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3-13 02:13:01| 人氣18|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星辰‧星沉──第四章 彼岸的饗宴(一)

第四章,彼岸的饗宴

  在遙遙無期的漫漫長路裡,沒有什麼能眷顧我們、幫助我們。唯一能依憑的,只有自己的能力,以及經過洗練而流傳的記憶……

  

  

  雙都都市──歐帕羅的人們是這麼稱呼狄迦那魯,兩棟超過百樓的建築宛如支撐結界的雙枝幹聳立其中,一棟是菲利歐德的行政大樓,一棟是邊境部隊的辦公大樓。這是邊境部隊所有駐紮在歐帕羅的基地中,唯一位於都市之內的基地。

  一個結界、兩種立場。

  「每次到這裡,就覺得自己受到監視。」席格納斯拉開百葉窗,在眼睛位置露出一條細縫,「拜那棟大樓所賜,我們的生活都籠罩在它的陰影之下。這裡原本是採光良好的地理位置呢!」

  「對方大概也是這麼想。」一旁的艾莉雅頭也沒抬地敲動感應鍵盤,在為她的上司整理資料,還開了另一個視窗閱讀今天的新聞。

  清爽的敲門聲響起,「席格納斯,我回來了。」

  「回來啦!艾克斯,樓下的都打過招呼了嗎?」

  「嗯,十八樓多了一家寫真館、三十七樓的咖啡廳推出季節菜單、四十二樓的保養品店換裝潢、六十九樓的出版社交接給新人、還有這個,」搖動抱滿懷的紫藤,「這是五十三樓的花店送給我們的,我可以拿來佈置嗎?」

  「請便。」

  「各位,聽聽這個。」艾莉雅先啜了口拿鐵,「『夢幻狩獵者擊潰冒牌貨,與中央狩獵者聯手出擊,取得全面勝利。失蹤多年的最強狩獵者依然保持作風,不接受褒獎且揚長而去』。現在R級狩獵者已經不是殺戮凶手,而是正義使者了。」

  「真難為情呀!」艾克斯將櫃子裡的青花瓶放到注水臺,受到感應的龍頭將清澈的液體注入,發出隆隆聲響,「那邊都還沒有消息過來嗎?」

  回到座位的席格納斯從抽屜拿出一封信,上面有著機密郵件的圖騰,「這是中央寄來的電子郵件,艾莉雅已經確認過,不會像上次一樣爆炸了。看看吧!」

  艾克斯移開花瓶切斷水源,接過信封翻轉開來,裡頭傳出機械式的電子語音,毫無起伏地朗誦信件上的文字,內容包括裝甲組合零件、光粒子轉換引擎、保養修補用料、高純度精製合玉、以及其他合成礦物原料等等。

  「這不是補給清單嗎?」

  「沒錯,大部分都是用在你身上的東西。」

  「那麼對我擅自變身的事情……」

  「你也聽到了,一個字也沒提。」

  粉紅色的馬克杯放在一旁,艾莉雅繼續輸入文字,一心多用的她想著另一件事情:三個多月前,艾克斯擅自使用R級狩獵者的身份出擊,洩漏了中央機密。事後席格納斯依照程序向上報告所有經過,也向下宣布可能會有人事調動。可是中央都沒有動作,到現在才來一封補給信。

  就算不追究邊境部隊的過失,中央應該也會把艾克斯調到別處確保機密。顯然中央不打算這麼做,究竟是為什麼?中央在打什麼主意?

  「累死我啦!」一股洪亮的抱怨闖進辦公室,聲音的主人搖搖晃晃地走向茶几旁的座位,「不行了,零件都快散掉了。」

  「有點坐姿,亞克塞爾,這裡可不是你的房間。」後來步入的傑洛敲了下累攤之人的腦袋,「這樣就喊累,還敢說自己很能打。」

  「我是很能打呀!可是誰會邊打邊記那些規則呀?」

  「邊境部隊的狩獵者就會。」

  「傑洛,今天的測驗是什麼?」艾克斯問道。會讓亞克塞爾抱怨成那樣,應該是需要判斷的項目。「是越野突擊嗎?還是暗室作戰?」

  「是解救人質,你知道我們救人是有規則的吧!」

  關於解救人質時該注意的規則:當目標將武器指向人質的時候不能發動攻擊,要在目標將武器指向他處的時候才可以發動攻擊。

  「結果這個小鬼一看到靶子就開槍,根本沒有把規則放在第一順位,還花一堆時間打沒有人質的靶。雖然都打中目標,但因為沒遵守規定,超過時間不說,分數還落了一大半。」

  「為什麼要這麼麻煩?看到敵人就攻擊,這不是理所當然的嗎?」

  「廢話,當然不是。」傑洛說道,「戰鬥不是比誰打的多,而是有沒有達到目的。敵人若將武器指向人質,就沒有辦法判斷他何時動手,更無法判斷他會不會在被你殺掉的那一瞬間動手。如果人質沒有活著,你的攻擊全部沒有意義。」

