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5-06 10:42:47| 人氣317| 回應2 | 上一篇 | 下一篇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星辰‧星沉──第一章 邊境的戰士(五)END

  比艾克斯先開打、迅速地展現S級實力的傑洛,在不到幾分鐘的廝殺就把送上門的非法者全部打倒在地,連大氣都不喘。
  
  「這種程度只配做熱身運動。」
  
  「他們本來就是一盤散沙,自然動搖不了你。」
  
  「那你這顆大石頭還待著作什麼?擺好看的呀?」傑洛瞪著霸法,手上的光束刀蠢蠢欲動。
  
  霸法冷哼一聲,放下杯子站了起來……根本沒有站,是他的座位站了起來,前面兩個「椅腳」抬起來伸出五指,像在伸懶腰地揮動,高度緩緩地上升,讓後面兩個「椅腳」站直。現在霸法除了頭部以外,整個體積大上了兩、三倍。
  
  「有意思,機動裝甲……」傑洛抬頭認出那個東西:只有軀幹的大型機械,由頂端的搭乘者來操控行動,原本就是設計來處理重物或排除障礙,破壞力不可輕忽。「花了不少錢吧!還是用屍塊換來的錢?」
  
  「我沒必要告訴你。」說完就啟動機動裝甲,厚實的拳頭往傑洛揮去,傑洛一掠輕鬆避過,但後頭的桌椅被砸個稀爛。霸法又動了幾下,驅使機動裝甲連續出拳,拔山倒海的勁勢將酒吧大半給拆毀,還活著的非法者見情勢不妙趕緊逃離,來不及的人就被壓在瓦礫之下,從生命的懸崖掉下死亡的深淵。
  
  逃跑不是傑洛的作風,只是機動裝甲的外殼很厚,硬拚起來相當吃虧,而且室內空間太小、雜物又多,發揮起來是大打折扣。幾次閃躲後趁著對方揮拳的空隙,竄到機動裝甲後頭,蹬著殘骸飛身而起。
  
  「三日月斬!」傑洛在半空斬出月形刀氣圍繞在身體四周,由上劈向機動裝甲的頂端──唯一沒有外殼保護的部份、操控者的位置。
  
  「火焰加農砲!」霸法回身讓肩膀上的砲管吐出烈焰襲向傑洛。螢光刀影和炙熱火燄碰頭,剎時星火亂竄、刀氣橫飛。覺得威力不足的霸法將機動裝甲轉向,機動裝甲的雙臂盔甲打開,露出排排飛彈,井然有序地轟擊還滯留在半空的傑洛。卻見傑洛欲罷不能,光束刀舞動的速度更快,將飛彈一一彈開或切斷,爆炸隨著火焰綿延空中。
  
  嘶的一聲,傑洛安然落地,飄動的金色髮絲毫未傷。
  
  「這就是鬥神的實力嗎?」霸法看著座位旁的裂痕,不禁心頭一寒。要不是火焰讓傑洛的視線受阻,恐怕就正中目標了。「明明有縱橫星團的資格,卻聽令於中央、待這種偏遠的地方工作,不覺得愧對你鬥神的名號嗎?」
  
  「你是不是搞錯了?」傑洛對嘲弄嗤之以鼻,「這個名號是別人給的,我只是聽起來不錯就接收而已。」
  
  「真是隨性呀!這麼說來你那個搭檔也是隨性選的吧!屈於星團法不得不帶個累贅在身邊礙事……」
  
  「……你說什麼?」
  
  「不是嗎?這樣的你,還需要什麼搭檔?或者說那個搭檔掌握了你什麼弱點,才讓你乖乖待在邊境部隊?」
  
  「貧嘴的傢伙……」握緊光束刀柄,藍綠色的眼睛抹上一層寒光,「本來對付你還用不著,但我決定讓你見識一下,遇到沒有搭檔的鬥神會死得多慘……」
  
  「求之不得。」
  
  「那就受死吧!雙幻夢!」語畢的同時,傑洛的身影瞬間模糊了下,「另一個傑洛」從身上跳出來,飛過機動裝甲到另一頭。
  
  「分身技嗎?」果然一失去冷靜就會輕敵,只要分析一下就可以知道哪個是實體哪個是殘像。霸法的眼球機能快速分析影像,試圖找出實體加以攻擊,憑壓箱絕招「碎裂砲」一定可以成功。
  
  分析結果卻讓霸法煞然失色,「這、這是……」
  
  兩個傑洛發出一聲冷笑。
  
  「是鏡影技!」霸法不敢置信地失聲驚喊。與分身技不同,並非以殘像混淆視聽,而是真的分離攻擊,相當於複製另一個自己進攻。幾乎不可能實行的戰鬥絕技……
  
  這也是霸法最後的驚嘆了。兩個傑洛前後衝刺上來,一個直劈一個橫劃,當場把他分成四塊,爆裂的煙灰與噴灑的血液抹在機動裝甲的座位上抹上一層銀白。
  
  兩個傑洛躍到同一點,旋身恢復成一人。環顧破壞殆盡的四周,以及碎在地上的屍首,心裡有種說不出的爽快。此時通訊匣接收到訊息,從頻率數得知來源,壓住通訊匣接上連線。
  
  「什麼事?搭檔……這樣呀!不過我已經把他給劈了。」
  
  
  
