙頭光劍竟被擊了回去。

「哇噢!這麼快呀!」戴拉蒙口頭驚慌,臉上的笑容卻變也沒變。旋刃的攻勢本來就是運用回力作二段攻擊,給躲過第一段就以為沒事的敵人殺個措手不及。伸手一探,騷動的雙頭光劍彷彿收到主人召喚,乖乖地回到手上。

此時傑洛已經降落在同一條輸送管上,揮刀再度搶攻,「三日月斬!」

「雙極防壁!」見對手犀利無比的螢光刀波迎面而來,戴拉蒙直覺不防不行,轉動劍柄使出少用的防禦技,化劍為盾與其對持。刀鋒劍刃交擊,刺耳的交響在空洞迴盪不絕,火爐都像是受到呼喚,熾熱火燄升上,在四周形成宮殿般的火柱。

戴拉蒙忽然撞開光束刀拉開距離,又將雙頭光劍收在身後,「鬥神傑洛!如果你能接下這劍,這戰就算你贏!飛燕返!」

話語方落,戴拉蒙大幅揮灑兩端劍刃,螢紅劍影如鳥翅顫動,變化莫測,霎時戴拉蒙以驚人之速直逼傑洛,掃動的光劍令人眼花撩亂、防不勝防。

看似亂擊技,但只有一劍是確實攻擊的!敵手來勢洶洶,傑洛也不敢輕忽,抓住唯一反擊的機會,揮刀!

「不是那邊!」第三者的聲音衝進來,傑洛還沒聽完整句,一隻手伸進前方視野,忽見紅光一掠,半條青藍色的手臂當場從光束刀的另一邊噴出銀血分離開來。那人吃痛地悶喊了聲,強忍著站穩在兩人中間。

如果不是那隻手,分離的就是傑洛的頭了。

「唉呀呀!好驚險呀!」絕招沒到手,戴拉蒙晃著雙頭光劍退後,目光轉向斷手的闖入者,「喂!你是傑洛的搭檔嗎?了不起,居然算出『飛燕返』的把戲,搶在前頭擋劍。可惜現在手沒空,不然真該為你拍拍手。」

「我還沒承認他是我搭檔。」傑洛低聲說道。自己沒看破對方伎倆,竟然被等級較低的狩獵者搶先,很不是滋味。

「是噢!真可惜,這麼為別人著想的搭檔,我還有點想要呢!喂!你叫什麼名字?讓我認識一下第一個識破我絕招的人吧!」

「我叫艾克斯,邊境部隊的狩獵者。」握著斷裂的傷口,試著催動治癒機能止血,「兩位,我無意打擾你們一決勝負,但現在不適合。」

「你來了以後的確變得不適合。」傑洛提起光束刀,「讓開。」

「等等,現在不能……」

「讓開!不然連你一起砍!」

「喂喂喂!怎麼對自己的搭檔這麼兇啊?啊對,他還不是你搭檔。」

「……戴拉蒙,我有個提議。」艾克斯說道,「如果你能再讓我受傷一次,我就任憑你處置,你和傑洛的決戰也可以繼續,如何?」

「你!」傑洛簡直氣炸了。打擾決鬥不說,還自不量力搶別人的獵物!偏偏艾克斯站在中間,就算出手也會因為艾克斯而削弱攻勢。

戴拉蒙倒是聽得開心,「你確定?好運不會老袒護著你噢!」

「我對自己的好運很有信心。」

「天真的傢伙,剛才是我先出手砍傷你,這次就讓你先出手好啦!」

「你說的。」艾克斯話才剛說完,三人所踏之處忽然晃動起來,不只是腳下的輸送管,整個火爐和洞穴都在搖晃,上處的石塊紛紛鬆脫掉落,下處的火燄滾滾翻騰湧起,天搖地動彷彿欲將這裡覆蓋埋沒。