  「亞克塞爾,這很重要。」艾克斯說道,「救不了所有的人,至少要救到有救的人,不能為沒救的人而犧牲原本有救的人,更不能為了救人賠上自己。不管是醫療人員還是狩獵者,都必須堅守這個原則。無論是哪一種戰鬥,不殺沒必要殺的人、不打沒有必要打的仗,不然就如傑洛所說的,你的攻擊全部沒有意義。」

  亞克塞爾搔搔頭,「好啦!我盡量。」

  艾克斯笑了笑,「對了,你們來這裡有什麼事情嗎?總不是來報告訓練成果的吧!」

  「是我叫他們來的,有重要事情要向你們宣佈。」席格納斯拿出另一封信,這次除了機密圖騰外,還多了金花銀葉等華麗裝飾,「知道這個嗎?」

  傑洛皺了眉頭,「嘖!該不會又是……」

  「沒錯,第七屆萬國宴會的邀請函。」

  「萬國宴會?」

  「亞克塞爾不知道嗎?」艾克斯說道,「每四年一屆,中央舉行國際性的大型宴會,邀請星團各國代表參加,宴會內容除了吃飯聊天,還有主題特展與成果發表,是維持七天的豪華宴會呢!」

  「吃飯聊天只限於各國代表,秩序維護人員只能在旁邊看。」傑洛滿臉不悅,「更糟的是這七天的費用都得自己出,分明是花錢受罪。」

  「可是有很多展覽呀!聽說這次三大研發者都有發表作品呢!」拿起一小束紫藤削去末端,「我每次都期待你回來告訴我宴會發生什麼好玩的事情,可是你都說很無聊,害我越來越好奇。」

  「艾克斯都沒去?為什麼?」亞克塞爾不禁問道。

  「這是一開始的約定,我不能離開歐帕羅。」

  外部都認為殺戮者是不屬於任何組織,內部則知道殺戮者─艾克斯是隸屬於中央。邊境部隊負起看管的責任,不能讓殺戮者─艾克斯任意行動。

  「不過這次邀請函的內容有點不一樣。」席格納斯說道,「上頭註解說每個部隊都要派出至少兩名參加,以備人手不足。」

  「這可奇了,我參加這麼多屆可從來沒這種問題。」

  「會不會是想藉由萬國宴會的『邀請』,拐彎讓殺戮者回中央?」艾莉雅說道,「不過這樣也很奇怪,中央大可直接下令就好了,為何繞這麼大的圈子?」

  「中央有中央的考量吧!」

  「艾克斯,這是你切身的問題,居然還這麼悠哉。」傑洛對自己的搭檔瞥了一眼。

  「中央把補給傳過來了不是嗎?」伸手調整紫藤的位置,「這代表他們沒有準備讓我回去,或者他們也拿不定主意,乾脆由我選擇去留,要是出什麼狀況,就可以把責任推到我身上。」

  「還真是一勞永逸。」

  「所以我要效仿他們,亞克塞爾就拜託你囉!」

  「什麼?」一句兩聲,傑洛和亞克塞爾同時發問。

  「這就是找你來總監室的原因,亞克塞爾。」席格納斯說道,「我和艾克斯討論過,這段時間你的武藝精進,已經可以將A級的戰鬥力發揮到極致,但你之所以還是邊境部隊的見習狩獵者,是因為你缺少一項東西。」

  「什麼東西?」

  「氣質。」

  「啊?」

  「一旦成為正式的狩獵者,就不可以隨便了噢!」艾克斯一邊抱起青花瓶尋找擺放的位置,一邊說道,「到外頭看看吧!百聞不如一見,去見識一下大人物的風範,對你有益無害。有問題的話就問傑洛吧!」