  
  
  「事情就是這樣。」
  
  「告訴我你是腰斬……」
  
  「直的也有。」
  
  那沒有用了,不該期望傑洛在開殺的時候會注意不要傷及對方的腦袋。「這樣我們回去怎麼交待?」
  
  「反正這些傢伙到最後也是要處死刑,早點了結省得夜多夢長。再說這種人不會乖乖等著處決,戰死比較符合他們的期望。」
  
  儘管通常是艾克斯向傑洛辯護,但在關於戰鬥領域裡,艾克斯是辯不贏傑洛的。
  
  「……屍體還健在吧!」
  
  「嗯,還夠辨識身份。」
  
  「那就好。把座標給我吧!傑洛,」艾克斯解除特殊時期的稱呼,「我去你那裡收拾,任務結束了。」
  
  
  
  
  
  
  
  
  
  從得到的資料中,艾莉雅整理出事件的來龍去脈:
  
  正規狩獵者基梅爾和斬因在酒吧裡與地下組織「電幻」的成員發生衝突,在巷道裡發生戰鬥,電幻的成員不敵離開。後來基梅爾出言不遜,惹惱了佛羅萊特的通緝犯塔布魯而招來殺身之禍,同是佛羅萊特的通緝犯霸法替以前的同僚解決斬因,塔布魯分解屍體後將剩下的部份丟進垃圾處理箱,後來卻被翻出來。
  
  其實那幾天在路上徘徊的狩獵者們,都是邊境部隊裡的成員,在瑟達裡佈下眼線,主要目的是讓通緝犯坐立難安,逼得他們有下一步動作。結果塔布魯急著要離開而被逮到,霸法則是買通其他非法者放手一搏,最後一人自盡一人戰死,這場巷道的兇殺案就以「凶手已死」的狀況下結案了。
  
  「俗話說的好:小不忍則亂大謀。」在第二天早晨的飛機裡,傑洛用幾乎躺著的姿勢坐在軟墊上,「殺人償命是星團法的準則。」
  
  「可憐的人們,」艾克斯坐在靠窗的位子,「明明知道這麼做什麼都不會改變,為何還要選擇這樣死去呢?」
  
  「人總是覬覦眼前的東西。這種心態從機器人離開『故鄉』以後就沒什麼改變啊!」
  
  「……」
  
  「怎麼了?」
  
  「……你之前不是說『殺人償命』嗎?」
  
  「有什麼問題?」
  
  「我們雖然是在執行公務,但到底也是殺了人,可是我們卻無罪……」
  
  「不能對自己的職業產生質疑呀!」傑洛打斷艾克斯的思慮,「這是找死的行為。」
  
  「我沒事的,好歹我幹這一行也幾十年了啊!」
  
  「知道就好。再三十分鐘就到基地,休息一下,省得一回去又要被席格納斯指使。」
  
  「嗯。」漫不經心地回應,艾克斯趴在窗檯上,看著機翼與隨風而行的白雲競速,不一會兒哼起了歌謠:
  
  「在夢裡,我遇到沙漠下了雨。在紅塵綻放的,有如花朵般的少女。蒙著霧水,在耳邊竊聲私語,訴說著隨時間隱沒的故居……」
  
  聽到歌聲的傑洛確定搭檔已經沒事,繼續找個好躺的姿勢讓自己休息得舒服些。當艾克斯的視線隨意地轉到前頭時,突然斷了歌聲。
  
  「……傑洛,我們現在是順風飛行吧!」
  
  「是呀!怎麼了?」
  
  「你看那裡,」指向前面的遠方,「那片雲……是逆風……」
  
  最後一個字才剛出口,那片逆風的雲彩就已經撲襲而上,將他們團團包圍。飛機像是攪拌似地劇烈搖晃,把坐不穩的兩人晃下位子,燈光撕裂般地熄滅,陷入一片昏暗。雲層縫隙露出巨大而纖長身軀,水晶般透明的鱗片散發出炫目的十字光華,照亮飛機內部。這樣的場面維持了幾秒,飛機穿過雲層回到平穩的戈壁上空,剛剛的一切像是沒有發生過。
  
  「……那是啥玩意兒?」整個人從軟墊跌落下來的傑洛問道,一旁的艾克斯撐著椅子爬起來。燈光又亮了。
  
  
  
  就算席格納斯沒有分配工作過來,回到基地的兩人還是有事情要做。將昨晚造就的屍體交給醫官處理之後,到一個主機包圍的房間,將懸掛的傳輸線插進自己的通訊匣,這麼做是把這次事件所收集的資料情報,全部匯出至資料庫做統整,只留下搜尋路徑。無論腦容量如何開發擴充依舊有限,塞滿過後就不能再記住任何東西了。戰鬥型的普遍缺點,就是絕大部份的記憶容量都被戰鬥資料占去,所剩空間不多,若不清理無用或過期資料、定期做記憶重組,很容易塞滿沒必要的情報。
  