「靈魂之軀‧舞!」就在另外兩人穩住陣腳之際,艾克斯出手了。瞬間數十名青藍色的身影飛躍而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將戴拉蒙團團包圍。

分身技!?傑洛的驚訝還沒轉成疑惑,忽見其中一個青影朝自己衝來狠狠撞上,本以為殘像力道應該不大的傑洛只覺胸口一麻,整個人竟被艾克斯的虛影撞飛,同時一塊鬆脫的巨岩從天而降,爆響之後將輸送管斷開。地震又起,火爐已經承受不住破裂開來,發出慘烈的哀嚎,較細的輸送管逐一斷裂,尖石殘骸四處噴灑,洞穴溫度不斷升高,就快要抵達機器人能夠忍受的限度。

「快走……嗚!」虛影轉實,艾克斯嘔出一口銀血,「到底…太勉強了……」

「艾克斯!」傑洛拉住跌落在地的人,卻見艾克斯的雙眼失焦,已經陷入昏迷。

丟下他自個兒走,一個人跑比較容易──以往傑洛會著麼想,但這次卻立刻否決,傑洛也很難說出為什麼,只是覺得這個人和以往隨便湊合的搭檔不同,也許是救了自己兩次,或者是那出乎意料的力量引起注意。傑洛感覺到有個聲音徘徊,告訴他不可放過這個青藍色的機器人,至少不能讓他留在這裡。

一咬牙,傑洛抄起艾克斯就跑。身後的輸送管逐一彎曲破裂,隨著擊落的岩石掉入無底深淵,火焰與地震共鳴般在洞穴起舞。傑洛閃開墜落物,隨著未斷的輸送管穿過隧道到達外頭,忽見他們的飛機正從天空飛下,穩當地停落在面前。也不管飛機為什麼來得這麼巧,傑洛躍進機艙,順手切下機門開關,飛機像是確定人已進入,機翼一折、引擎一噴,自行加速起飛,直上天際。

都已經設定好了?傑洛看了眼放在軟墊上的艾克斯,又將視線轉向外頭。只見『會移動的島』四周海浪異常洶湧,連同隔壁的島被浪花層層包裸,已不知是沉沒或被淹沒。忽然氣流出現變化,以之前島的位置為中心,上風下水一同颳動旋轉,儼然變成一個連結海天的碩大旋風。

傑洛立即將引擎全速運轉,卻也難以抵抗風力,正逐步往後退。此時旋風中心豁然發出金色光柱,海浪與氣流剎那間逆向轉動,飛機被轉彈出去,直墜海面。傑洛好不容易爬起來,操控飛機盡量在海面上穩住,卻看到難以置信的景象:『會移動的島』已經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竟是一隻如島般大小的似鳥生物,展開遮天蓋地的巨大羽翼,飛奔出海,扶搖直上沒入天頂。

「……已經變形了嗎?」似乎因為飛機的震動而轉醒過來,摔在一旁的艾克斯也看到外面的景象,「好可惜,我錯過了。」

「你知道那個東西?」

「我們所說的『會移動的島』其實不是島,是魚。」立起身子坐正,「如島般大小的巨魚,叫做鯤(Kun),到一定歲數會蛻變成巨鳥,叫做鵬(Roc)。」

被傑洛留在飛機上的艾克斯調查島嶼狀況,才發現海面下是魚的身軀,又計算魚鱗的年輪以及體溫變化,原來這條鯤已經到了變化時刻,於是緊急做了導航設定,下機尋找傑洛。

「歐帕羅有很多像這樣不可思議的生物,部分擁有著超乎想像的力量與智慧。」艾克斯悠悠說道,「機器人若想要和他們共存,恐怕還需要點時間了。」

「你好像對他們很了解。」

「只是看多了而已。戴拉蒙呢?」

「沒看到,不過應該沒死,這種程度困不住S級的。」

「是嗎?」艾克斯嘆了一口,「『會移動的島』消失了、遇上海盜也沒逮成、還丟了一台傑巴爾和一條手臂,回去給席格納斯看到,他又要頭痛了吧!」

「那些本來就是總監該煩惱的事情。另外,你究竟是什麼人?」

沒有馬上得到回應,傑洛繼續說道,「那時你擋下戴拉蒙的絕招,我就當你是運氣好猜中,但你能使用分身,就代表你至少有A級以上的程度,受了傷還能使用分身、趁亂把我拖走,這連S級的我都不一定辦得到,所以你只有B級那一定是假的,說謊是為了……」