  「等一下,為什麼要問我?」傑洛抗議道,「我還沒答應要去。」

  「因為你去過很多次了,照顧起來也比較容易啊!」

  「為什麼要我照顧那個小鬼?」

  「不只是你要照顧他,我還得拜託他看著你呢!」

  「為什麼連你都認為沒有你,我就會變成一個沒有生活能力的笨蛋?」

  「亞克塞爾,你的答覆呢?」席格納斯決定無視這對狩獵者搭檔爭執,直接問當事人的意願。

  「我沒啥意見。」聳聳肩,「如果艾克斯希望我去,那我就去吧!」

  「很好,那麼就在這張回函上簽名,母文央文都要簽。抵達會場時會做筆跡比對,到時會再給發通行證。傑洛,你也……」

  「傑洛,等等。」見搭檔掉頭就走,艾克斯追出辦公室,手上還抱著插滿紫藤的青花瓶。

  「傑洛真的不喜歡去。」亞克塞爾說道,「他不簽名,怎麼辦?」

  「不必擔心,艾克斯會說服他的。每屆都是。」

  

  菲利歐德所統治的三顆星球是以弧線排列,歐帕羅位於最末端,四周受「魔海」的支配。魔海是充滿變光星體及異常重力的危險地帶,除了變化莫測的小行星群與隕石殘骸外,最危險的是其中足以侵擾至今所有通訊方式的無形能量。在太空拓荒時期,不少拓荒者抱著冒險犯難的精神闖關,但最後都失去聯繫,從此音訊全無,於是這片一望無盡的區域,就成了星團的邊境地帶、奧茲星系的盡頭。

  歐帕羅若想與外聯繫,勢必要順著魔海唯一開放的走廊、經過另外兩顆人工星球。但在特定的時刻裡,可以不必大費周章。

  一艘宇宙高速艦艇從歐帕羅的第一太空港出發,停靠在魔海的邊緣。周圍已經有許多種類不同的艦艇,以往應該朝走廊前進,如今卻反常地在魔海區附近徘徊。不知過了多久,魔海的小行星群和隕石忽然位置大幅變動,以某條界線為中心左右分散開翻湧,不到數小時,魔海露出一道乾淨無垢的新走廊。

  這就是菲利歐德獨有的宇宙景觀──魔海退潮,發生原因不明,但每次發生所帶來的利益是真實的。除了來自觀光遊客的收入外,新走廊可以縮短星際間的航程,像是從歐帕羅到中央本部,照原來的路線估計,就算是高速艦艇也需要二十幾天,亞空間跳躍雖能縮短至十幾天,但配備與能源所消耗的費用則讓人望之卻步,退潮後出現的新走廊讓航程縮短三到五天,節省下來的能量與時間對航運來說簡直是天賜恩典。

  「大家都喜歡抄小路。」傑洛說著源自故鄉、含有貶低意味的諺語,但一想到如此來回可以省下至少六、七天的航程,能晚點出門早點回家,他不介意做點自尊上的小小犧牲。

  等收到可以安心使用新走廊的通告後,宛如混合艦隊的艦艇群就開始集體抄小路。

  初見退潮奇觀的亞克塞爾雀躍不已,「哇塞!我都不知道星星也會這樣移動。」

  「現在你知道了。」傑洛同樣遙視著滿天星斗,「艾克斯曾經跟我說過,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星星,而星星會訴說人的命運,若要抓住自己的命運,就要抓住屬於自己的星星。」

  「真的嗎?怎麼知道哪一顆是屬於自己的星星?」

  「我怎麼知道?艾克斯也說沒有人知道,但這不代表不該掌握自己,也不代表可以隨意地掌握別人。」

  「……我有種越聽越糊塗的感覺。」

  「所以我跟艾克斯的討論就到此為止了,這方面不是我的領域。」傑洛坐在軟墊上,眼睛繼續捕捉著閃爍的星光,「艾克斯還說:不管如何,人們還是應該去抓住屬於自己的星星,即使是一顆兇星……」

.

─待續─

.

.

----

事隔多年,終於開啟第四章。

過去的稿子也做了文字和設定修正,但主線沒有異動,在巴哈姆特連載,好奇的話可以去逛逛。

這裡的舊稿不會異動,算是個留念。

.

.

下回預告

亞克塞爾:耶!這次是我和傑洛做預告!

傑洛:為什麼是我跟這個小鬼做預告?

亞克塞爾:因為艾克斯不能到場,所以只有我能勝任啦!

傑洛:就說參加宴會準沒好事,不過也不是什麼難以解決的事情。

亞克塞爾:啊?還有這招?

傑洛和亞克塞爾:下回,第四章,彼岸的饗宴第二回。

亞克塞爾:這次有神秘人物搭訕傑洛噢!

傑洛:不過是個神經病。

台長: Rodizare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