  艾莉雅無預警地踏進來,「艾克斯,你匯出的資料能不能先複製給我一份?」
  
  「可以呀!要做什麼?」
  
  「裡頭應該有駁斥塔爾塔羅斯的東西吧!雖然證人死了,但只要有自白錄像就夠了。中央再怎麼沒用,也不至於置之不理吧!不經轉手的第一份資料比較有利。」
  
  「原來如此。要不要連傑洛的份也拿去?」
  
  「不用了,你的記憶比較可靠。不像傑洛,放著一堆奇怪的資料腦袋裡,搞不好連記憶影像都有雜訊。」
  
  「妳管得著嗎?」傑洛突然睜開眼睛。
  
  「腦袋是你的,我當然管不著。」艾莉雅把小型電腦放在桌面,看了看資料庫主機上的螢幕數據,「真糟糕,資料庫的容量快不夠了,得叫道格拉斯裝新的進來。」
  
  「我覺得整台機器都該換了。」匯整完畢拔下傳輸線,「現在不是有無線的嗎?體積也比較小。」
  
  「我覺得那個安全機制還不夠,再說我們也沒這個經費。」
  
  「這次的案子不能向中央領賞嗎?」
  
  「是可以呀!問題是我們還要向菲利歐德繳土地租貸費用、能源補差額、還有你們的帳單……」
  
  「帳單?」
  
  「就是你們在瑟達值勤時所破壞的維修費用,包括這次的二手飛機、租用酒吧、被竊的機動裝甲、隔音牆和道路諸如此類……」
  
  「艾莉雅,我請妳調查的東西如何了?」艾克斯換個話題,並將傳輸線的另一端遞過去。
  
  「那個啊!沒有結果耶!不過氣象偵測報告顯示你們回來的時候的確有亂流。」
  
  「廢話,不然怎麼會請妳調查?」傑洛說道。誰會去調查已經知道的事情?
  
  「會不會是你們看錯啦?戈壁的生物本來就很少,怎麼可能你們形容的那麼大的傢伙在天空飛?」
  
  「那倒不一定噢!」艾克斯說道,「我們在這裡的時間沒有多久,還不了解這顆星球的全部,不能因為無法理解就宣布不存在。或許對這裡的生物而言,我們才是不能理解的東西呀!」
  
  「嗯,這也有道理。」艾莉雅仰頭沉思,「這樣的話,就是儀器有問題囉!畢竟是五、六年的儀器了……」
  
  「該不會又是中央淘汰下來的設備吧!」傑洛不放心地問道,「跟這台主機一樣。」
  
  「老實說,沒錯。」
  
  「……我要去睡了。」
  
  「現在大白天耶!」
  
  「我在旅館都睡不好,飛機上也不安穩。沒事別吵我。」傑洛離座步向大門,甩動金髮往自己的房間走去。
  
  艾莉雅把傳輸線插在小型電腦上,「艾克斯,有時候我真佩服你。」
  
  「怎麼說?」
  
  「居然能忍受傑洛那種脾氣,跟他共事這麼久的時間。」敲敲鍵盤,「我在這裡也好一段時間了,還摸不清楚他的個性。」
  
  「沒有人能完全了解一個人的。」閉起眼睛,額上的紅玉閃動,「只要彼此了解能夠相處的部份就好了。我們不就是這樣在一起的嗎?」
  
  艾莉雅笑了笑,看著螢幕上完成度的格子跑呀跑,有如沙漠中的一江河水奔流。
  
  
  
  這就是邊境部隊。
  



  
                           ─第一章‧完─
  
  
  

台長: Rodizare
人氣(317) | 回應(2)|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不分類 | 個人分類: 星辰‧星沉 |
此分類下一篇:星辰.星沉─第二章 無間的軌跡(一)
此分類上一篇:星辰‧星沉──第一章 邊境的戰士(四)

斑鳩
很喜歡您的洛克人X同人小說,但天空部落的後續篇章好像都消失了,不知道是否有榮幸能收藏呢?
2018-02-07 00:13:20
版主回應
謝謝您喜歡,也很榮幸受到收藏,我會盡快把後續完成的章節貼上去的。(儘管只有到第三章)
天空部落因為改版,所有文章都沒有了,目前只放日記,寫作文章會陸續放到這裡。
2018-02-07 22:46:21
斑鳩
真是謝謝您!在下也曾是死忠的洛克迷,喜歡回顧看過的好作品,前幾天心血來潮過去您的舊部落格卻發現文章都消失了!稍後查到是改版的影響,股狗也找不到舊文章的痕跡,再加上天空部落現在好像無法留言給您,很擔心會不會永遠再看不到這系列作品了;
後來在偶然的搜尋下找到您在這裡的文章才燃起希望,看到您的回應更是高興,終於能再次欣賞您的文筆,以後也會繼續支持您的RX續作!
Btw,在下自己也撰寫一些同人作,附在個人網頁項目與您分享。
2018-02-08 00:40:32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