艾克斯露出微笑,「儘管如此,你還願意讓我成為你的搭檔嗎?」

 

 

 

 

「這、這未免太慘了吧!」亞克塞爾睜著眼,「第一次出任務就斷手內傷差點死掉,這樣你怎麼還敢……」

「不然,誰會選我作搭檔呢?」艾克斯說道,「斷隻手就能換到傑洛的信賴,我已經覺得很值得了。」

「艾克斯是中央的機密,維修費自然是中央出的。」傑洛喝了口自己泡的咖啡,「後來大概覺得太麻煩了,所以道格拉斯和醫官後來加入邊境部隊,然後這二十幾年來高層幹部就沒有再更動過了。」

這兩人已經做了二十幾年的搭檔了。亞克塞爾很少聽說有搭檔能維持十年以上,但看過他們的合作與相處,感覺又好像不是值得驚訝的事情。在茫茫宇宙中尋找一個相知相惜的夥伴,是多麼不容易的事情啊!

那我,也找得到嗎……?

「不過,用B級的引擎去跑R級的驅動程式,不但過於消耗能量,也會對精神造成損傷。」艾克斯說道,「所以之後遇到A級以上的大都由傑洛處理,我在一旁支援就好了。」

「你還好意思說。」

「那麼,艾克斯當初為什麼要選擇偽裝成B級呢?」亞克塞爾問道,「A級或S級不是更好嗎?」

「因為那時候A級以上都很容易引人注目啊!」艾克斯回答,「我原本也以為R級的身份會一直跟隨我。但就算是天上的星星也改變位置的,隨著中央逐漸平定星團,我的身份與存在方式勢必有所改變。」

時間和空間會改變一切,有時候很和善,有時候很殘酷。

「不過現在,有事就和傑洛出動、沒事就在基地打雜,這樣的生活我也很喜歡啊!」啜了一口奶茶,「剛開始的確很不習慣,什麼事情都捉襟見軸的,但一直懷念過去而忘掉現在的話,未免太可惜了。」

「艾克斯已經給你提示了,明白了嗎?」

「啊?」

這小鬼,只顧著聽故事,都忘掉自己的問題了。「時候不早了,我們該回去了。」傑洛起身抓起對面的亞克塞爾就往門口走。

「好啦!別拉啦!」亞克塞爾趕緊抓住剩下的甜包子,「晚安,艾克斯。」

「晚安,兩位。」

「走了!別打擾病人。」

一拉一扯,吵鬧聲漸行漸遠,醫務室終於恢復了原先的安靜。

 

 

第二天早晨,席格納斯向基地上下宣佈了後幾天的行程,遷移日正如艾克斯所料,比原先預定延後了三天,而送葬日就在遷移日的前兩天,所以高層幹部除了盡快收拾私人用品外,還要準備陣亡同伴的葬禮。由艾莉雅和醫官確認名單,道格拉斯組裝分解遺體用的焚化爐,艾克斯和傑洛則是邊境部隊狩獵者的代表人。

機器人死亡後所留下的遺體,有兩種管道處理:一是捐贈,原本是該經過當事人同意,但在當事人死亡的情形下,就由中央登記上的搭檔決定。二是銷毀,用在無人認領或搭檔同意銷毀,確認後集中送入焚化爐,依不同材質拆解、熔化、最後銷毀化為分子,散發出去成為自然的一份子。

機器人的葬禮,就是在將分子散發出去的時候舉行。

到了送葬日當天,邊境部隊全體人員在廣場集合。邊境部隊的葬禮,會特別放入一些當地的自然物──如這次位於貝爾黎亞草原,就放入青草綠葉和許些花瓣,讓活著的人們知道分子的去向,也希望死去的人們能依憑這些自然物翱翔。

時間一到,艾莉雅解除結界,代表人傑洛開啟焚化爐的天窗,裡頭的分子與草葉飛散而出,此時廣播系統放出音樂,代表人艾克斯唱起輓歌:

「勇敢無懼的戰士們啊!回憶起你們的出生之光,漸漸地,往前走啊!不要留戀那悲痛的傷,不要緊握著思念不放,走吧、走吧、就走了吧……」

從太空拓荒時期就流傳的旋律為亡者憑弔,大家儘可能收起難過的心情,讓脫離身軀的靈魂能放心地離去。

「踩著你們榮耀的步伐,撫平你們騷動的劍與槍,靜靜地,向前去吧!不要遺憾那未完的仗,不要揮舞著軍旗不下,去啊、去啊、就去那夢想中的神聖殿堂……」

 

夜晚的貝爾黎亞草原,月亮高照、清風吹拂,和以往一樣幾乎沒有改變。

兩台亞迪恩在一處煞車,這是艾克斯和傑洛第二次來到這裡,廢墟已經在時間的滋潤下,以植物為衣裳重生。但對亞克塞爾來說,這裡已經是面目全非,怎麼也無法挽回過去的光輝燦爛。

翻下車,亞克塞爾抱著盒子步向廢墟、也就是紅色警戒故址,在中心處打開盒蓋,讓裡頭的分子與曇花花瓣散去。

「再見了,雷德。」亞克塞爾望著隨風飄揚的白色花瓣,越飛越高變成如星星般細小,「我不會忘記你、還有紅色警戒的。我會好好保留這段記憶的……」

停留在遠處的傑洛拍了下身旁的艾克斯,「你覺得他會刪掉那段記憶嗎?」

「不一定,痛苦的記憶反而更讓人捨不得刪除。如果只是這樣那還好,要是為此停滯不前的話,那再不願意也非刪不可了。」艾克斯抬頭仰視天空,停滯一會兒後歪向傑洛,「不過,亞克塞爾是在非法界混過的,應該不會這麼容易被記憶打倒吧!」

「說得也是,他大概悲傷也只有今天,明天就活蹦亂跳了。」見到從廢墟走近的人影,「都處理完了嗎?」

「嗯。」

「那就回去囉!」傑洛翻上亞迪恩,轉動引擎。艾克斯也發動另一臺亞迪恩,讓亞克塞爾躍上後座。鬆開煞車,兩輛機車盡情地奔馳起來。

抱著前座的艾克斯,亞克塞爾的思慮盤旋:回去再跟他們說吧!說我考慮的結果──我要留下來,成為邊境部隊的狩獵者。雷德也會同意我這麼做吧!以我的槍技和特殊能力,應該不難受到重視,如果找不到搭檔,就成為他們的第三位搭檔好了,反正沒有規定搭檔只能兩個……

「怎麼了?」艾克斯聽到輕笑聲從後座傳來,「在笑什麼?」

「沒事,什麼都沒有。」

引擎轉動回聲隆隆,宛如對貝爾黎亞草原的離別招呼,漸漸地遠去。

 

 

 

 

─第三章‧完─

 

.
鯤(Kun)、鵬(Roc):出自《莊子‧內篇‧逍遙遊第一》:「北冥有魚,其名為鯤。鯤之大,不知其幾千里也。化而為鳥,其名為鵬。鵬之背,不知其幾千里也」。
.
.
----
邊境部隊多了一名成員,可喜可賀,可口可樂。

台長: Rodizare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